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0031 业余爱好

0031 业余爱好2017-11-11 22:17:6Ctrl+D 收藏本站

    摊主现在已经完全相信许半生是个内行了,在鬼市上,真正的好东西,谈价格都不是直接说出或者比划出来的,而是要两人搭搭手,然后以手指上的小动作来讨价还价,这样可以防止其他人听到两人的价格。

    急忙伸出一只手,许半生和他搭了搭手,脸上顿时露出苦涩之状。

    “看您也是位大少爷,这价格太低了。你涨三成,你手里那件东西就归你了。”

    许半生摇摇头,把半爿虎符交还给那个摊主,说道:“我给的价是整块虎符的价,而且我保证绝不会有人给你更高的价了。我自小喜欢这类东西,否则也不会直接喊出这样的价。你若没有另外半爿,这一半只值我刚才出价的两成。你考虑一下,不要再跟我讨价还价了,不能出手就算了。”

    摊主装的很是犹豫的样子,开口说道:“我知道您是行家,我可没有欺负您年纪小的意思。但是这东西,我收来都比您出的价高了,您多少再涨点儿,您是老李介绍来的,我当挣个辛苦钱。”

    许半生摆摆手,转身便要离开。

    摊主急了,又道:“加一成,就加一成。”

    许半生脚步不停,摊主似乎很是无奈的喊了一声:“少爷您留步,得得得,谁让您是老李介绍来的呢,我亏点儿就亏点儿,这东西先开个张。”

    听到这话,许半生才停下脚步,伸出手,意思是让那个摊主把整只的虎符都拿出来。

    摊主很快从腰间又摸出半爿虎符,将两爿虎符合二为一,严丝合缝的交给许半生。

    虎符到手之后,许半生却皱了皱眉头,低头看了过去。

    倒是严丝合缝,手艺还真是不错,另外半爿虎符从外表上看,跟之前那半爿绝对是一整块解开来的。但是许半生是何许人也?摊主这点儿小小伎俩又怎么可能瞒得过他。虽然造假做的是极为精致,可许半生只要一搭手就能感觉到这两爿虎符之中,并没有气场的相容,甚至连冲突都没有。

    将两爿虎符分开,许半生将那爿假的直接扔到了摊主脚边的摊位上,也不恼火,淡淡的说道:“把真的拿出来吧,这样的小手段就没什么意思了。我是诚心要你的东西,别搞得以后大家没有回头生意了。”

    摊主面有尴尬之色,他这种手段可谓是屡试不爽。一般人,他甚至有可能后拿出的东西全都是假的。这次是看在许半生从走到他的摊位前一直到要走的做派,都像极了一个行家里手,他才没有将之前那爿虎符也换成假的。可不曾想,许半生还是极为轻易的就将假的虎符辨认了出来,这辨认的速度,比起这个摊主本人甚至还要快了几分。

    不过他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鬼市上么,大家靠的就是眼力,你自己打了眼,谁也怪不着,而被人拆穿了,也没什么可不好意思的。

    嘿嘿一笑,摊主又从腰间摸出半爿虎符,递给了许半生。

    拿到手里之后,许半生感觉到了这半爿虎符之中的气场,知道这是真的东西了。

    可他并未就此让李小语拿钱出来,而是将两爿虎符合在一处,感受着这两爿虎符之中的气场很快融为一体,彼此感应,形成了一个气场的漩涡之后,他才彻底确认了这两爿虎符的确是一整个的东西。

    不怪许半生小心,这些鬼市上的摊主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刚才还拿出个假货就可见一斑。半爿虎符的价值,无论是作为古董还是作为法器,都要大打折扣。有些虎符原本并非左右相合,可这些人自然有办法让两爿虎符看起来仿佛是一整块的样子。但是许半生鉴别的手段和那些研究古董的人不同,他不用看,只是感觉这两爿虎符的气场是否相合,这东西是绝对做不了假的。唯有真正同出一源的虎符才能气场相合,其他的,一定会引发气场的冲突。

    “刷卡。”许半生说了一句,李小语早已取出卡来,而摊主也迅速拿出一只pos机,很快完成了交易。

    离开那个摊位之后,摊主这才露出了笑脸,很明显,他对许半生给出的价格是已经喜出望外了。许半生没有讹他,这个价格,别说今晚,他就是在这里守上一年,也不会有人给。上拍卖会,这枚虎符当然远不止这个价格,可这类东西见不得光,他哪有胆子拿去拍卖?

    在部分摊主眼中,许半生的行为无疑是很奇怪的,十二点刚过就到了这里,然后就买了一大堆基础的消耗品,接下来只是随意转悠,一样东西都没交易,甚至连上手都不上。可两点一过,许半生就像是疯了一般,频繁出手,基本上是每走到一个摊位都必然会买下一些东西。

    有心人帮许半生计算了一下,今晚他在这里共计从十一个摊位上买过物件,撇开少年石予方的不谈,其他人少说也都是五位数的交易,有些还明显上了六位数。

    这里的摊主彼此之间都是有数的,什么人手里有些什么,什么人能开出什么样的价,他们彼此之间多数都心照。毛估估两点过后许半生至少在这里砸下去几十万元。在这鬼市之上,除非真遇到大开门的物件,否则一整晚的交易也不过几十万撑死百万而已。这也意味着许半生今天一个人就拿掉了这里超过一半的销售额,绝对是一等一的豪客了。

    当即有人动了心思,主动凑到许半生的身边,轻轻的扯了扯许半生的衣角,小声说:“这位小哥,能否借一步说话?”

    许半生当然不会担心这些人搞什么花样,这里摊位虽多,许半生却早已将这些摊主的样貌记在心中,而且,就这些人,又有哪一个会是他或者李小语的对手?

    跟着那人走到一边,许半生也知道此人身上并没有自己需要的东西,而那人明显也并不是想把自己身上的物件卖给许半生,他很清楚许半生不是那种容易受骗上当的人。

    “这位小哥大概不是本地人?”那人递了支烟给许半生,许半生摆摆手表示自己不用。

    那人便自己点上了香烟,许半生回答说:“可以这么说吧,刚来到吴东,以后是要在这里定居的。”

    “您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公子,刚才我看见您出手了不少件东西……”那人说着话,忍不住还是瞥了一眼李小语,舔了舔嘴唇,显然对于李小语的美貌他也是倾慕不已。“我可不是您刚才出手的东西不行啊,只是这种地方,一般买不到太好的东西。小玩怡情,真想要淘到好物件,我倒是可以带您去个地方。”

    许半生笑了笑,道:“您是说一些地下拍卖?”

    那人立刻竖起大拇哥,道:“小哥您果然是行家,别看您年纪不大,在这行怕也是老虫儿了吧?”

    许半生含笑不语,那人又继续说道:“就是地下拍卖,那种地方才会有好物件,而且举办这种拍卖的是咱们吴东赫赫有名的七爷,他绝对保证能上拍卖会的都是真品。不知道小哥有没有兴趣?”

    “总不会是这个时间吧?”

    “那当然不是,那都是在白天的,鬼市九假一真才要黑灯瞎火的交易,咱们那个拍卖会,拿出来的可都是真东西。”

    “这种拍卖会不可能天天开吧?”

    那人点了点头,道:“七日之后刚好有一场,我也是看小哥您是真有眼光,才想着跟您攀附一下。您要是有兴趣,一周之后我可以带着您过去。这种拍卖会,没有人引领,您就算是知道了地方也是绝对进不去的。”

    李小语见那人说的开心,忍不住道:“这件事从头到尾你好像都没什么好处吧?干嘛这么热心?我们怎么知道你不是心怀鬼胎?”

    那人脸上顿时露出急了的表情,刚想解释,许半生却拦住了他。

    转过身,许半生对李小语说:“这位朋友想必是七爷的兄弟,他在鬼市赚点儿零花钱的同时,也替七爷寻觅出得起价钱的客户。而由他带过去的人,如果的确有成交记录,想必他也能从中分取一部分利润。这都是江湖上的常规道道,我相信这位朋友不是心怀鬼胎之人。”

    那人彻底服了,对于许半生也再没有半点轻视之心。

    他表情严肃的挑起大拇指,先是夸了夸许半生说的没错,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

    名片设计的很有特点,是一片薄薄的矩形金属。

    许半生接过来扫了一眼,发现那张矩形金属名片上,窄边右下角还有一层圆形滤网状的东西,紧贴在名片上。

    整张金属名片上,一个字都没有,许半生饶有兴趣的将那层滤网状的东西揭了开来,里边显示出此人的名字和一个简单的电话号码,此人名叫付村。

    许半生并未停止手上的动作,而是将那片薄薄的金属名片折了起来,围成了一个锥柱,这时候那片滤网状的东西就起到了作用,轻轻往上一翻,刚好和锥柱上下两个圆中的小圆严丝合缝。

    又将上方圆形边上一个小小的凸起拉了开来,这张名片竟然就变成了一个滤斗,既可以用来滤茶,也可以用来过滤咖啡。

    李小语看的新奇,不过脸上却并没有任何表情,而付村却是频频点头。

    许半生将名片恢复原状,交给李小语放好,冲着付村拱了拱手:“付总经营着一家会所,却跑来鬼市摆摊,这应当是业余爱好么?”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