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0027 许家大少

0027 许家大少2017-11-11 22:17:1Ctrl+D 收藏本站

    许如脊临走时的话弦犹在耳,每一个字,吴娟都深深的记在脑子之中。

    做夫妻二十来年,吴娟很清楚自己是依靠什么才吸引了当初的许如脊的。

    而即便吴娟年轻的时候算的上万里挑一的美人,若非许家老太爷决定不让后辈在官场上发展,勒令当时已经是副厅级干部的许老爷子转战企业,为了走更彻底的亲民路线,她这种出身寒微的女人,也只能做许如脊的"qing ren"而已。

    在那之后许老爷子扎根企业,随着九十年代初的改制风潮,成功的得到了第一桶金。再往后反倒收购了已经*为民企的企业,一步步将其做大,最终使得许家成为国内商界最顶级的名门之一。这一路过来,吴娟都是看在眼里的。

    嫁入许家已经算是攀龙附凤,而随着年月的流逝,吴娟唯一引以自豪的美貌早已不复存在。许家家规甚严,吴娟也因此受到不少约束,内心肯定是有不满的。但是她也明白,若非许家家规甚严,她恐怕早已成为被许如脊抛弃的糟糠之妻。这些年来,许如脊在外头偶有拈花惹草,甚至许如脊最近在外边还养着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吴娟都是知道的。但是她不敢跟许如脊提这事儿,时至今日,她能保住许家二房夫人的身份就已经足够满足了。真要闹开了,那些年轻女孩就算无法上位,她自己恐怕也至少是被打入冷宫的命运。

    她丝毫不怀疑许如脊离开家时对她说的话,哪怕有许中谦这个儿子会帮着她说话,她也逃不掉被逐出家门的命运。

    许中谦的话,在许如脊面前或许还有点儿用,在许老爷子面前,许中谦怕是连大气都不敢出的。

    进门看到许如轩和秦楠楠还算客气,吴娟还自觉自己的表演很是成功,她并未想到这是许半生根本就没把她当时的话告诉许如轩夫妇的缘故,还以为许如轩挂念兄弟之情,不愿意和她这个弟妹撕破脸。

    在当时,她心里甚至是有些隐隐得意的。

    只可惜,这种得意,被许半生无情的击碎了。

    许半生的话,打击的吴娟体无完肤,彻彻底底的命中了吴娟的脉门。

    是呀,别说吴娟现在还只是二房的夫人,就算是许如脊有朝一日成为了家主,在这个家里,她说话的份量也绝对不如任何一个姓许的人,哪怕是嫁做他人妇的女人。

    她吴娟看似身份尊贵,那是在外人面前,跟许家人比起来,她算个什么?不过是个附庸之物而已。别说只是许如脊的糟糠之妻,还半点水平都没有,结婚多年除了给许家生了个儿子就一无是处,比不得秦楠楠这样能够在生意上协助自己丈夫的女人。就算她和秦楠楠能够平起平坐,她又有什么资本在许家长房嫡孙面前叫嚣?

    长辈?这就是个笑话。

    许家子弟把她当长辈她才是长辈,真要不当她是长辈,许老爷子顶多轻描淡写的说上一两句。

    她这个长辈,要是敢动许家子弟一根手指头,包括她自己的儿子,她的下场一定很难看。而许半生即便是给她两个耳光,许家上下会怎样?当面斥责许半生几句,事后一定会将此事当成茶余饭后的笑料传扬。

    许家家规甚严不假,可家人和外人分的也是极为清楚的。这是一个很老派的家族,老派的家族就意味着女人的地位总是岌岌可危的。

    平日里,没有人会真的把这些话说出口,都是一家人,彼此之间总是要照顾面子的。可是今天许半生,却是*裸的撕开了这层面纱,让吴娟丑陋的面容彻彻底底的曝露在阳光之下。这阳光就仿佛伤人的利刃,直插进了吴娟的体肤之中。火辣辣的疼痛,终于让吴娟清醒了一点点。

    “半生……我……我对不起你,我不该胡乱猜测,我不该挑动你们兄弟不合。你原谅我吧,我真的知道错了。”吴娟思前想后,猛然间从沙发上噗通一声再度跪倒,只是这一次,她跪下的方向是许半生。

    许半生顿时脸上一怒,声音也变得极其的冰冷起来:“二婶,你这是要险我于不忠不孝么?”伸手一抬,两人相隔至少还有一米多的距离,可是吴娟却感觉到自己双膝之上仿佛有一股大力传来,她竟然是无论如何都跪不下去了。

    那股力道轻轻一掀,吴娟便跌坐在地,秦楠楠赶忙上前将其扶住,免得她再跪倒在许半生的面前。

    许如轩也怒了,他虚着眼看着吴娟,说道:“吴娟,你这样做,是想陷害我儿子么?!”

    父子俩的反应如出一辙,吴娟心里一个咯噔,顿时知道自己又演砸了。

    她原本是想自己无论如何都是个长辈,给许半生下跪了,这件事若传到其他房的耳朵之中,就算是自己的丈夫不帮着自己,其他房也会传出闲话。女人在许家的地位不如嫡系子弟不假,可一个长辈,五十岁的人了,却跪倒在一个晚辈面前。这种事,不论传到谁那里,一定都会觉得许半生逼人太甚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真的不是那个意思。大哥,半生,你们原谅我吧,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吴娟诚惶诚恐,最后的一个小小花招也彻底失败。

    “自己去领家法,否则我就要问问老二他是怎么管的这个家!”许如轩一挥袖子,背转过身去,显然是在告诉吴娟,你在这里纠缠无益,该干嘛还是得去干嘛。

    吴娟面如死灰,脸上挂着泪痕看着秦楠楠。

    秦楠楠是心软不假,可是吴娟一定是把许半生气极了,他才会说出这么重的话来。而且吴娟进门后的惺惺作态秦楠楠也并非看不出来,她最后给许半生跪下的举动,更是用心险恶,秦楠楠的最后一点儿恻隐之心也没有了。

    “这个家,是有规矩的!”秦楠楠说完,也是一偏头,看也不看吴娟一眼了。

    吴娟心如死灰,她知道,自己今天是绝对逃不过家法的惩戒了。

    哭哭啼啼的站起身来,吴娟还想看看许如轩夫妻会不会回心转意,只可惜,夫妻二人都有一个坚定的信念,那就是许半生是个很宽厚的孩子,他绝不会无的放矢。他既然这么做,就一定有他充足的理由。而老爷子让吴娟来道歉,显然也是吴娟的行为真的触怒到老爷子的底线了。

    吴娟终于离开,许家上下很快就沸腾了起来。

    许家的家法和许多老派家族一样,无非是一把戒尺而已。

    被家法惩治,身体上的疼痛还在其次,毕竟不是旧社会了,再严厉的家法也不可能真把人打死。面子上的损伤,才是真正的羞辱。家法一动,整个许家就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而受到家法的人,从此以后在许家的地位也必然会一落千丈。

    今天许半生让吴娟自请家法,就是要让她从此以后在许家本本分分做人,不要再妄动心思。

    若是从今而后吴娟吸取教训安分过日子也就罢了,如若不然,许半生也是不惮于让这个女人彻底离开许家的。

    不用去询问任何,许家上下也都知道,吴娟今日请动家法,就是因为长房的缘故。

    之前的热闹,每家都是看在眼里的,没回来的人,也自然有各家之人告诉他们。

    家法落在吴娟的手脚之上,却也像是落在了不少对许半生心怀不满的人身上。许家大少爷不是不会发威,他也绝不像他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好说话。他好说话,完全是因为这是一家人的缘故,可若触碰到他的底线,他是不介意给那个人迎头一击的。

    最关键的,是许老爷子显然是默许,甚至是推动了这件事的发展,由此可见,许半生刚回来的时候表现出来的种种不肖,此刻也都已经得到了许老爷子的认同。

    从吴娟的家法开始,许家大少爷才真正的算是走进了许家的大门,彻彻底底的成为了许家的大少爷!

    自此,大少爷这三个字,不做他人想!

    听着吴娟一声声的哀嚎,许家众人这才能沉静下心思好好的想一想,许半生回到许家之后,何曾对任何人做过丝毫的妥协?哪怕是许老爷子,不也是一点一点的在接受许半生做出的所有决定么?

    无论是他决意与夏家退婚,还是他表示要搬出去独住,甚至胆大妄为的领了一个不知道来路的漂亮姑娘回到许家,这一切,哪怕诸家对他都颇有微词,可又有哪一件是许半生做出过些许让步的呢?

    许半生,这位许家真正的大少爷,从走进许家大门的第一天开始,就已经在用他的行动告诉每一个人。他未必会与其他房争些什么,但若他想争,你们其他人就得安安分分的从命。

    众人也才想起,今日除了许中谦出事之外,也是许半生去夏家退婚的日子,他早晨出门的时候,各家都多有议论。他现在早已回来了,这婚应当是已经退掉了。可夏家的反应呢?为何没有听到半点夏家的愤怒?甚至他们都没打来一个电话,更加不要说登门问罪了。夏家,这是接受了许半生的退婚,并且丝毫没有打算找许半生的麻烦?

    许半生到底是怎样做到的这一点?他那天说他自己的事情当由他自己解决,而现在,似乎已经解决了?

    一时间,许家其他几房都对许半生心存敬畏了。

    许家大少爷,一日立威!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