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0016 搬出去住

0016 搬出去住2017-11-11 22:16:47Ctrl+D 收藏本站

    许半生要搬出去住,许家上下一致反对。

    十八年来,许半生根本就没进过许家的门。出生后他在医院呆了几天就被林浅带走,根本就没来得及等到出院回家。现在回来才住了一天就说要搬出去自己住,首先许如轩那关就过不了。

    许半生以沉默坚持,无论许老爷子和许如轩怎么说,他只是以微笑面对。

    李小语看在眼里,十分不解,纵然这里都是许半生的至亲,可是以许半生太一派掌教真人的身份,哪里轮得到他们这些世俗之人干涉许半生的事情?她却不知道,若不是许半生一回来就抛出要搬出去住这枚重磅炸弹,跟随在许半生身边的她,就将成为众人的焦点。

    即便是如此,许家关注李小语的人依旧不少。

    许半生决定和夏家取消婚约,这是已经得到老爷子赞同的举措,除非许半生自己改变主意否则必然会成为现实。这也意味着许半生的竞争力大减,可他毕竟是长房唯一的子嗣,威胁依旧存在。现在许半生说要搬出去住,许如脊一房,自然是举双手赞同的。

    许半生愈是坚持,许如脊一房就愈是放心,他们的注意力也就得以被放在其他的方面,比如李小语。

    早晨的时候,许老爷子还问起许半生,结果下人告诉老爷子,说大少爷一大清早就出门了,说是要出去转转。对于许半生竟然没来给许老爷子请安这事儿,许老爷子总归是有些不满的。

    下午许半生回来了,倒是一进门就先去给老爷子请安,也解释了说怕老爷子年岁大了比较嗜睡,他早晨走的太早就没过来请安,老爷子却并未因此而感到任何的舒心。

    许半生的旁边站着一个人,一个女孩子,一个漂亮的许家上下都不得不承认这个女孩子比夏妙然也在伯仲之间的女孩子。

    这个女孩子当然就是李小语。

    关于李小语的身份,许半生并没多解释,而许家上下也很快从李小语对许半生寸步不离并且言听计从的表现,看出这个漂亮女孩子,应该就类似于许半生的贴身丫鬟的角色。在这样的年代,许半生突然很古套的带回来一个贴身丫鬟,这已经足够让所有人吃惊了,尤其是一个漂亮的足以让那些电影明星自惭形秽的女孩儿。

    李小语对许半生是毕恭毕敬,不管许半生怎么对待她,她都是一副逆来顺受的模样。可是对其他人,就都是一副冷冰冰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姿态。

    以许如脊和许如项阅人无数的老辣眼神,他们能看得出李小语身上那股对于身边一切都保持警惕的姿态,似乎除了许半生本人之外,其他人都是需要她进行防范的。这种姿态无形中成为一个巨大的隔阂,再加上李小语修炼的功夫本也属于至阴的门类,她身上自然而然的就散发出一股冰冷的气息。

    许中谦心里纳闷,这许半生刚回来,就退了夏妙然的婚。以夏妙然的天人之姿,加上她的家世背景,绝对应该是众星捧月一般的存在。许半生若没见过她也就罢了,偏偏见了之后还决意退婚,只能说许半生对于夏妙然的美色根本不为所动。而李小语,算是让许中谦内心的迷惑减退了少许。若是必须在李小语和夏妙然之间二选一,许半生做出李小语的选择也就情有可原了。

    当然如果可以二美左拥右抱是最好的,可即便这个李小语同意,夏妙然身后的夏家也绝不会允许自己的女儿和别人共事一夫。

    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想,许中谦故意走到李小语的身边,风度翩翩的伸出手,道:“我叫许中谦,是半生的堂哥。你好。”

    连续两天,许中谦都被人拒绝了握手,许半生好歹还还了个稽首,李小语则干脆是选择了无视。

    是真正的无视,目中无人的高傲。李小语根本就没把许中谦放在眼里,哪怕他是许半生的堂哥,而且长相俊朗,谈吐不俗。

    此刻的许中谦就像是一个搭讪不成功的叼丝,他心目中的女神对他不屑一顾,丝毫都没拿他当回事。在他面前,李小语就像是一座高高在上的冰山,而他,则是仰之弥高山脚下的一个攀山小童。更让许中谦窝火的,是许半生明明看在眼里,却没有半点反应。以李小语对许半生所表现出的顺从,只要许半生说句话,许中谦至少可以不用那么尴尬。

    “呵呵,看到了李姑娘,我才明白为何半生坚持要和妙然解除婚约了。”

    到底只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素来是天之骄子,本就心高气傲,身边的人对他都如众星拱月,少不了总有些心浮气躁。连番受气,许中谦忍不住还是挤兑了一句。一来是想让许半生感到尴尬,若是许老爷子等人误会他取消婚约是为了李小语这个不知来历背景不明的女孩子,必然会引起长辈们的不满。二来则是想告诉李小语,许半生是有婚约的人,也让她产生嫉妒之心。

    许半生闻言,却只是转过头看了他一眼,甚至连出言反驳都没有,这让许中谦感觉到自己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好不难受。而李小语更是连眼神都没望向他,依旧低臻首,垂双目,看着许半生,这世界虽大,也唯有许半生能让她稍加眷顾。

    许老爷子皱了皱眉,也不知是对许中谦的絮语不满,还是心中所想和许中谦暗合,许如脊却不能不做出表现。

    “中谦,不许胡说,你给我出去!”

    许中谦也知道父亲是为他好,于是点点头,对许老爷子说:“爷爷,我先出去了。”

    许老爷子此刻也问到:“你搬出去住便是要和这位小姑娘同住?”

    许半生让所有人极其意外的平静点头,竟然没有否认,说道:“这是师父安排的,这几年我身边也的确需要一个人。”

    许如轩大为担心,刚想替许半生解释两句,许老爷子却是一摆手,道:“你不用说,我还不至于老糊涂认为半生退婚是为了她。半生呐,看来你师父远比我们这些你的亲人更为重要咯?”

    许半生微笑着摇了摇头,说:“师父对我是再造之恩,我一身所学都是拜他所赐。但是我时刻都不曾忘记我姓许,是这个大家庭的一份子。原本再过一月,我也要进大学读书,这里距离学校太远,每日赶路对我而言太过疲累了。现在不搬出去,一月之后终究还是要搬去学校附近。小语那边离学校只有十几分钟车程,方便一些。我平日里修习的功课,也多有古怪之处,小语同为修道之人,我们可以互相增补。留在家里的确是多有不便。”

    “半生你胡说什么,这么大的庭院你还有不便,那还有哪里是你方便的?”许如项看不下去了,出言呵斥。

    在许半生回来之前,许如项对于自己这个侄子,是充满了期望的。他膝下一子一女,儿子比许半生略大,而女儿还小,今年不过就读初二。他女儿倒是个要强的性格,可是他的儿子却是个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的个性。眼看着还有一年就要大学毕业了,他对经商上似乎没有任何的才能,幸好也不是什么顽劣的纨绔,为人怯懦的很。指望他撑起许家部分天,是半点可能都没有的。

    许如项和大哥的感情一向很好,也知道大哥大嫂当年担心受怕,现在终于可以赢得许半生回家了,他和许如轩一样,都把希望寄托在许半生身上,期待着他成为许家的顶梁柱。

    许半生自己放弃了最好的机会,这已经让许如项大为不满了,现在竟然还说要搬出去住,而找的借口在他看来也是荒谬至极,许如项就再也憋不住心头的火了。

    秦楠楠怕许半生年轻气盛,跟他三叔顶起来,赶忙上前打圆场,道:“是呀,半生,这家里这么大,平时我和你爸在家里的时间也不多,那幢别墅几乎就是你一个人在住。就算你修道的行为再如何古怪,一层楼还不够你用的么?我们叮嘱下人不要上去就是了。”

    “妈,这不是地方大小问题,而是适合与否的问题。我们许家的宅子都是极好的,想必当初也是经过堪舆大师的指点,宅院之间自成龙蛇之相,附近的风水方位也极好。这里用来给许家增福是极好的,任何人住在这里都会因此受益旺运。可龙息系天,这反倒对我会有所影响。修道之时必然会牵引天机,我必须呆在一个能够隔绝天机的地方。小语那里是她师门安排的,想来是早已对此有所预料,目前来说是最适合的所在。”

    见许半生又将昨天那套拿了出来,众人也是一时无言。

    秦楠楠又道:“你要是对房子的格局不满,你说出来,我交待人来重新装修,两周之内总归是可以完成的。你身体不大好,你们两个孩子单独住在外边,我不放心。”

    许半生摇了摇头,心道这哪里是装修的事情,光是成套的黄花梨木板材,你上哪儿找去?李小语那套房子,看似简单,实际上处处都是学问,尤其是楼上,那是按照八卦方位,古传诸葛孔明所创的八阵图,再加入了八门金锁布置而成。阵法牵引和气息的发动,都不是一日之功,李小语的师父命其早一年下山历练,更多的也是为了用这一年的时间润养这个阵法,直至不久之前方才大成。秦楠楠却又哪里懂得这些。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