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0052 前因后果

0052 前因后果2017-11-11 22:17:32Ctrl+D 收藏本站

    付村此刻也快步走到了三十一号桌边,脸上略带尴尬之色,对许半生说道:“许少,这事儿可能有些不合规矩。”

    许半生的本意是希望可以救那名拍卖师一命,但是显然已经来不及了,他便点点头道:“是我不懂规矩,抱歉,那就还是按照你们正常的流程来吧。”

    付村顿时觉得松了口气,他还真是有些担心许半生一定要拿下这把拂尘,虽然他出的价格也的确够高,九成九也最终是由他拍走,可拍卖会也毕竟有拍卖会的规矩。

    在付村的心里,许半生已经是一个绝对不能得罪的人。

    之前许半生说他与麦老大之间的事情已经处理妥当,付村还有些不以为然,可看到蒋怡对许半生如此客气,甚至把冯三都赶了出去,许半生在付村心里的地位又上了一个台阶。

    冯三一个人呆在外边,付村当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他早和冯三沟通了几句,得知许半生是吴东许家的人,这份身世背景,麦老大必然需要掂量一番。更关键的是冯三说许半生身后的那个女孩子身手恐怕跟自己相若,这就让付村大吃一惊。

    冯三的实力,付村是知道的,后天鼻之境的高手,那个姑娘才多大年纪,竟然也达到鼻之境了么?而贼王麦老大大约是个耳之境巅峰的高手(付村还并不知道麦老大已经突破的事情),虽然已经很强,可后天六大境界,一个境界就是一个境界的实力,鼻之境的高手不敢说杀耳之境如草芥,可轻易战胜也并非难事。

    这样,付村自然就知道了,许半生说的“解决”,恐怕是麦老大从此以后就要消失于江湖了。

    年纪如此之轻,是许家的少爷,身边还有个鼻之境的高手给他做贴身保镖,他自己是什么实力其实就不重要了。这样的人,无论如何都是各方各面都要慎重对待的对象。

    这要是换做他人不顾规矩的在拍卖开始之前喊出一个高价,付村少不得要给那人几分脸色看。偏偏是许半生,付村也不敢造次,现在许半生既然这样说,他自然松了一口气。

    “多谢许少给面子。”付村拱了拱拳,这才显出他依旧是个江湖人物。

    而此时,台上的拍卖师也介绍完那把拂尘了。

    他们当然无法确定这便是天师张道陵曾用之物,拍卖师的介绍,也只是说这把拂尘经认定,确认出自龙虎山,或许是某代天师之物,又或者是龙虎山某位先贤的也有可能。断代在一千二百年到一千八百年之间。

    由于断代最长有可能达到一千八百年,其余的客人便在心中默算了一下,而许半生在拍卖师介绍此物之前就喊出一千万的高价,他们纷纷议论,难道这是张道陵曾用之物?

    付村自然也听到这些议论,他不由得将狐疑的眼神投向许半生,可许半生却没有半点表示,反倒双手一推桌边,长身站起,对他点点头,笑着说道:“多谢付总今日的安排,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下次有机会再来叨扰付总。”竟然是要离开之意。

    付村越发不解,刚才许半生喊出一千万的价格,现在却直接选择了放弃,这天上一脚地上一脚,究竟是该说他高深莫测呢,还是说他少年心性呢?

    蒋怡此刻也站起身来,她已经完全明白许半生为何会选择放弃那把拂尘了,而虽然其中有许多问题没搞清楚,但是许半生也说了那名拍卖师不过一月之命,纵使张道陵天师的拂尘再有吸引力,蒋怡也没自大到觉得自己就能解决的地步。紫微斗数的长处还是在于命理的推演,与邪祟斗法,至少并非蒋怡所长。

    “付总,我也告辞了,有机会一起聊聊。”

    付村完全难以捉摸,不过也不方便多问,便亲自将许半生和蒋怡送到了酒店一楼的大门口,这才带着满腹疑云回到了拍卖场中。

    对于许半生的前后不一,不光付村惊异,每一位客人都是如此。没有人能够明白,许半生这天上一脚地上一脚是个什么意思,之前猜测这可能是天师张道陵使用过的东西,现在也都开始觉得怀疑了。

    首先,古董这东西需要上手把玩才能确定,其次,就连七爷这边请来的鉴定专家都无法确定这把拂尘是天师还是其余道长使用过的,许半生隔着十余米的距离,又如何能够确定呢?

    许半生又如此年轻,喊完一千万之后竟然就离开了,这帮人怀疑许半生根本就是个富家子弟,纯粹是来胡闹的。付村对许半生的态度这些人都看在眼里,于是他们更加认为,许半生必然出自名门,且他的背景是付村乃至七爷都得罪不起的,君不见蒋怡都与那位少年相谈甚欢么?

    一个个叹息也不知谁家的少爷纨绔至此,在这样宾客云集的场合也敢胡闹,随即对这把拂尘也再没有特别大的期待心理。

    但是这把拂尘终究是出自龙虎山的珍宝,不光具备古董的收藏价值,而且作为一个被龙虎山这个天师道圣地的得道高人开过光的物件,其价值明显又高出几分。

    是以在短暂的沉默之后,喊价还是层层高起,最终虽然没达到一千万的高价,却也以五百七十万成交。

    拍下这把拂尘的,是宜氿的一名商人。

    付村在送完蒋怡和许半生之后,并没有等到李小语和冯三各自取了车回来,他知道许半生和蒋怡一定还有话要说,是以很识相的把他们送到大门口就主动告退了。

    他刚走,蒋怡就对许半生说:“许少若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想请许少吃顿饭。”

    许半生颔首应允,二人的车很快开来,分别上车。

    许半生对李小语说:“跟着蒋怡的车。”

    李小语点点头,稳稳的跟在了蒋怡的车后,向前行驶了一小段,开口说道:“这个女人目的性很强。”

    许半生笑了笑,道:“前因是我种下,后果也自然需要我来解开。”

    李小语听罢不语。有些话,许半生并没有告诉李小语,反正是跟在自己身边的女人,迟早有一天会明白他的目的。逆天改命这样的事情,并不适合挂在嘴边,许半生十八岁之后的命途,就连林浅都无法推演,暂时瞒过天道没问题,但是无论林浅还是许半生,都非常清楚,天道毕竟是天道,想要一直瞒下去,绝非长久之计。

    想要改命,就必须让天道意识到许半生的存在对这个世界有重大意义,导致天道也不敢轻易的将许半生抹去。又或者,要让许半生不断的结下善缘,以善缘积累,换得此生性命——正常来说,前生善缘才是下世善果,可那指的是寻常人。像是许半生这样的修道之人,是完全可以轻易的做到积善以用今生的。

    而这两条途径,毫无例外的都需要许半生大量的接触人和事,并且在这些人和事之中起到推波助澜乃至主导的作用,要尽可能的将这些人和事串联起来,使其壮大。是以,在许半生下山之前,林浅早早的就叮嘱过他,走动和历练,才是许半生入世的目的,与他直接接触的人越多,对他改命一事就越有帮助。

    这一切,李小语并不知情,她对许半生逆天改命之事都并不知情。许半生无意去叙述什么,只等李小语在和他的相处之间逐渐发现。

    一前一后两辆车,在江东大道上疾驰。

    此刻虽然已经是下班的高峰期,可蒋怡带着许半生走的路却几乎可以说是沿着城市的边缘,路上车辆虽多,却并未达到堵车的地步。

    几乎绕过半个吴东城,蒋怡才把车停在了一片小湖旁边。湖畔有一片连着的建筑,都是三层,不用看也知道是做成酒吧街美食街这样的小型街区,蒋怡停车的地方就在这片街区的不远处。

    虽然只隔着两三百米的路,可是蒋怡停车之处,却俨然和那片小型街区是两个世界。

    街区里,热闹非凡,车来人往,霓虹闪烁,此刻正是华灯初上各家都在上客的时候。而这个时间段,还要持续一段时间,现代人吃饭本就时间不一,加上那些晚饭之后才开始上客的酒吧,这种繁忙的场面少说也要到九点多钟才能临近结束。

    可是蒋怡停车之处,却颇有些门前冷落车马稀的意思,一幢白色的小楼,连灯光都给的很吝啬,也和那片街区截然不同。

    冯三打开车门,蒋怡缓缓将一截洁白如藕段的小腿伸出车外,右脚踏实之后才伸出左脚,如玉的脚面皮肤细腻,上边微微显出几根青色的血管颜色,却没有半点突起,脚下踩着的是一双鲜红的绣花鞋,小脚堪可一握,虽比起古代的三寸金莲颇有差距,可也是相当小巧的一双玉足了。

    蒋怡下车之后并未停留,而是摆摆手示意冯三去停车,她自己则走向正在缓缓刹车的许半生的车。

    车子停稳,蒋怡越俎代庖的走到后门处,拉开了车门。

    若是有人看到这样的场面,定然会惊讶到满地门牙,蒋怡在自己会所的门口为别人开车?这人到底是个什么身份?

    而车里走出来的少年许半生,也早已让会所里的工作人员惊掉了下巴颏,这位长的很好看但却稍嫌单薄的少年,难不成是某位太子爷不成?竟然让蒋怡如此礼待。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