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1115章 所谓自食其果

第1115章 所谓自食其果2017-11-11 22:45:3Ctrl+D 收藏本站

    最新播报明天就是515,起点周年庆,福利最多的一天。除了礼包书包,这次的515红包狂翻肯定要看,红包哪有不抢的道理,定好闹钟昂~

    许半生停顿的时间并不长,演武场外的人虽感到有些诧异,但也不会有太大的意外,只是,如意宗的人脸色都极为难看,并未将太多的注意力集中在许半生的身上。

    演武场是个次元洞天,进入其中的人,除非这个次元洞天彻底崩溃,否则就唯有他自行出来这一条路。

    对战早已结束,许半生延迟了一会儿并没立刻出来,如意宗的大长老修为被废,此刻正是昏迷不醒,当然就无法主动离开。

    而昏迷的大长老,在如意宗的人眼里看来,跟死了没什么分别,虽然有光幕可以看见演武场内的一切动静,甚至连他们之间的对话都能听见,可一旦大长老一动不动,如意宗的人也不可能分得清他是死是活。

    相比起许半生,如意宗的人自然更关注他们的大长老,是以许半生的小小异常,他们也就无心去管。

    但是,当许半生已经走出演武场,而他们的大长老却还是一动不动的时候,如意宗的人显然有些急了。

    在场的所有如意宗弟子,一起上前将许半生围在了中间,姚瑶等人一见,纷纷取出兵刃法宝,一大群返虚化神纷纷释放威压,霎时间,如意宗内,顿时是一片风声鹤唳刀光剑影的肃穆感,整个气氛降至冰点。

    审判所的专员见状,顿显慌乱。职责所在,哪怕担心双方这一触即发的火爆状态会伤及无辜,也只能硬着头皮飞身而起。挡在了许半生的身前。

    “诸位,请收起兵刃。否则便是与我审判所为敌!”

    在这种时候,一个小小的审判所专员,无论其背后的师门如何,也无论其实力如何,也是只能用审判所的名义来压住双方了。这事关四个上门,即便是白衣剑神白亦之在此,也不可能凭个人名义或者门派的名义使双方住手。不惯怎样,审判所还是有少许威势的。

    许半生不慌不忙。开口道:“这位专员,许某以为,你先要让如意宗的人放下手中兵刃,各回各位。”

    审判所的专员何尝不知道,但他也并不知大长老的生死,只能为难的看了一眼一个个急火攻心的如意宗弟子,对许半生道:“小剑神,我知道这次的挑战并非是你挑起,也知道你并未破坏规则,可是。一开始双方就说好了不论及生死,可是现在……”他看了看演武场,微微一声叹息。

    许半生摇头笑道:“其一。既然是挑战,即便是发生了败者因此而亡,也只能怪他学艺不精,你们审判所已经袒护过一次清净天了,现在还想让这等事情再度发生在如意宗身上么?”

    此言一出,如意宗的人顿时群情激昂,口中纷纷叫嚷着,但迫于三大派的压力,倒是没有人敢直接动手。三大派这次派出的尽是强者。即便是如意宗全须全尾,也未见得就能讨什么便宜。更何况现在大长老生死不明,其余九名返虚长老也都受了或轻或重的伤。不是不能出手,但即便强行出手,也未必就比化神强的了多少,三大派的人数虽然处于劣势,可整体实力,却绝对超出如意宗许多。

    “其二……”许半生高喊了一声,然后停顿下来,显然,如意宗的人不住口,他是不会继续说下去的。

    如意宗宗主梦前生知道,即便是作下了死仇,今天也很难把许半生如何,许半生说的不错,虽说一开始就言明点到为止,可那只是因为如意宗并不敢真的杀了许半生而已,但是挑战之中,刀剑无眼,真要是“不小心失手”杀了对方,如意宗从道理上的确没什么可说的。至少在审判所面前,许半生是绝无半点过错,如意宗也只能吞下这枚苦果。

    刚才受到情绪左右,梦前生也有些急眼了,谁能想到十名返虚车轮战,都奈何不了许半生?而且,九名返虚受伤,实力最强的大长老现在很可能已经是个死人,这许半生到底是什么人啊?

    而听完许半生的话,梦前生也知道暂时奈何不了许半生,他便冷静了许多。仔细一想,许半生说了其一,话里似乎有些玄机,不妨先听听他的其二究竟是什么。

    梦前生鼓起所有真气,猛然一喝:“都给本座住嘴,先听小剑神说完。”

    如意宗众弟子这才终于安静下来,梦前生对许半生道:“小剑神还有什么话要说?”

    许半生还是微微一笑,道:“其二么,你们的大长老应该还没死,但若是在那次元空间之中呆的时间太长,许某也不敢保证。许某应你们如意宗之邀,且也是孤身前来,同样按照你们的挑战,以一当十。可是现在许某胜了,贵宗却如此做派,这是表示只有贵宗赢的得而我许半生赢不得?”

    这话有些诛心,就连审判所那名专员听完之后脸色也有些不好看,目光中带着审视和埋怨,看着梦前生。

    梦前生内心长叹一口气,谁也想不到最终的结局会是如此。

    如意宗最初的打算,是许半生根本不敢接受这种不公平的挑战,那么他们的目的其实就已经达到了。毕竟,如意宗在三年前,或者说是三十三年前的那件事上并不占理,只不过如意宗难以咽下许半生竟然杀了他们一名返虚长老的那口气而已。折辱许半生的名头,使其仙基蒙尘,这便是如意宗最初的打算。

    而若是许半生不知天高地厚的应允了挑战,那就趁机重伤于他甚至废了他的修为,如意宗这口恶气也就彻底出了。

    只是谁也想不到,剧本和他们的预计不符,前半部倒是没问题,可后半部却变成许半生连伤九名返虚。就连实力最强负责压轴的大长老,也被他完败。偏偏许半生似乎半点损伤都没有,安然无恙的走出了演武场。这个结局,对如意宗来说。的确很是残酷。

    从此,如意宗必定声名大坠,上门之位虽不会受任何影响,但肯定会成为天下修士嘲笑的对象。而这一战,也彻底成全了许半生,只要传出去,许半生在中神州乃至整个九州世界的威名必定一时无两,从此之后。只怕再没有人敢与之为敌了。

    “刚才只是鄙宗以为大长老死于小剑神之手,众弟子情绪上一时难以承受,并非真要对小剑神不利。”值此,梦前生也只能咽下这枚苦果,还能如何?打又打不过,杀也杀不了,今后唯有见到许半生就绕着走一条路可选择,再接受不了也只能接受了,难道真要因为这件事跟许半生以及三大派拼个你死我活么?审判所肯定不会站在如意宗这边,到时候。其他门派,免不了也会落井下石,现在只希望许半生不要将如意宗所有返虚都身受重伤的事情说出去才好。

    随后。梦前生对自己门下弟子喝道:“尔等还不散开,你们这是要作甚?赶紧随我进入演武场,将大长老救出来!”

    自家的宗主发了话,而现在唯一钳制宗主的长老院已经名存实亡,如意宗在此的弟子之中虽然不乏那十名返虚的亲传弟子,可也不敢公然违背梦前生的话,只得憋屈的散开。

    梦前生则进入到演武场内,另外还有两人一同进去,三人查探一番。见大长老果然没死,但和死也没什么分别了。因为大长老的修为已经完全被废,三人心下一片凄然。却也无可奈何,只得先把大长老抬了出来。

    出来之后还要装作大长老没事的样子,若是让大长老修为被废的消息传出去,如意宗未来一段时间里,只怕会有很多麻烦。甚至于,三人出来之后,纷纷向许半生投去恳求的目光,只希望许半生能够不要说出大长老修为被废的真相。

    甚至于,这个消息,最好只有他们三人知道,连如意宗的弟子也不能告知,否则,定然会动摇军心。

    许半生看懂了三人的目光,冲他们微微一点头,只是说:“此事已毕,只望贵宗能够信守承诺,从此贵宗与鄙派,与许某之间,能够秋毫无犯再无干戈。”

    梦前生听懂了许半生的潜台词,心中微微一叹,暗忖道,我倒是想找你报仇,可是,至少几年之内是不可能了。即便是九名返虚长老恢复如初,我们也不可能冒着如意宗彻底被灭的危险去找你的麻烦。许半生不死,如意宗就永无找太一派算账的可能。

    “鄙宗此前就曾明言,不管小剑神是否应战,都与以往种种毫无干涉,现在自然不可能意欲与小剑神为敌。”这话说的气短,也引起不少如意宗弟子的不满,可他们也唯有不满而已,一想到许半生竟能连败十名返虚长老,他们谁还敢真的去找许半生的麻烦。当然,以目光为剑恶狠狠的瞪上许半生几眼是少不了的,可那又有什么用呢?

    许半生听罢,笑着拱了拱手,道:“如此,许某也不欲久留,就此告辞了。”

    说罢,他放出飞剑,迈步而上,化作剑光在如意宗众弟子又是愤怒又有些胆怯的眼神之中,离开了如意宗。

    许半生一走,三大派的人也纷纷拱手道:“本欲叨扰贵宗几日,可贵宗如今肯定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我们也不便打扰,就此告辞!”

    三大派移走,审判所的专员也便拱拱手道:“本专员公务已了,也准备告辞了。只是告辞之前,我还有一句话想说。”

    梦前生叹了口气道:“专员想说的,本座俱已了解,专员还请放心,鄙宗虽心有未甘,可也唯有接受如此结局,从今而后,本座必然勒令本宗弟子,绝不招惹许半生以及太一派的任何人,绝不会再出任何岔子了。”

    那名专员点点头,道:“唉……这事儿……既然宗主明白,我也就不多说了。我还要回去禀报,就此告辞。”

    “专员……”梦前生欲言又止。

    专员道:“放心,我只说结果,不加描述。”

    梦前生担心的是这名专员会将如意宗返虚尽皆受伤的消息传出去,而这名专员显然已经明白了他的想法,他也便放下心来。

    ps

    15起点下红包雨了!中午12点开始每个小时抢一轮,一大波515红包就看运气了。你们都去抢,抢来的起点币继续来订阅我的章节啊!(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