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0023 扔出去

0023 扔出去2017-11-11 22:16:56Ctrl+D 收藏本站

    李小语开着车,许半生坐在后座闭目养神。

    这几天许半生出行都是李小语开车,可是他依旧对车速多有不适,基本上在车里就是闭目养神,唯有将林浅教给他的道家心法不断的运转,才能勉强抵挡住车速以及微小颠簸给他造成的不适感。

    李小语犹豫再三,最终还是问了一句:“你太一派掌教真人是何等身份?就算是国家领导见到你,也应当客客气气的,夏家夫妻对你态度如此恶劣,你为何还要帮助他们?”

    许半生睁开了双眼,脸色微白,从车内的后视镜恰好可以看到李小语的脸。

    “道心讲究念头通达,我上门退婚,最大的原因就是不希望夏家的衰败气运影响到我许家,否则即便我要退婚,只需要拖延下去,终有一日他们会主动放弃的。而这样一来,我心里对夏家尤其是夏妙然就有所欠亏,我的念头不通达了,道心会受影响。帮人即是帮己。这就好像你一出门就想问我这个问题,已然憋到现在了,最终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一样。”

    李小语默默的点了点头,然后又问:“在夏家的时候,我出言呵斥他们,你没有阻拦我,也没有责怪我,是不是也是因为不想影响到我的道心?”

    许半生笑了,点了点头,李小语显然已经明白,他也不再回答,继续闭上眼睛运转道家心经。

    回到家中,许半生告诉李小语:“你休息一会吧,晚上我们要去趟鬼市。”

    李小语并未询问许半生为何突然想到要去鬼市,只是默默的回到许家别墅里的客房之中,盘腿在床上坐下,默默的运起她修习的移花功。

    许半生回到房中之后,却是取出纸笔,在纸上逐一写下今晚要买的东西。修道之人,记忆力远胜常人,但是许半生却一直以来都有个好习惯,他认为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再好的记性也有遗漏的时候,事前列好单子,才不会误事。

    刚记完晚上去鬼市需要购买的东西,门外就传来了敲门声。

    许半生收好纸笔,打开了门,门外是家里的下人老张。

    “少爷,二老爷家的太太找您,就在楼下。”

    许半生点了点头,他知道今天许如脊家里人一定是会来找他的,三日时间已到,许中谦在蓉城必然出了事。

    “好,我这就下去。”

    说罢,许半生迈步便下了楼,楼下,许如脊的妻子,也就是许中谦的母亲吴娟黑着脸坐在客厅的沙发之中,一听到楼梯上传来脚步声,立刻站起身来,指着许半生说道:“半生,中谦被人绑架了,是不是你叫人做的?”

    这就是女人,她首先不想想自己儿子得罪了什么人,也不分析许中谦被绑架的原因,相反,却认为三日之前算出许中谦有难的许半生暗算她儿子。

    许半生微微摇头,心中暗叹,这个许中谦之所以骄气太重,主要就是因为吴娟的缘故。慈母多败儿,许中谦虽然还谈不上是不肖子孙,但若是吴娟也能像是许如脊和其他许家人那样要求他,他也不至于变得这么小家子气。

    “二婶您先坐,不要着急。中谦堂哥被绑架了么?”许半生虽有落卦之能,但却也不可能算到许中谦会出现什么样子的灾祸,仅仅只是知道许中谦有灾,之后又会逢凶化吉罢了。

    吴娟气愤异常,她认定是许半生让人做的,为的就是三天前他说过一句,许中谦会在正西三千里处出事,一定是他为了装神弄鬼的把戏能够被许老爷子相信,所以才安排了人去绑架许中谦。以显得他能耐很大。

    “许半生,你少在这儿装模作样,中谦要是少了一根汗毛,我都跟你没完。我早就说过,一个跟着那种邋遢老道长大的人必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从前跟着那个老道怎么样我管不着,你自己喜欢装神弄鬼也是你的事。可是你在我家动心思,我绝不会放过你!”

    许半生皱皱眉,心道许如脊的老婆怎么这么口不择言,休说这本是许中谦命里的注定,就算真是被人动了手脚,她也不该如此污言秽语的数落他人师长。她这话里,甚至还有指摘许如轩的意思。

    许半生一向脾气很好,那是他不欲与人争端,尤其是家里的亲戚。

    但是这并不代表许半生会任由他人侮辱自己的师父和父母而无动于衷。

    “二婶,请自重!说话要小心,口不择言会祸从口出。”

    “你还在跟我装!我就是骂你怎么了?不管怎么说我都是你二婶,我是你长辈,我还不能教训你了?!你赶紧让人把中谦给放了,不然我跟你没完!”

    许半生已经不想跟这个不可理喻的女人多纠缠了,直接冷冷的看着老张说道:“张大爷,送二婶出去,让她好好冷静冷静。”

    “我看你敢!许半生,你不把谦儿放了,咱们就没完!”

    许半生正欲拂袖上楼,门外传来重重的敲门声,老张左也不是右也不是,幸得这敲门声替他解了围,他赶忙去打开房门,一看却是许如脊来了。

    “如脊,你来的正好。谦儿被人绑架了,肯定是这小子派人干的。你说都是许家的兄弟,怎么有些人心肠就那么歹毒呢?!”

    许半生看见许如脊,也便欠欠身施了个半礼,然后说道:“二叔,二婶胡言乱语,你还是把她接回去吧!老张,送一送。”

    “你个小崽子,你才多点儿大,心肠就这么歹毒?如脊,打电话给他那个好爹,我倒是要看看,大哥是不是不会管教儿子。他若不会管教,我可以替他管教管教!”

    “你给我闭嘴!”许如脊终于有机会说话了,他大怒不已。

    这件事一开始发生的时候,他也曾经怀疑过是许半生做的,但是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而已。许如脊当然不会相信许半生只为了那天的一句话,就干出这么荒唐的事情来,这件事若真是他干的,恐怕从此以后他在许家就真的是个废人了,甚至会连累许如轩夫妻俩被老爷子惩罚,这家主的位置是万万轮不到他了。

    而且许如脊和许如轩的确是在家主之位上有所争端,可毕竟是亲兄弟,再如何也还不至于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许如脊并不相信自己家里人会做出如此令人发指的事情。

    原本在开会的许如脊,收到消息之后立刻就往家里赶,委托蓉城的朋友正在调查这件事。一回来,就听说自己的妻子跑到长房那边去了,他顿时知道不好,自己的老婆是个什么德行自己清楚,若不是许家家规甚严,并且吴娟给他生下了许中谦,平时也不太敢干涉他在外边的事情,许如脊恐怕早就把这个不懂事儿的老娘们给休了。

    结果紧赶慢赶到了这里,正遇到吴娟在口不择言的跟许半生发飙,数落许半生倒也罢了,口中零零碎碎的甚至开始数落许如轩,这就是犯了大忌讳的。

    吴娟似乎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丈夫,很快展现其泼妇本色:“好哇,好你个许如脊,你们许家就没有一个好人嘛!我儿子被你侄子绑架,我来找他要人,你这个当爹的不说帮着我赶紧找回儿子,竟然还帮着他!你这是要害死你儿子么?”说着话,她又转过身来,指着许半生说厉声嚣叫:“许半生,你赶紧让人放了谦儿,要不然老娘跟你拼了!”说话间,她竟然真的顺手摸起茶几上的一只烟灰缸,看也不看就朝着许半生砸了过去。

    许如脊看到顿时大急,许半生那瘦弱的身体,这要是被砸中了,还不得当场就砸趴下?许如轩回来了,这该如何向他交待?

    许如脊也是多虑了,他老婆扔出来的东西,要是能砸着许半生,那许半生这个太一派掌教真人也太不值一提了。

    只是一伸手,许半生就轻易的抓住了那只烟灰缸,只是烟灰缸里还有一只早晨许如轩抽完的烟头,以及一些烟灰,都落在了许半生的身上。

    许半生也的确生气了,他将烟灰缸放在身后的一个架子上,然后吩咐了一句:“送客!他们若不出去,就给我把他们扔出去!”

    许如脊一愣,不知道许半生这话是对谁说的,可是很快,他就知道了答案。

    楼上,那天见过的漂亮女孩儿李小语飞身而下,根本就不带走楼梯的,两个纵跃,就已经来到了他们夫妇二人的身前。

    挂着满脸寒霜,李小语沉声道:“出去!”

    舌绽春雷,饶是许如脊,也被李小语这含怒一声给吓了一跳,吴娟更是浑身一个激灵。

    许如脊也不想继续闹腾下去了,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吴娟无理,可是吴娟却很快反应过来,她勃然大怒,彻底泼妇化的竟然试图对李小语出手。许如脊顿时一惊,那晚李小语展示剑法,吴娟不在场并不知情,他可是亲眼见识过的,吴娟现在竟然敢跟李小语动手,这跟找死真没什么区别。

    不待许如脊反应,吴娟已经抓向李小语,口中大骂:“你算是个什么东西,在我家里你也敢对我大呼小叫……啊!!”这一下,她倒是真的叫出声来了,李小语一把就抓住了她的一只胳膊,也不见怎么用力,就已经将她举了起来。

    两步走到门口,之前许如脊进来的时候就没关门,这下倒是方便了李小语。

    她毫不客气的将吴娟径直扔了出去。

    许如脊回头看了一眼,只见自己的老婆被李小语直接扔进了门外的花坛之中,现在已经是满脸是土狼狈不堪,不过应该没什么问题。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