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0036 再登夏家门

0036 再登夏家门2017-11-11 22:17:12Ctrl+D 收藏本站

    亲手画制了九九八十一枚灵符,许半生也是觉得自己精力几乎完全透支了。

    不过好在鬼市上的收获不小,竟然得到了十几件可以被称作法器的东西,用在夏家的祖坟之上,应该还会有些富余。

    许家人还是在反对,可是许半生却坚持带着李小语从许家的大院之中搬了出去。

    绘制灵符消耗了他太多的精力,若是留在许家的别墅里,还不知道要多长时间才能恢复。

    李小语住的地方,楼下只是用来衣食起居之所,可即便如此,屋内所用材料以及家具的摆设等等,也都是暗合聚灵阵法的。而楼上许半生虽然并没有上去看过,可光是感应楼上的灵气流动,他就知道楼上的阵法比楼下更强,是个完完全全适合闭关的地方。

    搬进了李小语的房里,许半生立刻上楼进入了闭关辟谷的状态,李小语在他身旁为其护法,这一坐,就是两日两夜。

    两日过后,许半生睁开了双眼,脸色虽然依旧稍显苍白了一些,可他的精力已经完全恢复,甚至由于前两日杀了麦老大,念头极为通畅,道心又有了少许的长进,他的实力还微微的向上提高了少许。

    而为夏家祖坟破阵所需要准备的东西,也都已经安排妥当,许半生便和李小语再度走进了夏家的大门。

    这一次,自然不会再有什么惊讶,相反,夏文瑞夫妇反倒对许半生热情了不少。

    这两日夏文瑞也让人去看过自家的祖坟,虽然不是从前为他夏家布置风水的莫大师,却也是江东省颇有些名望的风水大师。

    那位大师去看了夏家的祖坟之后,沉忖良久,他告诉夏文瑞,夏家的祖坟的确很怪,按照方位以及地点等等来看,这里无疑是福荫子孙的好墓穴。并且在祖坟的建造和祖坟周围的草木,也是聚福的阵法,可却不知为何根据罗盘看来,这里的气息完全紊乱了。依旧是福荫之穴,却处处透着古怪。

    那位大师也是毫无头绪,他只是出于自己多年堪舆的经验,发现这里存在问题,而至于原因,他是一无所知的。更加不用说解决之道。

    在得到了印证之后,夏文瑞夫妇对于许半生的说法已经是深信不疑了,那天在夏家他们也亲身体验过那团生魄的阴气。这两日,夏文瑞本就在惴惴难安的等待许半生,现在看到他,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见夏文瑞夫妇态度上的变化,以及二人分别佩戴上了那两只订婚信物,许半生知道自己已经彻底无需再费口舌,只需要尽快进入到实质问题就好。

    夏文瑞夫妻俩对于术数一道如此深信不疑,是许半生也始料未及的。

    由于夏妙然的缘故,许半生其实已经做好了夏家人完全不信风水的准备,可他刚刚走近夏家的院子,就已经看出夏家宅院在风水上的布置是颇费了一番心思的。

    当时许半生就猜测到,很可能夏文瑞夫妻是相信风水一说的,又或者,是他们家的老人相信这些。

    只要有一个人对此深信不疑,许半生的事情就要好办的多了。

    这才有了许半生未进门之前先将夏家宅院整个的风水看了一遍的行为,也才有了他进门之后又将夏家屋内风水布置观察了一遍的举动。看罢之后,许半生就更加有把握了。而之后的过程也印证了他的猜测,夏文瑞夫妇果然和他们的女儿不同,他们是相信这些的。

    之后就简单的多了,一步步都是按照许半生的节奏在走,而在他当着夏文瑞夫妇的面捏爆了那团生魄之后,他就知道,他要求解除婚约的举动,夏家应该不会有什么兴师问罪之举,充其量对许如轩一个人虚张声势的发泄一通而已。

    “夏叔叔,王阿姨,这两天想必你们两位也请了一些精研风水堪舆的前辈去看过了吧?”许半生落座之后,平平静静的问到,李小语依旧低眉顺目的站在他的身后,一言不发。

    夏文瑞面有凝重之色,点点头道:“我们的确请了一位大师去看看风水,倒不是信不过你,只是这种事情牵涉到先祖安宁,不得不慎重行事。半生,我和你阿姨也算是看着你出生的,虽然你现在和妙然的婚约已经解除了,不过这也是你们两小的选择,我们做长辈的也无意多加干涉。我们家这件事,就多有拜托了。”

    许半生点了点头,淡淡一笑,并未介意夏文瑞前后态度的改变。可李小语终究有些不忿,冷冷的哼了一声,搞得夏文瑞夫妇多少有些尴尬。

    犹豫片刻,王茜又担忧的问道:“半生,你上次走的时候让我和你叔叔把那两件开过光的法器戴上,我们戴上之后的确感觉到这两天身体舒服了许多。可是那天那个生魄,不会给妙然带来什么影响吧?你回来的那天,妙然还差点出事,幸好当时有你在场,那是不是就是因为那团生魄的影响?”

    许半生笑了笑,宽慰道:“妙然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那团生魄主要起的是牵引之用,现在夏家大局由叔叔阿姨你们两位主持,最大的影响就落在你们二人身上。妙然的劫,虽不能说完全与此无关,可这两年她并未受到生魄太大的影响。人有浩然之气,阴煞之气纵然可怖,可那一点点的影响还是能被浩然之气化解的。只要解了你家祖坟上的厄阵,她不会有事。”

    听到这话,夏文瑞夫妇才放心了不少,只是眉宇之间依旧存在担心。

    虽然许半生表现出来的实力真的很强,可是毕竟年岁尚幼,他们请去的大师五十多岁精研半生风水堪舆之道,竟然都对祖坟的气场变化束手无措,夏文瑞夫妇也不敢完全信任许半生就有解决的能力。

    这两天他们除了在等待许半生再度登门之外,也派人试图再联络当年替他们夏家布置风水的莫大师,只可惜莫大师身如鹞鹤,根本无迹可寻,直到现在也没传回半点消息。

    “那么,我们便走吧。”见许半生没有其他问题了,夏文瑞便试探着问到。

    许半生点了点头,又道:“是可以走了,不过夏叔叔和王阿姨却是不能去的。那团生魄与你二人朝夕相处早已有了一定的联系,与其同出一体的生魂自然对你二人多有了解。在那团生魄的思维之中,恐怕它早已将你二人视为困住它在那唐三彩内法阵之中的人。若你二人去到实地,让那生魂见了你们,定然反扑更厉,不利于解决问题。”

    夏文瑞和王茜俱是一愣,他们完全没有想到还有这样一说。

    前两天请那位大师去祖坟的时候,是夏文瑞亲自去的。似乎还真是应了许半生的说法,当时他和那位大师只是远远的用罗盘测量,大师就已经判断出了一个大概。而当二人走到坟前之后,就连夏文瑞这个对罗盘只是一知半解之人,也发现了罗盘上的异样。让夏文瑞惊心的是,他跪在坟前给自己的亲爷爷磕头的时候,那名大师听得随身的包中一声脆响,他打开包一看,却发现收起来的罗盘竟然裂开了一条大缝。

    当时虽然不明白原因,可现在联想起来,恐怕是因为坟内的生魂感应到了夏文瑞的气息,又感应到罗盘的存在,产生极其强烈的反扑。虽没能奈何的了夏文瑞,却将大师的罗盘震裂了。

    这还只是夏文瑞一人而已,若是夫妇俩人同去,还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尤其是夏文瑞将那个唐三彩送给了王茜,从道理上将,那个唐三彩以及中间的法阵,正主正是王茜,若是王茜去了祖坟之上,可能真会出现意料不到的情况。

    夫妻俩对视半晌,道:“那让谁去呢?”

    “必须是直系血亲。破阵需要用到直系血亲之血,只要是除了你们两人就行。”

    夫妻俩无奈的摇摇头,心道总不能让夏文瑞的父亲去吧,老爷子那么大的年纪了,而夏文瑞虽然也有兄弟姐妹,可都不在吴东,所谓远水解不了近渴。家里还在吴东的,除了夏妙然就只有孔佩莉了。孔佩莉显然不能称之为直系血亲,唯一的直系血亲唯有夏妙然而已。

    可是,夫妻俩对于说服夏妙然和许半生同去,还真是没什么把握。

    那天许半生走后,夏妙然就显得十分不悦,这几天都没跟他们夫妻俩说过话,也不知道是因为被许半生退婚之举伤的太深,还是因为自己的父母竟然会相信许半生那些鬼画符一般的江湖骗术。不管怎样,想要让夏妙然跟着许半生去祖坟,似乎都是一个很难完成的任务。尤其是,去到那边之后还需要她的鲜血。

    许半生对此早有推演,便又说道:“你们只需劝说妙然同去便好,我想,以她的性格,你们若是反其道而行之,应当会有些效用。她不信此道,就让她去揭露真相好了。至于到了那边如何取她的血,我自有办法。你们且放心,我不会伤害她,两滴血而已。”

    夏文瑞和王茜对视片刻,似乎现在也只有这个办法了,夫妻俩点点头,上楼将依旧在沉睡的夏妙然拖到了楼下。

    对于许半生再度装神弄鬼的表现,夏妙然果然表现的很愤怒,也正如许半生所料,夏文瑞和王茜对她嘀咕的耳语起了效果,她很快从不肯同去变成信心满满的要去揭穿许半生的真面目。

    三人两辆车,夏妙然却是不肯跟许半生同车,她自己开着那辆兰博基尼在前边带路。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