极品相师

第1109章 如意宗的阳谋

第1109章 如意宗的阳谋2017-11-11 22:44:55Ctrl+D 收藏本站

    如意宗来使。

    每一个人都知道,如意宗是冲着许半生而来。

    但同样没有人想到,如意宗的矛头如此明确。

    如意宗来使,点名道姓的向许半生发出邀请,请其去往如意岛一唔,并且来函之中表明,仅仅邀请许半生一人。

    姚瑶和丹绛彤自然不肯,她们怎么能够看着许半生一个人去冒险。如意宗在上|门之中,也是数得上名号的,光是返虚便有十一人之多,当然,其中一人死在了许半生的手里,但依旧还有十名返虚。

    哪怕许半生再强,也不可能同时应付十名返虚,更何况如意宗门下还有化神近百,元婴数百,根本就不可能是许半生所能对付。

    许半生却笑笑道:“这件事,终究要有个说法,三年来,我每一日都在等着如意宗出招,现在他们来了,我必须去彻底的解决这件事。现在对方明言让我一人前去,这便是解决这件事的先决条件。你们若是跟着去了,那么如意宗必然不顾一切也要挑起战争。你们俩也不希望看到这一幕吧?他们既然以这样的方式发出邀请,而且事隔三年之久,就表明他们也是前思后想,用三年的时间才找到合适的解决之道。这至少说明他们不会胡来。”

    二女依旧不肯,许半生再道:“如果你们非去不可,那也简单,你们各自回去,率领宗门元婴以上高手,我们干脆平了如意宗。只要你们违背了如意宗本次邀请的先决条件,无非一战而已。我可以不在乎,可你们身后的师门真的不在乎么?姚瑶,你就不用说了,剑气宗可以为我壮声势。甚至出兵驰援,但若要让他们与一个上|门全面开战,你认为可能性有多大?”

    对此。姚瑶表示沉默,她知道许半生说的不错。

    许半生又望向丹绛彤。道:“我知道,以茕后对你的宠爱,只要你恳请茕后,她一定会如你所愿。可是,你要想清楚,若真让茕后出兵,死伤在所难免。极地冰原一贯乃是禁地,狱坟门下也与所有门派秋毫无犯。可你若一意孤行,狱坟门有可能会因此一战而元气大伤,跌入左道,乃至旁门,茕后前辈也难独善其身。”

    丹绛彤也沉默了,她可以为了许半生不顾一切,却没有理由让整个狱坟门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

    许半生轻轻摸了摸二女的头发,笑道:“以你二人的聪慧,必然明白如意宗既然经过了深思熟虑,就表示他们也不想把事态扩大。做不出过激之事,无非是要个面子,也好让天下人觉得如意宗并非不顾门下弟子性命。他们和清净天不同。他们要脸,并且,他们也需要给门下弟子一个交待。”

    姚瑶丹绛彤面面相觑,银牙几乎将嘴唇咬破,迟迟不肯松口。

    许半生看着在旁边一直没有开口的了凡,原本了凡打算继续苦行,可担心如意宗悍然挑起和太一派之间的战争,这三年他也一直留在太一派,以防不测。

    “了凡。你既不语,心中便定然有所打算。你说说你的看法。”

    了凡单掌立于胸前,道了声佛喏:“阿弥陀佛。小僧和大哥看法一样,如意宗若是不假思索便发出任何讯息,无论大哥如何阻拦,小僧也必然一同前往。可既然对方经过了深思熟虑,就必然不会贸然行事,必然是顾虑重重。以小僧看来,对方肯定是设下一个阳谋,困难必然重重,但并非无法解决。大哥此行或有险难,但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不过,小僧终究还是有些担心,是以,二位嫂嫂,大哥自去如意宗,我等三人各回各派,让那烂陀寺剑气宗以及狱坟门以门派之名,宣告天下,如意宗若以无理对付大哥,我们三派势必讨之。甚至,我们可以通过各自的门派向审判所施压,要求他们全程监督,保全大哥安全。有此二条,想那如意宗也玩不出什么花样。”

    姚瑶和丹绛彤对视一眼,都觉得了凡这个主意不错,便点点头,二女一齐道:“小和尚所言倒是可行,那么,我们三人即日启程,夫君你待我们三派昭告天下之后再行动身。”

    许半生点头答应下来,三人也不拖延,立刻离开了大青山。

    三人走后,许半生并未如他答应的那样留在太一派,若真耽留,等待三派昭告之后再行出发,未免对气势有损。对于此行,许半生是半点气势都不想损失的。

    三年前,他断了许多分念,关于牛凳的那道分念早已斩断,可却多了太一派安危这一道分念,三年来,许半生无时不刻都在等待着如意宗找上门来,好彻底有个了断,也斩断自己大道之上最后的阻碍。现在斩断最后这道分念的机会就在眼前,若是损失了气势,这道分念只怕极难斩断。

    相隔不过几个时辰之后,许半生便跟随那名如意宗的元婴使者,一路飞往如意岛。

    路上,许半生一句话都没有问,似乎对于前程没有半点担心,显得极为淡定。

    如意宗的使者倒是有些不解,按理说,哪怕是到了白衣剑神白亦之的那种程度,也绝不可能同时应付十名返虚,难道许半生就没有一点儿担忧?

    一个月的时间很快过去,二人所乘的飞舟已经悬在如意岛的上空,那名使者终于忍不住了,出声问道:“敢问许前辈,您真的就一点儿都不担心?”

    许半生看了他一眼,这是他们出发以来说的第一句话,许半生笑道:“不担心是假的,但担心又有何用?此事三十年前种下因果,三年前我又催发一程,如今果已出,终究需要直面。既来之则安之,你们如意宗总不可能不告诉我解决之道,那么只管面对便是。”

    元婴大呆,这一番话,无畏无我。他也仿佛有所领悟。

    半晌之后,这名元婴又问:“敢问前辈,您的二位夫人以及了凡大师。可是回去各派搬救兵去了?”

    许半生摇了摇头,道:“他们担心我的安危。确有各回师门搬救兵之意,不过我没同意,我无意挑起战争。但他们仍旧不放心,回去只是为了使其门派出声,防止你们如意宗以多欺少,对我不利。做些防备,或者说是个威慑。”

    元婴默默无语,的确。若让许半生什么事情都不做,这似乎也是不可能的。

    又过了半晌,元婴突然对着许半生一躬到地,许半生的无畏之状,以及刚才那番直面之语,给了他深深的触动,领悟颇多。

    “多谢前辈指点,晚辈今日顿悟,皆是前辈大恩。但晚辈是如意宗弟子,前辈与本派恩怨。晚辈人微言轻,也无法阻止任何。前辈大恩,晚辈无以为报。只能告诉前辈,这次本派十名返虚老祖,设下阳谋,意欲车轮挑战前辈,不论生死,只论胜负。前辈可提前做些打算。”

    许半生笑了笑,道:“原来如此,多谢。”

    元婴再不多言,只是降落飞舟。停在了如意宗的宗门之外。

    无需通秉,一路畅通无阻。许半生很快便到了如意岛的中央,这里便是如意宗的中心所在。

    如意宗的宗主。乃是一名元婴八重天,他早已恭候多时。

    一见许半生,如意宗宗主便道:“本座乃是如意宗宗主梦前生,恭迎小剑神许前辈大驾。”

    许半生也拱手还礼道:“太一派许半生,应邀前来。宗主不必客气,这次请许某前来,想必是要了断三年前的恩怨。许某是个急性子,不妨直接明言。”

    梦前生微微一愣,稍事沉吟,便已经有了决断。

    “许前辈三年前杀我如意宗返虚老祖一名,虽事有前因,且许前辈是在审判所监督之下发起生死挑战,本宗返虚老祖败而身亡。三年来,本宗莫敢忘怀。此乃我如意宗奇耻大辱。是以,本宗邀请许前辈孤身前来,本宗诸位返虚老祖久慕许前辈手段高绝,也想亲眼见识一番。是以,本宗十名返虚老祖,皆想挑战许前辈。不以生死论英雄,只论输赢。无论胜负,如意宗都愿与许前辈化干戈为玉帛,不知前辈意下如何?”

    许半生淡淡一笑,道:“贵宗倒是精明的很,虽不及生死,但出手却有轻重,最好是能废了我的仙基,这便是贵宗的打算吧?”

    梦前生闻言,倒是面不改色,这本就是如意宗设下这场阳谋的打算,他点点头,道:“就是如此,只是不知前辈可敢应战?”

    不等许半生开口,梦前生又道:“关于那烂陀寺剑气宗以及狱坟门三派上|门联合发出的警告,鄙宗业已收到。若是小剑神前辈不敢应战,我如意宗也只是将此宣告天下而已,绝不会为难前辈,还请三派放心。”

    许半生再度一笑,连激将法都使出来了,许半生若不应战,如意宗定然大肆宣扬许半生被吓破了胆,连一场只比较高下不论及生死的挑战都不敢面对。如此,小剑神之名便算是彻底蒙尘了,连带着小五圣也会被人看不起,这对于许半生的大道,绝对是一个莫大的障碍。

    可应战的话,以一敌十,哪怕只是车轮战,可想而知,对方必然不会一上来就跟许半生分高下,定然是严防死守,极尽消耗,耗也把许半生耗残废了。几人之后,等到许半生强弩之末,对方虽然说过不论生死,但想废了许半生也不是什么难事。

    对于许半生这样的人,失去修仙之能,只怕比杀了他还要难过。

    这等阳谋,就是要让许半生进退维谷,前不得,后不得,真不愧是用了三年才想出来的周全计谋。

    在如意宗做出如此决定之后,他们便觉得,压抑了三年的这口气,终于可以顺出来了,而他们相信,许半生绝不敢应战。当然,许半生若敢应战更好,他们便可名正言顺的废了许半生的修为。

    不可谓不毒!

    换成别人,只怕会遂了如意宗之愿,不敢应战。

    可如意宗却低估了许半生,许半生最不怕的就是消耗战,比消耗,十名返虚也不是他的个儿。(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