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1151章 最后的决战

第1151章 最后的决战2017-11-11 22:45:49Ctrl+D 收藏本站

    换做之前任何时候,姚瑶等人都绝不可能丢下许半生一个人离开,但是现在,他们都能看得出许半生和神机子苦竹的这一战,绝不是他们所能抵抗。

    谁也想不到,神机子苦竹竟会是一个如此伪善之人,更想不到的是他竟然拥有如此实力。以他现在释放出来的威压,绝对是白衣剑神白亦之的那个程度,白亦之死于他的偷袭之下不假,可即便是正面交锋,白亦之也未必就是神机子苦竹的对手。而许半生,也仅仅只是堪能与之匹敌而已。

    换作平时,姚瑶等人或许还能帮上许半生少许,可是现在,他们都身负重伤,是绝不可能帮的了许半生的,并且,他们若是强行留在此地,只怕还会令得许半生顾此失彼,神机子苦竹若向他们出手,他们就将成为许半生的拖累。

    哪怕心里再如何担忧,此刻也唯有将战场完全的交予许半生,只有这样,他才能放手与神机子苦竹一搏。二人之间的胜负,大概是在五五开,众人也唯有静等结局的产生。

    在姚瑶等人心中,还有另外的心思,他们想要回到各自的门派求援,面对许半生和神机子苦竹这种级别的人之间的交战,他们帮不上忙,可圣僧茕后这种级别的,还是可以对许半生施以援手的。

    只要圣僧和茕后能够赶来此地,许半生的胜算就足够大了。

    当下,姚瑶丹绛彤以及了凡立刻做出了决定,他们放出飞剑,便欲离去。

    大长老等人见状,竟然还试图阻拦于他们,原本就大战许久,姚瑶等人对神机门的长老们半点好感也没有,此刻见他们还要阻拦自己,一个个都是施展平生所能。

    王二嘴此刻也下得山来,他只是略微复原了一点点,仅仅也只是恢复了行动能力而已,想要去帮姚瑶等人的忙是不可能的。

    唯有大叫。

    “诸位长老,你们切莫以为我师父他胜了就和你们所想的一样,你们还只是为了神机门,可师父他却是为了他一个人而已。许半生若胜了便罢了,若是让我师父胜了,你们在他眼里也只是土鸡瓦狗而已,他是连你们也绝不会放过的。”

    王二嘴深深知道,大长老等人之所以会想要拦下姚瑶他们,是因为他们觉得神机子苦竹杀了许半生之后,夺得飞升通道,这跟他们最初的想法本就是一致的。王二嘴和大长老都想到了,姚瑶等人离开,必然会去求援,一般的返虚未必能够左右许半生和神机子苦竹之间的交战,可圣僧与茕后却还是帮得上忙的,为了让神机子苦竹夺得飞升通道,大长老等人绝不能让姚瑶他们离开。

    这番话,显然影响了部分长老,他们看向山巅之上的神机子苦竹,心中亦知道此人早已疯癫入魔,早已不是当初的那个神机子,可神机子苦竹毕竟是神机门的一员,难道他真会置神机门而不顾么?

    但是大长老此刻绝对是被猪油蒙了心,他见已经有长老迟疑,一边向姚瑶等人出手,一边厉声喝道:“不要听王二嘴的话,苦竹乃是本门第一高手,他蛰伏这么久,是因为世间唯有许半生才知道真正开启飞升通道之法。只要杀了许半生,夺得青色石门,苦竹便可飞升仙庭。到时候,他成为仙庭之主,这飞升通道终究是要神机门替他打理的。苦竹绝不会置神机门于不顾。诸位长老,杀了他们几人,绝不能允许他们回去求援!”

    这一番话,不得不说蛊惑性极强,姚瑶三人顿时陷入围攻之中。

    不过现在的战局和此前不同,之前姚瑶三人多少还有些顾虑,因为考虑到神机子苦竹的关系,他们也不忍对这些长老痛下杀手,明明已经打败几人,但却都没杀了对方就能看出。

    而现在,见神机门的这些长老如此冥顽不灵,明明知道神机子苦竹早已入魔,他们还依旧试图阻拦自己,于是也是施展出最强的手段,再也不顾惜这帮老东西的生死,出手之下自然凌厉的多。

    没起杀心之时,三人尚且占据一定的优势,现在无所顾忌之下,形势就颇有些一边倒了。

    只不过担心给许半生造成困扰,三人依旧是边打边退,只要有任何机会,他们都会尽可能的远离许半生和神机子苦竹对决的山峰。一时间,看上去倒反而是神机门一方占了些优势,打的姚瑶三人节节败退。不过半日的工夫,他们的战场已经远在千里之外。

    见已经拉开了距离,三人再没有半点的留手,返身而上,都施展出生平所学,每一招都用尽全力,神机门的长老们顿显不支。

    可到了这个级别的战斗,每一招都会持续数个时辰乃至数日的时间,想要彻底击败神机门,恐怕最少也要几个月的时间。三人渐渐心如止水,不再去想着为许半生搬救兵,而是专心致志的对付眼前这些冥顽不灵的长老们。唯有杀了他们,才能从容离开,而许半生和神机子之间的战斗,几个月只怕是绝无可能分出胜负的。

    山峰之上,许半生和神机子苦竹也已经彻底的交上了手。

    苦竹手中的拂尘犹如蛟龙一般,招招都是竭尽所能,他口中道:“许半生,任七犯下的错误,我绝不会犯。你最大的优势不在于你的实力,而在于你的气海远比其他修仙者大得多,圣灵根,最大的优势也就在这里了。战局拖得越长,对你便越是有利。你想凭着真气比我悠长的优势耗死我,那是绝无可能的。”

    苦竹一边抢攻,一边默念着真言,许半生知道,神机子苦竹这是在为其施展禁法做准备。

    面对如此抢攻,而且苦竹明显已经窥破了许半生当年打败任七的策略,许半生自然也就不再用地煞七十二变做完全的防御,而是直接奠出了剑意。

    我剑意一经出现,哪怕在神机子苦竹的强攻之下,也依旧将本我意识充斥天地之间。

    浩荡的正气充斥世间每一个角落,许半生的剑意比起当初,又强大了不少。

    在许半生的本我意识之下,仿佛一切规则都为之粉碎,取而代之的只有许半生矗立于天地之间,他一抬手一投足,都是浩荡的剑气。剑气如风如雨如空气,已经无所不在,神机子苦竹就仿佛在刀锋之上行走一般,稍有松懈,都会立时遭受千百刀锋的劈砍。

    可神机子苦竹能够杀了白亦之,偷袭固然占据了很大的因素,可其本身的实力也绝对是不容小觑的。

    白亦之身负重伤之下,依旧与苦竹大战接近一年的时间,其间,他除了赠给许半生的那道苦剑意之外,其余六道剑意也是完全施展出来。苦竹也是在万千纵横的剑气之间闯荡出来的,这浩荡的我剑意,也只能暂时的减缓他的攻击而已。

    许半生有意控制着我剑意,最大的攻击点并不是苦竹身上那些致命的位置,相反,却是他的嘴。

    一个能够与白亦之实力相仿的对手,许半生若能阻止其施展出禁法,便又多了几分优势。而和龙王任七的那一战,让许半生明白,越是实力高绝,想要施展禁法,其准备时间也就越长。在整个禁法施展的过程中,任何时间将其打断,都会令其施展不出禁法。而一个失去了禁法的神机子苦竹,许半生无疑胜算会增长少说五成以上。

    尽管神机子苦竹对自己念动的真言也是保护的密不透风,可无奈天地之间充斥着许半生的本我意识,刀锋更是数以万计。在绝对的数量面前,神机子的真言数次被打断,气的他哇哇乱叫,但却无可奈何,只能以更为凌厉的攻击,试图消灭许半生的本我意识,获得喘息之机,从而将禁法施展出来。

    足足一个多月的时间,我剑意才终于逐渐的消散,许半生体表的那道剑意光辉,终于暗淡了下去,这是我剑意行将崩溃的表现。

    而神机子苦竹,也在这一个多月之中,至少百次的尝试念动施展禁法的真言,但却无一例外的都失败了。

    眼见我剑意消减,神机子苦竹再度抢出强大的攻势,试图在许半生的第二道剑意出现之前,完成禁法真言。

    可许半生又岂会给他这样的机会?

    不等我剑意完全消散,灵剑意便已经迸发在他的体外。

    灵剑意一出,许半生的体表顿时燃烧起熊熊的烈火,那是火灵在舞蹈。同时又有无数冰灵,与火灵此消彼长。

    神机子苦竹只感觉仿佛置身熔炉炼狱之中,周围的高温仿佛将空气都完全燃烧起来。

    可下一个瞬间,他又仿佛置身九重天上,几近绝对零度的低温缠绕着他,让他的嘴都仿佛再也张不开,一如被冻住了一般。

    真言再度被打断,而这高温和低温,随着冰火二灵不断落在他的身体上,而交替出现,犹如打摆子一般,一会儿置身炼狱,一会儿却又堕入无尽深渊,这种冷热交替,哪怕是苦竹也有些承受不住。

    手中的拂尘迎空飞起,在空中笔直的旋转,拂尘长丝霎时绽放开来,犹如一顶华盖,遮住了神机子苦竹头顶的天空。

    拂尘长丝不断的伸长,将苦竹的身形完全笼罩其间,原本不过千百根的拂尘丝,现在却变得至少有千倍万倍,彻底的将苦竹围成了一个茧般模样,许半生的灵剑意,再也无法对苦竹本人产生任何的作用,只是不断击打在他体表的那层茧上。

    许半生不敢有半点犹豫,火剑意汹涌而出,熊熊的烈火比任何刀刃都要锋利,落在那层茧上。

    火灵像是获得充足的补充,借火剑意之威,温度再度提高数倍。

    那层密不透风的茧,在如此烈火之下,也发出噼啪声响,渐渐变得又薄又透,没过多久就将那由拂尘丝所化的茧烧得透明了起来。

    冰灵凝成无数兵刃,蛮横无比的刺穿了最后那点薄薄的茧,冲将进去,再度将苦竹的嘴冻住,打断了他这一次近乎已经完成的禁法真言。

    苦竹几欲疯狂,哇哇乱叫。(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