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1136章 以龙骨重塑肉身

第1136章 以龙骨重塑肉身2017-11-11 22:45:30Ctrl+D 收藏本站

    白亦之其实很早就到了,虽不是在许半生和任七刚开始交手的时候就到了,可也绝不会比那些闻讯赶来的门派慢多少。

    和大多数人一样,白亦之也无法窥探二人交手的全过程,但又和大多数人不同,白亦之其实是觉得许半生的胜算会更大一些的。

    从第一次遇见许半生,白亦之动了收其为徒的心思开始,他就对许半生有了足够的了解。

    这小子倔强,自强,但却绝不自负,他既然能找上门来,就代表着他有足够的把握。

    这种把握是有足够的参照的,他在极地冰原呆的时间不是白费,以茕后为参照,任七的实力也就会在许半生的掌握之下。

    当初任七就找过他,可许半生并未冲动,而是与任七订下三百年之约,这足以说明许半生的谨慎。而现在他既然仅以返虚五重天的境界来到龙宫,就表示他已经有了足够的把握。

    当然,如此强者之间的对决,胜负不可能像是对实力的把握那样精准,谁也不知道在战斗过程中会发生什么,哪怕是白亦之自己,也不敢说就一定能杀了任七。以白亦之的实力,打败任七并不困难,可想杀了他,那就是要拼命了,一个修仙者,尤其是到了大乘期的修仙者,拼起命来,生死真的只在一线之间。

    许半生当然没有必胜的把握,可至少可以明确一点,那就是许半生的实力若不足够战胜任七,他是绝对不会在三百年的时间远远还未到来的时候就贸然闯入东海范围的。

    所以,跟那些时而紧张时而疑惑不解的人们不同,白亦之一直气定神闲的处于极高的云层之上,静静的坐在云朵之间。感受着来自下方东海中的法力波动。

    其间许半生和任七拼纯粹的力量时,他也没有半点动容,而是笃定的知道。许半生是在尽最大可能的去消耗任七。

    战略没问题,战术也清晰的很。除非许半生在战斗之中疏忽大意,否则,白亦之想不出许半生有什么输掉这场决战的可能。

    白亦之当然也知道,许半生即便胜,也是惨胜,杀了任七之后他自己也好不了哪去,所以他才会一直留在这里,防备着在任七死后有任何人会试图对许半生不利。

    当许半生带着任七冲出海面。在天空中追逐之时,白亦之更加笃信许半生必将迎来胜利,他愈发气定神闲的端坐云上。两个中神州最强者之间的战斗,也给这位仙庭以下第一人带来了诸多感悟。看见许半生使出第七道剑意,白亦之的内心充满了欣慰。

    他是何时才修成第七道剑意的?那是在他的修为已经达到返虚九重天以后许久,当年他已经一千多岁了。

    而许半生,不过四百岁,仅有返虚五重天,竟然就能修成七道剑意。不管其他,许半生也是这个世界中最有可能修成九道剑意之人。虽然白亦之也并不能完全确定。修成九道剑意之后是否真的能打通一条从修仙界到仙庭的通道,可这毕竟是古老的传说,至少是个希望。更何况,白亦之早就从许半生那里知道了关于青色石门和紫金红葫芦的存在,那也是事关飞升通道的,这样看来,飞升通道的重启,将会在三到五百年内付诸实现。

    哪怕光凭这个理由,白亦之也必须保证许半生能活下去,而且必须是全须全尾的活下去。

    许半生能打败乃至杀了任七最好,若他做不到。白亦之也不介意冒天下之大不韪的替他出手,总而言之。许半生不能死。

    在白亦之眼中,许半生的重要性。甚至要超过整个中神州所有的修士,这也是为何他会示意昆仑剑派将其对剑道的领悟送去极地冰原交给许半生的原因。

    若非如此,许半生今天恐怕真的会落得一个万劫不复的下场,没有死在最强者之间的对决中,却会死在一群居心叵测丝毫不懂得何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道理的货色手中。

    白亦之的出现,让龙宫众人最后一点侥幸也破灭了,他甚至没去理会那帮龙宫弟子,而只是对许半生的本我厉喝了一声。

    这一声,如同洪钟大吕,如同醍醐灌顶,许半生的本我原本还沉寂在茫茫虚空之中,随着这一声断喝,他的本我之中,开始诞生只属于他的意识。

    意识逐渐恢复,五感便逐一回到他的本我之中。

    本我一分为二,自我开始产生,这是作为人类最必须拥有的区分。动物妖魔和人类最大的区别,就在于他们只有本我,凭的是本能行事,而人类却拥有自我,将自身和天地区分开来,这才构成了人类的灵识。

    不管哪种妖类,想要迈入修炼之途,最先需要产生的,便是灵识,而灵识,实际上便是自我和本我之间的区分。

    到了返虚期这个程度,肉身已经不再成为障碍,哪怕没有肉身,只要灵识尚存,返为虚无的元神便不死不灭。返虚之所以会死去,便是大限来到之后灵识消散的缘故,那是天地规则所致,人力终究无法和天地规则相对抗。

    一道淡淡的虚影从大地的深处缓缓站立起来,正是许半生的模样,此刻他面部五官不分,就像是无相一般。

    随着那道淡淡的虚影逐渐凝练之后,许半生面部的五官开始分化,眼耳鼻口眉各自呈现,他终于又是一个完全的人类模样。只是,他的身影还是有些虚淡,因为这并非肉身,而是其返为虚无的元神。

    白亦之见状,脸上露出了难得的微笑,他一张手,扔给许半生一件东西,道:“任七已消散如烟,不过他这把骨头倒还是不错,便宜你了。”

    被白亦之扔向许半生的,赫然正是一具龙的骨架,再不复此前绵延千里的庞巨,倒更像是一具精巧的模型。虽然残破不堪,许多地方都被许半生打的支离破碎,可一具龙的骨架。远远超过人的需要,许半生用其重塑肉身是足够了的。

    许半生返为虚无的元神。消失在那具精巧的龙骨之间,龙骨变得柔软无比,宛若流水一般的缓缓流动着。也只是几句话的工夫,那具龙骨便已经形成了一个人形骷髅的模样。

    地下灵脉中的充沛灵气再度疯狂的涌入那具人形骷髅之中,血肉一点点的出现在骨架之上,然后是毛发。

    几个时辰之后,许半生的肉身已经完全重塑,他的脚下。还剩下大半具龙骨,许半生一张手,将龙骨收起。

    走向白衣剑神白亦之,许半生深深一躬,道:“晚辈许半生,多谢前辈出手之恩。”

    白亦之道:“你的将来任重道远,我不是为你出手,而是为整个九州世界出手。这群垃圾,你自行处置吧。”

    龙宫弟子闻言悚然一惊,白亦之的话。似乎是要将他们全灭的意思。

    许半生的目光缓缓扫来,那些龙宫弟子的眼中纷纷露出骇然之色,哪怕是单独面对白亦之。他们也一定会拼死相争,在生与死面前,没有人会束手待毙。可面对一个刚刚杀死了龙王任七,意味着他的实力已经凌驾于任七和茕后之上,甚至已经无限接近了仙庭以下第一人的白衣剑神白亦之的许半生,再加上白亦之本人,二人联手的话,龙宫的弟子不觉得他们还有挣扎的可能。

    而且,这几个时辰的时间。早就让那些观战一年多的门派蜂拥而至,别的门派不好说。至少有三个门派会牢牢的站在许半生那边。即便其他门派有阻拦之意,只怕也只是有心无力而已。除非,他们宁愿天下大乱。

    龟丞相摇晃着背上的龟壳,走了出来,跪倒在许半生的面前:“小剑神饶命。”在这种时候,多说无益,一句求饶之语早已足够,说得再多,许半生若有杀他们之心,他们也难逃一死。而许半生若肯放过他们,这句话也只是表明龙宫上下的姿态而已。

    许半生微虚双眼,道:“尔等适才趁我仅剩本我而自我消散之时,为何没想过要留我性命?”

    龙宫弟子面面相觑,龟丞相满脸惭愧,本就矮小的身躯愈发低伏了下去,口中道:“适才是我等一时鬼迷心窍,此战毕竟关乎我龙宫宫主的生死,又关乎我龙宫存亡,我等也是深受小剑神本我的影响,本我超越了自我,才会有如此行径。还望小剑神宽宏大量,能够予以谅解。”

    许半生不说话,只是看着龟丞相,目光又在龙宫众人的脸上扫来扫去。

    良久之后,许半生道:“如今龙宫已破,灵脉也损耗极大,尔等还想复建龙宫么?”

    龟丞相知道,他们的答案将会决定他们的生死,他不由转头回去,看着背后的同门。

    在这个时刻,没有人能单独做主,此刻龙宫众人又是群龙无首,只能是相互对视着,仅凭彼此的心意和多年的默契交流。

    龟丞相道:“老臣代言,诸位可有意见?”

    身后沉默不语,无人开口。

    龟丞相这才又对许半生说道:“我等终究是生于这片东海,也是长于龙宫之中。如今龙宫虽破,灵脉也已经濒临灭绝,可我等还是愿意留守于此,永镇东海。龙宫可以是一片宫殿,也可以是几间陋居。此前我等对小剑神确有不轨之心,为是惩罚,老臣愿与所有龙宫门下,千年不出东海范围。只求小剑神饶过我等性命。”

    许半生闻言,点了点头。

    若是龙宫的弟子做出就此鸟兽散的决定,他真不介意今日大开杀戒,与白亦之以及三大派联手将所有龙宫门人全都留在这片东海之中。

    可龟丞相既然决定继续留在这里,他也就念在这帮人也一直受困于任七的手段威胁之下,权且放他们一马了。

    许半生朗声道:“千年之内,龙宫不得招新,亦不得离开东海半步。若在东海以外出现龙宫弟子,任何人皆可杀无赦。许某所言,裁判所是否认可?还请裁定。”

    五圣之一都已经陨落,裁判所的人当然不会去反对许半生的决定,便以裁判所的名义颁下相同的禁令。(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