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0014 贴身丫鬟

0014 贴身丫鬟2017-11-11 22:16:44Ctrl+D 收藏本站

    许半生依旧面带微笑,似乎并不感到意外,稍稍落后黄衣女子两步,跟了上去。

    黄衣女子直朝着楼上走去,而许半生就默不作声的一直跟在她的身后。

    这房子是六层的高度,六楼是个跃层的房型,虽然到了六楼之后还有楼梯通往上方,但是六楼就只有两家住户了。

    见许半生竟然跟着自己到了六楼,黄衣女子不由得略有几分狐疑,但她对于自己的身手极有自信,虽然也猜测到许半生应该是有些功夫的人,可却并不担心许半生会对自己不利。

    在自家门口停下了脚步,黄衣女子看着许半生,想看看他到底是否和对门的人认识。

    可是许半生却停在了她的身后,笑着说了一句:“开门吧,李小语。”

    李小语大惊,自然形成保护的向后略撤了半步,双手也微微有个向上提起的动作。

    许半生只要稍有不敬,李小语是绝对不介意抽出腰间的软剑将其诛杀当场的。

    “你是谁?”

    在问出这句话的同时,李小语似乎也已经有了些憬悟。

    许半生看得出李小语的戒备,也知道她一动手就是雷霆一击,但是他依旧平静的微笑着,说道:“作为我接下来四年的贴身保镖,我想你应该不能对我动手吧。”

    “你就是许半生?”李小语其实已经知道了许半生的身份。

    “是我。”

    李小语不再多问,拿出钥匙打开了房门,侧开身体把许半生让了进去,然后自己才进到屋中。

    进屋之后,许半生打量了一下这套房子,进门是一个玄关,旁边有个衣帽柜。

    客厅和饭厅连在一起,右手边是饭厅和一个敞开式的厨房,左手边是客厅。前方有两间房间,都关着房门。

    在门口玄关的衣帽柜旁,有一道旋转型的楼梯通往楼上。

    屋里的摆设很简单,不过用料却极其考究。这里虽然地处市区的边缘地带,但是房价也多在两万一个平方以上。这套房子上下两层估计总面积超过一百八十平方,总价总在四百万附近。可是,这房价却还不如屋里的装修和摆设值钱,倒没有什么值钱的古董,只是这房里光是地板,怕是就不止四百万这个价了。

    李小语的门派一定很有钱,竟然用花梨木做的地板,屋里硬装修除了地板只要牵涉到木制的部分,就全都是金丝楠木的。这放在古代并不稀奇,可是现代人,那就……

    “比我住的地方好多了。”许半生点评了一句,在沙发上坐下,就仿佛来到了自己家里一样自然,眼睛看向桌上的凉水杯。

    李小语这么骄傲的女子,竟然没有对许半生的行为表现出任何反感,反倒走到茶几旁,给许半生倒了一杯水。

    许半生接过杯子,喝了一口,这才从腰间取下一块似金似木油光可鉴甚至有些糯软半透感觉的牌子。

    将那块牌子放在茶几上,李小语恭恭敬敬的双手捧起,只扫了一眼,就知道,这的确是太一派的掌门真人信物,执有此牌者,就意味着他就是太一派的掌教真人了。

    那牌子上,正面雕着一个古朴的“一”字,周围被三朵祥云环绕,取得是一气化三清的意思。

    背面则雕刻着几个也不知是什么字体的汉字,极其古拙,李小语双眼看去,竟然感觉到那几个字里隐约透出几分安神宁静的意味,就连她心里浅浅的一丝郁结,也似乎因此而烟消云散。

    牌子拿在手里,沉甸甸的,可李小语依旧看不出这牌子是什么材质。亦金亦石,却又有几分木头的暖意,奇怪的很。

    将牌子还给许半生,李小语点头道:“我会给你做四年的贴身保镖,期满之后你我再无干系,我们移花宫欠你们太一派的恩情也一笔勾销。”

    许半生将掌门信物放回到腰间,点头道:“你对我的情况知道多少?”

    李小语摇了摇头,道:“一年前师父命我下山历练,让我在此等候一个叫许半生的人,给你做四年的贴身保镖。师父并未告诉我你太多的事情,只是说我们移花宫欠你们太一派的情,太一派掌教林浅真人曾救过我师祖一命,现在让我来还给你。”

    许半生这才知道,原来自己的师父叫做林浅,十八年间,他那个师父甚至连姓名道号都没有告诉他,平日里许半生只是以师父相称。

    “你今年多大?”许半生又问。

    “十八。”

    许半生点了点头,又道:“我刚下山两日,对这个世界了解太少,想要进大学读书。你也跟我一起进大学可好?”

    李小语的师父在她下山之前,就已经对她说的明白,除了男女之事以及牵涉生死,许半生可以对她提出任何要求,她都必须照办,言语之间,甚至有若是许半生要与她合卺,李小语也最好照办的意思。而即便是说牵涉生死之事不必听从,那也只是说许半生让她自杀,若是许半生有危险,李小语哪怕是赔上性命也是必须挡在他的身前的。现在许半生不过让她陪读,李小语自然没有任何意见。

    “我都听从你的安排,你现在就是我的主人,我不过是你的一个丫鬟而已,你不用对我使用这种商量的口吻。”

    许半生微笑着又喝了口水,道:“那好,那我就让人安排了。虽说男尊女卑,你又是来报恩的,但世间凡事尽皆啄饮相关,现在又是提倡男女平等的社会,我与你商量,是希望在常人眼中我们的关系是正常的。你应当明白,这个世界早已不是大少爷连起居都要丫鬟伺候的年代了。”

    李小语的眼中闪过几分茫然,她从小所受的教育其实和许半生一样,即便已经下山一年了,那种男尊女卑的观念依旧深入到她的骨子里。移花宫是个没有男人的门派,男人对于李小语来说,无异于洪水猛兽,这两种心理状态看似稍有矛盾,但在李小语的观念之中就是这样一种状况。她既按照传统的规矩认为女人就该对男人逆来顺受,却又把男人当成洪水猛兽以不屑的姿态去藐视他们。

    现在许半生突然说丫鬟伺候少爷是一种不正常的关系,似乎预示着以后并不需要她这个贴身保镖去伺候他的生活起居,这就让李小语有些看不透了。

    许半生也不知是否能够看懂李小语的茫然,自顾自的继续说道:“昨天跟我父亲商量了一下,他打算安排我进吴东大学读历史专业。你也应当是自小修习道藏的,对古代历史应当也有所了解。不过近现代史可能跟我一样有所欠缺,这段时间你可以适当的注意在这方面补点儿课。总不至于进了学校之后连那些凡夫俗子的考试都应付不了。”

    李小语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后她看许半生似乎没什么要跟她交待的了,退后了一步,突然间抽出了自己腰间的软剑。

    寒光一闪,软剑离开李小语柔软的腰肢之后,立刻弹成了一条直线,甚至于剑身都并没有像普通的软剑那样剑身乱颤。这剑缠在腰中就和腰带没什么区别,可是一旦灌注内力,便会变得刚直无比,绝不会输给任何一把名剑。

    许半生多少还是吃了一惊的,这李小语不声不响的突然抽出了软剑,许半生也不知道她要做什么。不过李小语并没有下一步的动作,许半生的注意力也就很快被那把软剑吸引了过去。

    赞叹了一声“好剑”,许半生知道,这把剑绝对是吹毛立断削铁如泥的宝剑,一定是加入了现代合金技术工艺,使得从材质上,这把宝剑已经胜过古代名剑许多,恐怕就算是比起古代的名剑鱼肠莫邪,也未必就逊色到哪里。

    李小语抖了抖手中软件,一泓秋水一般的寒光闪耀,她的手腕一翻,剑尖挑了个剑花,许半生甚至可以感觉到以剑身为圆点,其周围至少半米多的范围之内,都是寒意阵阵,这把软剑似乎能够产生物理降温的效果。

    “寒铁?”许半生愣了愣,问道。

    李小语点了点头,道:“是师父早年间无意中得到的一小块寒铁,直到前几年才将其鞣入到其他金属之中,然后便给我打造了这柄软剑。”说话间,李小语又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把比普通匕首略小的匕首,递给许半生,“这里边也掺了寒铁,你拿着吧。四年以后记得还给我。”

    许半生并不客气,接过那把匕首,放在手掌之间欣赏把玩。

    普通的匕首多在二十二厘米以上的长度,而这把匕首却只有十五厘米长短,基本上是一名成年女子手掌的长度。许半生拿在手里,刚好可以用手掌将其完全遮住,手指略微长出这把匕首一节指节。匕首用招本就旨在出奇制胜,这把匕首又比寻常匕首略短,藏于手掌之中倒是个攻其不备的好武器。尤其是这把匕首又掺了寒铁打造,锋利和坚硬程度都有保障,许半生估计,寻常人用这把匕首可以轻易削断一根一公分以内直径的钢条。而换做是他,催动内力,一寸左右直径的钢条,他也应该可以削断了。

    和软剑不同,匕首的表面并不是光可鉴人的,反倒是刻意的做成了亚光色,迎向光源也不会反射光线,的确就是一件偷袭的好宝物。这也符合匕首的特性,许半生心道,这把匕首若是落在一名高级刺客手中,还不知道要饮多少血。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