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0019 山野村夫

0019 山野村夫2017-11-11 22:16:51Ctrl+D 收藏本站

    “夏叔叔,您好。我是许半生。”

    许半生同样彬彬有礼的冲着夏文瑞鞠了个半躬,若非他身边还站着一个李小语,夏文瑞绝对会将其视为自己女婿的最佳人选。

    夏文瑞站起身来,本想伸手跟许半生握握,却想起昨晚电话里许如轩说到过许半生这孩子习惯比较特殊,不太愿意跟人握手。这也是夏文瑞觉得许半生是个山野村夫的原因。

    “坐吧。”夏文瑞指了指沙发,许半生也不客气,施施然坐下。

    坐下之后,他冲着夏妙然微微一笑,点了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

    夏妙然还沉浸于自己的小心思之中,见许半生对着自己微笑,她也忙回以微笑。

    带着满腹的狐疑,王茜去给许半生和李小语倒了茶水。让夏文瑞和夏妙然感到愈发奇怪的是,李小语在许半生坐下之后,就侧立于他的身边,许半生好似也没有介绍她的意思。

    两边谁也不开口,夏文瑞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原本许半生今天是来拜访未来的岳丈岳母的,理当带些礼物,然后夏文瑞客气几句,这局面也就打开了。可是许半生空手而来,还带着个女孩儿,让夏文瑞完全摸不清他是来做什么的,也没了寒暄的余地,一时间彼此沉默着。

    许半生也不着急,倒是饶有兴致的打量着整间屋子的布局,王茜端来茶水,他也只是微微一笑颔首表示,连声谢谢都没说。

    这里唯一知道许半生在做什么的,只有李小语。

    刚才在进门之前,许半生其实就已经围着整幢房子转了一圈了,整幢房子的风水布局,以及周围的大环境,现在都已经尽在许半生掌握之中。

    屋外的风水没什么问题,而且许半生看得出来,夏家在这方面是下了点儿功夫的。

    夏家的房子在闹市区,前边是个小区,这个院子就唯有他们一家而已。院子虽然是在小区的后方,紧靠着古城墙,却刚好坐落在小区一角,微微突出去的一块位置。旁边另开了个门,倒是将这处院子和小区彻底隔开,进出也并不从一个门。

    从院子正门向外看去,隐约可见古淮河缓缓淌过,再远些是隐隐的青山,天气晴朗的时节,是可以看见一些青山苍翠的。

    这里本不是什么大格局,只是依托后方明代城墙,正门旁边古城墙上的青苔都触手可及,多少也沾染了古代帝王的王气。而且明代吴东的古城墙有个传说,相传是沈万三捐资所建,而沈万三本是巨贾,他出资出力建造的城墙,其间自然蕴藏有利贾的气息,这房子依托城墙,倒是可以缓慢吸收王气和利贾之气,这对夏家是极好的。

    而远方的古淮河和翠翠青山,也有舒目张力之功,只是个二品的风水,却不功不过,周正的很。

    但是就在青山和古淮河之间,有一幢高楼将其拦断,若是虚眼远远望去,那高楼倒像是一把巨刃,生生将原本循环不息的山水二气隔绝开来,致使二气无法交汇,山是山,水是水,破坏了格局。

    这应当只是无意之举,而夏家在建造这处院落的时候,显然有懂行之人指点,知道那幢高楼斩断山水二气,并且形似巨刃会给夏家带来煞气。是以夏家这处院中一进大门,就有一座两米多高的影壁,寻常人家是绝不会将影壁建的如此之高的。

    影壁正面一无文字,打磨的光洁如镜,常人也只是以为住家懒的雕饰文字而已,实际上这影壁存在的唯一作用,就是挡住那幢高楼带来的煞气。正面无字的镜面,恰好可以将煞气反射回去。

    绕过影壁,是一个园景般的池子,中有假山一座,高约三米。池中活水流淌,假山上布满青苔,甚至还种植了一些小型盆景草木,看起来这座假山就仿佛是一座缩小版的青山一般。

    站在其他角度当然看不出来,可若是站在大门之下,背部倚住了门,只要身高不超过两米的人,基本上都能看到一个奇特的景观。那形状略显奇特的假山,从这个角度看去,却刚好将远处那幢高楼挡的严严实实,并且正好和远方的青山连接了起来。若是不那么仔细去看,甚至会觉得这假山本就是和青山连为一体的。而假山下方的活水,也恰好跟古淮河衔接起来。这假山和池子,分明是风水大师的杰作,哪怕是许半生,看到这奇思妙想造就的鬼斧神工,也微微颔首,觉得即便自己出手也未必能做的比这更好了。

    院子之中的风水是没有问题的,现在许半生就是在观察夏家屋内的风水。

    一看之下,倒是也格局方正很是妥帖。想来也是,外边既然有大师出手,无论如何也不会忽略了屋内的风水。许半生打量这番,也不过是保险起见罢了。

    在这样的风水布局之下,只要夏文瑞没有往家里拿回什么极度邪秽之物,基本上夏家的问题就并不是出在这里。

    许半生喝了口茶,刚想开口,夏妙然却因为长时间的静默,觉得自己有必要打破这种局面,抢先一步开了口。

    “许半生你不给我们介绍介绍你身旁那位女孩子么?”

    许半生微微一笑,将手中茶水放在茶几之上,摇了摇头道:“你们不必管她,当她不在就好了。”

    这叫什么话?夏文瑞简直就想斥责许半生一番了。

    王茜和夏妙然也是莫名其妙,不明白许半生这话说的算是什么意思。

    “夏叔叔,您家这院子,应当是请过某位高人布置过的吧?我猜您楼上的主卧之中,应该还有一尾金鲤,不知对么?”

    夏文瑞一愣,心道都说许半生是被一位老道士接去,许如轩和秦楠楠将其视为老神仙,许半生说的这话,若不是有人早将他这院子的情况告知于他,看来他那位师父倒真可能是位高人。而许半生,显然也承其衣钵,在风水堪舆方面,有着不错的造诣。

    夏文瑞本就是相信这些的人,否则也不会在建造这处院子的时候还专门请来一位大师帮忙布置了,于是便道:“你猜得不错,是你父母告诉你的么?”

    许半生摇了摇头,道:“我父母并不相信这些,我对此却略知一二。我还想请问夏叔叔,您最近有没有淘到什么珍奇的古董,将其带回家中?”

    夏文瑞一愣,心里对于许半生来自己家的目的更加迷糊了,却摇了摇头说:“我是喜好收藏不假,不过最近两年都没有新添什么收藏了。”

    许半生点了点头,暗忖,夏文瑞这两年生意走下坡路,牵涉甚广,没有旁骛也是正常的。

    脑中思索,许半生手里便掐了几个手诀,而后又问:“确切点儿问,应当是三年左右的时间,那时您可有淘到什么珍奇异宝带回家中收藏?”

    夏文瑞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三年前的事情,他哪里还记得那么多,这许半生也不知道是来做什么的,带了个女孩子来不说,却只字不提和夏妙然的婚约之事,反倒跟他探讨起他家的风水和收藏。夏文瑞对许半生的好印象,几乎丧失殆尽了。

    “三年前的事情,我哪里还能记得。从前我收藏颇多。半生呐,我想你今日登门,应该是有什么事情要跟我们说吧?”说罢,夏文瑞看了看自己的女儿,意思很明显,这是提醒许半生该说正题了。

    许半生却不急不躁,摆了摆手,道:“这个不急,夏叔叔您还是好好想想,三年前究竟淘到过些什么特别的物件。”

    夏文瑞的脸色彻底沉了下来,他哼了一声,拿起茶杯喝了一口,却发现茶水早就凉了,心中更加不满。

    王茜也是紧皱起了眉头,她对许半生也是半点好印象都没有了,这个孩子,忒不知进退,你今天来,难道是跟我们讨论我家的风水来了?就算你师父真是个高人,你才几岁,你对这些能懂多少?

    夏妙然也对许半生的表现完全无语,但是她见许半生坚持,想起在机场发生的事情,心里不免还是多少有些相信他的。

    帮着自己的父亲回忆了一下,夏妙然开口道:“爸,我倒是想起来了,三年前你曾经带回来一个唐三彩,当时刚好是我妈的生日,你送给我妈的生日礼物。”

    夏文瑞点了点头,也想起了那件唐三彩,的确是距离现在三年左右,而女儿的话,让他想起,自己的妻子再过几天又要过生日了。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是有这么一回事。不过,这和半生你有什么关系么?”

    许半生点了点头,心道便是落在这东西上了,于是又问:“不知道夏叔叔能否把这件唐三彩拿出来给我看看?”

    夏文瑞极度不悦,心说你到我这儿淘宝来了还是怎么着?哪有一上门正事儿不提,却要欣赏主人家的收藏的?

    “如果我推算的不错,夏叔叔您应当就是三年前得到这件唐三彩之后,生意上就停滞不前了吧?随后更是接二连三错失了几桩生意,十八个月前,您的资产也开始缩水,您一些老朋友也开始出事。”

    夏文瑞原本已经不耐至极,可是许半生的话就像是有某种魔力,不由得他不跟随着许半生说的时间节点去回想。然后,他愕然发现,许半生所说的半点都不假,而且时间节点也完全正确。

    心中不免大骇,心道难道是因为那件唐三彩影响了我家的风水?眼神不免就望向了王茜,王茜明白丈夫的意思,站起身来,朝着楼上走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