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0045 行针

0045 行针2017-11-11 22:17:23Ctrl+D 收藏本站

    足足一尺多长的金针,竟然就这样被许半生扎进了石大定的双足之中,体外露出的针头已经不足一寸长短。

    石大定只觉得双脚脚心犹如万蚁钻心,可是却依旧动弹不得。别说双腿了,就连原本能够动弹的上半身现在也是完全动弹不得。只能任由那奇痒无比的感觉在自己脚心肆虐,石大定的表情,就仿佛陷入地狱之火中一般,头上青筋直暴,满面通红,看的石予方为之担心不已。

    但是石予方明白,许半生不是一般人,石大定无数次的给儿子描述过当年那位老神仙的模样,以及他那堪称通玄的手段。现在这个许半生是老神仙的嫡传弟子,甚至可能是唯一的衣钵传人,石予方几乎是把许半生也当成神仙来看待的。可若是石予方亲眼见到过林浅真人,恐怕就不会是这样的想法了。石大定当然不会告诉他林浅不拘小节的一面,只是将其高大上的表现叙述出来,也是许半生和其师完全不同,到底是生在大富之家,遗传决定了他的气质只会吸收林浅仙风道骨的一面,绝不会把他邋里邋遢的一面也学过来。

    所以纵然看到自己的父亲似乎痛苦不堪的模样,石予方也坚定的告诉自己,许半生绝不会害父亲,他只是在帮他治病。

    许半生的双手在石大定身上不断的游走,或拍或打或捏,每一下都发出仿佛石大定的身体是中空般的响声,噼里啪啦不绝于耳。每一次的拍打都令石大定的身体在床板上跳跃,就像是一条被投入油锅里的鱼。

    随着许半生的拍打,石大定的身体开始泛红,随后竟然变成了深紫色,同时似乎肿胀了起来,就好像石大定自己在长胖一般。

    而他的皮肤,也不知是否因为身体迅速发胖的缘故,开始一点点的变得半透明起来,看上去十分的诡谲。

    石予方变得愈来愈担心,他的父亲现在就像是一只被吹足了气的填鸭,所差的只是他并没有被放进烤炉之中转动。石大定整个人都已经变成了半透明的颜色,让人极为担心只需要一根小小的针,甚至用手轻轻的一碰,他就会被体内的气一下子涨裂开来。

    还好许半生的拍打终于停止了下来,他的双手以肉眼几乎都看不清楚的速度在石大定的身上游动着,石予方的眼前只有一片掌影,不等他看清楚任何动作,他就发现自己父亲身上的那些金针都已经被许半生拔了下来。

    以石大定目前的情况,金针拔下就等于替他泄了气,可是从头顶到双腿,十余枚金针被拔下,石大定依旧肿的像是被吹足了气的气球。

    直到许半生双手同时拂过石大定的双足足底,将那两枚一尺多长的金针拔出之后,石大定那接近透明的皮肤,才迅速的消了下去,可却没有任何一点儿气体窜出他的体外的感觉。相反,屋里的空气猛然朝着石大定汹涌而去,就似他是个抽风机,在疯狂的抽取屋内的空气一般。

    已经被拍打到发紫的皮肤颜色,也在迅速的好转着,恢复成了红色之后,又一点点的浅下去,然后就仿佛刚从热水池里泡了个澡的人一样,石大定身体的颜色终于不再有变化。

    而许半生,则是脸色苍白,周身大汗淋漓,头发和衣服都完全湿透了,就像是从水里刚刚捞起来的一样。

    李小语看在眼里担忧在心里,急忙上去扶住许半生。

    许半生回过头,对李小语微微一笑,轻声道:“不妨事。”

    看着许半生因为大量出汗而干裂到泛白的嘴唇,极少说话的李小语对石予方喊道:“快去倒水,多倒一些。”

    石予方不敢询问关于自己父亲的事情,急忙去外屋给许半生倒水去了,心里挂系着自己的父亲。虽然父亲已经看上去和常人无异,但是依旧紧闭双眼,也不知情况如何,石予方多少还是有些担心的。

    李小语拿着水杯,先试了一下温度,确认没问题之后才将水杯递到许半生的唇边。许半生很快将整杯水喝完,李小语让石予方再去倒杯水来,许半生却摆摆手阻止了他。

    “不用了,师哥还差最后一下。”许半生轻轻的推开李小语,在石大定对面盘腿坐了下来。

    缓缓闭上双眼,许半生的双手在胸前画出一个太极的形状,两手缓缓的划着圈子,就连石予方都能感觉到屋里的空气仿佛在顺着许半生双手的划动而流动。

    将双手缓缓向前推了出去,许半生按在石大定的胸口,五指微微一发力,石大定的身体陡然像是被电打了一般,一个弹起,然后竟然就坐了起来。

    许半生缓缓收手,依旧在胸前画出一个太极的形状,这才将双手放在双膝之上。

    他睁开双眼,微笑着对石大定说:“师哥,你下地走走看。”

    石大定心里早已欣喜若狂,自己的双腿现在的确是已经有了感觉,只是他依旧很难相信自己现在竟然就可以下地走动了。

    带着千般万般的小心,石大定扶着床沿将双腿挪动到了床下,试着用了用力,他发现,自己果然已经站了起来。

    和许半生最初所说的一样,毕竟卧床多年,想要立刻恢复如初还需要一段时间的锻炼,但是,到现在为止,石大定的双腿的确可以说是已经被治好了。

    石大定再也掩饰不住自己心头的狂喜,他甚至扶着床头试着踢了踢腿,石予方也是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口中发出一声大吼:“爸!您真的站起来了,您能走了!”

    然后,石予方噗通一声跪倒在许半生的面前,毫不犹豫的低下头去连磕了三个重重的响头。这少年,实诚的额头上都渗出了血迹。

    “谢谢您,师叔,我爸真的能走了!我爸他好了!”石予方喜极而泣,满脸是泪,相比起心中的狂喜,额头上的疼痛根本不值一提。

    石大定试了试双膝的弯曲之后,噗通一声也跪倒在许半生的面前,端端正正的弯下腰去,以头点地:“多谢掌教师弟相救,我石大定从此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许半生微微笑着,颔首承受,以他的身份,的确受得起这对父子的叩首,何况他还治好了石大定多年的沉疴。

    “都起来吧,不需再多礼了。”许半生淡淡的说道,脸色也在逐渐恢复之中,“师哥,你的腿想要恢复到从前的状态,还需多加锻炼。针石之效终究只能去除病痛,肌肉的恢复还是需要以现代手段帮助的。短则三月,长则半年,你必然可以恢复如初。”

    石大定父子相互对视,石予方站起之后扶着自己的父亲也站起身来。

    “多谢掌教师弟,我会小心锻炼,绝不会操之过急。”

    许半生很满意,石大定还没有被久病初愈的狂喜冲昏头脑,他点点头道:“如此甚好。”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本薄薄的册子,递给石大定,“师哥,这便是捉云手的全套拳法和心法,你在康复阶段多练心法吧。休息两****便将捉云手的心法教给小方,以后小方你切不可再练你从前所练的武功,那门功夫就此搁置吧。你开始修炼捉云手的心法之后,两年就应该可以消除你从前那套拳法留下的隐患,正好也利用这两年将捉云手心法的根基打牢,之后你不管修习任何武功,都必然会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石予方恭恭敬敬的回答道:“谨遵师叔教诲,小方会努力。”

    许半生摆摆手,道:“以后不用如此多礼,尤其是在外边,世俗有世俗的规矩,搞得其他人满心奇怪并非什么好事。”

    “是!”石予方点点头表示遵命。

    许半生又道:“小方你今年多大?”

    石予方赶忙回答:“十九岁,刚刚高中毕业。”

    许半生一抬眉毛,笑道:“哦?高考考的如何?”

    “半月前拿到的录取通知书,九月在吴东大学入学。”

    许半生哈哈笑了起来:“呵呵,你和我也合该是有缘,我九月也将进入吴东大学就读,你什么专业?”

    石予方一愣,心想以师叔这身本事还要去大学读书?有必要么?读书更多的不过是为了以后谋生而已,许半生一看就是家境非凡,而且以他这一身本领,早已是人上人的资质,就这样还需要去读书?

    这些不敢问出口,石予方只是老老实实的回答说:“我报的是历史系。”

    许半生摇头笑道:“这还真是巧到极点了,我也是历史系。我们俩以后看来是要做同学了。”

    石予方张大了嘴,真不知道以后在大学里该如何跟这个小师叔相处,天天要见面,这是该喊他师叔还是什么呢?

    “在学校里就喊我名字吧,我叫许半生。她叫李小语,也会和我们同学,你也自喊她的名字就好。不要奇怪,读书不仅仅是为了今后谋生,读书也是一种修行,一种入世的修行。我自小和师父在山里长大,对于俗世之中的一切仅限于从网络上得到的了解,以后恐怕还要小方你多多教导我了。”

    石予方顿时涨红了脸,诚惶诚恐的说道:“师叔,小方不敢。”

    许半生笑着摆手:“都说了,入世便有入世的样子,达者为先,在太一派我是你师叔不假,可在学校里,我们就是同学的关系。”

    石予方手足无措的看着自己的父亲,终究还是有些局促。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