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0002 寒酸

0002 寒酸2017-11-11 22:16:30Ctrl+D 收藏本站

    这名叫做许半生的少年,出场之前就已经是所有人心中的焦点,而当他竟然以一种几乎可以说是离经叛道的方式出现在众人的眼前,包括夏妙然在内的所有人,都吃了一惊。只不过,夏妙然掩饰的要好一些,而其他人则根本不加掩饰。

    除了夏妙然之外,其他人都觉得许半生也不知道是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会有一个如同夏妙然这样的未婚妻。漂亮倒也罢了,家世显然也好的很。能让自己二十岁左右的女儿开着兰博基尼招摇过市,这家世已经不能用一个好字来形容了。

    但是很快,这些人又对自己打心里产生的这种感觉出现了动摇,许半生表现的太过于平静了,平静的不像是一个从山沟沟里走出来的贫穷少年能够表现出来的姿态。在多数人看来,许半生应当表现出一种诚惶诚恐的姿态,才符合他现在被天上掉下的馅饼砸中的好运气。可是,显然许半生并没有丝毫诚惶诚恐,甚至,连一丝惊讶都没有表现出来。

    这种平静,唯有在一个人认为眼下发生的一切都理所当然才能够出现,难道许半生是个具有特殊癖好的富二代?他穿成这样仅仅只是他的某种趣味使然?

    对于许半生的表现,夏妙然其实也很惊讶。

    她知道许半生一出生就被一个道士接走了,十八年来不曾和家人相聚片刻,也知道许半生这十八年一直在山里生活。是以最初对于其打扮的小小惊讶过后,她又觉得理所当然。可许半生的超然气度,却又让夏妙然对他产生了一种好奇感,就算许半生很清楚许家的一切,他一个在山里生活了十八年的少年,接受的教育显然贫瘠至极,却又为何能如此淡定从容?

    其实,若非夏妙然早就见过许半生的相片,她也不敢确定眼前这个穿的像是从刚解放的时候穿越而来的少年,就是她那个指腹为婚的许半生。

    原本打算见到许半生之后立刻说的话,夏妙然决定稍稍等会儿再说。

    而许半生,在和夏妙然简单的握了个手之后,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说道:“我们应该没有见过?”

    夏妙然微微一愣,不明白许半生所指,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许半生再度一笑,道:“刚才你说你是我的未婚妻?”

    夏妙然明白了,许半生显然并不知道许夏两家的婚约,在任何一个思维正常逻辑没问题的人类看来,突然冒出一个大美女说她和自己是未婚夫妻的关系,总归是让人摸不着头脑的。

    她也露齿一笑,道:“是你父亲和我父亲安排的,那个时候你还在你母亲的肚子里。”

    本以为许半生应该会有所表示,可是夏妙然再度对许半生的行为感到惊讶。

    他在听完夏妙然的解释之后,竟然只是微微点了点头,说了一声:“哦,原来是这样。”然后便紧了紧肩膀上的包袱,径直朝着大门走去。

    脚步略显虚浮,似乎在说明他的身体真的很不好,夏妙然看着许半生的背影,若有所思。

    这个少年,跟这个社会看似格格不入,可是却又表现出一种浑然未将这个世界放在眼里的姿态。不是自恃身份的凌驾于上,也不是被这个世界隔绝在外的陌生,而仅仅只是一种事不关己的默然,就仿佛整个世界究竟是什么模样,与他秋毫无犯,混不相关一般。

    看着许半生略显虚浮的脚步,夏妙然眯了眯好看的桃花眼,决定再观察观察,不着急挑明一切。

    身后,其余人小声议论,很显然,今天在机场发生的一切,将会成为他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会很长时间。

    夏妙然将许半生带到了自己那辆果绿色的兰博基尼huracan面前,手里的钥匙轻轻一按,兰博基尼发出一声好听的鸣叫,前后车灯都随之一亮,驾驶室的车门自动开启。

    “你学过开车么?”对于自己的这个问题,夏妙然其实早已知道答案。

    许半生的表现也果然没有出乎夏妙然的所料,他缓缓摇了摇头,道:“不会开。这是兰博基尼?速度是不是很快?”

    能够认出这是兰博基尼,已经超出夏妙然的预料了,一个从出生就呆在山里从未下过山的少年,敢独自一人乘坐飞机飞到吴东就算是相当的难能可贵,对于这些复杂的车标,似乎他不知道的话才算是正常。

    “百公里加速三点二秒,最高时速三百二十五公里。不过大白天的可不能开那么快,顶多开到两百左右吧。”

    许半生终于露出他和夏妙然见面之后第一个赧然的表情,道:“这对我而言速度太快了,我想我最好是走路。”

    夏妙然的表情很愕然,她实在没想到许半生会说出这样的一句话。

    一见面就能看得出来许半生的身体并不好,这十八年来,那个道士似乎也只是让许半生活了下来,并没有给他一个健康的身体,但是,夏妙然怎么也想不到许半生的身体竟然会连车速都吃不消。

    看到夏妙然愕然的表情,许半生也有些不好意思,又道:“或许我们先走一走,你容我缓缓,然后我们再乘车。”

    夏妙然无奈,心道也只能如此,走回去是不可能的。东山机场距离市区足足有四十多公里,虽然许家的宅子本就在距离市区十多公里的半郊,但是距离此地也有三十公里上下。

    于是便点了点头,夏妙然关上了车门,道:“要不我们去里边找个地方坐一会吧。”

    许半生摇了摇头,道:“我还是走一走的好。”迈步前行,他走路的姿势很有特点,几乎每一步的距离都是均等的,就像是用尺子精确的丈量过一样。看似不快,但是每次迈步所花费的时间也一样,一开始夏妙然还可以轻松的跟上,十分钟之后,感觉到略微有些疲累的夏妙然,就感觉到有些吃力了。

    大概是感觉到夏妙然的吃力,许半生放缓了脚步,扭头看了看夏妙然,带着歉意的解释:“下山之前,我以为汽车也好,飞机也罢,只不过是速度快一些的交通工具,和山里的牛车驴车没有本质的分别。可是下山之后我才知道自己错了,送我去机场的车,一路上走的都是高速公路,我勉强算是应付了过去。上了飞机之后,气压陡升陡降,完全无法适应。刚才飞机降落的时候,我把在飞机上吃的食物全部吐了出来,搞得空中小姐都很狼狈。现在胃里还不是太舒服,我想,我需要一些时间来适应你们生活的各种高速。”

    许半生的解释让夏妙然哑然失笑,这真是一个让人无所适从的答案。

    作为一个在都市里长大的少女,夏妙然从出生开始,就一直乘坐各种高速的交通工具,第一次坐飞机,是在她不到两岁的时候。想起来,小时候也的确有些无法适应飞机在起降过程中的气流,之后适应了也就不觉得有什么。许半生大概是十八年来第一次乘坐飞机,加上他看上去就本来身体不好,一时间适应不了,似乎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只是,无论如何,这也实在都是一个很奇葩的答案。

    夏妙然苦笑着摇头,心道自己今天真是自找麻烦了。许半生的父母都在外地,也是今天才赶回吴东,原本是许半生下了飞机之后,在机场稍等个一个小时,就可以和他的父母相见,然后一起回到许家。夏妙然得知之后,自作主张的开着车来机场接机,打发走了原本在机场等候安顿许家大少爷许半生的某助理,却不曾想遇到这么个状况。

    “你这样走来走去能够缓的过来么?要不要找个地方坐下来休息一会儿?”走动了十多分钟,夏妙然也发现了许半生并不像第一眼看见时那么虚弱,当时他的苍白脸色和脚步的虚浮,更多都是因为临下飞机时呕吐的缘故吧。现在的许半生看上去依旧有些孱弱,可是脸色却好了许多。

    “生命在于运动,我这十八年若不是一直这样走动,怕是活不到现在。”许半生笑了笑,又道:“不如你就在这里等等我,我走一会儿恢复了就来这里找你。”

    夏妙然的确也有些累了,她平时倒是也很注意锻炼,但是像是许半生这种步频,几乎不亚于小跑了,还是让夏妙然感觉到有些吃力。尤其是这大夏天的,气温高达三十七八度,夏妙然感觉到自己后心都已经被汗水濡湿……

    正点着头,夏妙然却突然发现,许半生的脸上竟然没有半点出汗的迹象,他的衣服,似乎也干的有些令人吃惊,他难道一点儿都不感觉到热么?

    站在原地,看着许半生又恢复到最初的速度,夏妙然觉得自己这个小未婚夫着实的叫人有些看不明白。他身上,有太多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地方,但是,这些格格不入之处,却又不会令人觉得突兀,就仿佛这一切都是顺其自然的事情一般。

    他穿着寒酸,却明显不为此有哪怕半点自卑。

    他长的其实很好看,只是太瘦弱了,病怏怏的模样。但是,他说话,行为,却自然而然的让人不会去违抗他,身上有一种令人难以捉摸的气势。

    他行为异常,却并不叫人意外,他的异常似乎之于他,都是极正常的事情。

    这个小未婚夫,似乎……夏妙然不及所想,一团黑影直朝着她高速袭来,夏妙然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一轻,腾空而起,在空中悠然转了半个圈,然后平稳落地,而她的身旁,一根路灯杆子倒了下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