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0035 贼王已死

0035 贼王已死2017-11-11 22:17:11Ctrl+D 收藏本站

    随后,许半生变啄为拍,只听一声脆响,那个刚才还气势汹汹的大师兄,被许半生这一掌直接抽的在空中打了两个转,噗通一声跌落在煤堆之上。

    再去看他,整张脸都塌陷了下去,显然就连颧骨都已经被打碎了。

    石予方看到之后暗暗心惊,自己的父亲在捉云手上的造诣已经是相当深厚了,他可是一个耳之境的高手,在江湖上很少遇到敌手。可是许半生就这一招,石予方也能看得出来,他比自己的父亲强的太多了。少年不禁想到,难道许半生已经是鼻之境的高手了?这么年轻就已经是鼻之境的高手,这也太可怕了吧?

    一时之间,石予方倒是忘记了去想为什么许半生也会使用捉云手。

    看到自己的大徒弟竟然一招都没能挡住,麦老大心里也愈发凝重了起来。

    他那个大徒弟,已经算是一只脚走进耳之境的高手,虽然还没有完全突破,但是由于天生蛮力,真要是遇到耳之境的高手,也未必就会落败。许半生竟然能一招之内重伤了他,许半生至少也是耳之境巅峰的高手,并且有九成以上的可能已经是鼻之境的高手。

    而麦老大自己,也是鼻之境,只不过突破不久,之前他在耳之境的巅峰之上,停留的太久了。也正是因为突破鼻之境不久,他今晚在遇到自己的手下被人废了一条手之后,才会愈发的恼怒。作为一名鼻之境的高手,不敢说在江湖上就没有对手了,至少也是绝不会有人愿意招惹于他的。一个鼻之境的高手,又怎么会去咽下这样的一口气呢?

    他却万万也想不到,就因为他突破到鼻之境后的意气风发,却为他自己引来了如此之大的祸端。

    麦老大在思考,许半生的年纪实在太小了,十*岁的样子,也不知道他是如何突破到鼻之境的。不过想来他即便是个鼻之境的高手,也不可能境界有多稳固,毕竟年纪摆在那里。麦老大虽然也只是刚刚突破到鼻之境,但是毕竟他在耳之境的巅峰上已经停留太多年,此番突破也可谓是厚积薄发,普通的鼻之境高手,只要不是鼻之境的巅峰,也未必就是他的对手。若是再考虑他作为贼王的小手段,就算是鼻之境巅峰的高手,他也未必就真的无法战胜了。

    许半生并没有给他太多的思考时间,直接就动起手来。麦老大身后虽然还有徒弟和手下,可看到刚才那个家伙被许半生轻易的一掌击飞,他们哪里还有胆子上来跟许半生动手?一个个纷纷退开,麦老大无奈,也只能迎上前去。

    许半生出手全是捉云手,石予方越看越是心惊,这简直就是出神入化的手段,他从来也没想过,捉云手练到极致,竟然能够达到这样的效果。

    几个呼吸倏忽而过,许半生飞快的将一整套的捉云手都打了出去,石予方看到后边,越发的赞叹不已,这些招式,就连他父亲都不知道,可只从这些招式之间的连贯和相同的气韵,石予方也知道这必然是他父亲的捉云手所缺失的那部分。

    许半生的招式终于开始重复,而麦老大见状,也是暗暗欣喜。他发现自己猜测的不错,许半生的确是鼻之境的实力,可他的鼻之境毕竟年轻缺乏经验,不像是自己这般老辣稳健,整个一套捉云手已经用完,麦老大自忖只要自己施以全力,必然可以拿下许半生。

    只是,麦老大开始拼尽全力的同时,他也似乎感觉到许半生的实力又更进了一步,简直就不可想象,麦老大还以为自己是产生了错觉。

    不可能!绝不可能!

    直到和自己的徒弟一样,被许半生仅仅只用了一招就拍飞到半空中,同样转了两圈落地,半边脸都已经彻底失去了感觉,麦老大还处于极度的惊讶之中。

    这到底是什么实力?舌之境么?这怎么可能。这个少年才多大?二十?还是十八?他怎么可能这么小的年纪就达到舌之境?

    不管怎样,麦老大总算是明白了,许半生一开始,根本就是为了给石予方展示他整套的捉云手,所以才故意隐瞒了实力,很可能是使出了三四分的气力。而一遍捉云手用完,许半生依旧仅仅是一招之间,就让麦老大和他的大徒弟走上了相同的一条路,同样一招被抽飞,同样在许半生手下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

    “你到底是什么人?”见许半生缓缓走到自己的面前,麦老大满脸惊骇,口中含混不清的问到:“你是古隐门派的弟子么?!”

    许半生淡淡一笑,道:“既然知道有古隐门派,就不该如此嚣张,这世上有太多的人都是你惹不起的。”

    麦老大顿时心如死灰,他一身所学,不过是当年一个古隐门派的人指点了他一个吐息之法,教了他一套拳法,他就已经在江湖上威名赫赫了。对于古隐门派,麦老大绝对是顶礼膜拜的,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竟然会无意中得罪了一个古隐门派的人。

    “我错了,我不知道您是古隐门派的前辈。我也算是古隐门派的弟子,我是昆仑派的弟子,当年昆仑派的一个仙长传授了我武功。对不起,前辈,我知道错了,求前辈留我一条生路。”

    眼见许半生承认,麦老大立刻就哀求起来,甚至还抛出昆仑派的名头,试图让许半生投鼠忌器。

    许半生摇了摇头,道:“自作孽,不可活!”说罢,顺手抄起一块硬煤,掷向麦老大的脑袋,可怜麦老大也是个鼻之境的高手,却竟然连一块硬煤都躲不过去,被直接砸了个脑袋开花。

    随即一脚踢在那个大徒弟的肋骨之间,大徒弟哼都没哼一声,也就追随他的师父而去了。

    转过身,许半生看着早已颤抖不已的其余人等,他道:“处理尸体这种事情,我想不用我教你们了吧?”

    那帮人哪里敢说不会?而且平时麦老大虽不是经常杀人,可是杀人毁尸这种事对于他们而言的确并不陌生,一个个顿时将头点的犹如鸡奔碎米一般。

    “都过来。”许半生招了招手,那帮人胆战心惊的,不止许半生意欲何为,可也绝不敢不过来,一个个哆哆嗦嗦的走到许半生的面前。

    许半生手掌疾翻,挨个儿在那些人的左右双肩上都拍了过去,各有一道内力被注入那些人的双臂之上,很快这些人就感觉到自己双臂犹如刀割一般,不大会儿竟然红肿了起来。

    他们在看过鸡杂之前的状况之后,也都知道,自己两只手上的功夫算是被废了,不过好在能够留下一条命,这对他们来说已经足够。

    回到车里,鸡杂满脸希冀,但是李小语却是将他一把拎了出来,一脚踢在他的心窝之处,鸡杂顿时和麦老大是一个下场。

    带着石予方离开了吴东大学的锅炉房,天边已经有些微微的放亮了。

    石予方若不是全程经历,他怎么也难以相信在吴东也算是一霸的贼王麦老大,竟然就这么被一个十*岁看上去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少年给杀了。毕竟也算是江湖之人,石予方对于杀人这种事并没有太多的恐惧,他看不明白的,只是许半生怎么会有这样高深的武功,看起来,他甚至比之前出手的李小语还要强上不少。

    少年的心中,对许半生已经是顶礼膜拜,他看着李小语冷若冰霜却美艳无双的俏脸,心中暗道,也唯有许半生这样的人,才配得上李小语这样的女孩子吧。

    贼王麦老大,以及他的整个团伙,在这一夜之间彻底覆灭。

    把石予方送回到他居住的小区门外,许半生对他说:“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过些天我会来找你。”

    石予方还处于极度的震惊之中,并未细想,只是机械的点了点头,便看着许半生乘坐的那辆小车绝尘而去。

    一直到车尾灯都不见了,石予方才猛然惊醒,自己竟然连许半生叫什么名字都没有问,而且,他怎么会用捉云手的?

    回到家里,石予方将今晚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自己的父亲,他父亲听罢之后,激动不已,拖着病体挣扎着从床上跪起,竟然是满脸带泪,口中泣不成声的低喃道:“师父,那个少年是您的弟子么?一定是您的弟子。师父您还在人世么?”

    石予方听到自己父亲的话,大概明白了,许半生看来就是传授自己父亲武功的那位道长的弟子。

    “爸,那个少年是你的师弟么?”

    石大定泪流满面的摇了摇头,道:“师父从未正式收我为徒,他只是教了我几招捉云手防身。你这孩子,我嘱咐过你多次让你不要偷学捉云手,你却不听。现在师父的传人看到了你用的捉云手,肯定是要来问罪的。不经师父允许,任何人都不得将太一派的武功传授他人。小方啊,你这几天做好准备,等到师父的弟子来找我的时候,你试着求求他。师父宅心仁厚,他的弟子也必然如此。想来他不会太过为难于你,但是你的功夫,到时候自己废掉吧。”

    石予方心中大骇,可却有无可奈何,他无数次的恳求父亲将捉云手传授给自己,可父亲坚持不允,他现在才知道,原来是这个原因。这些年他看着父亲练功偷学了一些,可却完全没能得到吐息心法,所以才会使出那不伦不类的捉云手。

    但是即便如此,他这也算是有悖太一派的门规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