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0022 两件法器

0022 两件法器2017-11-11 22:16:54Ctrl+D 收藏本站

    夏文瑞和王茜对视一眼,顿时觉得气血冲头,即便是对许半生有莫大的感激,即便是早已经将许半生视为自家的救星,此刻却也不免被退婚的羞辱感给完全占据。

    “这是你父母的意思?!”夏文瑞气咻咻的问到,“难怪他今天自己都不敢来,他是知道他若敢站在我面前说这样的话,我会怎样对他!老许啊老许,你这也太不是个东西了!我当年如此为你,你现在竟然嫌弃我们家妙然?!”

    王茜至少比夏文瑞冷静一些,或者说没有夏文瑞那么刚强,是以在考虑问题的时候就多了一层。

    她看了看许半生身后的李小语,心道这的确是个各方各面都不输给我女儿的孩子,而且观其行察其言,她可能也是修道之人,跟许半生必然多了许多共同语言。如果排除夏妙然和许半生早有婚约在前,这二人倒是天设一对地造一双的金童玉女。但是现在……我女儿岂能禁得起这样的羞辱?

    “许半生,你来退婚,怕是因为你身边的这个女孩儿吧?也真难为你了,竟然带着她来向我们示意,难怪进来之后都不介绍一下她的身份。”

    许半生回过头看了看李小语,见她被牵连进去心绪有些波动,便冲她微微颔首,示意她不要受影响,李小语很快将心中那些微的波动压制了下去,恢复到古井不波的状态。

    “叔叔阿姨你们误会了,退婚完全是我的想法,为此家里人,包括爷爷叔叔他们都没少骂我。我父母也是并不同意的。但是我有我的苦衷,和小语也没有任何关系,小语和我之间,只是主从而已,全不牵涉男女之情。妙然当然没有什么不好,她是个非常好的女孩子。我对她了解不多,也知道她很善良,我父母也告诉我妙然在每一个方面都极其的出色,而且她长的也是天姿国色世间少有。除了小语之外,我还从未见过任何一个女子的容貌可以和妙然相比的。”

    听到许半生夸赞自己,夏妙然心头的无名火总算是消减下去不少,但是忿忿之意终究难平。

    “那日在机场见到妙然,我便已经有了退婚的打算。她以后是一定会大鸣大放的,而我在除了修道这一方面之外,只是个无用之人。而且我既入道门,就当一心向道,若是跟妙然结了婚,恐怕会耽误妙然一生。还请叔叔阿姨多多原谅。”

    夏文瑞依旧气咻咻的,瞪圆了眼睛,怒道:“你少拿修道说事,我还不清楚道家的规矩么?你一不穿道袍,二不留发须,你就算是个道士,也只是正一教的火居道士。正一教不戒荤腥不管娶妻生子,你找的这叫什么借口?!我现在倒是要好好问一问许如轩,他怎么敢如此对我!”

    许半生叹了口气,道:“我的确修的是正一教,并且我也未曾注册成为一名道士,我只是一名在家的居士而已。不过我的身份与修道无关,还请夏叔叔您多多想一想,妙然若真嫁给了我,完全只会耽误她。我不敢说是为她好,我是为了我们两家人着想。”

    王茜皱了皱眉头,拦住了又要大发雷霆的夏文瑞,道:“半生,你说实话,你是不是因为知道有人暗中在针对我们夏家,所以才要退婚明哲保身的?”

    许半生摇了摇头,道:“如若如此,我今日上门便不用先点明你家里的祸事,而是直接行退婚之举了。退婚一事,我不敢说与你家祸事毫无关联,毕竟这牵涉到许家整个家族。但这绝不是主因。而且我承诺,我必然会为你夏家解决此事,一月之内先将那人动的手脚解除,不出意外的话,你们夏家半年之内就能感觉到气运的恢复,两年后应当就可以完全恢复如初了。而暗中那人,我也会细细寻访,彻底帮你们解除这个后患。但是这婚事,非退不可。”

    许半生只是平静的说着,可是话语之间却是完全一派不容置疑的气度,说到最后那句,更是铿锵有力,让夏文瑞和王茜感觉到此事已经完全无法挽回。

    “你们许家简直就是欺人太甚!虽然我夏家这几年的确有些沉寂了,可也不是这样就可以让你们许家欺侮的!”夏文瑞已经怒不可遏了,尤其是许半生竟然敢用这样的口吻跟他说话。

    许半生却依旧置若罔闻,仿佛夏文瑞的怒意对他没有丝毫的影响。

    “我想,用不了多久,你们就该庆幸今日我提出退婚了。许夏两家或许门当户对,可是我和妙然,却是水火难容的两个人。她如冉冉升起之星,我不过是个混吃等死的浪荡公子哥儿,夏叔叔你息怒。”

    李小语在一旁也是有些动怒了,眼看许半生已经好话说尽,可是夏文瑞和王茜却还摆出一副长辈的样子不依不饶。许半生是何等身份?太一派如今虽然人丁凋零,可在国内古隐门派之中那可是代表着最顶尖的宗派,堂堂太一派掌教真人现在如此和颜悦色的跟你们好言相谈,你们却竟然敢对着许半生大吼大叫,这要是换成其他的古隐门派,早就灭你全家了。

    “你们这对夫妻好不省事,哪有你们这样非要强迫着把女儿嫁给别人的?若是再敢对许半生喊叫,休怪我手段狠辣!”

    李小语进门之后就一言不发,现在陡然发作,顿时让所有人都无所适从起来。他们看着这个纤纤弱弱的女孩子,也不知道她怎么一开口竟然会是这样的毒辣之语。

    夏文瑞和王茜一时不知应对之法,夏妙然却是霍然站起,也带着怒意说道:“许半生你以为你自己是谁?我告诉你,前两天我去机场接你,本来就是想要跟你说解除婚约一事的,但是看在你救我一命的份上,我不好意思开口了。现在你竟然还敢跑到我家里来说什么退婚?真把自己当成人中龙凤了么?我夏妙然不稀罕!我告诉你,就算你今天不提,就凭你那江湖骗子似的拙劣表演,我也会跟你解除婚约的!你不就是要解除婚约么?好,我现在就答应你!从此以后,你我二人各不相干。”

    夏妙然也是气急,一段话里,竟然出现了两个“我告诉你”,可见其心中羞怒。

    说完之后,夏妙然转身上楼,很快去而复返,手里拿着一块玉坠,直接扔向许半生。

    “这是你家当年给我父母的信物,现在我还给你,从此以后你我二人再无干系!”

    夏妙然站在当场,英姿飒爽,美丽的面容之上怒意盎然,但却丝毫都不影响她的美貌,相反,却有一种特别的美在悄然绽放。

    “妙然!”虽然夏文瑞对许半生乃至许家都是极度的不满,可是这并不表示他真的赞成夏妙然和许半生解除婚约。而现在,夏妙然的行为,无疑已经把这件事推到了一个不可挽回的地步。

    夏妙然望向自己的父亲,眼中俱是冰冷之意,她说:“爸,你不用再说了。我那天去,原本就是准备退婚的,不信你可以问孔佩莉,那天的前一晚,我就跟她提到过这件事。现在人家都已经上了门了,你还要让你的女儿委曲求全么?你知道我的性格,从小到大,你们有哪件事能逼我去做的?我决定的事情,即便是你们也无法改变!”

    夏文瑞和王茜脸上俱是一呆,他们知道,这件事恐怕真的无可挽回了。

    许半生单手在空中抄过夏妙然扔过来的玉坠,看了看,玉是好玉,羊脂白,没有丝毫杂质,雕工精细,其上的弥勒佛祖大嘴笑八方。弥勒又称未来阿弥陀佛,是佛祖三相之一,许半生将玉坠托于掌心,感觉到这玉坠之中的丝丝气场,他知道,这是一件真正开过光的法器。

    转脸看了看李小语,李小语知道许半生是在问她要当年夏文瑞给许如轩的信物,便伸手从包中取出,交给许半生。

    许半生将夏文瑞当年给自己父亲的信物托在手中,那也是一枚坠子,不同的是这是一枚翡翠的坠子。通体碧绿,虽然只是冰种,也未达到祖母绿的层次,可是满翠的耀人眼目,也是一件价值非凡的挂坠了。

    这枚挂坠的雕工也绝对是大师级的水准,观音大士法相庄严,一手托着玉净瓶,一手捏着杨柳枝。而且观音大士捏着杨柳枝的手还正好形成了一个法诀,这件挂坠,哪怕是没有开过光也依旧可以趋吉避凶,更何况这里边也是明显有气场运转的优质法器。

    将两件挂坠平平摆放在茶几之上,许半生面色严峻的做了几个和刚才捏爆生魄时类似的手诀,轻易的斩断了两枚挂坠之间的联系。自此,这两件挂坠就再不是什么订婚的信物了,而只是两件单一的法器,其间因为当初许如轩和夏文瑞二人口述的婚盟被彻底解除,再不复存在。

    “这两件小东西,就留给夏叔叔和王阿姨佩戴吧。刚好,男戴观音女戴佛,叔叔阿姨这三年来,每晚和养有生魄的阴器相处,身上也多少沾染了一些阴气,虽然无有大碍,但是总归会对身体不好。这两件都是开过光的东西,算的上是简单的法器了,夏叔叔和王阿姨佩戴在身上,多少有些裨益。我也不多叨扰,先行告辞。这几日我准备一下应用之物,准备好了再来拜会叔叔阿姨,然后去夏叔叔的老家,破除那人留在你们家祖坟上的术法。告辞!”

    许半生拱拱手,竟然就这样带着李小语扬长而去,从容不迫,还真有些高人逸士的翩翩之态。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