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1159章 是非功过流过

第1159章 是非功过流过2017-11-11 22:45:59Ctrl+D 收藏本站

    上得山去,昆仑掌教将许半生等五人请入了金顶之上的正殿之中,哪怕许半生不是占据了白衣剑神白亦之的肉身,仅凭小五圣如今在九州世界的名头,也当得昆仑剑派如此对待了。

    分宾主入座,昆仑掌教吩咐门下弟子奉上香茶,看着眼前明明是白亦之的容貌,昆仑掌教也是唏嘘不已。

    正殿之中,当然就不会是昆仑门下其他弟子能够进入的,而只有二十余名返虚相陪,其中就有五年前赶去救援,却因此身负重伤的那名剑仙。

    许半生等昆仑掌教将这二十余名返虚剑仙逐一介绍给他认识之后,站起身来,面对那名在长老之中排在第三位的剑仙深深一躬,道:“晚辈许半生,多谢前辈当日救援之恩。原本此恩晚辈应当行叩首大礼,但晚辈如今借用了白前辈的肉身,却是不方便以白前辈之身向任何人下跪,还望前辈多多谅解。”

    那名剑仙也是唏嘘不已,而且,即便是许半生要磕头致谢,他也绝不能同意。且不说许半生现在是白亦之的模样,这具肉身就是白亦之的,即便从那天的情况来说,他其实也没帮上许半生太多的忙,救命之恩更是无从谈起,能让许半生以仙庭以下第一人的身份称呼他一声前辈,这已经是相当大的荣光了。

    “小剑神毋须多礼,其实贫道我也没帮上什么忙,若非小剑神杀了神机子苦竹,这天下只怕生灵涂炭,说起来,该当是我等修仙者拜谢小剑神的恩典才是。”

    许半生客气一番,两人又自重新落座。

    此刻,昆仑掌教却站起身来,口中说道:“小剑神适才所言,皆是个人之间,当初本派前去支援,却还有另一桩原因。昆仑门下弟子听令。”昆仑掌教面色一凛,最后那句话,却是以真气说出,不止是正殿之中的返虚听得见,整个昆仑剑派上下,每一个弟子,包括杂役仆从,也全都听得明明白白。

    二十余名返虚尽皆站起,一同上前一步,紧随昆仑掌教身后。

    昆仑掌教一撩前襟,拜倒在许半生的面前,口中道:“本派老祖白亦之,死于神机子苦竹之手,小剑神尊驾不畏强敌,手刃苦竹老匹夫,为本派报得大仇,昆仑门下所有弟子,向小剑神叩首感恩!”

    说罢,他重重的一个响头磕在了许半生的面前,他身后那二十余名返虚尽皆如此,都是没有半点犹豫,也丝毫不顾及自己的身份,全都将额头重重的磕在了许半生面前的地上。

    与此几乎同时,整个昆仑剑派所有弟子,都已经朝着金顶的方向磕下了重重的一个响头,完全同步,即便只是以头抢地,却也声震山野,整个昆仑山脉都仿佛为之震动不已。

    这还没完,昆仑掌教又是连续两个响头,他身后的返虚,以及整个昆仑门下所有弟子杂役仆从,也都连续又磕了两个响头,直震得绵延千里的昆仑山脉地动山摇,鸟兽尽皆被吓得四处逃窜,好半晌,这声动山野的磕头之声,才终于平息了下去。

    许半生也是猝不及防,但受了昆仑掌教以及昆仑所有门人弟子第一个响头之后,他也便承受了之后的两个。他知道,这不是他所能阻止的了的,而且,昆仑上下是诚心诚意感念他替白亦之报仇雪恨,若是强加阻拦,反倒是让昆仑门下弟子心中念头难以通达。

    “掌教快快请起,这叫许某如何受得住?!”

    昆仑掌教缓缓站起身来,也不去拍打膝前的土灰,而是毕恭毕敬的说道:“这无关身份,无关修为高低,仅仅只是昆仑举派对于替我白亦之老祖报仇的敬意。”

    许半生不再客气,他能够感受到,来自于昆仑掌教身上的意气,也能感受到他们诚心感念的感激,更加能够感受到整个昆仑剑派如虹的气势。

    “刚才那三个头,不光是为了本派老祖所磕,也为九州世界天下苍生所磕。若非小剑神拼死挡敌,最终手刃神机子苦竹,只怕九州世界再延续不了多少年,便会为天外飞魔所占据。小剑神胸怀天下,乃是真正值得本派,以及天下所有人立长生牌位的。”

    许半生汗颜,道:“掌教此言,让半生如何承受的起。半生也没有那么胸怀天下,只是觉得飞升通道乃是天下人共有,绝不能使其落入任何一个门派的手中,更加不能落入神机子苦竹那种人的手中。此乃公器,绝不允许私用。半生没有掌教说的那么伟大。”

    “不管小剑神当初如何考虑,事实上,小剑神舍身取义的事迹,早已传遍天下,凡人未必知晓其中艰险,可我辈修仙之人,又岂能不知?神机子苦竹即便是偷袭在先,其实力也是已经超过了本派老祖,这些年他隐藏的好深。若非小剑神,现在天下格局早已大变,只怕所有人在神机子苦竹的眼中,都只是走狗而已。如此广布天下的厚恩,必然为人所铭记万万载。”

    许半生一贯从容,可面对这种局面,也还是略显有些局促,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接话了。

    了凡微微一笑,开口说道:“是非功过,皆由后人评述吧,我大哥他秉承良善行事,其结果自然也是最好的结果。掌教若再这般推崇,只怕大哥他心念所至,反倒又凭添了一分断念。如今大哥已经取得青色石门和紫金红葫芦,不日便可重启飞升通道,天上地下,一切秩序也行将恢复万年前的鼎盛景象。在大哥飞升之前,诸位切莫再让大哥他增加任何负担了。”

    昆仑掌教急忙点头,道:“这却是贫道没想到,还望小剑神恕罪。”

    许半生无语的摆摆手,道:“掌教客气了,贵派的心意,半生已经了解。对于贵派,半生也是一直心怀愧疚。若非白前辈当初多次提携,贵派也将百万年来的剑道领悟相赠,也绝无半生今日。所以,天下万物因果,皆是在一啄一饮之间,修仙者之大道沧桑,胸怀良善乃是本分。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能力越大,责任也便越大。半生相信,诸位若是遇到半生的境况,也会是同样的选择。所以,此事反倒不值一提了。”

    众人又是唏嘘感慨半晌,终于不再提及此事。

    许半生喝了口香茶,拱手道:“此番前来,除了要代表白前辈拜会一下贵派之外,半生还有些事情要说。”

    “小剑神但请直言无妨。”

    许半生点点头道:“一来,是想告诉诸位,当日虽有其他选择,但半生以为,若能以白前辈之肉身飞升仙庭,也算是替白前辈了了一桩心愿,即便白前辈已经亘古长眠,与天地同在与日月同辉了,但我想,他的肉身能够飞升仙庭,也是对白前辈的一种尊重。”

    昆仑掌教以及众返虚长老纷纷点头,齐声道:“小剑神心思缜密,本派老祖虽无缘永享仙福,但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许半生又道:“这其二,便是关乎于飞升通道。适才了凡说了,青色石门和紫金红葫芦都已经在我手中,而此二物,俱乃仙庭遗留之物,可谓仙宝。紫金红葫芦中,蕴藏飞升通道,而青色石门,则是打开飞升通道的大门。有此二物,飞升通道的重启,指日可待。半生知道,以往的飞升通道,乃是在昆仑金顶之上,而半生亦知,飞升通道的重启,还需有极为强大的地基,金顶之上的白玉,便是打造飞升通道之基之物……”

    听到这里,昆仑众长老以及昆仑掌教都是激动万分,他们当然希望飞升通道依旧留在昆仑剑派,这对昆仑剑派的气运有着极大的帮助。不过由于飞升通道重启的法门掌握在许半生的手中,他们倒是也不敢奢望,现在听到许半生的话,众人皆以为许半生要把飞升通道依旧留在昆仑剑派了。他们从前倒是也并不知晓飞升通道和金顶白玉之间的关系,现在知道了,自然更加认为普天之下除了昆仑金顶便再无适合重启飞升通道之处,愈发激动万分。

    许半生继续说:“诸位或许有所不知,当初初建飞升通道之时,这白玉便是仙庭的仙神遗留在昆仑金顶之物,而如今,除了昆仑金顶,在我太一派后山之中,也出现了大量的白玉。根据半生所了解,昆仑金顶之上的白玉,因为曾经有飞升通道在此湮灭,是以已经不再适合作为飞升通道之基。不过半生也不敢确定,所以,只是想要尝试一下,这飞升通道是否能在此建立。不知贵派可能允许半生在此试验一番?”

    众人一听,这似乎是不打算把飞升通道建在昆仑剑派啊,不过这倒是也能理解,谁还不想藉此照顾一下自己的门派。而且,昆仑发展到现在的规模,哪怕没有飞升通道加成,即便保不住天下第一门派,前十也绝不会是什么问题。

    但是,得失之间,免不了还是有些患得患失的失望情绪。

    “小剑神所言,如若飞升通道依旧可以建立在昆仑金顶,是否能够将其留下?”昆仑掌教也还是有些私心,试探着问到。

    许半生摇了摇头,道:“昆仑气运充足,不敢多说,十万年内是绝无任何门派能够撼动贵派的地位的。而我太一派,在我飞升之后只怕会一落千丈。半生也有些私心。不过,半生也可承诺,如果昆仑金顶上的白玉,依旧能够承载飞升通道,那么,待我飞升仙庭之后,定要开辟出第二条飞升通道,或许数千年,或许万年,绝不会让此地的白玉被空然浪费。”

    许半生一席话,顿时让昆仑剑派众长老以及昆仑掌教醒悟了过来,对呀,只要飞升通道得以重启,而昆仑金顶也适合建立飞升通道,即便许半生不这样做,他们飞升之后,难道还不能自己去炼制一条飞升通道建立在昆仑金顶么?

    这样一想,心中那点儿患得患失的情绪也荡然无存,昆仑掌教道:“有请小剑神移步正殿之外。”(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