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0013 黄衣女子

0013 黄衣女子2017-11-11 22:16:43Ctrl+D 收藏本站

    研究了半天地图之后,许半生才弄清楚了地铁的方向和如何换乘,这才上了地铁,朝着目的地而去。

    许半生下车的站点是个上下客较少的站点,此刻又并非上下班的高峰期,整个一节车厢,就许半生一人下了车。

    站在站台之上,辨认了一下方向,许半生站在手扶电梯上缓缓向上。

    地铁车头处,一名穿着鹅黄色t恤的女孩子,也在这一站下了车,从另一个通道口上了电梯。

    身后突然冷风袭来,另一个方向的列车呼啸进站,广播里也开始播报进站的讯息,许半生心中微微一动,不由得偏头朝着下方看去。

    许半生搭乘的列车已经驶离,而另一个方向的列车车门刚刚打开,一道人影就从列车里冲了出来,列车之中传出一声尖叫声,随即一个大约二十七八岁的女子花容失色的从列车里跑了出来,口中大叫“抢劫啊,有人抢东西”,跌跌撞撞的追向前一个冲出列车的身影。

    女子穿着高跟鞋,以她的速度别说追上抢劫者了,跑了没两步就扭着了脚,口中"jiao chuan"吁吁的大声呼叫。但是这偌大的地铁站里,根本就没几个人,那个抢劫者也正是知道这里人少方便他逃跑,才敢在这里下手的。

    抢劫者冲上了手扶电梯,极快的朝上跑来,看到电梯上唯有许半生一人,顿时恶狠狠的瞪着他,而许半生则是冷静的看了一眼上方那个从另一个通道已经上去了的黄衣女子,嘴角扬起一丝浅浅的微笑。

    抿了抿嘴,许半生看着朝着自己急冲而来的抢劫者,说了一句:“如果我是你,就把这个包还给那名女士。你面色灰黑,鼻尖出油,这是有血光和牢狱之灾的面相。还了包,你至少可以免去血光之灾。”

    抢劫者哪里会理会许半生的话,一边奔跑一边从怀里竟然掏出一把匕首,然后恶狠狠的瞪着许半生:“你他妈赶紧给老子让开!”

    许半生见此人不相信自己的话,微微耸肩,还真是给他让开了半边的路,任由那名抢劫者从自己身边倏的一声冲了上去。

    而下方的女子几乎就要绝望了,她扭了脚跌跌撞撞的冲向电梯,口中带着哭腔大喊:“抓住他,我包里有公款……”看她的样子,钱似乎还不少,真要掉了,恐怕会很麻烦。

    随即,那名女子就看到许半生对她摇了摇头,脸上露出微笑,平和安详,就仿佛在告诉她钱不会丢一样。也不知道为什么,那名女子心里的焦急之情竟然一下子就减少了许多。

    地铁里倒是也有人听到女子呼救被抢之后跑了出来,只是相隔太远,追到电梯口就已经费时颇多,还没踏上电梯那名抢劫者都已经到达上一层了。

    只要抢劫者越过检票口,基本上就不太可能有人能够拦得住他了。

    身穿鹅黄色t恤的女子,此刻也正好走到检票口,那名抢劫者直奔着她的方向而去。早一步高高跨起,身手还真是颇为矫捷,眼看就要以一个百米跨栏的姿势越过检票口。可是,那名黄衣女子正好半转过身来,平平的将右手推了出去。速度并不快,但刚好在那名抢劫犯眼看就要越过检票口的一瞬间,在他的腰间轻轻的推了一把。

    抢劫者身在半空,顿时失去了平衡,脚背绊在检票口的机器上,脑袋冲下的一头栽了下去,急切之间用拿包的左手撑向地面。只听得咔嚓一声,抢劫者的臂骨应声而折,手臂也没能阻止他的头部撞在大理石地板上。顿时间头破血流,惨不忍睹。

    勉强站起身来,抢劫者回头想要看清楚那名“不小心”碰了他一下的黄衣女子长的什么模样,可是眼前一片模糊,大脑昏沉的连路都走不稳了。

    身体一晃,那只已经断了的手臂在也无法抓稳手里的小包,小包被甩向空中,包里的纸币顿时从包口处掉了出来,在空中纷纷扬扬的散开,就像是洒下一场钱雨一般。

    黄衣女子此刻也已经刷卡过了检票口,恰好走到那个抢劫者身边,看上去似乎是很无意的脚尖一捅,踢在那名抢劫者的脊椎上。抢劫者就像是被电了一般,身体猛然一个抽搐,然后紧紧团起,仿佛被扔下油锅瞬间炸熟了的虾米。

    许半生的嘴角露出微笑,将手里的乘车币扔进检票机器,走过去之后,看着躺在地上的抢劫者,似乎很无奈的说了一句:“我都说了你今日有血光之灾,你不信,接下来就是牢狱之灾了。”

    那人眼前一黑,但他此刻已经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只能努力的转过身,坚持想要看清楚那名“不小心”把他给放倒了的黄衣女子长的什么模样。

    身后那名被抢的女子在好心乘客的搀扶下也来到了这里,而车站里的乘务人员也闻声急忙赶来,几乎是一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之中早就有人拿着对讲机开始呼叫保安和附近执勤的民警了。

    许半生负手站在一旁看着黄衣女子和其他几个人帮着那名被抢的女子把地上散落的钱币归拢起来,被抢的女子已经是泣不成声,可却也不知道该向什么人道谢,只是口中不断的说着谢谢。

    很快保安便带着警察来到,地上的抢劫犯已经无需确认,倒是要担心他会否流血过多意外身亡。

    喊了救护车之后,警察问了一下情况,然后,众人都围住了那名黄衣女子,而许半生,则是事不关己的悄悄离开了。

    事情到了这一步,这就是个很简单的案件,罪犯伏诛,失主没有分毫的损失,她跟着警察回警局录个口供,这事儿就算是结了。抢劫毫无疑问,那名抢劫者将要面对的,是至少三年左右的牢狱之灾,也不知道他接下来的三年时间之中,会否想起许半生的话来。

    原本黄衣女子也是应该跟去警局录口供的,但是她坚持说自己只是在惊慌之下不小心推到了正好跳在半空中的罪犯,甚至连前因后果都不太明白,并且她还有事,并不方便去警局录口供。见罪犯伏诛基本上就是个巧合,警察也就没有坚持,带着抢劫犯和失主回了警局,而那名黄衣女子却在四下寻找许半生的踪迹。

    她没有忘记,许半生说过一句话,那句话换成旁人可能不会在意,只觉得许半生就是在吐槽,可黄衣女子却并不这么认为。

    可是许半生早就离开了,黄衣女子又怎么可能找得到他,无奈,只得从出站口离开,朝着自己居住的地方走去。

    走进小区之后,黄衣女子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不是许半生还能是谁?

    许半生正在问一个大妈小区里的楼号分布,大妈也正在热情的给他指着路。陡然感觉到身后有两道凌厉的目光,许半生转过头看了一眼,嘴角又扬起一丝微笑,竟然冲着黄衣女子轻轻的点了点头。

    黄衣女子大步朝着许半生走去,那个大妈也给许半生指完了路,转身正好看见黄衣女子,似乎认识她,便道:“这个姑娘就住在22栋,你跟着她准没错。”

    许半生点头道谢:“谢谢阿姨。”

    黄衣女子走上前去,问道:“你要去22栋?”

    许半生笑着说:“还真巧,你竟然也住在这里。”

    “你不是我们小区的人吧?”黄衣女子走过许半生身边,略微领先他半个身体,偏头说道。

    许半生说:“嗯,来找个朋友。”

    见大妈已经离开了,黄衣女子便问:“刚才你为什么不帮忙?”

    许半生道:“那人穷凶极恶的,又拿着刀,我哪敢帮什么忙啊。再说了,他直奔你而去,根本就是自投罗网,也用不着我帮忙。”

    黄衣女子眉头皱了起来,一双好看的大眼睛也微微虚了起来,道:“一个凡夫俗子,还不会被你放在眼里吧。”

    许半生不置可否,似乎没听出女孩子的不满,道:“他命里无财,注定是牢狱之相,我无需多事。”

    “那你之后为什么都没帮着捡钱,还偷偷溜走了?”

    “这种事你们女人做就可以了。”许半生的话充满了大男子主义,就像是古代的男人一样,不过这也不怪他,都是他那个师父教育的,对许半生来说,女人本就该是男人的附庸,他可没有什么女士优先的西方男人观念。

    黄衣女子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单论给人的惊艳程度绝不亚于夏妙然,不过她和夏妙然是完全不同的两个类型。夏妙然惹火,而黄衣女子虽然身材也很好,胸脯同样高耸,但整个人却给人一种冰清玉洁只可远观的感受。犹如一块羊脂美玉,华美但却稍显冰凉,叫人很难产生真切的亲近之意,一双妙目之中没有丝毫的杂质,干净的叫人心悸。

    按理说,像是这样外表出众的女孩子,应该是尤其对于大男子主义深恶痛绝的,就算是不发飙,肯定也会对许半生前后的表现嗤之以鼻。可是她在听到许半生这句明显带有些许蔑意的“你们女人”之后,却并没有表现出厌恶之意,只是静静的看了许半生一眼,并没有反驳什么。

    依旧骄傲,只是这种骄傲是遗世独立,而并非对大男子主义的不屑一顾。

    “这里就是22栋了,你朋友住几单元?”

    “哦,她住三单元。”

    黄衣女子一愣,随即道:“我也住三单元,你跟我来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