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0038 夏家本福薄

0038 夏家本福薄2017-11-11 22:17:14Ctrl+D 收藏本站

    之所以一直都没问起过那位表叔,是许半生知道,就算前几天还能找到那位表叔,当他捏碎那团生魄之后,对方一定会先杀了那位表叔灭口。甚至有可能在事成之后,对方就已经把那位表叔杀了。

    “村长,夏叔叔有交待过您关于祖坟这边的事情一切都听我安排吧?”许半生问到。

    村长赶忙点头:“是的是的,文瑞说过,一切都听许大师您的。”旁边两个年轻的村民嘴里也在小声嘀咕,说只要许半生不让他们把坟刨开肯定会一切都听他的。

    许半生笑了笑,道:“先把这丛竹林给刨了吧,记得要刨干净,千万不能让其明年再长出竹笋。然后再安排人恢复一下从前的灌木。村长,您随我来。”说罢,许半生自己先朝着竹林之中走去。

    村上不敢怠慢,他其实对许半生要刨竹林的举动颇有不解,他觉得这郁郁葱葱生机盎然的竹子种在坟前挺好,好端端的刨掉才叫造孽呢。可是既然夏文瑞说了一切听他的,村长自然不会发表什么意见。

    竹子的根最是盘根错节,收拾起来很不容易,砍掉竹子倒是没什么,可想要明年不再重生,那真的是比较繁重的工作。

    村上跟在许半生身后,自打着手势,也不知道给谁看。他说:“这个,许大师,您知道的,竹子的根部最是难挖,保不齐明年就会再长出竹笋啊。要不这样,您看行不行。竹子先砍掉,我们也尽量给这片儿松松土,能斩断的竹根都给斩了,明年开春我早早安排人上山来看,有竹笋就都给连根挖起。”

    许半生摆了摆手,道:“这可不行,必须全部挖起。村长要是担心比较麻烦,工作比较繁重,我会跟夏叔叔说的。夏叔叔应该会给你们一笔钱,你们请人来弄也好,你们自己挖了分点儿钱也好,都由得你们。”

    村长见许半生这样说了,便也答应下来:“那好那好,那我们尽量。”

    许半生站定脚步,转身看着村长,道:“不是尽量,是一定。村长,我想您应该也不希望夏家的风水受到影响是吧?虽然这里埋得大概是您出了五服的亲戚,可是夏家村也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尤其是妙然家里若是风水出了问题家道中落,对夏家村想必也没有好处。这件事你们要好好处理,而且要尽可能快。”

    村长听罢,也是突然有些忧心,许半生说的句句在理,而且看他那慎重的模样,好像这里的风水真的出了问题。

    现在真不是一个夏家的事情,夏家万一真如许半生所说家道中落,别的不说,光是村里那么多护林员,立刻就得失去工作。即便有人接手,依旧聘请他们,村长也知道,下一个东家绝不可能给出这样的工资了。现在村里这些护林员拿的钱,说白了,根本就是夏文瑞牺牲夏家的利润在贴补村里。对这一点,村长还是心中有数的。

    “好好好,我一定尽快办好,绝对不留半点竹根。”

    许半生点了点头,指着地面说道:“挖好了根,注意将土地夯实,不要堆起一个个的土堆,那样对风水还是会有影响的。”

    “这个简单,许大师您放心吧。”

    这时候,村长对于许半生已经是越来越信服了,别看许半生年纪小,做事说话也慢条斯理的,但是很有节奏,一件件的安排下来,细节和周边也都照顾的很周全,半点遗漏都没有。

    许半生又走了两步,四下比较了一下,然后用脚尖踩了踩前方一块地方,问道:“这里从前是不是有一棵翠松?”

    村长一愣,迟疑的问道:“您怎么知道?”

    许半生淡淡一笑,手里做了个掐诀的动作。

    村长随即竖起大拇哥,道:“许大师果然是神仙,这也能算得到。没错,这里从前的确是种了一棵翠松。文瑞的表叔说既然这里要种竹子,就把松树刨了。一片竹林之间夹杂着一棵松树也不好看。”

    “那棵翠松挖出来之后是死了还是如何?”

    村长茫然的摇了摇头,道:“这我就不清楚了,当时虽然我也在场,不过松树挖下来之后,文瑞他表叔就把松树拖走了。对,他拖走了,整棵运走的,下边还带着土。我估摸着他是要换个地方种下去。”

    许半生点点头,明白了。

    村长见许半生神色凝峻,不由得有些担心的追问:“怎么了许大师?是不是松树死了会有什么影响?”

    许半生摇了摇头,笑着说:“哦,没事,就是随便问问。”

    村长拍了拍胸口,心道你可不能随便问问啊,你一问我就紧张,谁知道你们这些人问问题是不是有什么目的。

    许半生之所以要问起那棵松树,是因为他想能否从这些细节探寻到对方的流派。现在看来,那棵松树肯定是重新被种下了,而且就种在施术之人可以看见的地方。一旦许半生破坏了他在这里布下的法阵,那棵松树就会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就仿佛是一棵消息树一般。

    这棵松树其实是有讲究的。

    古代对于松树,本来就含有许多吉祥之意,松柏长青,或者松鹤延年,在坟冢前方或者坟头之上种上松树,在风水上都有专门的功用。

    许半生虽然还没走近夏家的祖坟,可从这片竹林来看以及周边的大风水,他已经可以了解坟头的方位了。松树又名迎客,在他刚才所点的方位种下一棵翠松,所迎的就是此地的龙气了。

    根据此地地貌,这里本也算是一个小小的龙穴,而夏家出身寒微,祖上也并未留下大德,将夏文瑞的祖父埋进龙穴之中,哪怕并不是足以令其登基称帝的龙穴,也绝不是夏家这种福薄之家可以承受的。

    民间对此并不了了,都以为找到一块风水宝地把先人埋下去,后人就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这句话总的来说并没有错,但是也得考虑到这家人的承受能力。这就好像是一个容器,它的容量是有限的,若是放进去的东西太多,装不下了就会将容器撑爆。以夏家祖上的德荫,他们就是一个很小的容器,龙穴之中的福荫他们是绝对无福享用的,硬要将夏家的先人埋在龙穴之中,只会导致夏家引发天劫,祸累九族。

    因为看到这些,所以许半生对当初为夏家挑选阴宅宝地的那个人就越发钦佩了,那绝对可以称之为一代大师。

    他并没有在发现此地积聚的龙气之后就将夏文瑞的祖父埋进龙穴之中,而是在距离龙穴半里之处,将其阴宅的大门正对着龙穴,又在阴宅周围布下防护的阵法,却以这棵翠松来招迎龙气。这个距离近了不行,太近,龙气太过浓烈只会对阴宅有损,而远了也不行,太远这翠松也就无法将其招迎而来了。

    并且龙气是有灵性的,若是以礼相待,它便也会报之以李。龙气经翠松迎客之后已经温润的多,再沿着松针四散开来,丝丝缕缕的渗入夏家祖坟之中,便造就了夏家这几十年来的福荫,并且此后绵延至少三代。

    一片竹林阻挡,又无翠松迎客,龙气就被阻挡在外了,哪怕自然润泽也半点都得不到。

    加上竹类中空,种在坟前也对运势有掏空的影响。外表看上去还不错,可是内部早已残败不堪。这和夏家现在目前的情形颇有相似,若不是许半生发现得早,再过半年时间,等到这些竹子都以成材,那也就是夏家内部彻底空虚之时。到那种时刻,是任何人都难救了。

    走过竹林,便是正对墓穴的一条小路。

    小路由九九八十一块青砖铺成,每块青砖都是方形,许半生看都不用看也知道每块青砖的边长是九寸九。两块并肩,前二十后二十,中间夹杂着一块单独的青砖。这条小路共长十三点五三米。

    小路直入墓地,周围用暗红色的砖块垒成半圆,将坟冢护在当中。暗红色的砖块也有讲究,数量大小都是固定之数,并且在其中间杂六六三十六块汉白玉,每块汉白玉上都雕着不同的图案。

    走过小路,许半生进入到墓地之中,稍稍欠身,算是对夏家先人施了一礼。

    整个墓穴,是将一个天罡阵嵌入到一个周天星斗大阵之中,再以九九之数牵引,最终实现墓穴对龙气的吸收,却又不会因为子孙福薄而无福消受。

    天罡阵主要是用来防护龙气过烈的,而周天星斗大阵则是用来吸收经过松针过滤,前方九九之数牵引过来的星点龙气。再加上天罡和周天星斗本都是增福的阵法,这整个墓穴的布置,可谓是真正的大师手笔。

    这些说起来简单,现在许半生看着也不觉得有多复杂,可是当时要让那位大师为一个毫无福荫的家族造成之后至少百年的福荫,能够考虑的如此周全,实在是一件让人感到钦佩的事情。

    许半生做了个换位思考,若是让他为一个类似于数十年前的夏家的家族布置风水,他恐怕还未必有这位前辈大师考虑的这么周全。

    “那些汉白玉上的图案,是谁让人描的红色?”许半生瞥了一眼,问到。

    村长赶忙回答:“以前是没有颜色的,去年修缮的时候,文瑞的表叔说墓碑上描金描红,也把这些汉白玉的图案上顺便描了。看着就喜庆多了。”

    许半生摇了摇头,村长心知不好,赶忙说道:“我立刻就安排人把那些红色擦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