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0030 阴煞之气

0030 阴煞之气2017-11-11 22:17:5Ctrl+D 收藏本站

    许半生这才放开了那人的手,顺手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一下,那人觉得有些奇怪,但是周围的指指戳戳让他没有时间多思考许半生为何要拍他一下,他现在绝对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只怕走的慢了真的招来警察,慌不择路的落荒而逃。

    周围响起一片叫好声,显然是对许半生揪出了这个小偷而喝彩,这其中不乏有在这里被摸过包的人,他们都知道,这个小偷以后是绝不会再出现在这里了,这也算是为这个鬼市减少了一个隐患。

    许半生冲着周围微微点头致意,并不放在心上,但是他平静的表面之下,却注意到,那些摊主都只是低头不语,没有一个为此叫好的。毫无疑问,这个小偷在这里的出现,那些摊主恐怕都是门清的。只不过这些摊主里头也多有摸金之辈,和小偷一样做的都是无本生意,甚至吃死人饭的比那个小偷更加低劣,他们自然是不会为此叫好的。

    一路逛到了头,许半生也还是一无所获,李小语见许半生并未出手,不由得有些失望。

    几乎贴在许半生的胳膊上,李小语悄声问道:“没有合适的东西么?”

    许半生回过头,含笑摇了摇头,道:“不着急,有些东西,这些摊主是不会轻易拿出来的,还都藏在包里呢。他们只跟熟人。”

    “那岂不是还是买不到?”

    “别急,我有办法。”

    从鬼市头上折返过来,许半生轻轻的拉起了李小语的手,小声附在她的耳边说道:“我需要闭上眼睛,你牵着我走。”

    李小语知道这是许半生要施展术法了,只是她并不明白,难道许半生能够通过术法得知哪些人身上有他需要的东西么?

    许半生的确是在施展术法,不过并没有李小语想象的那么神奇。通常来说,对许半生即将要做的事情有用的东西,若不是高人开光的,便是埋在地下年深日久之后自然凝聚了气场的。以术法在当今世界的流传,拥有真正给物件开光能力的人已经不多了,即便可以勉强做到,也都会令得自己苦苦修炼得来的少许真气荡然无存,任何修炼之人都是舍不得这样去做的。

    开光其实就是赋予一件平凡的物件气场,并且将气场留驻在物件之内的过程,这不但要求开光者有足够强大的实力,还要求那个物件本身是可以留驻气场的。不可能说随便拿一块石头就能为其开光,开光对于物件的材质等等,都有相当严格的要求。像是那些虔诚的佛教徒道教徒跑去寺庙之中求来的所谓高僧开光的法器,多数都是无用之物。真正的法器,哪怕仅有一点点气场的存在,拿到懂行的人手里,几百万几千万也是随便就可以卖出去的。这天底下哪有那么多开过光的东西?

    以现代人的修为,已经极少有人能够具备给一个物件开光的能力了,许半生自问可以勉强做到,可那会让他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虚弱不堪。但也并不是就没有办法给物件开光了,道家也好,佛家也罢,都有古代传下来的阵法,有一种阵法就叫做聚灵阵,各门各派各有巧妙不同。对术数研究精通之人,甚至可以将数个聚灵阵法叠加起来,因势利导,使得几个聚灵阵法之间产生相互呼应的作用,最终达到一加一等于二的效果。

    太一派自然也有这样的聚灵阵,而且以许半生所学,他已经可以将三个聚灵阵叠加起来,使得这个聚灵阵的开光过程时间不足单一聚灵阵的十之一二。可是,在灵气如此稀薄的今天,哪怕是在风水极佳环境极好的地方,一个聚灵阵给物件开光的过程,也需要数年到十几年的时间。许半生将三个聚灵阵法叠加起来,最少也需要大半年的时间才能开光一个物件。若非如此,他根本就不需要到鬼市上来寻找什么,而只需要自行制作几件法器就行了。

    李小语当然也懂得这些,修道之人对于法器之中蕴含的气场,是可以查探到的。是以李小语以为许半生是想查探周围不同的气场,从而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不得不说,李小语真的高估许半生了,许半生的修为虽然比她高一些,可也仅仅只是后天身之境而已,若是能隔空感应到法器之中气场的存在,那至少也需要达到后天巅峰的意之境,甚至需要突破到先天境地才能做到。

    不过许半生自有另外一种方法,通过开光得来的法器,他自然是感应不到,而这样的法器弥足珍贵,即便是稍通术数的人也能感应的到其中的气场。这类法器肯定出自名家高人之手,任何人得到了,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都是舍不得将其出售的。

    在鬼市这种地方,想要找到法器,九成九都是从地里弄出来的东西,这类法器是由年深日久自然吸收天地灵气而形成,气场并不自然流动,要有较深的修为才能感应到其中的气场。但是因为这些东西基本都是古人随葬之物,说穿了就都是刨坟掘墓得来,是为阴物。阴物自然就有阴物的特点,除了凝聚气场成为法器,同时也会吸收大量的阴煞之气,而阴煞之气,就是许半生可以感应到的了。

    不过想要感应到这类东西上的阴煞之气,也绝非易事,许半生也需要进入忘我境界才能勉强感应,所以他才会要闭上双目,让李小语牵着他走。在进入忘我境界之后,许半生基本上就是个行尸走肉了。

    幸而这是夜间,鬼市又没有什么灯光,即便许半生闭上双眼,一般人也是看不出来的。

    李小语小心翼翼的握着许半生的手,感觉到他的手掌很快失去了温度,若不是许半生双腿还在行走,李小语甚至要怀疑许半生是不是已经是个死人了。更可怕的是,许半生真的几乎没有了呼吸,至少李小语也需要极其用心,才能感觉到许半生那极为轻细也悠长的可怕的呼吸。

    不过百来米长的鬼市,许半生之前来回走了一趟也只用了不到半个小时而已,这一次,他的走动极慢,光是从鬼市入口走到另一头,就耗费了足足一个小时的时间。

    感觉到前方已经没有摊位,只剩下那个少年石予方的摊子了,许半生缓缓的散去了功法,睁开了双眼。

    李小语见他满额头的汗水,赶忙从包里去过一方丝帕,递到了他的手里。

    许半生看了一眼那块丝帕,想来是李小语的贴身应用之物,捏在手里便能感觉到从那上边传来的淡淡幽香,他便对李小语露出一个亲近的笑容。

    李小语发现,许半生本就略显病容的苍白脸色,此刻愈发苍白了,显然,这一百多米的路走下来,对他来说也是个极为繁重的付出。李小语甚至都有些不明白,为了一个夏家,或者说为了所谓的道心通达,搞得自己如此透支,真的值得么?

    她不敢跟许半生说这些,说白了,她不过是来给许半生当四年贴身丫鬟的,又有什么资格去管主子的决定?

    站在原地休息了一会儿,鬼市之上那些摊主身上的物件,他基本已经摸清楚了。

    以许半生的记忆力,当然不会搞错,他早已锁定了几个人,并且一定要将他们身上的东西买下来。

    内力的损耗不是那么容易恢复的,许半生也等不及,真等内力恢复了,就算鬼市不散,那些东西闹不好已经有主。许半生也只是等到体力差不多恢复,便指着前方一个摊位,说道:“我们去那边。”

    对那几样东西志在必得的许半生,也就不去故作姿态,比如在附近的摊位上转悠片刻再假装随意问起目标摊主,他直奔主题而去。

    “我是老李介绍的,他说你偶尔会有些好东西。不知今日你身上可有这类玩意儿?”许半生走到那个摊位上之后,看了看摊主的面相,此人腮下隐约三道黑纹,这是长期从事摸金的勾当,受了坟墓之中阴煞之气的影响的典型征兆。

    摊主明显一愣,带着狐疑的目光打量了一下许半生,然后又看了看许半生身后美丽的不可方物的李小语。

    许半生和李小语的年纪一望过去便知不足二十,摊主犹豫了一下,公家的人应该不会只有这点儿年纪,便相信了许半生。

    “你想要什么?”

    许半生淡淡一笑,道:“把你腰里缠着的东西都拿出来吧,我看一看。有合适的,不管是什么东西都可以。”

    摊主似乎有些不快,虽然还是很快从腰间摸出一个黑乎乎的小玩意儿,嘴里低声骂道:“这个该死的老李,怎么能连我把东西放在哪儿都说出去?”

    许半生接过那东西,手刚碰到那东西的表面,他就感觉到那东西里有着法器明显的气场,只是阴煞之气也是不少,一接触到许半生的手,阴煞之气便像是活了过来一般朝他手里钻去。

    稍稍运起内力,那阴煞之气便被挡在身体之外,许半生低头看了一眼,那是一只虎形的木牌,桃木雕刻,上边以小篆刻着“与留州太守为虎符”。

    这是古代将领调兵遣将的虎符,多为金铜或者玉雕材质,桃木虎符倒是相当少见。

    “只有一半?”许半生问到。

    摊主凑近了身子,压低声音说道:“当然有另一半,不过这东西可贵。”

    许半生笑了笑道:“你伸出手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