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0034 麦老大

0034 麦老大2017-11-11 22:17:10Ctrl+D 收藏本站

    原本已经濒临绝望的鸡杂,听到polo衫的话,却是突然有了勇气:“难不成我会天真到以为自己还有活路么?今晚之事由我而起,事实证明你们跟我一样,根本就是俎上鱼肉,等我回去,麦老大必然会将我折磨至死。而且,就凭你现在这样,自身都难保,你拿什么弄死我?”

    说完话,鸡杂望向许半生,道:“我可以带你们去麦老大那里,不过你得放我一条生路。”

    许半生笑了笑,连话都懒得说,但是意思很明显,他是在说鸡杂根本就没有跟他谈条件的资格。

    鸡杂权衡了一下,他突然意识到许半生今晚的举动很可能干脆就是完全针对麦老大而来的,如果是这样,许半生恐怕并不会杀了自己,对许半生来说,自己就是条杂鱼,麦老大才是他的目标。

    而且,反正现在两头都是死,若是死在麦老大手里,死前肯定要受尽折磨,以前也不是没看过被麦老大活活折磨死的兄弟。而死在许半生手里,至少能给个痛快。

    “好,我带你们去!可是,这些人若是不死,他们一定会给麦老大通风报信。”鸡杂也是恶向胆边生,猛然指向polo衫,那群人这才意识到,自己根本就是任人宰割之物,恐怕连跑都跑不掉。

    “鸡杂,你好毒!”polo衫目眦欲裂,低声怒吼。

    鸡杂怨恨的看了他一眼,道:“我能比你们更毒么?”

    而看到许半生望向自己的眼神真的毫无怜悯,polo衫身边的那些偷儿,顿时惊惧不已,一个个大叫起来:“你不敢杀了我们,我们这么多人,死了一定会出大事的!”可是,就连他们自己都知道,一来他们一旦身死,警方很快就会查到他们的身份,绝对是拍手称快的事情,警方恐怕根本就不会认真的追查凶手。而且就凭许半生身边那个漂亮女子的身手,恐怕她就是传说中古隐门派的人,古隐门派根本就不受法律管辖,跟政府之间的关系是保持秋毫无犯,古隐门派的人杀了几个人,恐怕也就只能是杀了。

    许半生却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极为震惊的决定,他看了看石予方,说道:“小方,报个警,让警察来处理这件事。”

    石予方简直就要傻了,这件事从头到尾的发展,都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江湖事有江湖事的规矩,这帮偷儿不讲规矩现在又落在了许半生的手里,可是许半生竟然说要让警方来处理?

    不过这种时刻石予方也没什么脑子多想了,许半生怎么说,他就怎么做呗。

    掏出手机,拨了110,在电话里,石予方直接就说了是麦老大手下的人,110报警台顿时一阵慌乱。

    趁着警察还没来,许半生对那些偷儿说道:“小方在鬼市摆摊,看到你们偷窃财物,出来阻止。当他准备收摊的时候,遭到你们的报复,但是你们没想到小方是个高手,竟然将你们一一打倒。我希望你们能够相信,哪怕是看守所那种地方,我要进出也是来去自如。”

    许半生根本都不去管这帮人会是个什么反应,他相信,这些人都不是傻子,都知道应该如何取舍。在这种时刻,他们能保住一条命,就已经是善莫大焉了。自然是许半生怎么吩咐他们就怎么做。如果麦老大没死,他们再翻供也不迟,可若麦老大的死讯传来,那他们就老老实实坐牢去吧。

    “小方你帮着应付一下警察,我一会儿会去警局接你。”许半生倒是不怕去警局,他只要亮明身份,警方肯定不会为难他。但是他亮明身份警察肯定要打扰到许家的人,许半生不希望自己的父母知道这件事,是以交给石予方去处理。

    其实这事儿里头,疑点颇多,不过也正如许半生所料,警方并未为难石予方。

    鬼市上的人,警方其实都是挂过号的,石予方是其中难得的完全守法的摊主,而且石予方的父亲在江湖上算是个字号,警方也有许多人都知道他父亲是条汉子,且从不作奸犯科。现在被抓的这帮人很快验明正身,正是麦老大的手下,警方自然不会非要得到什么真相,只要这帮人真的被抓住了就是一件大好事。

    因为是半夜,警方处理的格外的快,前后十几分钟就验明了这帮人的正身,然后就让石予方先回去,第二天再来配合调查。

    石予方走出警局的时候,看到不远处停着一辆车,见到他出来,那辆车便驶了过来,车窗里露出许半生依旧平静的笑脸,邀其上车。

    车里,除了许半生,还有鸡杂。李小语开着车,按照鸡杂的指点,直奔吴东大学而去。

    许半生也没想到,自己即将要入学的这所高校,自己跟它第一次打交道竟然会是因为这个原因。

    麦老大之所以一直让警方干脆连他的身份都摸不清,是因为他有个和贼王完全背道而驰的职业。

    麦老大是吴东大学的一名副教授,学校锅炉房的司炉工全都是他的手下,而学校锅炉房也就成了他们的老巢,足以轻易的瞒过任何眼线。谁也不会想到,堂堂吴东大学的副教授竟然会是个贼头儿,更加不会想到,他们遍寻不着的麦老大的巢穴,竟然是吴东大学的锅炉房。

    锅炉房在吴东大学生活区的最后方,这里还单独开了扇门,为了方便运煤。而这里,也就成为了麦老大聚集手下最为方便的进入之处。

    许半生的车子开到门口,那扇大铁门原本是紧紧闭着,可是等到车子开近,竟然有人打开了铁门。

    很明显,麦老大已经有所警觉,光是从这辆车,麦老大就能看出绝不是自己的手下回来了。想必他也猜到了结果,可是他依旧敢打开铁门让许半生进来,似乎他有足够的把握把许半生留在这里。

    鸡杂已经浑身直哆嗦了,下了决心不假,可真见到麦老大,却又是另一回事。

    车子缓缓驶进锅炉房的大门,两旁都是煤堆,因为是暑假的缘故,锅炉几乎都停止运转了,四下倒是安静的很。

    刚停下车,对面的锅炉房里就走出几个人,为首的是一个五十出头的男子,文质彬彬,身量瘦削。上身一件短袖衬衣,下身一条薄料长裤,脸上甚至还架着一副无框的眼镜。文质彬彬,哪有半点心狠手辣的贼王的样子。

    许半生推开车门下来,李小语自然还是紧随他的身后,石予方随后跟下,可是鸡杂却是无论如何都不敢下车了。

    拱了拱手,麦老大还推了推脸上的眼镜,脸上竟然带着微笑,他说:“真是英雄出少年啊,幸会幸会。这次是我走眼了,看到鸡杂左臂的伤,我以为我那个不成器的徒弟足够应付。呵呵,朋友怎么称呼?是吃六扇门的饭,还是麦某的手下不开眼得罪了江湖上的朋友?”

    许半生看了看麦老大,却根本就没有理会他说的话,对于这样的人,许半生不觉得有什么值得他多说的。

    “这个确定就是麦老大?”许半生问的,却是车里的鸡杂。

    鸡杂心中风起云涌,他不知道自己的选择是否正确,不过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也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了。

    “是的,他就是麦老大!”

    “哈哈哈,鸡杂,你真是好胆子啊。你是不是以为他们能杀了三师弟,就连师父也能打得过?”麦老大身边一个穿着司炉工制服的家伙说道,面目狰狞。

    鸡杂哪里敢回答,许半生转过头,温和的对石予方说:“小方,看好了,这才是真正的捉云手。”

    话已出口,原本准备再次动手的李小语,却是退后了两步,她知道,这是许半生要亲自动手的迹象。之前她听到捉云手就感到奇怪,因为捉云手是太一派最出名的武功之一,她还以为石予方的捉云手只不过是同名而已,没想到以现在许半生的行为来看,石予方的捉云手还真是源自太一派。

    许半生负手迈步而出,龙行虎步,纵然身子孱弱,可行动之间那隐隐约约犹如君临天下的气势,已经尽显无遗。

    之前还有些小觑许半生的麦老大,看到他这步伐,脸上的表情也不禁严峻了起来。

    “师父,对付一个小小少年,哪里用得着您出手。我来杀了他替三师弟报仇!”眼见许半生带着鸡杂找上门来,以这些人的思维,自然是以为许半生已经杀了他们。说话者正是刚才那个面目狰狞的司炉工,他应该是麦老大的大徒弟。

    麦老大点点头,任由自己的大徒弟上前送死。

    他很清楚,单凭许半生走出来的这种气势,休要说是自己的大徒弟,就算是自己上去也未必就有把握胜之。虽然大徒弟上去就和送死无疑,可若能借着大徒弟之死搞搞清楚许半生的斤两,总比他自己上去送死要强。

    那个大徒弟得到师父的应允,顿时大吼一声,扬起拳头,就直奔许半生而来。

    从他的体型来看,此人是个力量型的选手,不过他就算力量再大,在许半生的眼里也像是小孩子的玩意儿罢了。

    眼见此人来势又快又急,许半生却只是脚下微微一转,身体旋了半个圈子,轻松的就绕过了那人。

    行至侧面,许半生左手伸长,用的正是捉云手中的一招,不过无论是位置还是火候,都不知道比石予方强了多少倍。

    五指虚握,犹如凤凰点头,许半生的手臂迅若奔雷,朝着那人啄去。那人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见许半生的手已经到了自己的腮边。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