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0033 石予方的秉性

0033 石予方的秉性2017-11-11 22:17:8Ctrl+D 收藏本站

    一件小事,很容易看出一个人的秉性。

    石予方和许半生毫无交情,两人也是今晚才第一次相遇,话也没说几句,只不过是成就了一桩还算是两边都挺满意的交易而已。

    交易早已完成,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哪怕许半生多给了点儿,也只是因为许半生不在乎那仨瓜俩枣,心甘情愿而已。

    眼前这帮人觉不好惹,石予方可能的确是有所凭恃,但观其言行,他显然是知道这其间的危险的。若说是为了今后的长期生意这就是扯淡,人为财死不假,可谁也不会为了这点儿利益拼命。唯一能够让石予方这么做的,是他心底的一片善意,以及许半生刚才买他东西的时候结下的小小善缘。

    最为难能可贵的,是石予方根本就不清楚这帮偷儿为何会去而复返,而许半生却是知道的。他刚才在那个偷儿临走前拍了拍那人的肩膀,当时没什么事,可那人刚上了车不多久,就发现自己的左臂竟然红肿了起来,回到老巢之后,贼王麦老大一看便知是被人伤了经络,这只手臂今后生活自理问题不大,但是那妙手空空的活计却是决计废了。

    那人是个左撇子。

    废了他妙手空空的活计,就等于断了他这行的生路,麦老大一怒,实在情理之中。

    当然,若是按足了江湖规矩,自己不长眼惹到惹不起的人,被人捉了现行然后废了功夫也是正常的。可麦老大出了名的不讲规矩,如若那人回去之后安然无恙,他自己都有可能直接废了那厮,可那厮被许半生废了,麦老大却咽不下这口气。

    这边已经把人堵上了,另一头的那些人自然也就迅速跑了过来。

    见石予方竟然挡在许半生和李小语身前,刚才那个伸手被捉的家伙立刻冲上来问到:“小方,这事与你无关,你赶紧滚开。否则,别怪我不给你爹面子。”

    石予方丝毫不惧,直盯着那人的双眼,说道:“你自己手艺不精被人捉了,就该回去好好再练练。都像你这样,你不如去明抢。麦老大一向都瞧不起那些抢劫的家伙,说他们没有技术含量。你们今儿做的这事,就不怕麦老大知道了责罚你们?”

    “哈哈哈哈,就是老大让我们来的。今天这对小鸳鸯,我们一定要带回去。小方,我是看你那个老爹在江湖上还算有个名号,不然你以为我是怕了你那个老爹么?赶紧滚开,否则别怪我不讲江湖道义。”那人恶形恶相,左手习惯性的将藏在身上的刀片摸了出来,只是,他捏着刀片的手,早已不像从前那么稳健了。手指微微颤抖,似乎是连一个刀片都有些握不住。

    石予方大声喊道:“他们俩是我的朋友,你们若要为难他们,先过了我这关。”说话间,石予方拉开架势,显然是决意要护着许半生到底了。

    许半生看了看石予方的招式,皱皱眉,这怎么看都像是自己太一派的功夫捉云手。只是好像又有所不同,并未得到捉云手的精髓。

    对方见状,立刻怒道:“小方,你他妈真以为老子怕了你那个躺在床上的老爹么?既然你不识抬举,老子今儿就先让你躺下。”说着话,他一挥手,好几个偷儿已经围了上来。

    这时候,那个穿polo衫的男子缓缓开了口:“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你发号施令了?没用的东西,自己下手不成反被捉,现在被人废了功夫还在这里逞口舌之利。你当老大是为了替你报仇么?”

    一声呵斥,之前那个偷儿顿时尴尬的退了回去,他也意识到自己有些越俎代庖了,在这里无论如何也都轮不到他来发号施令。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我错了!”那人低着头,再不敢多言一句。

    石予方已经有些反应过来了,他先看了看那人颤抖的左手,又转过头狐疑的看了看许半生,心道原来是因为许半生把那人干活儿的手给废了么?这又是何必?还是不知道江湖深浅啊,仗着自己有点儿功夫在身就似乎不顾江湖险恶,至少也摸清楚对方是什么人再下手么!

    穿polo衫的人点了点头,又看着石予方道:“小方,这事儿你管不了,我不管这俩人是不是你的朋友,他让麦老大很不高兴。你那两下子我知道,若你有你父亲一半的功力我还忌惮你几分,可就你学的那三脚猫的功夫,就不要拿出来现眼了。什么捉云手,连捉屁手都不如!”

    石予方一听顿时就怒了,也不知为何突然就变得像是一头小兽一般,双目赤红,嘶吼咆哮:“你可以侮辱我,我学艺不精是我的事情,可是你再敢侮辱捉云手,我石予方一定杀了你!”

    polo衫很是轻蔑的看着石予方,手里突然出现了一只刀片,那是一片刮胡子用的剃刀,去掉了后边的刀鞘,只留前边的刃口。十公分长的刀片,在他的五指之间翻飞,看得出来,这人在小巧的功夫上,颇有他值得骄傲的地方。

    “捉屁手!哈哈哈哈,我倒是想看看,你的捉屁手怎么杀了我!”

    石予方彻底被激怒了,他虽然明知道自己不是那个polo衫的对手,可还是义无反顾的冲上前去。

    一招一式,倒是颇有些底子的,只可惜吐息之法不对,招式也有些走形。应该不是石予方的原因,而是功夫本身出了问题,若非他父亲学的本就并非十成十的捉云手,就是学过之后记忆不清,导致在之后修习的过程中,招式走了样。

    李小语一看就知道石予方不是那个polo衫的对手,她当即就想上去接下来。许半生早知道她会如此,慢慢的伸出一只手,按住了她。

    看到许半生微微摇头,李小语虽不明白,可还是停下了举动。

    对方并没有伤害石予方的心,否则石予方在那人的手下走不出十招。

    看到石予方很快就出现了重复的招式,显然他的捉云手是残缺不全的,一共也没学了几招,而且招式之间一直存在偏差,这使得原本强大无比的捉云手,在他手里发挥出来的不过十之一二甚至还不到的威力。

    看到这里,许半生已经无需再看下去了,他的本意就是想看看石予方到底学了多少捉云手的招式。

    “废了双臂,让他们以后安分做人吧。”许半生微微后撤半步,双手再度背向了身后,神情冷漠的吩咐着李小语。

    话音未落,李小语就已经动了,双脚在地上轻轻一点,人早已腾起半空,腰间陡现一道匹练,在这暗黑的夜里,两辆车的车头大灯的照耀之下,宛如一道长虹,兜天盖日的笼罩了下来。

    周围寒意森森,polo衫顿时感觉到情况不妙,情急之下他想要抓住石予方作为人质,这样至少可以令得对方投鼠忌器不至于伤了自己。polo衫也算是行家了,李小语刚出手,这一招还未使完,他就已经感觉到,这绝非他所能抵挡的,心里就在琢磨退路了。

    只可惜,李小语不止是他不能抵挡而已,而是根本超出了他的想象之外。polo衫万万也想不到,李小语年纪轻轻,竟然拥有绝不下于麦老大的功夫。

    一道寒光闪过,polo衫的意图就落了空,李小语这一剑先斩在了他和石予方之间。

    polo衫大惊,急忙后退,只可惜已经来不及了,李小语一剑斩断polo衫和石予方之间的招式,招式却并未用尽,剑势走到一半,便是剑尖一挑,疾退之中的polo衫,只感觉到自己手臂上一凉,然后有感觉到一股温热缓缓沿着手臂流淌了下来。他转脸望去,他的两条手臂都已经淌出一线鲜血,双臂垂下,竟然丝毫用不上力,手里的刀片也当啷一声坠地。

    李小语身形再度前冲,手里软剑刷刷点点,空中寒光闪现,一时间也不知道李小语使了多少招。

    这是一场丝毫没有半点悬念的屠杀,犹如虎入羊群,所有人都没有感觉到太大的伤害,仅仅只是双臂上被李小语刺伤了一道小小的口子。可是他们的感受都和那个polo衫一样,双臂绵软无力,手里的武器纷纷坠地。

    李小语收剑回来,用时不过一分来钟,石予方早已目瞪口呆,早知如此,他哪还会傻乎乎的要来保护许半生和李小语啊?这武功也太强了吧?至少也是鼻之境的高手了。

    很快,等到那些偷儿双臂之上的血止住了,他们的双手又神奇的恢复了行动能力。但是,都和最初那个家伙一样,正常生活不会有什么问题,可是再想重操旧业,是绝无可能了。他们的经络已伤,像是偷窃这种需要极高技术含量的活计,他们是绝对从此丧失了。

    “你,过来。”许半生指了指最初被自己抓住的那个小偷。

    那人已经脸色煞白双股战战了,他这是惹到了一个什么人啊?他知道,就算是许半生肯放过他,等他回到麦老大那里,麦老大知悉了就是因为他偷了一个不该偷的人,导致麦老大手下至少损失了十几号人,其中还有麦老大的亲传弟子——那个polo衫,他就绝不可能有活路。

    带着满心的惶恐走到了许半生的面前,许半生却是和气的问他:“你应该知道麦老大在哪里吧?”

    那人不及反应,而polo衫却是顿时怒道:“鸡杂,你狗东西要是敢出卖老大,我弄死你!”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