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0026 家法

0026 家法2017-11-11 22:17:0Ctrl+D 收藏本站

    许如轩走进老爷子的别墅的时候,看到许老爷子开怀大笑,而许半生坐在他的身边一幅其乐融融共享天伦的画面,他不由得呆住了。

    许老爷子肯定还是很关心许半生的,但是毕竟从未见过自己这个孙子,许半生对许家人似乎也没有太多的亲近感,他一回来就搞出那么多的事情,许如轩知道,许老爷子嘴上不说,对这个孙子还是颇有些失望的。

    现在这是怎么了?许半生突然就征服这个老爷子了?

    许老爷子看见许如轩呆呆的站在门口,脸上的笑容立刻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又是他一贯作为家长的威严。

    “不知道我在和半生聊天么?我不是说了不让人打扰我们祖孙么?你跑进来干嘛?!”

    许如轩张了张嘴,还真是无话可说。

    在门口的时候,家里的下人就告诉他,老爷子正跟大少爷聊天呢,而且把二老爷都赶了出来,说不让人打扰他们的。许如轩一听就有些担心,许半生回来之后,几乎就没让老爷子顺过心,他还真担心许半生那看似云淡风轻实则有了主意之后根本就无法改变的性格,会跟老爷子呛起火来。

    是以也不顾下人的劝阻,直接推门而入。

    家里的下人也是无奈,老爷子说不让打扰归他说,家里大老爷非要进去,他有几个胆子真敢拦着?

    结果进来之后却看到如此和谐的场面,老爷子还呵斥了他一顿。

    许如轩进去也不是,退出去也不是,尴尬的站在原地。只得求援似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许半生笑了笑,道:“爷爷,您就别训斥我爸了,我知道您是个什么意思。您放心吧,我不会跟二叔家里计较的,无论如何都是一家人,关起门来有什么矛盾都是门里的事情。”

    许老爷子一听这话,老脸不禁也微微一红,他没想到自己这点儿小小心思早就被许半生看穿了,自己这孙子根本就是一直在哄自己玩儿呢。

    “咳咳,对,对,一家人,咳咳,一家人。”

    许半生又看了看自己的父亲,说道:“爷爷要是没什么事儿,我就先回屋了。晚上还有些事情要出去一趟,现在回去先补补觉。”

    许老爷子赶忙说:“那你先回屋吧……”见许半生走到门口又赶忙问了一句:“你堂哥他真没事儿?”

    许半生回头一笑,道:“会吃些小苦头,被绑匪绑了,挨几下打总是免不了的,不过人不会有什么事儿。”

    许老爷子点了点头,也不知道是真的放心了,还只是自己宽自己的心。

    许如轩自己走到老爷子身边找了个地方坐下,然后问道:“爸,如脊说谦儿出事了?”

    许老爷子这时候已经彻底恢复到从前的模样,严肃的点点头,很有威严的说道:“老二已经得到那边的消息了,说谦儿是被牵连的,绑匪的目标是会议主办方的主持者,谦儿当时刚好跟他在一起,就一并被拖上了车。绑匪应该并不知道谦儿的身份,要求的赎金也不算太高。老二已经让人安排去了,主办方公司如果一时筹措不到那么多钱,我们家会帮着补齐。绑匪应该也不是惯犯,还不至于撕票。谦儿自己稳重点儿就不会有事。”

    许如轩点了点头,道:“蓉城那边我朋友多一些,要不要我飞过去一趟?”

    许老爷子摇摇头:“搞清楚了,也就不是什么大事儿,没必要搞得全家上下人心惶惶的。老二自己会飞过去,而且蓉城警方也在努力,希望绑匪先释放无关的人质。说不得等老二过去了,谦儿都已经被放回来了。你就不要飞过去了,倒是盯着点儿媒体,万一他们得到什么消息,知道谦儿也被绑架的消息,千万不要让他们放出来。跟媒体的关系方面,你比老二强太多了。”

    “好,我这就让人做做公关。”

    许老爷子颔首挥手,似乎是让许如轩可以走了,许如轩刚站起身,许老爷子又睁开眼睛说道:“老二媳妇的事情,你不要太放在心上。我已经训斥过老二了,那个吴娟要是不跟你们爷俩儿好好的认错,我让老二以后就别让她再进许家大门了。”

    许老爷子这话说的好似云淡风轻,但是处置的手段其实真的是很严重的,这也意味着吴娟是不是还能继续在这个家里呆下去,现在由许如轩说了算。只要许如轩说不原谅她,恐怕吴娟就真的只能跟许如脊离婚了。

    许如轩也是奇怪,这个吴娟到底说了什么做了什么,竟然会让老爷子如此震怒?要知道老爷子一向叮嘱他们的就是千万不要因为什么事情搞得家庭破裂,现在却主动表示只要长房不原谅,就让许如脊离婚。

    不过许如轩不至于现在就问,点点头,答应一声,便回到了自己的别墅之中。

    许半生之前就说了要回来休息,许如轩回来一问老张,果然许半生已经回房了。他像是个小偷似的在许半生的门口趴在门上听了半晌,里边果然一点儿声音都没有,看来还真是睡了,许如轩也只能带着一肚子的疑问进了书房。可是翻来覆去,书里一行字他都看不进去,无聊的只能打开了电脑玩着蜘蛛纸牌。

    许如轩现在真是一肚子疑问要问自己的儿子,吴娟到底说了些什么,令得老二也是愧疚万分,老爷子更是雷霆震怒。而许半生刚才说他晚上要出门,这也是个奇怪事儿,现在要补觉就意味着晚上出门肯定是夜半三更,那么晚这小子跑出去难道去捉鬼么?

    晚饭时分,许半生从房间里出来了,而在此之前,已经飞往蓉城的许如脊,刚下飞机就传回来一条信息,绑匪已经把许中谦放了回来,现在许如脊正赶往警局,许中谦暂时还不能离开,必须配合警方录些口供,以便帮助警方找到绑匪的位置。

    这个消息,已经足以让许家上下彻底松了口气,人平安就没什么事儿了,而吴娟此刻也知道自己彻彻底底的误会了许半生,可是却又抹不下面子过来道歉。许如脊临走的时候说的很严重,吴娟必须求得长房的原谅,就算是下跪磕头,也必须让长房原谅她,否则,自己收拾东西准备滚蛋吧。

    吴娟一面深深的后悔,另一面却不思反省,反倒对许半生产生了更多的怨怼。她认为一定是许半生在许老爷子面前告了她的刁状,所以许老爷子才会如此愤怒,非逼着她去给长房道歉,还说要把她赶出许家。

    但是不管如何,为了不被许如脊赶出去,吴娟也只能忍气吞声的来到了长房别墅的门口。

    虽然对许半生的怨恨不减,可是吴娟也知道自己白天说的话太过分了,数落他师父没教育好他倒也罢了,关键是说许半生是野种,这无疑是将许如轩和秦楠楠一并骂了进去。因此一进门,不等尚不明所以的许如轩和秦楠楠反应,吴娟噗通一声就跪倒在这夫妻俩的面前。

    痛哭流涕的哭喊着“对不起”,吴娟还真是有点儿表演天分。

    许如轩和秦楠楠愣住了,他们甚至都还没来得及问儿子吴娟究竟对他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呢,现在看到吴娟这样,夫妻俩于心不忍,赶忙上前搀扶。

    “弟妹你这是做什么?你是要折煞我们么?有什么话,站起来好好说,这是做什么!”秦楠楠连拖带拽的将吴娟拉起,将其按在沙发上坐下。

    许如轩回过头看看许半生,许半生的眼神却有些漠然。

    如果吴娟真的知道反省,她绝不该是这样的表现,再如何诚恳的道歉也用不着这么夸张,只要老老实实的说清楚自己白天的时候是因为太过担心许中谦的安危,口不择言就行了。她越是如此,许半生就知道她根本就没有真正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说不定还愈发怨恨自己了。

    手里掐了个诀,许半生感应着来自于吴娟身上的气息,虽然不可能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可也能够感觉到她身上那股怨气,以及已经根深蒂固的那种恨意。

    许半生知道,这个女人不能留了。

    不过他也不可能让自己的父母做恶人,真要是因为这件事把吴娟赶出了门,长房和二房之间,就彻彻底底产生隔阂了。终究只是一个不讲道理的泼妇而已,许半生还倒是不担心她能掀起什么风浪。她的性子败坏,以后总有机会让她彻彻底底的后悔。

    当然,该有的惩戒也是必须的,必须让吴娟明白,他许半生绝不是可以让人任意侮辱的。

    “半生,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许如轩问到。

    吴娟一愣,难道许半生没有把他们之间的对话告诉许如轩和秦楠楠夫妇?

    换做其他人,在知道这一点之后,可能就会幡然醒悟,至少会知道许半生还是怀着一颗良善之心,不希望一家人搞得太难堪。可是吴娟却并不是这么想,她反倒认为许半生是在惺惺作态,觉得此子心机极深,奔着的就是许家家主这个位置来的,心里就愈发与许半生势不两立了。

    感觉到吴娟心中的怨气竟然又有升腾之势,许半生心中暗哼一声,这个女人,真的是无可救药了。

    “妇道人家,就要谨守妇道,你虽是长辈,但是也要搞清楚在这个家里我是长房嫡孙。漫说这次完全就是你冤枉我,就算以后真有什么矛盾,你要记住,这是许家人之间的事情,永远也轮不到你一个妇道人家指手画脚。你回去吧,自己去请一道家法。”

    吴娟听罢,彻底石化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