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1127章 可悲的龙王

第1127章 可悲的龙王2017-11-11 22:45:18Ctrl+D 收藏本站

    丹绛彤自然不肯,她怎么可能同意许半生只身赶赴龙宫?在她看来,许半生龙宫之行危险重重,稍有不慎便是灰飞烟灭的下场,无论如何她也不能答应让许半生一个人前去冒险。

    “不行!要去龙宫,我陪你一起!”

    许半生摇头道:“茕后现在还在幽冥地府之中,想必还未等到萧潜前辈,也不知她何时能够归来。这段时间狱坟门无主,还需你留下主持大局。”

    “那也不能让你一个人去冒险,师父说过,你的实力虽然已经可以与任七那老匹夫分庭抗礼,但若他使用禁法,你依旧不是他的对手!半生,你这是去送死。即便要去,也绝不能孤身前往。最好是等到师父回来,由她陪伴才能确保安全。”

    许半生笑了笑,柔声道:“绛彤,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可是,若是让茕后前辈陪我去,那任七是绝不会同意的。到时候,就不是我与任七的个人之战,而是牵动至少两个门派。任七此人有多疯你是知道的,为了我一人安危,就引发一场中神州的动乱,这万万不可。而且,茕后前辈说我不如任七的时候,我的修为还不如现在,现在我的修为又有所增长,我已经有足够的把握打败任七。不过是区区禁法而已,他有,难道我就没有么?这件事,你先不要告诉姚瑶和了凡,你们安心修炼,可别等到我迈入大乘期,届时重启飞升通道,你们的修为却还差的太远。让我在仙庭等你们数百年,那孤寂着实难熬。放心吧,我绝不会有事。”

    丹绛彤坚持不肯,许半生又道:“无需担心。你认识我以来,我何曾做过没有把握的事情?”

    丹绛彤低头不语,许久之后又道:“你真的有把握打败任七?”

    许半生笑了笑。道:“即便是茕后前辈在此,只怕也不是我的对手了。我从来都不是冒进之人。否则,我也不会要去万厄苦海之中闭关十余年。这十余年,就是为了破解任七的禁法,也是为了我自己修炼禁法。”

    “半生,你真的有把握?”丹绛彤还是掩饰不住的担心,毕竟,许半生只是出身太一派这种小门派,哪有什么禁法。可许半生身上的秘密太多了。别人或许没可能,但许半生,还真是有可能掌握了某种禁法。

    许半生含笑道:“我何曾骗过你?”

    丹绛彤满眼的担心,最终道:“你若是有事,我必然率狱坟门与龙宫一决死战!”

    “我只身前往就是为了避免两派纷争,所以,绛彤,你尽可放心,我一定不会给你与龙宫决战的机会。杀了任七,我就回来。”

    终于。丹绛彤也只能忍痛与许半生分别,看着许半生驾乘飞舟离开了极地冰原。

    对于许半生的离开,王二嘴倒是淡定的很。他对丹绛彤说:“火凤凰,你就放心吧,我师父替许半生推演过,他说过这小子肯定能迈入仙庭之门。”

    “你师父真这么说?”丹绛彤有些激动。

    王二嘴道:“我骗你做什么!”

    王二嘴的话,让丹绛彤放心了不少,虽然依旧忧心忡忡,可既然是神机子说许半生必然有迈入仙庭的一天,想必就不会死在任七之手。她每日都期盼着许半生能早日归来,尽遣手下。留意龙宫的消息,但有丝毫都要立刻向其禀报。

    经过数月的飞行。许半生也终于驾乘着飞舟抵达了东海的范围,下方茫茫的大海之中。便是龙宫所在。

    许半生收起飞舟,站在半空之中,将意识探入海水,向龙宫发去了信息。

    半日之后,茫茫的海水突然一分为二,卷起高大数十丈的波涛,波涛之间,仿佛出现了一条通途,一名颌下留有长须,身上背着龟甲的老者,缓缓从海水中的通途里走了出来,身后跟着无数虾兵蟹将,手里都拿着各式古怪的兵刃。

    “敢问尊驾可是小剑神许半生当面?”那名龟丞相拱手仰面对许半生说道。

    许半生微微一笑,降下身形,站在翻滚的波涛之上,也拱了拱手,道:“在下正是许半生,特来应与龙王之约。”

    “龙王恭候多时,小剑神,请吧。”龟丞相让开身子,指向脚下的金色大道。

    许半生迈步而下,两旁,乃是翻滚的波涛,高高的海浪卷起,却丝毫无法落在中间这条通途之上。那些虾兵蟹将也都纷纷闪开两旁,由龟丞相引领着许半生,一路朝着大海深处走去。

    脚下的这条路,随着许半生的身形进入海面以下,不断的延伸着,许半生回头望去,身后早已恢复茫茫的海水,这条路仿佛只有数十丈的长度,他每前进一步,前方就延伸一步,而身后就关闭一步。

    两旁,是黑漆漆的海水,虽有光线透入,但却看不到太远的地方。

    在海水之间,不断的有鱼虾巡游,就像是前一世在地球上的海底世界一般,周围有一层玻璃将海水和游乐场阻挡开来。

    越走,两旁和头顶的海水就越暗,哪怕是以许半生返虚期的目力,也只能看出百丈的范围,再远,就是一片漆黑了。

    走了足足有三个多时辰,许半生才终于感觉到自己已经走到了最深的海底。

    前方再不是那条通途,而是一片宫殿耸立,他仿佛置身水中,能看见水波在宫殿群上的荡漾波纹,但却感觉不到丝毫海水的存在,一切俱都与在陆地上毫无二致。

    龟丞相停下了脚步,转身对许半生说道:“小剑神,此地已经进入到我龙宫的范围之内,前方便是我龙宫正宫所在,龙王已经恭候多时,小臣就送阁下至此了。”

    许半生对龟丞相一笑,道:“你们都不过去了?”

    龟丞相道:“小剑神莅临本宫,是要与龙王决战的。为免阁下与龙王决战波及无辜,龙王已经清退了所有人。接下去的路。只能由小剑神独自完成。”

    “你们龙王倒是守信。”

    “龙王实力强大,从不惧任何对手,如今和小剑神一战。若是还有其他帮手,传出去也会辱没了龙王的声名。此地距离正宫还有五百里之遥。这五百里内,是连一只虾兵都不会有的。”

    许半生点点头,他知道这是龟丞相在暗示他,龙王任七绝不会有任何帮手,龙宫正宫方圆五百里内,所有龙宫弟子已经全都离开。这虽然也显示出任七的刚愎,但却又从另一个方面证明了龙王任七在龙宫不得人心,否则。即便是龙王有令,他的手下也绝不会真的眼看着他与许半生决战。

    “我明白了,多谢龟丞相领路。”许半生施了一礼,这句话也是双关,表面上只是感谢龟丞相领路,而实际上,这个“领路”二字,也有指点的意味。

    龟丞相还以一礼,道:“那就祝小剑神好运了。”

    祝许半生好运,就等于是在祝任七坏运。许半生不禁暗暗好笑,一宫之主,竟然做的手下的丞相都恨不得他死的地步。任七也真是个奇葩了。

    许半生独自迈步前行,五百里的距离,对他来说也就是用不了一个时辰就能抵达的。

    眼前是一座高耸巍峨的宫殿,那高高的大门,足足有百丈之高,即便是修仙者,想要过去,也不是那么容易。

    迈步上了台阶,许半生轻轻拍向朱红色大门上的铜环。啪啪三声,大门发出一声吱嘎。缓缓自动开启。

    宫殿之内,传出龙王任七的声音:“本王还以为你不到大乘期就不敢来呢!竟然提前一百多年来践约。看来你对自己的实力很自信啊。”

    许半生迈步走进大门,道:“我是怕龙王毁约,真等我到了大乘期,龙王自忖不敌会搭上整个龙宫上下的性命,那便是我中神州之祸了。”

    “小子,你好大的口气!”任七有些愠怒。

    许半生哈哈一笑,道:“龙王今日只怕也有些心冷吧,整个龙宫上下,只怕无人希望我会输给龙王!”

    “那又如何?等本王杀了你,他们也只能乖乖听命于我。”

    “那也不过是忌惮龙王的实力,以及龙王手中所持重宝罢了。”

    这其实是许半生的猜测,毕竟,龙王实力再强,可也架不住龙宫上下多名返虚联合出手,而龙王独断专行,若不是有彻底控制那些返虚化神的东西,早在他倾尽龙宫上下也要替诸葛八打造灵根的时候就已经要造反了。

    任七一愣,道:“你怎会知道本宫之事?!”

    许半生大笑,心道还真猜对了。

    “龙王即便是五圣之一,面对龙宫上万名弟子,若非一念之间便能对他们的生死予取予求,他们又岂能允许龙王如此独断专行?”

    任七大怒道:“你诓我?!”

    “算不得诓,这本是极易推断的结果而已。龙王,我赴约而来,你不会只是想要跟我聊聊天吧?”

    “你远途跋涉,我容你三天恢复,三日之后,再与你一决生死!小子,你以为你抹杀了八儿的魂魄,我便不知道他是为你所杀?”

    许半生笑道:“诸葛八的确是我杀的,他的元婴还在我这里,龙王想不想见他一面?”

    宫殿深处,传来龙王急促的呼吸之声,显然,听说诸葛八的元婴竟然没有被灭,而是还在许半生手中,任七也不禁有些激动了。对于他这样的大能而言,只要诸葛八的元婴尚在,哪怕魂魄已灭,他也能想办法帮诸葛八死而复生。

    “我儿元婴何在?!”任七终于忍不住,怒喝出声。

    许半生哈哈一笑,将诸葛八的元婴从体内放出,让其站在自己的身前。同时,对于任七急切之下失言称呼诸葛八为“我儿”,他也彻底理顺了诸葛八和任七之间的关系。难怪任七对诸葛八如此厚待,诸葛八果然是他的儿子。只是,以任七生性之淫,被他祸乱过的女人也不知有多少,不知道他为何独独对诸葛八如此重视。

    看到诸葛八的元婴武士傀儡,任七再也按捺不住,即便是已经被炼成了傀儡,可诸葛八的气息仍存,样貌也无丝毫改变,任七瞬间现身,直扑许半生的面前。(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