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1125章 比想象还无耻

第1125章 比想象还无耻2017-11-11 22:45:15Ctrl+D 收藏本站

    单纯从灵石价值的角度考虑,三张四级符箓,足足高过五百张三级符箓,而且三级符箓对上普通的返虚还有点儿作用,若是遇到五圣级别的强敌,三级符箓根本就不够看的。而四级符箓不同,每一张四级符箓都绝对可以帮王二嘴从五圣级别的修仙者手里逃得一次性命,孰轻孰重,王二嘴当然分得很清楚。

    商议好之后,二人便落下飞舟,一同驭剑飞往神机门的山门。

    有王二嘴在,自然是一路通行无阻,除了有限的几个返虚长老之外,整个神机门,还真是没有人敢挡王二嘴的路。

    果然如同王二嘴所料,姚瑶三人已经离开了神机门,而神机门的长老们,也是一见到许半生就表示了强烈的抗议,对此表达他们强烈的不满。

    许半生心道王二嘴洞察人心的本领果然极强,便与神机门的长老们虚与委蛇,做出抱歉之举,但却强调说:“诸位长老,姚瑶他们三人在此作为质子,本就是贵门为了确保我会带着王兄如约归来,虽然他们中途离开的确是有悖我们之间的约定,但结果并未因此产生变数,许某还是和王兄一同归来了,而且青色石门依旧还在王兄身上,许某未曾有任何据为己有之心。诸位长老骂也骂了,说也说了,许某也已经表示了诚挚的歉意。不知诸位长老以及神机子前辈,还想如何追究下去?为此,许某愿许以承诺,就算是许某欠下贵门一个人情,如何?”

    正常来说,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神机门肯定不能继续计较,而且,姚瑶丹绛彤以及了凡三人与许半生的关系虽然极为亲密,但毕竟他们各自都是身属不同的派别,是以他们想走,神机门根本就不敢阻拦,而许半生甚至不在此地,再追究下去,道理上也并说不通。

    但神机门就是藉此发难,目的就是为了在讨还青色石门的同时,还能将紫金红葫芦也从许半生的手中夺走。

    于是,神机门的大长老站了出来,说道:“小剑神的歉意我们是看在眼中的,但既然是违背了当初的约定,只怕也不是小剑神简简单单一句抱歉的话就能这么轻易揭过去的。对于,或许致歉已经是极限,但对于我们神机门而言,如若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公然违背与本门之约,事后又只有一句道歉之语,那么本门的颜面何存?”

    许半生心道这果然就是要耍赖啊,于是道:“那请问大长老,您认为此事应该如何解决?”

    大长老目光微微低垂,道:“当初的约定乃是留下小仙子等三人作为质子,直至小剑神归还青色石门之日,那么,本门便该按照当初的约定,将紫金红葫芦交还给小剑神。可如今小剑神的确已经归来,那青色石门也算是已经归还,可留作质子的小仙子三人,却在中途离开,这便是违背了与本门的约定。既然小剑神一方违约在先,就休怪本门不将紫金红葫芦归还给小剑神了!”

    许半生心中暗暗好笑,却装出勃然大怒的模样,沉声道:“大长老这是要赖账不还了?”

    大长老板着脸道:“小剑神一方违约在先,这事儿就算是把理说到天上去,本门也问心无愧。”

    “哈哈哈,好一个问心无愧,我只问一句,贵门可有任何损失?”

    大长老道:“当然有,本门损失的是颜面,如若天下修士俱都像是小剑神这般,本门颜面何存?我神机门又如何在中神州自处?!”

    许半生点了点头,道:“看来大长老早就处心积虑想要谋取我的紫金红葫芦啊,你可是要想好了,许某虽然人微言轻,可也绝不是那么容易得罪的,这后果,你们神机门真的承受得起么?”说罢,他转向神机子苦竹,道:“神机子前辈,我敬重您乃是五圣之一,又是王兄的师尊,所以才给予足够的信任,那青色石门我已经如约归还,可贵门却想要霸着我那紫金红葫芦不还,这是何等道理?”

    神机子苦竹其实心知肚明,王二嘴就在他身边,早就暗示过他。而长老院的决定,根本也都没有通过他这里,便由大长老单方面宣布了。

    于是,苦竹道:“小剑神息怒,此事老道和你一样,也是刚刚知晓。大长老,虽说小仙子等人确有违约之举,但他们各自分属不同的门派,其门派有事,他们也不可能长留我神机门。此事以本座来看,倒是与小剑神无关的。小剑神所言不错,本门也并无任何损失,如此就不欲归还紫金红葫芦,只怕说不过去。”

    大长老狠狠的瞪了神机子一眼,道:“这件事得到了长老院的一致通过,就不劳门主操心了。”言辞绝决,显然是绝不会归还紫金红葫芦。

    苦竹见状,也只能向许半生表达爱莫能助之意,神机门的特点就是如此,门主权力虽大,但若长老院有不同的决议,他们也是有权力直接越过门主行事的。

    许半生大怒道:“贵门真是好教养,这等强盗行径,是非逼着许某与你们结下仇怨么?”

    这也是真怒,虽说原先就想到了神机门可能会赖账,但无论是许半生,还是王二嘴,都觉得神机门还会有所遮掩,先用拖延之法,然后令王二嘴消失,最后才能嫁祸许半生,说是许半生与王二嘴勾结谋取神机门的宝贝,到时候许半生找不到王二嘴,自然是百口莫辩,这件事也会显得更为顺理成章。

    但现在,神机门这群返虚,竟然丝毫不顾脸面,只抓着姚瑶三人半途离开的事情大做文章,干脆就是想要直接昧下紫金红葫芦,也不由得许半生不为之震怒。

    许半生猛然转身,望向王二嘴:“王兄,贵门如此行径,许某也只能得罪了。”说罢,许半生一伸手,抓向王二嘴,做出想要从王二嘴身上夺取青色石门的样子。

    神机门的长老们早有准备,许半生刚动,他们就拦在了许半生和王二嘴之间,大长老道:“许半生,你好生放肆,竟敢在我神机门对我门下弟子动手。大嘴小嘴,你先退下。”

    王二嘴自然是悄无声息的就溜了,心里也是直骂这帮老东西无耻,而许半生却已经是掣剑在手,指向挡在自己身前的返虚,道:“给我让开,别逼许某动手!”

    “小剑神好大的威风,这是真不把我神机门放在眼里啊,老道倒是,你要如何在本门动手。你小剑神名声虽广,实力也强,可本门不是清净天如意门那等软弱门派,想欺负我神机门,小剑神,只怕你还不够格!”大长老也是放声长笑,他们从做出这个决定开始,就已经做好了与许半生翻脸的准备。

    神机子喟然一声长叹,站起身来,挡在了许半生和本派长老之间。

    “小剑神息怒,老道我有几句话要讲。”

    许半生假意压制住怒意,道:“前辈速速讲来。”但语气明显有些不客气了。

    苦竹道:“本门长老虽稍显偏激,但所言也并非毫无道理,此事小仙子火凤凰以及小圣僧三人的确理亏在先,他们既然同意了留在本门充当质子,却于两年前离开,本门长老为了神机门的颜面,也的确是要找法的。而紫金红葫芦也确系小剑神之物,若是本门强行留下,无异于强取豪夺,这一点,老道我也并不赞同。”

    许半生道:“前辈说了半天车轮话,一句有用的都没有,这情况摆在眼前,许某虽不才,也无需前辈解说。前辈只说要如何解决吧!”

    “本门长老都是为了本门的颜面,老道却以为,不如这样,这紫金红葫芦暂由本门保管,以百年为期,这便算是小仙子三人违约付出的代价。百年之后,本门自当归还紫金红葫芦,只是不知小剑神能否信得过老道的些许薄名,行个方便。”

    许半生死死的盯着神机子苦竹,又向大长老投去威胁的目光,大长老也知道,这件事真要是闹大了,未必就能善了。而神机子苦竹所言,留下紫金红葫芦百年,百年时间,应该足够他们参悟出紫金红葫芦和青色石门之间的关联奥妙,到时候只要掌握了飞升通道,不怕许半生闹事。就算是三大派齐来,也绝不敢与神机门翻脸。

    于是,大长老点点头道:“如此也好,本门以为这是个不错的解决之路。小剑神,你可同意?”

    许半生也只是做个姿态而已,并不是真的要现在就跟神机门翻脸,并且此刻王二嘴估计已经离开了,青色石门本就还在自己的囊中,再折腾下去也是无益。

    而且,按照神机子苦竹所言,这等于是让神机门给许半生留下了口实,百年之后,他来找神机门讨还紫金红葫芦,无论神机门怎么狡辩,许半生也有足够的理由讨伐他们。到那时,神机门若是执迷不悟,许半生也不介意跟他们好好的掰扯掰扯。

    更关键的是,许半生想到修炼到大乘期,差不多也是百年的时间,神机子苦竹显然也是考虑到了这一点,于是许半生便沉声道:“既然是神机子前辈以名誉担保,许某就暂且相信你们这一回。也罢,就按神机子前辈所言,紫金红葫芦暂由贵门保管百年,百年后许某再来向诸位讨还。只是,许某离去之前,还需贵门许下血誓,确保百年后会归还紫金红葫芦。”

    “血誓?不可能!此乃小剑神违约在先,普通誓言已是极限。”大长老当然不肯,血誓关乎至少一名长老的性命,而普通誓言,顶多不过是天罚而已,凭神机门的莫测神机,规避天罚有的是手段。

    神机子苦竹也道:“小剑神,老道愿以自身名誉起誓,可血誓关乎重大,着实有些难办。”

    许半生也不想纠缠下去,假意考虑一番,道:“那便看在神机子前辈的面子上,许某等你们起誓。”

    神机子苦竹当即用自身名誉许下誓言,许半生这才顿足离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