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0011 纨绔子弟

0011 纨绔子弟2017-11-11 22:16:41Ctrl+D 收藏本站

    一根烟抽完之后,许如轩看着这个自己都有些捉摸不透的儿子,叹了口气道:“你既然一心想要退婚,我不拦着你,我和你母亲此生心愿只是你平安幸福。不过,你夏叔虽然跟我是多年好友,可退婚这种事,着实有伤两家颜面。我会和你夏叔先沟通,等到他气消了你再上门去。”

    许半生很坚持的摇摇头,道:“这件事还是我自己来解决的好,道法自如,没有什么事情是完全无法解决的。我所修的道法最讲究一个念头通达,若这件事不由我亲自解决,恐怕会对我的道心有所妨碍。”

    夫妻俩对视半晌,许如轩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跟许半生交流了,秦楠楠紧皱着眉头,无比关切的说道:“半生呐,你从回来就一直在说什么大道又是什么瞒天改命的,我和你父亲不是不相信,但是……”

    许半生笑了笑,道:“但又无法全信,是么?”

    秦楠楠和许如轩再度对视一眼,两人分别点了点头。

    “其实这无关紧要,夏家的态度更加无关紧要,他们横是不能为此和许家决裂。而且,我相信夏家也不会希望他们的女儿嫁给一个不求上进只求享乐的纨绔子弟吧?”

    许如轩一愣,急道:“纨绔子弟?”

    许半生点了点头,道:“许夏两家联姻,之于夏家,他们将在其家族生意走下坡路的阶段获得一个强援。而之于许家,其实并没有太多的好处。联姻终究是要互惠互利的,是以这个好处便是落在我的身上。在许家子弟之中,我无论从任何方面都处于下风,但若有夏家这样的强援就不一样了。夏妙然是独女,至少她家这一脉的生意以后只能由她继承,这就平白将我的起点拉高,使得我有了从基础上抗衡家族之中其他子弟的实力。”

    许如轩和秦楠楠面面相觑,他们想不到许半生竟然分析的如此丝丝入扣。

    其实这个分析并不困难,许家也好,夏家也罢,大家都是心知肚明。可是许半生刚刚走进许家大门不过几个小时而已,他来到吴东,获悉自己有个未婚妻,也不过短短几个小时而已,他在对夏家和许家都不甚了解的情况下,能够做出这样的分析,就只能说这是一种审时度势的天赋了。

    “你调查过夏家?”许如轩自己问出这样的话,其实都不太相信,毕竟许半生仅仅只是刚刚知道有夏家这样的存在,若不是夏妙然去接机,他甚至都不可能知道自己二十年前还未出生就已经被指腹为婚了。

    却没想到,许半生竟然点了点头:“我见到夏妙然之后,顺便帮她起了一卦。”很显然,许半生这说的并不是夏妙然遭遇正劫的那一卦,“只是我没想到,这一卦里透露出来的东西远超我的想象。”许半生把自己和夏妙然见面之后,看出她将有一劫的事情,然后说道:“按理说,像是她这样的大富大贵之家,都是有祖荫庇佑的,或有偏劫,却绝无可能遭遇这样不允许避开的正劫。就好像许中谦,他也有劫,可却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劫难。夏妙然则不同,此劫必须应劫,若劫成,她的命就没了。像是这样的生死正劫,通常而言若是平安度过,必然会有大福荫回报,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可夏妙然也只是运气稍好点儿,买个彩票大概能中上几万块而已。”

    “你算出什么了?”许如轩已经隐约猜到许半生想说什么了。

    “原本夏家的福荫至少可以庇佑夏妙然这一代继续蒸蒸日上,可他们家的气数突然变了,大约是从四年前开始,就已经终止了上升的势头,三年前开始停滞不前,十八个月前开始走下坡路。”

    许半生一边说着,许如轩立刻在心里大致的排算着时间。越算就越是心惊,的确,夏家的生意一直都很好,扩张的势头也比较明显。但是四年前家里开始出现一些内耗,导致有几个一定要争取的机会不得不被错过,三年前更是进军高科技产业失败,而他们家的支柱产业房地产,因为国家政策也彻底陷入到停滞的阶段。

    “十八个月前?”许如轩努力的想着,猛然间,他想到了,一年半之前,润州市市委书记落马,牵涉到夏家从他手里拿到的几块地,幸而有惊无险,最终平安度过,但也因此导致夏家的资产小幅缩水,从那之后,夏家就一直都在走下坡路。

    许如轩震惊了,他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妻子,秦楠楠显然也想到了这一切,眼中透露出来的同样是震惊之色。

    许半生还在慢悠悠的说着:“夏家的情况并不稀奇,很多这样的家族,发展到一定的阶段都会遭遇到这样的事情。大多数从此一蹶不振,那都是因为他们并不知道究竟是哪里出现了问题。”

    “你是说风水?”许如轩并不相信玄学,但他知道许半生必然是要这么说。

    许半生点了点头:“不能笼统的说是风水,但是夏家的气数本不该绝,而且真要是气数尽了就不是这样一个相对较长的过程了。应该是有人在蓄意针对他们家,在某些方面动了手脚。这才导致了夏家的下坡路。现在那人已经几乎完全得手,用不了多长时间,夏家就该江河日下,甚至会连累和他们家有直接关系的家族。”

    许如轩大惊,秦楠楠更是直接颤声问道:“你退婚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如果你和妙然那丫头订了婚,是不是会影响到我们家?”

    许半生微微颔首,道:“针对夏家的人手段很高明,任何与夏家结亲之人,都会受到牵累。牵涉到许家是一方面,我个人会受到极大的影响。”

    许如轩和秦楠楠面面相觑,他们万万没想到,许半生退婚的真正原因在这里。

    两人对视半晌,竟然同时感觉有些口干舌燥,不约而同的拿起水杯,咕咚咚灌了一大口茶。

    “半生,若真如你所言,夏家究竟会怎样?”许如轩问。

    “兵败如山,一贫如洗,甚至会有牢狱之灾。”

    许如轩只觉得脑子里嗡的一声,他闭上了眼睛。

    他很清楚,许半生所说的并非虚言,夏家真的是有可能遭致免顶之灾的。上次润州的事情只是一个前奏,任何一个政治人物,都不是单一的个体,而在共和国,生意人若想跟政治完全撇清关系,也是不可能的。夏家从最初,就跟政治人物息息相关。一直都有传言,润州市委书记只是一个马前卒,上边真正的目标,是那个市委书记背后的那个人。而夏家,也一直都被视为那个人的亲近乃至嫡系,若是那个人倒了,摆在夏家面前的,真的有可能是灭顶之灾。

    其实这一年半以来,夏家也在寻求其他政治派系的帮助,只可惜成效甚微。

    若许半生所言不虚,能导致夏家这样的庞然大物陡然间分崩离析的,也唯有政治因素了,那么那个人……

    在这样的时刻,许家若是跟夏家联姻,毫无疑问,许家的身上也会被打上某种烙印,即便是已经故去的许老太爷和夏家背后的那个人从前并非一条阵线。

    许如轩不由得为夏文瑞的命运担忧起来,夏家若出了事,别人或许还能逃过一劫,可夏文瑞,必然是要首当其冲的。

    “我和你夏叔叔知交多年,半生,既然是有人动手脚,你能不能把那个人找出来?若是能找到那个人,是不是夏家就能避免这场祸事?”

    许半生摇了摇头,许如轩的一颗心顿时沉到了谷底,难道夏家真的气数已尽?

    可是许半生又微微点了点头,似乎还有转圜之机,他说:“这个人是找不出来的,若是师父在,或许他能做到。我的功力还达不到那个境地。不过夏家的事,应该还有机会。这种事情,多数都是出在祖坟之上,若能对症下药,保个平安应该还是可以做到的。”

    “孩子,你一定要帮帮你夏叔叔。我和他相交多年,近些年因为各自家族的生意,虽然来往日少,可有些情分是不会变的。而且我们在这样的时刻提出退婚,若是他家再出了事,我们老许家岂不是要被人在背后戳脊梁骨?”

    “是呀,半生,你夏叔叔人很好,妙然这孩子也是我们看着长大的,在这种时刻退婚,好像……你如果有办法,一定要帮帮他们。”秦楠楠担心许半生觉得与他无关,就不想多问。

    许半生笑了笑,道:“婚是一定要退的,无论如何,这件事不能把许家牵涉其中。否则一旦他们家成为我的外戚,气血相关,我就算是想帮他们也无能为力了。至于夏家,我会尽力,只是,首先要他们相信我才行。你们知道……”许半生的笑容,变成了几分苦笑。

    “我去跟老夏说,我相信,这么多年的交情,他对我还是有几分信任的。”许如轩二话不说,当即就要打电话。

    许半生阻止住了他父亲,道:“不急,夏家的气数,还能维持几个月的时间。半年之内,那人应该还动不了夏家根本。而且,我们现在要做的,第一件事必须是退婚。二十年前这个因不解开,我能用力的地方就少了许多。我必须和他们家完全没有了关系才行。三天之后,我会自己去夏家退婚。我先得成为一个纨绔子弟才行。”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