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0012 第一声爸妈

0012 第一声爸妈2017-11-11 22:16:42Ctrl+D 收藏本站

    其实做不做纨绔子弟,许如轩倒是无所谓的。

    许家偌大的家业,就算是许如轩连家主这个位置也一并失去,让许半生纨绔一世,他还是可以轻易做到的。

    只是许如轩不明白,许半生为何执意要做一个纨绔子弟。

    “既然是事出有因,你想退婚也不必装成一个纨绔子弟的样子,你先去夏家解除了婚约,我会跟老夏解释。”许如轩道。

    许半生道:“可我就是想做个纨绔子弟啊,许家的兄弟姐妹都那么出色,这么大的一个许家,不会连我这样一个纨绔子弟都养不起吧?”

    许如轩和秦楠楠彻底愣住了。

    “我知道,你们希望我可以奋进努力,然后压过家里其他房的兄弟姐妹,成为许家下一代的掌控者。但是,你们有没有想过?这样的人,这一生活着是很累的。我能活下来已经很不易,我可不想这一世活的那么累。我活着的每一天,都是师父从天道里给我偷来的,他偷的那么辛苦,我若再活的辛苦,岂不是辜负了他老人家的心意?”

    许如轩和秦楠楠再度面面相觑,他们发现,自己活了五十年,却每每被一个十八岁的少年说的哑口无言。

    不管是和夏家的联姻也好,还是许半生可以藉此获得一大助力也罢,乃至一定要让许半生成为许家最瞩目最举足轻重的那个人,这都不过是他们夫妻俩一厢情愿的想法。在他们看来,唯有如此才能让许半生幸福开心,却忽略了这些可能根本就不是许半生想要的。

    几乎就只是在一瞬间,许如轩和秦楠楠似乎都彻底的放下了包袱,他们之前一直在苦心孤诣的要扶着许半生上路,可现在,却发现许半生不但可以自己走路,而且可以走的远比他们都更加轻松。既然如此,那么又何必非得逼着他走一条并不快乐的路呢?

    许如轩和秦楠楠本就对许半生充满了愧疚,为人父为人母,却从未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给予过他任何的帮助,是以才会一意孤行的想要把一切最好的东西都给他。而现在,他们也终于可以放下了,只要儿子真正的开心,又何必非要成为其他人眼里最杰出的那个人?

    “他开心了,那么不就得了?”许如轩和秦楠楠,几乎是同时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而后,夫妻俩相视而笑,许如轩抓起了妻子的手,紧紧的握在掌心之间。

    “好吧,既然我许如轩的儿子想要做个纨绔子弟,那么,我就让你做一个纨绔子弟。我儿子就算只做一个纨绔子弟,也一定会是最出色的那个纨绔!儿子,你放心的纨绔去吧,咱们许家养得起你!”

    许半生从容的笑着,站起身来,冲着许如轩和秦楠楠微微弯了弯腰:“那么,爸,妈,我上去休息了。你们也早些睡,晚安。”

    说罢,许半生缓缓朝着楼梯上走去,步伐依旧没有特点的很有特点,每一步都像是精确丈量过的一般,步距完全相等。

    许如轩还沉浸在自己刚才的那句话里,他感慨道:“真是想不到,许家第一个不务正业的孩子,竟然会是我许如轩的儿子。哈哈哈,老头子肯定会惊掉大牙吧?不过这孩子也是,明明都是为了许家着想,却还要编出那么一大套说辞,搞得家里人都把他当小怪物看。老夏啊老夏,也该你受受我儿子的气,过几天半生去你家要退婚,你一定会气的连胡子都歪了吧?哈哈哈,想想都过瘾。不过,你得好好的感谢我,要不是我儿子,你老夏家就完了!老婆,你说是不是?是不是要让老夏给咱们磕几个响头才行?”

    “嗯?老婆,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哭什么呢?儿子这么有能耐……”

    秦楠楠呆呆的看着许半生背影消失在楼梯上,早已是满脸泪痕,许如轩说的话,她一句都没有听进去,整个人就宛如泥胎木塑的一般。

    “老婆你怎么了?”许如轩使劲儿晃了晃秦楠楠的肩头。

    秦楠楠啜泣着对许如轩说:“老许,你听见没有?儿子刚才叫我妈了!”

    “废话,他是你儿子当然……啊!我听见了,对对对,他叫你妈了,他刚才也叫我爸了!他叫我爸了!哈哈哈哈哈!”许如轩这时候才意识到,许半生在上楼之前,喊了他一声爸,还喊了秦楠楠一声妈。许半生回来已经半天了,直到现在,才终于喊出了口。

    许如轩顿时欣喜若狂,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真正的感觉到,自己的儿子回来了,他终于有儿子了!

    夫妻俩在客厅里大呼小叫的,一个手舞足蹈乐不可支,另一个泪流满面浑身颤抖,而走上了别墅三楼的某位少年,却是一脸的无奈之色。

    许半生摇着头,叹了口气:“唉,也都是五十岁的人了,还这么不沉稳。以后我天天都要给你们请安呢,难道你们就这样一直疯下去?”

    而其实,他心里比谁都明白,楼下那俩状若疯魔的夫妻,究竟是因为什么才会这样。

    许半生的心里,也有一道暖流缓缓淌过,他的脸颊两侧,竟然也些微的有些发热。

    这,大概就是亲情的感觉吧,血,果然是浓于水的。

    ************************

    和在山里的时候一样,许半生依旧是太阳刚刚冒尖,就已经起了床。

    先在院子里打了趟拳,活动了一下筋骨,等到许如轩和秦楠楠夫妻俩起来的时候,许半生已经出了一身透汗。

    本还以为儿子没起的夫妻俩,陡然看见许半生从后门走了进来,头发湿漉漉的,夫妻俩都愣住了。

    “在山里习惯了早起,虽然下山了,每日的功课也不能丢下太多,刚才去院子里打了一趟拳。”许半生轻声的解释着,接过下人递来温热的毛巾,擦了把脸,然后仔细的擦拭着双手的每一根手指头,走到餐桌边,喝起了热乎乎的豆浆。

    “你身体不好,以后还是多睡睡。”秦楠楠走到许半生身后,给他拿来两只煎蛋,“多吃点儿,你看你的身体,太虚弱了。”

    许半生笑着接过装有煎蛋的盘子,道:“我吃的一向挺多,不过平时吃的都比较清淡,不喜欢太油腻的东西。我身体瘦弱是因为我的命,怎么吃也没用。”

    听到这个,许如轩和秦楠楠不禁就有些黯然,虽然知道许半生在全家人面前说的话,只是借口,但关于瞒天偷命的事,十有九之是真的。一想到许半生也不知道能活多久,夫妻俩的情绪就低落了下去。

    看在眼里,许半生又笑着说道:“你们也不用太担心,命是偷来的,身体其实并不差。这十八年,我都没生过病,哪怕感冒发烧都没有过。而且,你们别看我瘦,三五条大汉都进不了我的身,我有功夫在身的。”

    许如轩和秦楠楠被许半生逗笑了,他们只当许半生这是在宽慰他们,并未往心里去,而实际上,许半生这话说的还是谦虚的,在不动武器的情况下,寻常人,十个八个恐怕都不是许半生的对手。

    “半生,既然你下山之后就不用再回去了,那么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许如轩吃着早饭,问到。

    许半生道:“我年纪还小,还是先去找个大学读读书吧。在山里师父教我识了字之后就一直都是我自学,幸好有网络,我才对这个世界并不陌生。但那都是很表面的了解,想要真正和这个社会融入到一起,我还是应该多和同龄人打交道。上大学好像是要参加高考的,要不你们安排我进一家高中,一年时间,我想应该够我拿到一个可以上大学的分数了。”

    许如轩哈哈大笑:“哈哈哈,我许如轩的儿子,想上大学还不容易?我一会儿就给吴东大学的校长打个电话,别人需要高考,我们许家不需要。你想读什么专业?只要你说出来我就能办到。”

    许半生倒也不矫情,便道:“专业倒是无所谓,不过为了进了学校之后不显得太特殊,还是纯文科的专业吧。数理我虽然也有些研究,但是好像和现代数术并不相同。文科应该差不多,历史之类的都可以。”

    许如轩道:“那就历史专业吧,我一会儿就给老方打电话。”

    秦楠楠又给许半生拿了些水果,似乎生怕他吃的不够,道:“你说三天之后再去夏家退婚,那这几天你做什么?我也好久没放假了,不如我带你到处转转?现在离开学也还早,等退了婚,我带你全国各地走一走怎么样?”

    许半生摇摇头:“不用了,你们忙你们的吧,我自己熟悉一下这个世界就好。而且,师父也有些事情交待给我,这几天我要先办好了。办完师父交待的事情,我就去夏家。”

    秦楠楠想了想,觉得或许是自己操之过急了,虽然许半生昨晚已经喊出了爸妈,可跟他们毕竟还很陌生,一下子搞得那么亲近,他可能接受不了。而且,既然是那位道长的交待,于情于理,许半生都必须先办好。

    “那好,我把司机留给你,你就坐我的车,我的车比你爸的舒服。你想去哪儿,你直接跟司机说就好了,这个司机跟了我十多年,任何事情都可以交给他去办。”

    “不用了,我来的时候看到小区门口不远就有地铁,我还真不习惯总有个人跟着我。”

    见许半生坚持,许如轩和秦楠楠也只好作罢,只是给了他一个手机,又给了张卡,一些现金,千叮咛万嘱咐的让他打车,若是打车不方便就给家里来电话,会有人开车去接他,这才让许半生出门。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