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0053 大手笔

0053 大手笔2017-11-11 22:17:33Ctrl+D 收藏本站

    许半生倒是心安理得老神在在的下了车,甚至都没有半点跟蒋怡说谢谢的意思,就仿佛蒋怡帮他开车门,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一般。

    信步朝着会所大门走去,许半生抬起头,看了看会所门上的匾牌。

    初见!

    许半生撇嘴一笑,不做点评,随后便习惯性的观察起会所的整个格局来。

    整个会所建成明清建筑的风格,并且是徽州地区的风格,斗拱飞檐,窗棂槅扇,粉墙黛瓦,黑白分明。门口一对貔貅镇宅,张牙舞爪张开大口,仿佛要吞噬掉世间万物一般。

    貔貅本有镇宅之功用,兼之吞噬邪灵,且只进不出,这本身就有阻挡一切邪祟进门的功效。

    大门上两面铜钉,枚枚锃亮,一共八八六十四枚。大门黑漆,铜钉瓦亮,这八八六十四枚铜钉,枚枚都有成人拳头大小,就好像在门上安放了六十四面铜镜一般。

    铜钉看似排列整齐,实际上仔细看就会发现横不平竖不直,都有极其微小的差异。这六十四枚铜钉,实际上是错落有致,以极小的错位形成了一个变异版的八卦的阵法。本是普通的铜钉,因为这个八卦阵法的存在,俨然六十四面八卦镜,挡煞冲恶最好不过。

    院墙角上的飞檐,看似和徽派建筑的飞檐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可若仔细看去就会发现,这些飞檐之上的雕刻,却和徽派建筑的檐角几乎完全不同。这些飞檐之上,倒也是全须全尾,仿佛也都是雕刻的飞禽走兽,可仔细观察,再若对星宿有所了解,就会发现这些飞禽走兽根本就是二十八星宿。

    也只看到了几个檐角,许半生就无需再看下去了,出现了井木犴虚日鼠轸水蚓等等,就必然是二十八宿齐全。

    到底是紫微一脉,宅院的布置也带有紫微明显的特征。

    院外已经没什么可看的了,四角必然是青龙白虎朱雀玄武这四象,以紫微星宿大阵聚气,套上了大门上的变异八卦镜阵挡煞,再以貔貅吸财,基本上,这整座小湖的天地灵气,都缓慢的被吸收进了这座宅院之中。

    许半生点了点头,迈步走上高达半米的台阶,早有人将大门打开,他跨过高高的门槛,走进了这间名曰“初见”的会所之中。

    和徽派建筑的典型特点一样,大门和院内的任何一扇门都不成直线,大门入财却绝不能让其从后方漏出,整个宅院具备了貔貅的部分特点。这不光是徽派建筑之中的一种美好愿望,也是风水学上一个讲究。

    “蒋总这个会所基本上算是尽善尽美了,只可怜那个街区的投资者们,辛辛苦苦起早贪黑,财漏指缝,基本都被引到你这间会所中来了。”许半生再不去仔细打量院内的情况,想必也不过是再加上一些聚气引气的阵法而已。

    蒋怡知道许半生已经完全洞悉了这座宅院的奥妙,便坦而承认:“当初的确是有这个意思,不过我也觉得如此有违天合,所以给这个会所取了这样的一个名字。”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呵呵,蒋总有心了。”许半生双手负在身后,站定庭院正中,仰头深深的呼吸了几口。

    蒋怡暗暗点头,心道许半生果然不凡,自己只是说了一句,他就已经完全明白了自己为何说有违天合才用了这样的会所名。

    李小语对此却略有不解,便轻声问道:“这句词不是出自纳兰性德的木兰花令么?说的是情事,为何却有如此功效?”

    蒋怡看了许半生一眼,含笑不语,她明白,这是李小语在说她无病"shen yin"玩儿小清新,并不真正懂得个中三昧。

    许半生也笑了笑,与李小语并肩而行,小声给她解释说:“此句的意思原本是说"qing ren"之间如果产生了怨隙恨霾,那么一切还是停留在最初相见的时候为好。何事一句用了班婕妤的典故,她为赵飞燕所害被打入冷宫,秋扇即指女子失宠之意。引申到这里,便是蒋总这院子抢尽了一切风头,街区里的那些犹如失宠之女。但是蒋总却以初见为名,便是维护此地的大风水为最初原态。那么街区里的那些商家便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

    李小语皱眉,又问:“既然回到原态,那么还布置这么多干嘛,直接建个普通的宅院,顺势而为不就得了?”

    许半生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这也不同。蒋总此宅,不光只针对那湖边的街区,而是针对整个环境的大风水。此地有水无山,本是烂财之地,蒋总以她这座宅院聚气吸财,却不会影响街区商家的烂财运,甚至对他们也微有促进,是大手笔。”

    蒋怡听罢,赶忙摆手道:“许少言过,我只是尽我所能罢了,哪有什么大手笔。”

    所谓烂财并不是说没有财或者财运不好,而是说这种财运零散失落,且无法长久,有些商铺看上去明明生意很不错,但却总是干不长久,用不了多长时间依旧会换老板,就是所谓的烂财。

    此刻李小语也明白了过来,蒋怡的宅院无疑是改变此地风水的关键。以蒋怡在紫微斗数上的造诣,她当然不会涸泽而渔,必然是以长鲸吸水的方式缓慢的吸收天地灵气已达到聚财的目的。吸得并非街区商户们的财运,而是涵盖了整个大环境,再佐以初见惠泽周边,反倒使得那个街区上的商家原本的烂财运变成绵长的财运。所以许半生才会说蒋怡是大手笔。

    院内屋外雕梁画栋,屋内倒也是现代风格,只是略微有些仿古而已,站在屋中并不会感到生硬干冷。

    蒋怡亲自引领着许半生从厅侧的楼梯上了二楼,选了个临窗东面可以将不远处湖水尽收眼底的小包间,打开门先把许半生和李小语让了进去。

    既然知道李小语和许半生的关系,蒋怡自然不会对李小语的存在表示任何的在意。

    各自落座之后,上了香茶。

    茶是好茶,真正的高山云雾,属于有价无市的品类。

    桌椅无一不精致,都是红木打造,却又不像古代的设计那么古板生硬,坐着不舒服。加入了现代设计的元素,虽然木质硬实,却绝不会让人坐上去觉得硌得慌。

    品了两巡茶,冯三也来到了包间之中,手上捧着一只小小的锦盒,许半生看也不看就知道必然是刚才拍卖会上蒋怡拍下的那枚铃铛。

    蒋怡亲自接过那只锦盒,将其放在许半生的面前,含笑说道:“虽然我还是不知道这枚铃铛的来历,但是想来许少应当清楚。为免明珠暗投,这枚铃铛还是由许少珍藏比较好,还望许少不要跟我客气。”

    许半生看着蒋怡,眼神中多有玩味之意,若是换了旁人,这样的眼神未免显得有些轻佻,尤其是蒋怡也是天香国色,也不知道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女子。但即便是对许半生多有不满的冯三,却也并不会觉得许半生有任何侮慢之意,许半生的姿态实在过于清澈了。

    “我若告诉蒋总,这枚铃铛的历史不过百年,蒋总是否会很失望?”许半生笑着打开了锦盒,取出那枚铃铛,在手里随意的摇晃了两下。

    铃铛发出悦耳的声响,醒脑凝神,屋内包括蒋怡在内的其余三人尽皆感觉到一股清明之意使得大脑之中一片清凉,就连视力似乎都在这一瞬间好了许多。

    蒋怡的感受是最直接也是最细致的。

    铃声入耳,却又像并非从耳中入脑,而是从头部正前方双眉之间的印堂穴缓缓沁入。一股清凉中正的气息缓缓渗透了进去,随后脑中一片清明,浑身的毛孔都仿佛为之张开,这院中本就充满了天地灵气,此刻更像是蜂拥而入一般的顺着那些张开的毛孔进入到蒋怡的体内。

    虽然还是不知道这枚铃铛的任何,可是蒋怡似乎已经感觉到这枚铃铛的功效是什么了。

    也难怪许半生说她不知道这枚铃铛的来历,就还是收回去的好。不管这枚铃铛究竟是个什么样子的东西,至少有一点是肯定的,若是以铃铛配合修道的过程,必然会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这枚铃铛,对于修道之人,或者仅仅是冯三这样的武者,都绝对是至宝。而对于普通人,也能起到促进灵台清明,增强大脑执行力的功效。打个比方,就有点儿相当于兴奋剂的功用,但却绝没有兴奋剂的副作用,相反对身体有益。

    也正因为感受到铃铛对自己的裨益,冯三就对许半生的话愈发嗤之以鼻。

    但是之前就因为质诘许半生而被蒋怡呵斥过,冯三此刻也不敢再有任何逾矩的行为,只是望向许半生的目光,就越发的显得鄙夷。

    蒋怡也是将信将疑,毕竟现代科技手段若说鉴别古董可能还没有那么智能,古董这东西就像是艺术品,更多的凭借的是经验和感觉,单单依靠科学手段是不行的。但是若论断代之精准,再好的眼光也会有打眼的时候,但是仪器却不会。

    七爷那里出来的东西,这么多年下来了,还从未有过任何一件被人质疑年代的。拍卖会上说的很清楚,这枚铃铛足有三千年的历史,否则当时也拍不出两百多万的高价了。现在许半生竟然说这铃铛不过百年历史,蒋怡也不敢全信。

    “还请许少指教。”蒋怡说的虽然客气,但是终究是有些信任不足的。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