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0040 重布大阵

0040 重布大阵2017-11-11 22:17:17Ctrl+D 收藏本站

    “村长,那袋子里有一把洛阳铲,烦劳您拿过来。”许半生这话虽然是对村长说的,那两个村民当然不可能真的让村长动手,他们在包里找到洛阳铲,送到了许半生的面前。

    许半生将洛阳铲交给夏妙然,然后对她说:“你跟我过来。”带着夏妙然来到了坟头之上,他指着坟后一块地方说道,“你双手举起洛阳铲,就照着我指的地方,有多大力用多大力,狠狠的插进去。”

    夏妙然狐疑的看着许半生,却很有些迟疑。

    村长也有些急了,他也知道洛阳铲的作用,这本是摸金校尉盗墓的工具之一,许半生之前做什么都没问题,现在要在夏家先祖的坟头上动手脚,村长可就不敢答应了。

    “许大师,这坟头之上……是不是会对先人不敬啊?”村长还是没敢说许半生让夏妙然所做的这件事无异于偷坟掘墓了,自古对偷坟掘墓就有严格的规定,动人坟头一草一木都算是偷坟掘墓,更何况是用上了洛阳铲。

    “妙然是夏家直系血亲,不存在不敬。迁坟移址也总归是要这样做的,这虽非迁坟移址,可也只是掘一掊土罢了。”

    村长听了这话,想想觉得也是,也就不加阻拦了。

    “为什么?”夏妙然还是没动手,却在问许半生。

    “你照我说的做,做完你就知道了。”许半生含笑负手,越发有仙气加身。

    夏妙然横下一条心,高高的举起洛阳铲,然后照着许半生所说的地方狠狠的插了下去。

    铲头一开始遇到了极大的阻力,可是很快这阻力就好像完全消失了一般,夏妙然竟然将整把洛阳铲至少三分之二的长度都****了坟头之中。

    然后,她明显感觉到从洛阳铲和坟头土壤之间的缝隙之中有一道黑影弯弯曲曲的蔓延而出,就像是一道黑烟一般,夏妙然吓了一跳,手里的洛阳铲也松开了,倒退两步,若不是李小语早有准备接住了她,她就要从她曾爷爷的坟头上摔下来。

    许半生此刻却是双手翻飞,不断的捏着手诀,口中念念有词之声也响了起来。

    那团黑烟在空中翻腾扭曲,似乎急欲挣脱某种束缚,却又被某些无形之物束缚住了。

    许半生的脸色愈发的苍白起来,对付这团已经怨气横生的生魂,他也是竭尽了全力,少有疏忽,闹不好就会让这生魂逃出生天。而这团生魂显然无法知道是谁将其抽离原先的肉身的,它只会认为夏文瑞夫妇俩是罪魁祸首。若让这生魂逃了出去,夏家绝对是灭顶之灾。

    半晌之后,许半生似乎控制住了那团黑影,又或者是那团黑影正在进行蛰伏,以期最后的反戈一击。

    许半生此刻也是脸色白到就仿佛生了一场大病一般,身体也微微有些摇晃,他口中喝道:“小语!”

    李小语当即伸出手掌,在目瞪口呆看着那团黑影和许半生斗法的夏妙然颌下轻轻一拍,夏妙然只觉得自己把自己的舌头咬破了,口中顿时弥漫着一股血腥之气。

    “妙然,快将口中鲜血喷向这团生魂!”

    许半生双手再度翻飞,牢牢的控制住那团黑影,禁锢着它动也不能动,这时候,才是许半生使用了全力的一刻。

    许半生的声音并不大,可听在夏妙然以及村长村民的耳中却犹如洪钟大吕一般,倥侗作响。夏妙然也不及细想,张口就将口中混杂着鲜血的口水,如雾一般的朝着那团黑影喷去!

    看到丝丝鲜血完全喷在了那团黑影之上,许半生也是松了一口大气。

    因为夏妙然的不配合,许半生也只能如此,若是在这个过程中出现一点点的偏差最终倒是那团生魂逃了出去,许半生第一个就会遭到反噬。然后才是夏家满门。

    所以,在看到夏妙然一口血结结实实的喷在了那团黑影之上,他也是终于放下了悬着的那颗心。

    黑影被夏妙然的鲜血喷中之后,也是挣扎的更加剧烈起来,极力向四周扩张着,竟然发出嘶嘶的声响,就仿佛有一个人在痛苦的哀嚎一般。

    只可惜,这口鲜血足以让这团生魂灰飞烟灭,此刻最后的挣扎也只是徒劳而已。

    空中黑影的上方蒸腾起水蒸气一般的烟雾,竟然真的逐渐凝结成了一朵小小的云彩,然后很快被炽烈的阳光驱散,消失的无影无踪。

    可是,生魂湮灭之前那痛苦的哀嚎,那像极了一个人在遭受酷刑时发出的惨叫声,却深深的震撼着夏妙然的心灵。村长和那两名村民,也早已目瞪口呆。他们今天可算是真真切切的看到了一场人鬼斗法。

    夏妙然再也不敢说许半生是什么江湖骗子了,许半生此刻也已经跌坐在地,盘腿打坐,刚才和那团生魂的争斗,也让他的精力耗费的太多。虽未达到透支的地步,但是也好不到哪里去。

    看着许半生那苍白的不像活人的面庞,夏妙然的心里,不知为何产生了一丝隐隐的心疼。她就算是再如何不相信鬼神之说,现在看到的那一切,绝不是什么魔术可以做到的事情。甚至于,她回想起自己将洛阳铲插入坟头的时候,鼻端嗅到了一股腥臭之气,并且隐约看见从洛阳铲和土壤的缝隙之间,有黑色的鲜血冒出,那把洛阳铲上,明显传来了冰冷彻骨的寒意,差点儿让她觉得自己会被冻僵。

    走到坟前,夏妙然定睛望去,果然,刚才她看见坟头的黑色鲜血并不是错觉,虽然现在已经没有黑血冒出,可是坟头上的青草,很多都已经被那些黑血污浊,这是看的清清楚楚的。

    再次望向许半生的眼神,已经不再和从前一样了,夏妙然似乎感觉的到,许半生是真真正正的救了他们夏家。虽然这种感觉来的有些奇怪,但却已经在夏妙然的心中生根发芽。

    半晌之后,许半生吐出一口长长的浊气,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妙然,去把坟头上的洛阳铲拔下来吧。”许半生开口说道,声音有些虚弱,虚弱的叫人有些心疼。

    夏妙然默默的走上坟头,拔出了洛阳铲。和插进去的时候不同,拔出来的时候,夏妙然几乎费尽了全身的力气。

    拔出洛阳铲后,她想起刚才插入洛阳铲时那古怪的感觉。一开始阻力很大,很快就丝毫没有阻力了,唯有如此她才能将洛阳铲插得如此之深。就仿佛,这坟头的地表之下是中空的一般。

    可是拔出洛阳铲之后,夏妙然却看到,坟头之下就是结结实实的厚土,哪里有什么中空的地方?刚才那种中空的感觉,现在想来,毫无疑问是因为那团生魂的缘故。

    难道这个世界真的有鬼?那岂不是也真的有神仙?——夏妙然只觉得自己的世界观要被彻底颠覆了。

    李小语拉着夏妙然走出了墓地的范围,许半生又在地上坐了会儿才站起身来,脸色却依旧惨白的吓人。

    “小语。”许半生又喊了一声,李小语走到那两个到现在还处于目瞪口呆状态之中的村民身旁,将那两个大袋子,都拿给了许半生。

    许半生拿出几件法器,首先走到坟头之上,将一件法器放了上去,手掌轻轻一拍,那个法器就被拍进了泥土之中。

    又走到坟前,许半生将那晚在鬼市上第一件收到的法器,那枚左右各半的虎符握在了手里,对准墓碑的顶端,轻轻的按了上去。

    简直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那枚桃木打造的虎符,竟然深深的嵌入到了墓碑之中,就仿佛这是一早就镶嵌在内的一样,严丝合缝。

    之后许半生又在几个方位嵌入了几枚法器,这才收手。

    随后,他将从石予方那里买来的五百颗白子全部取出,数出三百六十四颗,按照十八之数三十六之数四十九之数七十二之数八十一之数以及一百零八之数分别嵌入到目的周围那道矮矮的红砖墙之中。

    最后,许半生再度取出一枚白子,恭恭正正的将那枚白子嵌入到了墓碑正下方。

    这最后一颗白子嵌入之后,夏妙然和村长村民几乎可以看见一道浅浅的金光一闪,很快消失,但是他们彼此相互对视的眼神,却充分印证了金光并不是他们产生的错觉,而是实实在在出现了的东西。

    许半生走出墓地,平淡的说道:“好了,一切都结束了。村长,你一定要让村子里的人把那片竹林挖尽,切不可留下半点重生之苗。”

    之前村长还有些推诿,可现在已经见到了太多不可思议的东西,他连声答应:“许大师,您放心,我一定按照您的吩咐去做,绝不会有半点错漏。”

    许半生这才点了点头,众人都注意到,许半生的额头上竟然出现了点点汗水。他可是一路上山都不曾出半点汗的人呐,现在却竟然出了汗,可见他真的已经是竭尽全力。

    李小语上前扶住了许半生,眼中多有担忧之色。

    许半生拍拍李小语的手背,对她微微一笑,李小语这才放下心来。

    村长犹豫半晌,大概是想起了那株翠松,开口问道:“许大师,要不要在原地种回一棵翠松?”

    许半生摇摇头:“不必了,翠松既然被挖,那里已是门户大开,再种下去也起不到任何作用了。”

    村长等人也并不明白翠松的作用,他们自然也就不会知道,那共计三百六十五颗白子的作用,其实跟松树差不多。白子又称云子,当然不是指的围棋子的品种,而是一种道教布阵所用的特殊石料。云子本有引气的功效,而此墓又本有天罡阵和周天星斗阵的保护,许半生嵌入的白子也各成阵法,早已不惧龙气的侵入。白子在周天星斗阵中起到气眼的作用,可以将龙气分化为丝丝缕缕,润泽墓穴,比起之前的迎客松,早已更胜了一筹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