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0024 训儿

0024 训儿2017-11-11 22:16:57Ctrl+D 收藏本站

    许如脊对于李小语展现出来的实力也是暗暗心惊,心道难怪许半生走到哪里都要带着这个漂亮的小姑娘,她那天表现出来的武功,还只是一个方面。刚才从楼上一跃而下已经够叫人惊讶的了,现在这一手,更是高手中的高手。

    小区的院子里,已经有其他几家的人出来了,大家显然都看到了吴娟出糗的那一幕。

    许如脊此刻反倒平静下来,他竟然面色如常的冲着李小语点了点头,根本就不打算责怪她,反倒是对着许半生说了一句:“半生,突然听闻你哥哥被人绑架,你二婶也是太过于着急了,才会口不择言胡说八道,你不要和她一个妇道人家一般见识。你受了什么委屈,二叔给你赔礼道歉。”

    许半生点了点头,吴娟有些歇斯底里,可是许如脊却还是控制的很好,这二房总算并不都是糊涂人。

    “二叔言重了,二婶她情绪激动一时失控说说我倒是没什么,可把我的师父和父母都牵涉进去,我想二叔平日里还是要管束一下。男人才是一家之主,女人终究是依附于男人而活,自家人受点委屈倒也没什么,这若是在外边也这样,怕是外人会笑话我们许家没有家教。堂哥的事情怎么样了?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二叔尽管开口。”说罢,许半生眼睛望向大门,显然是送客之意。

    许如脊虽然对许半生这番话也有些不满,可是他们理亏在先,这事儿被老爷子知道了,少不得又要敲打他一顿。

    点了点头,许如脊转过身去,背起双手走出了长房的大门。

    见从花坛里爬起来的吴娟似乎还要继续闹事,许如脊刚才面对许半生时表现出如常的脸色,现在已经彻底垮了下去。

    “你还嫌不够丢人么?给我回去!”

    吴娟状若疯魔的大叫:“许半生他让人绑架了谦儿,你不说让那个野种赶紧交人……”

    啪!

    这一次,许如脊也彻底暴走了,这个老婆在他中年之后是百般瞧不上,可是他也从未对她动过手。

    现在吴娟真的疯了,她冤枉许半生绑架许中谦倒也罢了,竟然说他是野种,这传进许如轩耳朵里,还不一定会发生什么样子的事情。

    一记耳光,直接将吴娟抽翻在地,许如脊虽然年届五十,可是身体一直保养的很好,每周健身房里至少十几个小时不是白练的。这一巴掌,把吴娟抽的在地上转了几个圈,然后噗通倒地。

    “你若是再敢胡说八道,别怪我翻脸无情!”许如脊的脸色彻底黑了下去,再也不看躺在地上嘴角都沁出鲜血的吴娟一眼,朝着许老爷子的别墅走了过去。

    吴娟躺在地上,已经彻底傻了,她仍自不明白,为什么这么明显的事情,许如脊却好像浑然不觉一样。而且现在许中谦已经被人绑架了,他竟然无动于衷,吴娟简直就不敢相信当前发生的一切。

    这种时候,也没人敢上来扶她,吴娟便一直这么躺在地上,浑然不知自己错在了哪里,心里却对许半生已经是恨之入骨。

    许如脊走到许老爷子的房前,轻轻的敲响了房门。

    很快有人来开了门,许老爷子早已坐在客厅之中了,很明显,刚才外边发生的事情,他早已看在眼里。

    不过许老爷子并未在此刻提及此事,而是问许如脊道:“谦儿怎么样?查清楚了么?”

    许如脊摇了摇头,道:“爸,您别担心,谦儿不会有事。绑匪最多是求财,给他们就是。我已经托朋友在查了,很快就会回消息给我。”

    许老爷子点了点头,道:“你是不是也怀疑是半生他……”

    许如脊赶忙否认:“绝无可能。半生虽然和谦儿没什么感情,但我看半生这孩子沉稳有加,绝对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来。而且,刚才我才知道,他带回来的那个女孩子,不止是那天表现出来的剑法好而已,刚才吴娟冒犯半生,她的出手,就算是老太爷当年身边的大内高手,恐怕也未必比她强了。真要是为了那天一句话,半生让这个女孩子出手就足够给中谦教训了。都是一家兄弟,他怎么也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许老爷子点了点头,道:“嗯,你能这么想我就放心了,谦儿出事已经鸡飞狗跳,可千万不要因为无端的猜疑导致兄弟阋墙。”

    “爸,您放心吧,我和大哥为了家主这个位置或许是有些争端,但是出发点都是为了这个家好。兄弟反目这种事,我们都做不出来。”

    “嗯!那就好。给你大哥打个电话,主动的解释一下今天这件事。你家那个吴娟,以后要多加管教。”许老爷子这话,竟然和许半生刚才所言有异曲同工之妙。

    对于许半生所说的,许如脊当然是有些不忿,被晚辈教训这个面子抹不下来,可是被自己的父亲斥责,许如脊就只能甘之如饴的接受了。

    “我这就给大哥去电话。”

    许如脊说完,立刻拿出了手机,拨通了许如轩的电话。

    许如轩这才知道,许中谦在蓉城竟然真的出事了,他心里也是一惊。但是很快想起儿子说的,许中谦只是有惊无险,吃点儿小苦就会逢凶化吉,心里这才平静下来。

    然后许如脊向许如轩认了错,大致的把吴娟胡闹的事情告诉了许如轩,当然不会原话原说,只是隐约透露出吴娟说的很过火的意思。

    许如轩和许如脊始终是亲兄弟,对于他这个弟媳,许如轩也多有不满,可许如脊是他亲弟弟,许如轩总不能揪着不放。

    “如脊,你那个老婆……唉,我就不说什么了。我是你大哥,咱们之间为了家主的位置就算是有些分歧,但是咱们始终是一家人。道歉的话就不要再说了,情急误会之下,也是情有可原。半生那天也没说清楚,也有一定的责任。谦儿的事你不用太担心,半生那天回去之后跟我和你嫂子说过,没什么大事儿,就是会遭点儿灾,有惊无险会逢凶化吉的。”

    挂上电话之后,许老爷子问道:“你大哥怎么说?”

    “大哥让我不必太忧心,说半生给谦儿算过,他这次有惊无险,不会有什么大事。若真如此,借着这事儿给谦儿一个教训也好,他这些年,的确是被他母亲宠的有些忘乎所以了。孩子大了,有时候我说的话他也不往心里去,阳奉阴违的我也拿他没办法。”

    “谦儿本性没问题,只是心思小了一些,格局不够伟岸,这都要慢慢来。既然半生说没事,你去把半生喊过来,我来问问他。”

    许如脊点点头,心里虽然有些不情愿,可他很明白,这是老爷子希望他可以跟许半生之间消除芥蒂,当然更主要的是要让许半生不要记恨吴娟和许中谦。为了这个目的,许如脊做出点儿姿态上的让步,也是必要的。

    刚走到许半生的房门前,许半生就已经出现在了门口。

    许如脊还没开口,许半生就说:“二叔,爷爷让您来喊我?”

    许如脊一愣,随即心说难道这孩子真的能掐会算?转念一想,肯定是大哥知道了家里的事情之后打了电话给他儿子,许半生也就看着窗外,见到自己走过来猜也猜出自己的目的了,所以才会有此一说。

    “半生,你二婶她……你别往心里去,我会教训她的。”

    许半生点点头,背着双手,年纪轻轻却老气横秋的走在了前边。在他身后,李小语低着头沉默不语的跟上,看的许如脊是暗暗摇头,心道也不知这许半生何德何能,怎么就能找来这样一个对他俯首帖耳的美少女高手做他的保镖呢?

    走进许老爷子的别墅之中,许半生开口喊了一声:“爷爷。”

    许老爷子的脸上竟然露出些许笑容,可能是因为发现许半生真的有掐算之能,而且还听许如脊说他身后那个女孩子竟然拥有不亚于当年老太爷身边大内高手的身手,便对这个前两天还惹他生气的孙子多了几分亲切之意。

    “半生呐,来,到爷爷这边来坐。”

    许半生踱步过去,坐在老爷子旁边的木椅之上。

    “你已经去过夏家了?”许老爷子却并没去问许中谦的事儿,而是问起许半生退婚的事儿。

    许半生点了点头,回答说:“刚从夏家回来,就听说堂哥出事儿了。爷爷您不必担心,三日前我曾看出堂哥会有一劫,之后我又给他起了一卦,卦象表示或有波折但有惊无险,整体是个良卦,堂哥他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

    许老爷子知道,如果许半生真的能掐会算,那么他说的就一定是真的。而如果他只是胡诌,许半生在这件事上也帮不上什么忙,依旧是要交给警方去处理,只要绑架许中谦的人不是亡命之徒,花钱保平安,这也没什么。许家还不至于在乎那点儿钱。

    是以他点了点头,又说:“这件事先不说,你给我说说文瑞那孩子在你提出退婚之后是什么反应。”

    许半生明白老爷子的心思,便将在夏家发生的事情大致的跟老爷子说了一遍,老爷子听完之后,拧起了眉毛,道:“你是说夏家这两年不进反退,是因为有人暗害?”

    许半生点点头,老爷子又道:“那你也是因为担心夏家的事情牵连到我们许家,所以才要与妙然那丫头退婚的?”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