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0025 错怪

0025 错怪2017-11-11 22:16:58Ctrl+D 收藏本站

    到了这个时候,许半生也就无需隐瞒了,便点点头道:“是。”随后又补充说,“还有一个原因,夏家出事我总不能坐视不理,而若是我与妙然有婚约在身,我来破除此事,恐会遭致很强大的天机反噬。这个我那天其实已经说过了。”

    许老爷子叹了口气,那天他还因为许半生要退婚而怒其不争,现在看来,不管许半生能掐会算这种事是否是真的,至少许半生这维护许家的心思,是做不得假的。

    错怪这孩子了啊!

    这时候,许如脊的电话也响了起来,许如脊一看来电显示,情绪上顿时就显得有些焦急。

    “喂,孟局您好,我是许如脊。”

    许如脊对着电话不断的嗯嗯啊啊,显然是对方在给他讲述许中谦的情况,半晌之后,许如脊才又说道:“多谢孟局了,我已经安排好了人,钱不是问题,重要的是孩子平安。”

    挂断电话之后,许如脊深深的看了许半生一眼,对许老爷子说道:“那边的情况出来了,谦儿是被牵累的。绑匪的目标是参加这次会议的另一个人,蓉城市局主管刑侦的副局长现在亲自督办此案。绑匪已经打来了勒索电话,金额并不大,一千万而已。看来绑匪也还并不知道谦儿的身份,他们是冲着这次招标会的主办方的那个人去的。只是谦儿当时刚好和他在一起,绑匪就将他们二人一起绑上了车。现在蓉城警方正在和绑匪积极沟通,希望他们可以先将谦儿放回来。”

    许老爷子听罢,点了点头,道:“这次的招标会,项目并不大吧?对方那个公司,要想短时间内拿出一千万现金,想必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如果需要的话,不要吝啬金钱,这件事对我们许家未必是什么坏事,一千万买个仁义之名,这笔买卖能做。”

    许如脊赶忙说道:“刚才我也跟孟局说了,钱不是问题。我这就让人安排,看那家公司能拿出多少,其他的我们补上就是了。”

    许老爷子颔首道:“安排好了之后,你飞过去一趟,接一接谦儿,顺便将这次的标地拿下来。回头你让吴娟跟你大哥还有半生好好的道个歉,你大哥若是不肯原谅她,就让她不要再进许家的大门了。你先去安排吧,我和半生再说会儿话。”

    许如脊不敢反驳,犹豫了一下,还是冲着半生点了点头,说了一句:“那我先出去了。半生,你和爷爷多聊聊。”

    “半生呐,刚才听你二叔说,这位李小语姑娘身手很好啊?你二叔可是把她说的天上有地下无的,有没有那么厉害?”许老爷子换上一张笑脸,似乎已经完全把许中谦的事儿丢在了一旁,现在是爷爷和孙子之间的天伦之乐的时间。

    许半生笑了笑,道:“我不知道二叔是怎么说的,不过小语的身手,我想寻常十几条大汉是近不了她的身的。这也不好对比,那天她展现的剑法应该已经足够说明一些东西了,爷爷您也都是看见了的。”

    许老爷子哈哈大笑,似乎心情很不错的样子:“哈哈哈,那天这小姑娘说你比她更强,你也承认了的。来,给爷爷露一手,让爷爷也见识见识。你们这个,才能叫做是真正的武功吧?”

    许半生犹豫了一下,看了看手边的白瓷茶杯,便从身上取出了李小语交给他的那柄匕首。

    小巧的匕首拿在手中,许半生暗运内力,然后飞快的对着那个茶杯划了过去……

    寒光一闪,匕首已经被许半生又收回了掌心之间,翻过掌来,许老爷子甚至看不见那柄匕首的存在。

    而桌上的茶杯,却还没有什么变故,依旧好端端的摆在桌面之上。

    许老爷子微微一愕,很快他的表情就变成了极度的惊讶,双眼之中也显出难以置信的光亮。

    只见桌上那只白瓷的茶杯杯身周围,竟然缓缓的淌出茶水来,很快洇了一桌子。

    等到杯中茶水流淌的差不多的时候,那只白瓷的茶杯也陡然一分为二,几乎是整个杯身都倒了下去,留在原位不动的,只剩下不足半寸高的一个杯底。

    许老爷子大骇,他知道陶瓷虽然硬度不一而足,但是普遍认为,陶瓷的硬度强于玻璃,是仅次于钻石硬度的物质。

    许半生手里肯定是有东西,但他即便是拿着钻石,也不可能这么迅速这么完整的将这只瓷杯切割开来,这简直就是要骇人听闻了。

    “你手里拿的是什么,能给我看看么?”许老爷子问到。

    许半生摊开手掌,将那把匕首递给许老爷子。

    许老爷子接过匕首之后,仔细端详,感觉到这柄匕首在自己手里竟然通体发凉,看似金属,却又似乎具备金属所不具备的特性。于是他便问道:“这是什么金属?为什么会感觉温度很低?”

    许半生道:“这把匕首是用高强度合金打造,其中掺进去一部分寒铁,所以才会有低温的功效。寒铁可以使得这把匕首锋利程度增加数倍,配合内力的话,用这把匕首切开钻石也并不是太难的事情。”

    “寒铁?这不是武侠小说里的杜撰么?”

    许半生摇了摇头道:“武侠小说里的寒铁的确是杜撰,不过也是有原型的。真正的寒铁和小说里写的肯定是不一样的。武侠小说里说的寒铁,多数都是说什么产于深海之中,又或者是产于极寒之地,再不就是什么地心的天宝,有些作家还试图找到合理的解释,说深海或者地心之中强大的压力使得寒铁的密度极大,是以硬度也就远超一般的钢铁。以现代科学的目光来看,这其实是很可笑的说法。物质由分子构成,分子结构是不能被改变的,改变了就不是钢铁了,所以也就不存在所谓密度极大这种事。我说的这种寒铁,其实说穿了就是天外陨石,来自于太空之中的某种特殊金属。其物理特性和钢铁有相似之处,但是其硬度却无限接近钻石。而且寒铁的熔点也只比钢铁略高,是以可以和其他金属合成合金,打造兵刃。”

    许老爷子算是大开了眼界,他摸了摸匕首的刃口,指尖明显能够感觉到来自这柄匕首的锋利。

    顺手在自己所坐的椅子扶手上试了试,好歹也是檀木打造,匕首划过去却毫无障碍,就像是切豆腐一般,就已经将椅子的扶手切下一小块来。

    许老爷子连声赞叹,这早已超出了他的知识范畴。

    “这就是传说中的削铁如泥吹毛立断吧?”许老爷子又问。

    许半生点了点头,说:“吹毛立断可以做到,削铁如泥还是需要内力配合。”

    许老爷子四下看了看,让下人取来一根实心的银筷子,然后他比划了一下,许半生点点头,道:“爷爷尽管试一试。”

    许老爷子当即左手握住那根银筷,右手握住匕首,用尽力气朝着那根银筷削去。

    些微响起一声清脆的声响,许老爷子几乎握不住手中的匕首和银筷,虎口发麻。

    定眼望去,匕首的刃口完好无损,而那支银筷却已经被削出一个明显的缺口。

    许老爷子把匕首还给许半生,又将银筷交给他,道:“你削给我看看。”

    许半生无奈的抿抿嘴,随即右手执匕,左手拇食二指捏住银筷,运起内力,不断的用右手的匕首削向左手的银筷。

    然后许老爷子就看到空中银点翻舞,许半生就像是在切一根肉肠一样,将那根银筷很快削的只剩下不足一寸长短了。

    许半生面前的地面之上,满地银光,下人上前将银光收拢,交到许老爷子的手中。许老爷子定睛细观,他掌心之中全都是一小段一小段的银子,每段都在两毫米长短,均匀的很,若不是亲眼所见,许老爷子是断然无法相信这真是许半生刚才从那支银筷上削下来的。

    感叹半晌,许老爷子也从这小小的表演之中,彻底看清楚了许半生的实力。也因此知道了,在这个世界上,真的是有内功这种东西存在的。匕首的锋利和硬度毋庸置疑,可若不是有内力的存在,许半生断然无法做到削铁如泥的程度,他这手表演,的确是令人叹为观止了。

    许半生收好了匕首,许老爷子对于许半生的信任愈来愈深,虽然许半生能掐会算这事儿还没有真正的得到印证,可是许老爷子却已经相信了七八分。

    老爷子由此也不由得顽心大起,笑呵呵的对许半生说道:“武功我是见识到了,你能掐会算的本事也给爷爷露一手。你给爷爷算算,爷爷还有多少年的寿命可活?”

    许半生满脸苦笑,这倒不是不能算,可是一来一个人的寿命长短也会随时发生变化,二来老爷子是他的亲爷爷,至亲之人的命相会被天机遮蔽一部分,并不是那么容易推演的。第三呢,就算真的算出来了,许半生也绝不敢告诉老爷子,一个人一旦知道自己会在什么时候死去,之后的日子也就过的索然无味了。

    沉默不语的李小语,此刻再度拯救了许半生。

    “老爷子,您的寿命不用算,就算原本您只能活到明天,有许半生在,他也有本事让您活到一百岁以后。”

    许老爷子被李小语这话逗得哈哈大笑,他以为这只是李小语为许半生解围的话,却不知道,李小语说的全是真的,只要许半生愿意,不敢说让老爷子活到百岁之龄,延长个数年寿命,这还是可以办到的。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