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0017 实力

0017 实力2017-11-11 22:16:48Ctrl+D 收藏本站

    许半生正考虑着该怎么解释,道家的那一套,说了他们也都不明白,原本觉得很简单的事情,现在看起来,许家人的反应有些大。

    李小语突然开了口,屋内众人皆是一愣。

    从进门开始,李小语就一直束手跟在许半生的身边,一言不发。搞得许家人都快要忽略她的存在了。

    现在李小语却突然开了口,她说:“诸位可是担心许半生在外独住的安全?若是如此,有我在,你们不必担心了。”

    她也知道空口无凭,不可能让许家的人就这么相信她,便绕过许半生的身体,站在他前方,伸手掂量了一下那张实木打造虽然比不得她那里全都是黄花梨和金丝楠的木头,却也是大叶紫檀的板材的茶几。

    轻轻松松的一用力,那张足有数十公斤重的茶几,竟然就被李小语单手给拎了起来。

    茶几上的各式茶具摆设落了一地,而李小语则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之中,轻轻松松的将那张茶几抛向了天空。

    除了许半生之外,没有人看到她是从哪里抽出的一柄软剑,只见空中寒光频闪,那张茶几就在空中变换着方向。等到落地之时,已经变成零碎的七八块木料了。

    李小语的动作太快,许半生倒是看清楚她出了五剑,可其他人根本只看到空中寒光乱闪。对于跌落一地的木料,以及李小语这绝对堪称暴力的说明,众人皆是缄默不语。

    如果仅仅只是安全问题,李小语一个人,恐怕抵得上一小队职业保镖了。

    “小语,把剑收起来。”许半生难得的皱了皱眉,他似乎对李小语这种暴力直接的方式略有不满。

    李小语施施然收起了软剑,这一次,大家伙儿都看清楚了,她那把剑是系在腰间的,穿进了一条布制的腰带之中。

    “这就是武功?”许老爷子的声音都略显颤抖了,跟李小语刚才的行为比较,那些散打冠军,那些职业高手,就仿佛小孩子一样,李小语的行为根本就是电影里那些武林高手才具备的。那张茶几是许家的,断然不可能被做过手脚。

    李小语没回答,但却说了一句:“许半生的实力应该比我更强几分。”

    许家的人再度目瞪口呆,许半生的实力还要更强?就凭他那瘦瘦弱弱仿佛痨病鬼似的身板儿?

    但是转念一想也不奇怪,如果内功这种东西真的存在的话,瘦弱一点儿其实真不叫事。李小语一个看上去文文静静的女孩子都有这样的实力,许半生跟着那个老道十八年,真有一身功夫也不稀奇。

    许半生无奈,只得点了点头,道:“我应该是可以完胜小语的。”

    许家人无语了,而许半生的话究竟是真是假其实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李小语已经让他们大开眼界。

    许老爷子略显颓然,看许半生和李小语的样子,他们是一定要搬出去住的。

    闭上眼想了会儿,许老爷子道:“多回来吧。”后边的话他没说,但是许家之人都明白,这个世界上,真的是还有许多事情是他们这个层次也还接触不到的。许半生和他师父装神弄鬼这事儿且不说,这神奇的武功却是每个人都看在眼里,这已经足够颠覆他们的三观了。

    许半生冲着许老爷子鞠了个躬,道:“多谢爷爷。”

    许老爷子摆了摆手,道:“都出去吧,一会儿都过来吃饭。半生,你自己在外头要多加注意。”

    许如轩和秦楠楠掩饰不住眼中的震惊,拉着许半生和李小语离开了老爷子这幢别墅。

    回到自己的屋中之后,秦楠楠立刻拉着许半生的手,上下的摸着,眼中毫不掩饰的是根本就不相信自己的儿子会是个武林高手。

    或许是因为知道许如轩和秦楠楠是许半生的父母,李小语在他们面前倒是没有表现的像在其他许家人面前的冰冷。

    “阿姨,许半生是太一派的掌教真人,太一派在我华夏大地,于武功和术数两方面,都是执牛耳者,您就不必怀疑许半生的实力了。”

    秦楠楠看着李小语,依旧难以置信的问道:“半生,真的是这样么?”

    许半生苦笑着摸了摸鼻子,道:“我说过,寻常几个人是近不了我的身的。”

    许如轩和秦楠楠的三观已经完全被颠覆了,若不是还有李小语在场,他们恐怕会让许半生现在就给他们练练看看。

    “武功高也不说明什么,你们两个人一起生活,这衣食起居谁来照顾?”许如轩思忖良久,说了一句。

    许半生坐在沙发上,微笑着说:“在山上,师父经常下山云游。小些的时候,师父有个姘头会上山来照顾我。十二岁之后基本就是我自己照顾衣食起居了。小语是我的贴身之人,这些她也都会照顾好我的。”

    许如轩和秦楠楠脸都黑了,许半生毫无滞碍的说出“姘头”二字,再一度崩坏了他师父在其父母心中的形象。

    李小语却浑不在意,在她看来,林浅真人这样的高人游戏人间是正常的,而且林浅真人的寿命恐怕已经过了百岁,其生理各方面恐怕都不输给二十来岁的小伙子,他这样的人也不可能只对着一个女人生活。他们这些门派有他们的规则,世间的道德是约束不了他们的。

    又看了李小语两眼,秦楠楠还是拉过许半生,附在他耳边小声的问道:“儿子,你和小语姑娘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是不是你师父让你和她在一起所以你才……”

    许半生尴尬的咳嗽了两声,扭脸看看李小语,很显然,秦楠楠声音压得虽低,可李小语是什么耳力,必然是一字不漏的被她听了去。李小语脸上些微的红晕就是证明。

    “妈,你别胡说。我和小语今天也是第一次才见,她只是来完成一个约定,在我身边保护我四年,使我可以心无旁骛的为自己寻找改命之法。退婚的理由昨日都跟你们说过了,你们怎么连我都不相信?”

    秦楠楠也是面有赧然之色,她也是商界打滚多年,察言观色自然不在话下。李小语脸上的红晕落在她的眼里,她便也知道自己的话还是被李小语听见了。

    “小语姑娘,你别在意。我只是不清楚我儿子和你之间的实质关系罢了。你看,我们昨天才见过半生,今天他就说要到你那里去住。要不你陪着他在家里住几日好不好?至少让我们和他多处处。”秦楠楠理所当然的认为搬出去是李小语的主意,李小语这个女孩子,一看就是那种眼高于顶骄傲非凡的,秦楠楠觉得应该是她不习惯住到别人家里,自然也是开口求她。

    李小语并不太懂人情世故,秦楠楠真实的想法她并不知道,她只是秉承本心的说道:“我一切都由许半生做主,他说怎样就怎样。”

    许如轩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然后许半生想了想,便也道:“正好那边也需要添置一些东西,我们就先在家里再住两天,等和夏家解除完婚约再搬。小语,你一会儿把地址和钥匙交给我母亲,让她派人去看看需要添置一些什么。妈,您也别安排的太复杂,简单一些,够用就好了。我不习惯住的地方东西太多太乱。”

    秦楠楠答应下来,又道:“我让小彤收拾一下客房。小语姑娘,你有什么要求只管提,把这里当家一样。要不要我带你去看看客房?”

    李小语摇了摇头,自然的说道:“我和许半生睡一间房。”

    一句话,夫妻俩对于许半生和李小语之间关系的好奇心,愈发重了。

    看两小的样子,应该是真的没有什么私情的,但是也难说。都是适当的年纪,一个俊朗谦逊,一个美丽大方,相互吸引也是正常的。而且两人之后要朝夕相对,日久生情怕是避免不了的。只是,这么快就……真的好么?

    许半生一看就知道夫妻俩琢磨的是什么,赶忙摆摆手,道:“这几日不必了,你住客房就好,就在我的隔壁,真有事,那墙壁举掌也就破了。我也正想说这事,以后住到你那里去,你屋里还要摆张床。你依旧睡你的大床,我睡小床便好。”

    许半生发了话,李小语就不再多说,缓缓站起身来,随着秦楠楠一起去看客房了。

    两个女人刚走,许如轩就抓着许半生低声问:“半生,这个小语姑娘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和妙然退了婚,我看这个小语姑娘是不错的,而且和你又是同道中人……”

    许半生瘪瘪嘴,打断了父亲的话,道:“爸,小语听得见的。这屋里任何动静,都逃不过她的耳朵。”

    许如轩张大了嘴,“啊?”不免有些担忧的看看楼梯。

    “小语所属的门派,欠下师父一个很大的恩情,师父曾经救过她们派中的一个人。师父认为我这几年需要身边有个人,就要求小语的门派把她派到了我的身边,给我做贴身保镖。”

    “贴身保镖?那不是跟古代的贴身丫鬟差不多?”

    许半生点了点头,道:“也可以这么说,的确是差不多的。这四年里,我起居行动,都会跟小语在一起。但我们这四年就是主仆而已,你和妈不要乱猜了。小语练的功法最讲究守身如玉,以后你们见面的日子也还多,千万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

    许如轩感觉在儿子面前,自己反倒像是变成了一个孩子。

    “我只是觉得你和妙然那个丫头之间有些可惜……”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