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0001 少年与未婚妻

0001 少年与未婚妻2017-11-11 22:16:28Ctrl+D 收藏本站

    江东省吴东市。

    东山国际机场接机口。

    和以往一样,接机口永远都站着一群群翘首以盼的人们,手里或举着写有姓名的纸片,或空着手却将接机的盼望写满整张面庞。

    平板电脑上书写的姓名,似乎在彰显科技的力量。随着广播里的航班播报,原本安静的人群嘈切了起来,纷纷伸长了脖子向接机口内张望。

    挤在前边的人突然感觉到身后一片鸦雀无声,之前的少许推搡也顷刻消失,不由得奇怪的转过头去,他们瞬间便知道了让那些人噤声的原因。

    一个大约二十出头的女孩子走了过来,长腿****,包的虽然还算严实,可是短裙下方露出的两截白玉一般的小腿,却依旧散发着勾人眼球的光芒。

    上身只是一件简单的修身t恤,胸前蔚为壮观,随着女孩子的脚步微微颤动着,顿时让几乎所有男人的目光都聚焦其上,再也舍不得挪开了。

    女孩子皮肤白的有些不像话,俗话说一白遮三丑,何况她长的绝对可以用祸国殃民来形容。鲜红欲滴的双唇,虽然根据传统的审美观略显厚实了一些,但是时下正是流行这种性感的双唇。美国有个影星叫做安吉丽娜?朱莉,正是由于她那双厚实的双唇而被称之为性感女神。

    小巧的鼻尖微微翘着,鼻尖之上似乎微微有些湿润,显然是因为天气的缘故。七月底的吴东,正是这座国内三大火炉之一最为炎热的时节。

    来接机的人们几乎是下意识的让开了一条路,女孩子迈步走到了接机口,摘下脸上带有明显香奈儿logo的蛤蟆镜,微微踮了踮脚,那对水汪汪的桃花眼朝着接机口内望去,瞬间勾走了许多男人的魂魄。

    很明显,这个女孩子的眼神并非望向他们之中任何一人,但是却几乎每一个人都觉得她是在看着自己,定力差点儿的,心脏的跳动瞬间变得诡谲的有力起来。

    沉默只是暂时的,女人们先行反应了过来,一个个纷纷瞪向自己身边的男人,那些男人却浑然未觉的依旧痴痴望向那名少女,虽然他们都明白,这种女神般的姑娘,根本就不是他们能够驾驭的了的。

    但是接机者中也有年少多金且家世非凡之人,机场这种地方从来都不缺乏青年才俊。

    早有几名自问风度相貌以及家世都不逊于这个女孩子的青年男子,稍稍踌躇之后便走向了那名女孩子,彼此之间很快意识到各自的存在,眼神之中竟然有了几分护食的意味。

    “你也是来接人的吧?哪班飞机?”第一个走到女孩子身边的男子尽可能表现的自然的开口搭讪。

    女孩子转过头,嫣然一笑,眉梢眼角自带风情,确确实实就是一个尤物,风情万种,几乎让那名男子误会自己就要成为幸运儿了。

    只可惜女孩子笑过之后,却说了一句:“搭讪都这么不直接,老土。”

    也不知为何,男子瞬间感觉到自己就像是泄了气的气球。

    第二名男子见状,连忙单手插在了之前那名男子和这个女孩子之间,不着痕迹的将他的前辈轻轻挡开,自己则站在了女孩子的身后。

    “我叫张伟,可以认识一下么?这是我的名片。”男子从口袋里掏出一张薄薄的名片,通体金色,设计的很有特点。

    女孩子伸出手接过那张名片,扫了一眼,笑道:“青年才俊啊,只可惜依旧是个打工的。”

    张伟也铩羽而归。

    之前走来的几名男子之中,明显有两人已经悄然后退一步,他们决定放弃了。女孩子的话很明显了,打工的就算再如何身处高位,恐怕也不在她法眼之内。

    而另有一名男子,却面带微笑的走上前去,手里有意无意的把玩着一只都彭的打火机,若是眼力价足够,就能认得出来,这只打火机是都彭的限量版,而且通体用18k白金打造,价值至少也在两万美金以上。光是这一点,其实就足够显示出其财力,配合他的年纪,很明显,这是个富二代。

    “我叫……”

    只可惜,这名男子干脆只说出了两个字,连自己的名字都没来得及出口,那名女孩子就带着玩味的笑容看着他手里转动的都彭打火机,轻启樱唇道:“你是来接家里长辈的吧?就不怕他们一会儿看见你连这点儿时间都要勾搭姑娘,会对于你的继承权产生不好的影响?”

    男子呆住了,手里的打火机转动也不再自如,面有讪讪之色。

    不得不说,这个女孩子的判断极准,这个男子虽然出身豪门,可并不是家中最受关注的子弟,这次来机场接人,也是为了在自己的爷爷面前表现一下。女孩子的这句话似乎一眼就看出他在家族之中的地位,这让他颇有赧然,心里也就起了踌躇。

    女孩子扫了一眼其他几个跃跃欲试的男子,从身边的小包里取出一把车钥匙,晃了晃道:“诸位谁开的车比我的这辆好,再来搭讪吧。我是来接我的未婚夫的,在我和他之间的婚约没有结束之前,恐怕你们谁想得到我的联系方式都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众人都看得清楚,女孩子手里的车钥匙上的logo赫然是兰博基尼,这意味着她开的车至少也是四五百万的价格,单是这一点,几乎就足够将在场所有男士排除在外了。更何况她是来接她的未婚夫的,这等于是在宣布所有人的出局。

    不管这辆车是女孩子自己买的还是她未婚夫送给她的,几乎都意味着她的未婚夫也是巨富级别,不少人心里甚至开始涌现恶毒的想法——“也不知道她那个未婚夫今年都多大年纪了”,似乎一个年轻妖艳漂亮到不可方物的年轻女子,注定是那些超级富豪的金丝雀一般。

    依旧有许多眼神停留在女孩子的身上,只是这些眼神开始变得复杂起来,再不是最初那般赤|裸裸的*,其间夹杂着好奇,嫉妒,以及阴暗心理造成的不屑。

    女孩子并不介意这些,她只是安静的转过头去,望向接机口的方向。这种眼神,对她毫无影响,而之前她艳光四射的表现,在将兰博基尼的车钥匙放回包中之后,竟然沉静了下去。再没有最初的那种妖娆感觉,相反,却是如同寒冰一般的冷静。

    身材依旧性感,但却产生了一种宛如冰山雪莲的纯净,这两种原本该是两个极端的气质,竟然完美的统一在了这名女孩子的身上。

    随着接机口开始出现乘客的身影,众人也将目光从女孩子身上挪开,除了在出站的乘客之中寻找自己接机的对象之外,他们也很好奇这个女孩子的未婚夫究竟是个什么样子的人物。

    只是这班飞机几乎所有的乘客都已经走出了接机口寻找到来接自己的人,女孩子的未婚夫却依旧还没出现。

    大部分人只能和自己的亲友一道离开,但也有几个人假意和自己的亲友寒暄,踯躅着脚步,为的就是揭晓谜底的那一刻。

    终于,一道身影从机场出口通道出现,留下来的人纷纷将目光聚焦了过去,大家都知道,这几乎必然是那个女孩子的未婚夫了。

    一瞬间,所有人的期待都仿佛凝固住了,因为他们看见的,竟然是一个身体瘦弱,面有苍白之色,看上去就显得极为虚弱的少年。

    少年大约十*岁,穿着一条粗布的长裤,上身也只是一件绝不超过二十元一件的白色老头衫,因为清洗多遍的缘故,原本洁白的棉布甚至有些微微泛黄了,肩膀上还能明显的看到几处因为陈旧而产生的细微破损。

    少年的脚步略微有些虚浮,脸色苍白,就像是刚刚被打击的体无完肤一般。只是他的一双眸子却是亮得很,这多多少少让这名长相清秀的少年略微有了几分神采。若非这晶亮的眸子,众人甚至要以为这名少年是个痨病鬼或者干脆是个瘾君子。

    这就是那个美艳无双的女孩子的未婚夫?似乎这少年都不满二十岁吧?而且,他脚上穿的,竟然是一双黑色的布鞋,洗了太多遍,黑色的鞋面都有些泛白了,鞋帮子磨损的厉害,露出许多的毛边。加上他背上的小包,那真的是个包袱吧?这年头还有人出门是打包袱而不是拎箱子的?

    等到少年走到接机口处时,众人已经不是在怀疑他是否那名美艳女子的未婚夫了,而是怀疑他究竟是否现代人。

    可是,就算是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那名少年,少年也并没有半点乡下人进城的局促感,他旁若无人,他安静的就像是一块橡皮擦,双眼只是看着前方三四米处的地面,甚至都不去关心这个世界究竟是个什么模样。

    女孩子嫣然一笑,走上前去,挡在少年面前,伸出了洁白如藕段的手,道:“你就是许半生吧?我叫夏妙然,是你的未婚妻。”

    少年微微有些错愕,停下了脚步,抬起头,看着这名漂亮的不像话,声音也很好听,自称是自己未婚妻的女孩子。

    不久,他笑了,伸出手抓住了夏妙然的纤手,轻声道:“我是许半生,谢谢你来接我。”一笑化冰雪,之前觉得这个少年仿佛并非现代人的人们,此刻却都愕然发现,这名少年虽然纤瘦羸弱,但是那苍白的面庞,却似乎……很好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