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0020 小赝品

0020 小赝品2017-11-11 22:16:52Ctrl+D 收藏本站

    夏文瑞怎么也不可能想到,许半生拿到那件唐三彩的文官俑之后,只是看了一眼,就顺手将这件耗费他百万巨资购入的文官俑一把捏碎了。

    唐三彩皮薄器脆,可也不是随手一捏就会碎的,夏文瑞来不及感叹许半生的手劲大,心里只是哀嚎一声,一件流传至今已经一千两百年的珍贵古董,就这么毁了。

    许半生捏碎文官俑的时候,面色凝重。以他的内力,捏碎这样一件东西自然轻松的很,就算是现代工艺打造的厚胎瓷器,他也依旧可以说捏碎就捏碎了。在捏碎文官俑之后,许半生双手接二连三的做起了动作,脸色突然间也变得极为苍白起来。

    而夏文瑞一家人,很快就感觉到了古怪之处,门窗尽皆紧闭开着空调的屋内,突然间有一阵风吹过。

    这风冰凉彻骨,拂过身体表面的时候,宛如置身冰窖之中一般,同时还有点儿阴渗渗的感觉。

    许半生一口气至少做了十几种手势,这才长吁了一口气,双掌变得通红,坐的距离他比较近的夏妙然,感觉到许半生身上就如同火炭一般,正在朝着四周散发高温。高温的源头,似乎是他的双掌?

    一口气长出之后,许半生的脸色恢复了正常的色泽,虽然依旧稍显苍白,但这已经是他最正常的模样了。

    看了看初去寒意的夏文瑞和王茜,许半生并没有解释自己的行为,他知道,既然夏文瑞夫妻俩对风水一事深信不疑,恐怕他们也早就感觉出刚才的不对劲。

    “这是件赝品?”夏文瑞不敢完全确定,但是刚才遍体发凉犹如针砭的感觉还萦绕心头久不散去。

    许半生点了点头,道:“是个小赝品。”

    文物分大赝品和小赝品两类,这是民间通俗的说法。

    大赝品指的是现代工艺品用特殊手法做旧而成,从头到尾就没有一点儿真。有个笑话说有人得了一件西周的铜鼎,洋洋得意的炫耀,却被人不屑一顾的说“这的确是周朝的铜鼎,不过是上周而非西周的”指的就是这种大赝品。

    而小赝品,指的比较宽泛。有可能是后代仿制前代,但是距离今日也已经有很长时间,本身也成为了古董的,也有原先的古董残缺不全用现代工艺手法将其复原的。

    夏文瑞得到的这件唐三彩文官俑就是个小赝品,之上每一块瓷片都应该是真的,只不过是碎过的东西,使用特殊的手法粘黏而成。并且这些瓷片并非同一件东西上的,而是由不同年代的好多件东西上的碎瓷粘黏而成。本身也具备一定的收藏价值,但是比起品相完整的唐三彩,连百之一二的价值都不到。

    “夏叔叔如若不相信,可以将这些碎片收集一下,简单的碳十四断代法就可以判别的出来,这些东西整个跨度大约有两百年之久,应该是中唐到后唐的跨度。”

    见许半生说的如此有把握,夏文瑞又哪里还会不信,最关键是刚才的阴风阵阵,这是绝对做不得假的。

    “刚才我感觉到这室内一阵寒风吹过,是不是……?”夏文瑞不敢说出这句话,王茜也心有余悸的看着许半生,现在这夫妻二人,已经开始有些明白,为什么许半生会说关于他和夏妙然婚约的事情不急了。

    “唐三彩本就是随祭之物,作为收藏倒是没什么,放在博物馆中,不与任何人发生直接的关联,这没什么问题。可若作为私人收藏,就需要有些讲究。毕竟是阴器,在地下埋了那么多年,对人体总归会有些损害,一般人身上的阳气不足以镇压此物。以后夏叔叔收藏阴器要慎重。当然,以你们夏家原本的福荫,家里有这么一两件阴器倒也没什么,王阿姨将其收藏在卧室里,这就小有损害了。夜间本就是阴气最盛阳气至弱的时分,睡着的人在抵抗这些东西方面,也处于一个最为羸弱的时间……”

    王茜脸色发白,急匆匆的问道:“就这么一件小东西,竟然能够影响到我们夏家的大运?之前我们问过莫大师,莫大师说我们家至少还有数十年的大运呢。”

    许半生收获到一个信息,莫大师,他知道,王茜口中的莫大师肯定是帮他们家布置院子的风水局的那位大师,回头要好好查查这位莫大师是何许人也。

    他笑了笑,道:“一件唐三彩,至多也就是让夏叔叔和王阿姨二人略感不适,或许会小病产生,肯定是影响不到运势的。但是这件东西,本就是黏合而成,在黏合的过程中,还被人在内部做了个小小的法阵,其中困住了一团生魄。不过夏叔叔和王阿姨请放心,这团生魄经过三年被困,已经虚弱不堪,刚才已经被我灭掉了。”

    “生魄?!”夏文瑞和王茜尽皆是脸色大变,难怪刚才感觉到阴风阵阵,魄本就是阴气所化,生魄更是至阴之物。

    他们既然相信这些东西,对这些事情也就有些研究,他们知道,魂魄分指人的阳阴二气,魂乃阳气,构成思维才智,魄乃阴气,构成感觉形体。

    而魂魄都分为生死两种。

    通常所言的魂魄,指的是死魂死魄,也就是指一个人死后逸出体外逐渐消失的三魂七魄。绝大多数人的三魂七魄一旦逸出体外,就很快消散了。可是也会有一些特殊的状况,使得魂魄不散,逐渐形成怨气,达到鼎盛甚至可以加害于人,这就是常人口中所说的鬼了。

    而生魂生魄,指的却是在人活着的时候,用法术将魂魄抽离。一般来说,普通人可以承受一魂一魄离体而不死,而一些精修术数之人,甚至可以做到三魂六魄离体而勉强保持生机。相传古代有修炼之法,就可以做到魂魄离体,最终修成阳神,阳神可以夺舍重生,以达到长生的目的。但是阳神夺舍,每经历一次夺舍就会打回原形虚弱不堪,必须重头修炼,是以很难完成真正的长生不死,也只是有限的延长生命罢了。

    不过这类修炼之术,因为夺舍的存在,也属于邪法一类,早已失传。只在偏远地域或许还有流传。这抽离生魄之术,就是修炼阳神之法的一部分,许半生也没有想到今时今日竟然还有人能够修成此法。

    许半生知道,这团生魄被灭,其主必遭反噬,施术之人也会遭到一定的反噬,现在应该是已经受伤了。

    “难道有人在针对我们夏家?”夏文瑞急问。

    许半生点了点头,道:“妙然前几日去机场接我,我观其黑气环绕,便顺手给她占了一卦,这才发现了你们家里的问题。”

    夏文瑞奇怪的望向夏妙然,道:“你去接机我怎么不知道?”

    夏妙然原本是打算过去跟许半生提解除婚约的事情的,当然不会告诉自己的父母,此刻见许半生揭穿了自己,也只得瘪了瘪嘴,把那天发生的事情都对自己的父母讲述了一遍。

    听到夏妙然遭遇正劫,几乎死于路灯杆子之下,夏文瑞和王茜望向许半生的目光之中不禁多了些感激。之前对他的不满顷刻间烟消云散,他带着李小语来的唐突,也就不放在心上了。

    “半生,嗯,谢谢了。”夏文瑞着实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救命之恩这种事,说一万个谢谢也是报答不了的。

    许半生还是淡淡的笑着,道:“以我们两家人的交情,这是我应份之事。”

    夏文瑞和王茜心道,这可不是光一个救命之恩的事情,你还救了我们整个夏家。难怪这三年来夏家每况愈下,原来却是有人在暗中针对我们,不过现在好了,生魄既然已经被灭,一切就应当回归到原先的轨道上。不过,那个暗中之人还在,总归是个隐患。

    夫妻俩对视一眼,王茜缓缓开口:“半生,今日之事,我们夏家必然铭记在心。现在那人的生魄既然被你所灭,他应当也受损严重吧?以后是不是对我们家就没有威胁了?”

    许半生摇了摇头,道:“这团生魄必然不是施术之人的,否则这三年来,它在这件已经可以算是法器的唐三彩之中,就不会宛如困兽一般斗了三年了。若是一团充沛的生魄,我也无法这么轻易的将其灭除。不过你们也不必过于担心,虽然这团生魄并非施术之人七魄之一,但是他想要施展此术,必须将自身的气血与那人相连,在这种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出现了意外,他肯定来不及斩断与之相连的气血,现在也应该受创不轻。他想必也会知道你们有人相助,我相信他会分得清与我之间的高低上下,应该不会傻到再来动什么手脚了。而且他的伤势,至少也需要半年左右才能休养复原。”

    前半段话,让夏文瑞和王茜颇为紧张,可后半段话,总算是让他们松了一口气。可是,那人不除,终究是个极大的隐患,夫妻二人同时望向许半生,希望他可以让这个结局更加完满一些。

    许半生看得出夏氏夫妻心中的想法,暗里叹了口气,心道这对夫妻倒是狠厉之辈。要知道,一般人是绝不会动杀人的念头的。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解除那人对你夏家所做的手脚,其他的都可以暂时放在一边了。”

    一句话,顿时又让夏氏夫妻紧张了起来。竟然还有其他的手脚?!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