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0037 上山

0037 上山2017-11-11 22:17:13Ctrl+D 收藏本站

    夏家的祖坟并不在吴东,不过也并不太远,八十公里的路程而已。

    夏文瑞的祖籍是润州,也是个古色古香的小城,小城内到现在,还有不少历史悠远的小巷子,青石板的巷道,散发着浓浓的水乡感觉。

    不过夏文瑞的老家却并非城里。

    在当年,他老家的村子还是很偏远的,不过随着城市化的进城,不少原先是农村的地方现在已经属于城市范围了,而原先偏远的农村,现在也已经处于城乡结合部的位置。

    夏文瑞老家的村子就是如此。

    村子就叫夏家村,村内原先只有一个姓氏,不过解放后开始产生了一些变化,不过仍以夏姓为主。

    夏家村也算是个山清水秀的地方,村口有条小溪缓缓淌过,由于后方就是南山森林公园,这里的溪水并未被污染,倒是清澈见底。

    南山森林公园算是把南山大部分的地方都保护了起来,夏家村的人也多因此获得了一份护林的工作,收入堪比城里人,在这种地方,可谓富庶。

    车子刚到村口,早有村里人出来迎接。夏文瑞显然先打了电话过来,村里人也都见过夏妙然的那辆兰博基尼,远远看见,便都朝着村头跑来。

    听夏文瑞说,是来了个风水大师,村长有些奇怪,这不是前两天刚来过一位大师么?怎么今儿又来。而且还不是夏文瑞亲自陪同,看起来似乎也不是什么重要的大师。迎接归迎接,村长更多迎接的是夏妙然,对于许半生这位大师,却是并不太上心的。

    等到夏妙然和许半生的两辆车都停在了村口,夏妙然一下车自然是受到全村老少的热情欢迎,而许半生和李小语下车,就多少有些清冷了,尤其是当村里人见许半生竟然如此年轻,还把他当成大师的随从。可半天都不见车里有年长的大师下车,村人才知道,原来许半生就是那位大师,一个个顿时更加不相信他,越发态度清冷了。

    李小语看在眼里,很是不忿,哼了两声。

    村人虽然不太能够信任许半生,却对李小语的惊人美貌暗暗震惊不已。原先以为夏家的大小姐夏妙然就是仙女一般的存在了,而现在看到李小语,才知道城市里竟然还有能和夏妙然比肩的漂亮姑娘。这让村里不少年轻的小伙子都在想,是不是现在城里的姑娘都这么漂亮了,否则怎么可能来两个人就都漂亮的好像天仙一般呢?

    “这位就是你父亲请来的大师?”村长把夏妙然拉到一旁,小声的问到,“年纪也太小了吧?”

    夏妙然点点头,煞有介事的说:“您别看他年纪小,真真的是个大师呢。我们家祖坟上的问题,就是他看出来的。”

    “他都没来过,怎么知道祖坟有问题?”

    “他在我们家就看出来了,您说神不神?”

    村长一听,顿时肃然。

    乡间的人,通常比城里人更加相信这些东西,原本也只是因为许半生的年纪有所怀疑,可是这毕竟是夏文瑞电话里千万叮嘱的,村长倒是也不敢太过于怠慢。现在夏妙然又说的这么神,村长对许半生的态度立刻就热情的多了。

    夏妙然当然不是真的想要捧许半生,更加不会是相信他的能力,而是想把许半生捧得高高的,等到了祖坟那边的时候,揭穿他的真面目就会落差更大,这样一定会让村里的人非常的愤怒,这才能真正的打击到许半生。

    这倒不是夏妙然要害许半生,她只是再也不想看到许半生装神弄鬼而已。村里人再如何愤怒,夏妙然也有把握控制住他们。夏家这些年也不知道给村里捐了多少钱,那些护林员的工作,说穿了也都是夏家给的,否则怎么可能开那么高的薪水。夏妙然自信,不管村里人如何痛骂许半生是个骗子,她也能掌控住局面,肯定不可能让许半生受到身体上的伤害。

    村长热情的邀请许半生去他家坐坐,喝喝茶吃顿饭,许半生却摆摆手,笑着说:“饭肯定要吃,不过现在还早,我们还是先去祖坟上看看。等到了中午,再到你家里叨扰。”话虽说的客气,可村长也听出其中不容置疑的意思。

    村长心道,别看这位大师年纪不大,可是行动之间却的确有些仙风道骨的意思,说话的语气也是颇有仙气,看起来还真是一位大师呢。只是这个年纪……村长很快想到,或许是某位仙长的嫡传弟子吧,书里不是说么,一百岁的老神仙收了个关门弟子,别看年纪小,辈分却很高那种。

    村长自顾自的给自己找着解释,就找了两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自己也加入其中,亲自带着许半生去山里的祖坟。

    李小语这时候从车里拎出了许多东西,也不交给许半生,只是自己拎的两手全满,许半生也好似浑然不觉,根本就没有帮一把手的觉悟。活脱脱一个大少爷的做派,背着双手,缓步跟在村长身后,朝着山上进发。

    夏妙然都有些看不过眼了,忍不住说了一句:“许半生,你也太把自己当个大少爷了吧?那么多东西,竟然就让一个女孩子拎着。”

    许半生停下脚步,看了看身旁的李小语,却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妥,便道:“这不就是女人该做的事情么?”

    夏妙然差点儿被许半生活活气死,村长见状,赶忙让村里那两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去接李小语手里的东西。李小语却不肯给他们,而是看着许半生,直到许半生微微点头,她才把两大包东西交给了那两个小伙子。

    原本以为大归大,肯定也就是像清明上坟时的纸钱纸花一般,没什么份量,上了手才知道,这两大包东西还颇有些份量,那两个大小伙子只拎了一个,都觉得有些吃力,也不知道刚才李小语拎着两个大包,怎么会那么轻松的。

    上了山路,看起来许半生瘦瘦弱弱的,好像体力还不如身边那个漂亮姑娘,比起生性本就活泼的夏妙然就更是不如。可是,村长他们在前边走得快,许半生也就快两步,他们慢下来,许半生也随着慢下来,既不着急催他们快走,也绝没有跟不上的嫌疑。

    他身边的那个姑娘也是如此,平静的很,一句话都没说,可完全让人不用担心她会落队。

    反倒是夏妙然,虽然她平时也喜好运动,身体好得很,但是这毕竟是山路,一阶阶的青石台阶,就仿佛永远都走不到头一样。走的时间长了,夏妙然就有些坚持不住了,众人不得不停下脚步休息一会儿。

    村长看着许半生和李小语,这大热的天气,就算是他们这些村民,平时在山里跑惯了,可现在也有些气喘。山里荫凉,也不是说一点儿汗都不用出的,他们的额头上都已经是密密麻麻一层汗水。偏偏许半生和李小语,却是气定神闲,似乎根本就没累过,脸上也半点汗星子都见不着。和他们年岁相仿的夏妙然,却早已满头是汗,擦汗纸巾都用了好几张了。

    “两位身体真好啊,是不是练过功夫?这山路走的连我们这些村民都累了,您二位好像连汗都没出?”村长上前套着近乎。

    李小语当然还是冷眼旁观一言不发,许半生倒是宽厚的笑了笑:“您可能不信,我自小也是在山里长大的。上上下下跑的恐怕比您还多呢!”

    村长自然不信,许半生和李小语都是粉雕玉琢一般的娃娃,哪里有山里人那样粗糙的模样,以为许半生不肯说实话,便嘿嘿的笑着。

    夏妙然一边喘着气,一边说道:“这倒是不错,他还真是在山里长大的,刚出生就被抱上山了,前几天才回到城里。我想想,哟,许半生,恭喜你,你已经满周了,你回到城市里已经整整一个星期了诶!”

    许半生当然不会跟夏妙然计较,可李小语听了却十分不满。

    哼了一声,李小语终于开了口:“你倒是自小就在城里长大,可你家出了事还不是要求半生来处理。”

    夏妙然为之气结,却又无法反驳,只能恼恨自己父母为什么会相信这些怪力乱神的东西。

    “哼!”无奈,夏妙然也只能对李小语哼了一声表示抗议。

    村长以及那两位村民,这才看明白,夏妙然和这位许大师以及这个漂亮和夏妙然有一拼的女孩子并不对付,好像还有点儿别扭。村长和两位村民对了对眼神,都以为是夏妙然在情窦初开的年纪,对许半生有了好感,是以怎么看李小语都不顺眼,甚至因此对许半生都有些连带的不满了。

    夏妙然也就是不知道村长和村民的想法,否则一定会气的破口大骂乃至赌咒发誓自己若是会看得上许半生就坠崖而死的。

    又走了会儿,前方一片竹林,村长介绍说:“过了这片竹林就到了,这里风水极好。”似乎觉得自己说这里风水好会得罪这位年轻的大师,村长又赶忙说:“不过文瑞前两天回来说这里的风水现在有些纰漏,需要请一位大师来弥补一下。您来了,我们也就放心了。这些我们也不太懂,您别理会我们村里人胡说。”

    许半生点头笑笑,看着这片竹林却就已经有些不满了。

    “村长,这片竹林不是从前就有的吧?”

    村长呵呵笑道:“没想到大师您还懂这个?的确,这些竹子都不过一岁多点儿,是去年年初村里帮文瑞重修祖坟的时候,他表叔让人给种上的。”

    许半生一听,暗自摇头,心道又是那位表叔。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