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1118章 留下三人作质子

第1118章 留下三人作质子2017-11-11 22:45:6Ctrl+D 收藏本站

    按照王二嘴的提议,如果许半生能够同意的话,神机门的人所需要考虑的,便只剩下了最后一个问题。

    该如何保证王二嘴的绝对安全,以防许半生杀人夺宝。

    虽然看上去许半生和王二嘴的关系不错,而小剑神的声誉在中神州也相当不错,招惹了他的人他哪怕豁出一切也会追讨回来,可还真是从未听说过许半生有任何品行不端的行为。可这并不表示神机门的人就能放心许半生一定不会杀了王二嘴而抢走青色石门,万一飞升通道的真正关键在于青色石门,在绝对的利益面前,即便是圣僧也未必一定能坚守不移,遑论许半生。

    而对于王二嘴的提议,许半生也显出其犹豫,眉头微微皱起,似乎在思量是否可行。

    神机门的返虚长老,更是开始了频繁的传音,他们干脆当着许半生等人的面,便开起了会,商讨保障王二嘴绝不会被许半生杀掉的可能。

    这显然是可以做到的,虽然王二嘴的实力远不如许半生,但其双仙身的特性,又是真明隐晦这对最是洞察人心的仙身,一旦许半生产生杀人夺宝的念头,王二嘴必然提前有所察觉。

    不怕许半生动念头,那么剩下的便是察觉之后如何自保的问题。

    这倒是也并不太难,多派人手保护王二嘴便是。

    于是乎这帮长老商议停定,传音给神机子苦竹,使其与许半生商议。

    长老院的决定,到苦竹这里,就被他挡了回去。

    苦竹传音道:“诸位这是把许半生当傻子了,若是让本门长老同行。许半生诚然是无法威胁到大嘴小嘴的性命,可他自己尚且不保,又如何保证我们不会出尔反尔。我们不愿相信许半生。他又何尝愿意相信我们?这是他万万无法同意的。”

    可是长老们却很坚定,传音道:“你且不管许半生是否同意。你先如此对他说。他若不同意,我们再行商议,这好比是做生意,漫天要价不妨就地还钱么。”

    苦竹叹了口气,又道:“诸位长老不妨亲自对他说吧,这等话语,老道我实在是说不出口。”

    长老们面面相觑,终于是有其中一名长老开口道:“小剑神。小嘴适才所言,我等觉得可行。但小剑神想入万厄苦海,本门却需由五名长老同行,以确保大嘴小嘴的性命。”

    许半生抬起头来,看着那名开口的长老,突然笑了。

    “这位长老,我与王兄相交,阁下也算是我的前辈了。虽说我与王兄算不得莫逆,可若让我背信弃义伤害于他,这等事我也是做不出来的。那么诸位长老这般提议。是当我许半生少不更事不识得人心险恶么?你们信不过我,我又何尝信得过阁下诸位?若是贵门要以五名返虚长老同行,那么我也自请那烂陀寺剑气宗以及狱坟门各出两名返虚同行可好?原本王兄的提议在下就仍在考虑。如若按照这位长老之言,那么在下就此告辞,自去寻审判所来做个仲裁,看看是否有可能撤销当年的交换,如何?”

    那名长老碰了个钉子,也是面有讪讪之色,不再多言。

    许半生深深的看了王二嘴一眼,又看了看神机子苦竹,他也猜得出。王二嘴之所以会出这样的主意,多半是出自苦竹的授意。苦竹在五圣之中。声名仅次于圣僧,而且百年前的炼器宗。苦竹也算是站在了公义一边。换做一个稍有私心之人,一边是自己的门派,一边是天下公义,其选择只怕不可能做到苦竹一般。

    至于王二嘴,许半生更不担心,这家伙讨厌归讨厌,但大节之上却并无亏欠,只不过是性格扭曲了些。而且他出的这个主意,浑然没有顾念到自己的生死,显然是对许半生有着足够信任。投之以桃报之以李,许半生自然也完全可以信任王二嘴。

    见苦竹只是低垂双目,没有任何表情和暗示,许半生点点头,又道:“王兄所言,在下倒是可以接受。在下也知道,贵门只怕对在下并无信任,若只让王兄携宝与我同行,诸位很难放心。而我也断不可能接受诸位长老同行,便也只能请求诸位长老,能对在下多些信任了。紫金红葫芦我可以交给你们,而青色石门只由王兄一人携带与我同行,我能同意不亲手保管青色石门,已是我的底线。贵门若能信任在下,在下自是感激不尽,可若无法相信在下,那也只能是贵门另想他法了。在我这里,没有任何可商量的余地。”

    这是把话说尽了,剩下的,就看神机门如何选择了。

    半晌无言,当然不是真的无言,神机门的长老们之间又在开会,只不过是用传音开会,许半生等人只能感觉到周围法力波动频频,却听不到只言片语。

    许久之后,长老们终于做出了最后的决定,其中一人对苦竹说道:“苦竹,你答应他吧,让他交出紫金红葫芦,本门只让小嘴携带青色石门与之同行。但青色石门绝不能由许半生做任何触摸,必须无时不刻的掌握在小嘴手中。他若同意,便如此行事,若不同意,我们再另想他法。”

    苦竹听罢,他也知道,这些长老必然是要在青色石门上动手脚,又或者是予以王二嘴重宝,好让他即便面对许半生,也有自保之力。

    “小友,老道本人对你是十分信任的,但此事事关重大,不由得本门不谨慎行事。本门可以同意你的要求,只让大嘴小嘴一人携带青色石门,与你同往万厄苦海。但你也需答应,此宝只能由大嘴小嘴保管,你绝不能以任何理由过手青色石门。”

    许半生点了点头,道:“这没问题,青色石门会一直留在王兄身上。”

    又一名长老站出来说道:“不单如此,还要麻烦小仙子火凤凰以及小圣僧三人留在本门做个质子,只要小剑神与大嘴小嘴同归,并交还青色石门。我们自当将紫金红葫芦奉还,同时小仙子三人亦不会有半点损伤。可若大嘴小嘴有任何差池,小剑神也休怪我等不给小剑神情面。”

    许半生闻言大笑:“哈哈哈。这位长老您确定要留下他们三人?”

    言下之意很明显,这三人若是被你们扣下。随时都有可能是大麻烦。万一三人少了半根寒毛,神机门面对的就将是那烂陀寺剑气宗以及狱坟门的怒火了。

    可是,神机门的这些长老,显然把重启飞升通道,并且要将飞升通道留在神机门掌控看的比一切都重,即便因此得罪三大派,他们也是在所不惜。

    那名长老很是坚定的说道:“这也是我们的底线,不容更改。”

    许半生再度仰天大笑。姚瑶等三人也是微笑不止。

    姚瑶拱手道:“既然神机门盛意拳拳,我三人便留下来做客又有何妨。大哥哥,你和王二嘴去吧,快去快回,我们正好借着神机门这片风水宝地好好修炼一番。”说罢,她妙目眨了眨,对那名长老说道:“我们三人平日里修炼起来所需资源可是颇多哦,贵门灵脉若是被我等吸收太多,长老可不要见怪。”

    相比起一条灵脉,显然飞升通道要重要的多。而且。神机门的长老们,也真是不担心这三人修炼起来能抽取灵脉之中多少的灵气,只将此言视为姚瑶在胡搅蛮缠。毫不犹豫的说道:“灵脉就在脚下,只要三位恪守规矩,不行挖矿之举,若能透过地皮予以吸收,无论吸收多少,本门都绝无他言。”

    姚瑶娇笑不已,对许半生道:“正好最近缺灵石,既然神机门这么客气,大哥哥你只管放心和王二嘴去吧。王二嘴。你可不要跟大哥哥玩花样哦,大哥哥忠厚。不会与你计较,可我却没那么好说话。”

    丹绛彤也道:“我脾气不好。”

    甚至了凡也双掌合十。道:“阿弥陀佛,小僧虽极少与人争执,但若有人胆敢对我兄长不利,小僧便是拼个烟消云散,也是要将那人拖下黄泉幽冥的。”

    话虽然说得都不太好听,可无论如何,总算是达成了统一的意见。

    神机门取出青色石门,又赐给王二嘴一件法宝,许半生验明青色石门是真无疑,便也痛快的取出了紫金红葫芦,将其交给神机门的那些长老。

    那些长老,紫金红葫芦刚一拿到手,便纷纷告辞离开,他们这是着急研究紫金红葫芦去了,只留下神机子苦竹师徒和许半生等四人。

    许半生对苦竹道:“神机子前辈,姚瑶他们三人就暂在贵门住下了,不过他们真的是能直接从地下的灵脉中抽取灵气的,到时候还望苦竹前辈能够约束住那些急功近利的长老们,别去心疼灵脉的损失才好。”

    苦竹摇头笑笑,道:“此前他们并未告知还要留下小仙子等三人作为质子,老道也是颇有些汗颜。这些灵气,就算是本门对三位的补偿吧。”

    王二嘴听出自己的师父似乎知道姚瑶三人抽取灵气的手段,他却不知,便好奇的问道:“灵脉在此地深达万丈不止,你们怎么可能抽取其间灵气?”

    许半生含笑不语,苦竹却道:“狱坟门的名字中有个狱字,还有个坟字,别说地下万丈,便是十万丈,只怕也挡不住火凤凰的手段。”

    王二嘴想起关于极地冰原的描述,似乎狱坟门的确对于这方面有独特的手段,他倒是颇有些心疼神机门的灵脉,讷讷道:“虽说如此,你们也别太过分啊,灵脉可是我们神机门的根基。”

    众人哈哈大笑,神机子苦竹又将王二嘴喊至一旁,细细交待一番,这才亲自将许半生和王二嘴送出了神机堂,看着二人离去。

    离得远了,又已经进了飞舟之中,王二嘴才道:“我有时候还真是怀疑,那到底是我师父还是你师父。”

    许半生眨眨眼,道:“此话怎讲?”

    “你可知道我师父刚才把我拉到一边,跟我说了些什么?”

    许半生摇摇头道:“神机子前辈高深莫测,岂是我辈能够猜测其心思的?”(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