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0046 帝豪七楼

0046 帝豪七楼2017-11-11 22:17:24Ctrl+D 收藏本站

    帝豪酒店的七楼,今天来了个新客人。

    帝豪酒店是吴东一家五星级的酒店,前身是一个大排档。二十年前,一个年轻人在某路口摆下一个大排档,取名为帝豪大排档,颇惹来不少人的嗤笑。

    一个大排档而已,却取名帝豪,且不谈这名字有多俗,帝豪这俩字和大排档的简陋实在是泰国鲜明的对比。

    不过两三年的工夫,帝豪大排档就变成了帝豪酒楼,这时候已经很少有人会再嗤笑这个名称了。酒楼虽然不大,可是酒楼的主人在吴东的江湖上已经有了个七哥的名号,在他手下混饭吃的不下百人。

    又过了几年,酒楼被原地推倒,旁边的几家店面都被买了下来,帝豪酒楼扩张经营,已经变成了帝豪夜总会,经营着包括饭店桑拿以及ktv在内的多种项目。

    现在帝豪夜总会也不复存在,留在这里的,便是这座从外表看去就已经金碧辉煌十分对得起这个名称的三十多层的酒店。

    而当年的七哥,现在也已经被人尊称为七爷。不光是因为他的江湖地位,也是因为他处事公道,为人公正。江湖上的朋友,哪怕和七爷再不对付的,提起七爷,也会由衷的竖起一根大拇哥,说一声“七爷真是条汉子”!

    七爷当然不止这一家酒店的生意,或许帝豪酒店是七爷手下最大的固定资产,却绝不是七爷最赚钱的生意。七爷的生意早已涉及许多行业,颇有些时候没出现在帝豪酒店的七楼了。

    真正熟悉帝豪酒店的人,会知道帝豪酒店有两个七楼。

    一个,就是寻常客人见到的七楼,乘坐普通的客用电梯就可以上去,这只是普通客房楼层的一层。

    而在吴东许多江湖人士甚至达官显贵的嘴里,帝豪酒店的七楼却是这个城市最大的地下拍卖场,这里每年流出去的文物古董奇珍异宝,其真正的总价值,恐怕可以将帝豪大酒店推倒重建两三回的。

    有资格走进帝豪酒店七楼的,无一个不是江湖大佬富商巨贾,达官显贵虽然不多见,可是他们的子女或者兄弟姐妹,却也是常客。能上到这一层的客人,彼此之间哪怕没有见过,也都听说过彼此的字号,所谓人的名树的影,这里其实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陌生人。

    卖家之中当然有陌生人,但是纯粹的卖家,即便手里的珍宝价值再如何高,也没有进入七楼的资格,充其量在后场等候,亲耳见证自己的宝贝被拍出了什么样子的价格,以表示帝豪酒店并没有从中克扣他们的拍卖款。

    这里拍卖的东西,都属于见不得光的东西,不是偷来抢来的,便是刨坟掘墓所得,价格自然也不及市价。而能够拥有这类东西的人,当然就不是什么好人,让他们和宾客们搅和在一起,会出现很多隐患。

    当然,参加拍卖会的客人,也会有一部分东西需要出手。有些是为了资金上的周转,而有些则干脆是准备来以物易物的。原则上帝豪酒店是不希望客人们以物易物的,这会降低拍卖会的吸引力,可是总有些人对某件拍品志在必得,而他手里恰好也有对方苦求不得的东西,客人坚持要以物易物,七爷也不可能真的去阻拦。久而久之,这就成了帝豪酒店七楼的一个惯例。

    七爷很久都没有来过帝豪酒店了,这里的生意早已不需要他操心,而他的名字摆在这儿就是保障交易顺利进行保证,很多年都没有人敢在七爷的地盘上闹事儿了。

    不过今儿来的客人,并不知道七爷今天会来,他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从门口走进来的一位穿着打扮着实只能算是平常的少年身上。

    少年眉清目秀,五官生的颇为好看,只是似乎有点儿林黛玉的意思,脸色苍白身体瘦削,连嘴唇都没什么雪色。

    这里的人,要么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要么就是生于名门,眼光终究都有几分。

    少年虽然嘴角带笑,满脸病容,可是走路之间,自有一股超然于世外的气度,纵然是第一次走进这里,却丝毫没有生疏的感觉。他走进来的模样,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他经常来这里逛一逛,甚至有些人会产生一种错觉,就仿佛帝豪酒店根本就是这个少年的产业而非七爷的一样。

    当然,哪怕是再没有眼光的人,也能看出少年的不凡。

    少年身后右侧,跟着一名与其年岁相仿的少女。这里的人们,美女必然是见得多了,谁在私底下还没有养着一两个金丝雀呢?可是,当这些阅人无数的人们看见少年身后的女孩子的时候,一个个不免还是被惊艳了一下。

    和他们平时所见的那些嫩模小明星之类的完全不同,这个女孩子身上仿佛不带有半点的尘土气,就好像她是一直漂在空中不染尘埃似的。五官本就精致到极限,又给人一种干净到透明的感觉,这就像是每个人心里隐藏着的那份初恋一般,朦胧而美好,纯真又难忘。

    在这些人所认识的,或者说所见到过的女人之中,或也有一两位单从容貌上能和少年身后的女孩子相提并论的,可若论及女孩子身上这种让几乎所有男人一看之后就顿生倾仰之情的气质,可谓生平未见。

    什么样子的人,才能拥有如此佳人的陪伴?而且更让众人吃惊的是,这名女孩子,分明并非那名少年的女伴,而仅仅只是……似乎只是他的随从。女孩子跟在少年身后,目不斜视,连看都不看其他人一眼,甚至对帝豪酒店七楼大厅内的装饰摆设也丝毫没有兴趣,她全部的注意力都在少年身上,姿态上也低了少年一等。这若是在古代,这些人恐怕都必然会认定这个女孩子是少年家负责伺候他的丫鬟。

    听到原本喧泛的大厅里突然间安静了下来,付村略感奇怪的从单向可视的玻璃墙上看了出去。

    大厅内,少年带着女孩子,脚下每一步都仿佛精确丈量过一般的走了进来,周围的客人们只顾着打量这两个年轻到不像话的孩子,嘴里原本的交谈都已经停止了下来。

    看到是这对佳人儿,付村也就不奇怪了。他起身站起,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只是当付村的脚刚刚迈出大门,他的脑子里就浮现出一个念头:我从未告诉过他拍卖会的具体地址,原以为他来之前会给我电话,可他没有,那么他是如何找到这里的?

    这个少年自然就是许半生,他身后的女孩子当然也就是李小语。

    关于许半生是如何走进这层楼的,付村倒是并不奇怪。只要许半生能找到正确的电梯,将他付村的名片给那些人看,那台专门用于将客人送到这层楼的电梯外的守卫,是一定会恭恭敬敬的放行的。

    “或许是其他人告诉他的吧,这本不是什么太秘密的事情,看他的气度也应当是出身名门,我既然告诉他过是七爷的地方,他能找到这里也并不稀奇。”

    付村一边想着,一边朝着许半生走了过去。

    作为七爷最得力的副手之一,这里本就是付村负责的地方,那天晚上许半生猜测说付村拿提成或者带客人之类的,倒是有些偏颇了。一个在名片上什么头衔都不标注的人,又怎么可能只是七爷手下一个籍籍无名之辈?真若如此,那个七爷就真不知道是个什么人物了。

    即便只是七爷的副手之一,付村也很少会直接出现在大厅之中,更别说主动的去迎接哪位客人了。

    看到付村从后边走了出来,不少人都跟他打起了招呼,付村一如既往的跟这些人逐一回应,却是目标坚定的朝着许半生走去。

    “呵呵,小哥竟然自己找来了,我久未接到小哥的电话,还以为小哥今天不来了呢。”付村笑呵呵的伸出手去。

    许半生停下脚步,脸上挂着谦和的微笑,但却并没有和付村握手,只是冲他打了个稽首,道:“付总说笑了,我既说要来,便一定会来。只是有些事情耽误了一会儿,好在并未错过时间。怕付总客气,干脆就自己上来了,想来拿着付总的片子,下边的人也不应当会为难我。”

    付村略显尴尬,但是考虑到许半生那晚买的东西大部分都是道家应用之物,呵呵一笑掩饰了伸手成空的局促,也学着许半生打了个稽首,道:“小哥是火居道士?”看来,这付村比起寻常人对道教的理解,要深入的多。

    许半生微微一笑,摇头道:“我并未注册,只是从小在道观里长大,行为举止深受影响。还望付总见谅。”嘴里说的是抱歉的话,可神态之间却毫无自咎之意,显然这句话仅仅只是出于礼貌而已,并非内心真有什么歉意。

    付村皱了皱眉,心道自小在道观长大?这个少年究竟是个什么身份?难道是传说中古隐门派的人?若真如此,他身上那股气度倒是得到解释了,可是古隐门派的人,几乎就没听说过会与尘世之人打交道的,即便是入世历练,也应该尽可能不要透露自己的身份。这名少年倒是古怪,似乎丝毫不介意自己的身份被人知晓一般。这样看来,他似乎又不是古隐门派的人。

    “拍卖会还要有一会儿开始,我给小哥准备的桌子是三十一号桌。”付村压下疑问,指向大厅的左边一角。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