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0054 当局者迷

0054 当局者迷2017-11-11 22:17:34Ctrl+D 收藏本站

    许半生拿起茶杯,喝了一口,微眯着双眼,仿佛在品味茶水清香一般。

    “若非在此物上感应到我道家的精纯气息,我甚至会认为这东西不过十年。”许半生放下茶杯之后,平静的说道。

    蒋怡微微皱眉,拿起茶壶又给许半生续上些茶水,然后问道:“许少的意思是说,这铃铛本非道家之物?”

    许半生点点头,继续说道:“此物几经易主,在此物之上至少沾染有三位道友的气息。或者更多,只是其余道友修为不够,尚未能够在此物之上留下自己的气息。我也是根据这三位道友所留气息,才会说此物有接近百年的历史。这三种气息,尤以第一位道友的修为最为深厚。他几乎完全封盖住了此物原本的气息,也正因如此,才会使得此物的来历显得扑朔迷离。否则想来以蒋总的修为,必然能很轻易的察觉出其来历。”

    蒋怡再度皱眉,眉间有一团细肉耸起,为她本就绝美的面容更添了几分妩媚,又使人产生一种怜惜之意,恨不能伸出手帮其抚平眉头。

    就连许半生,都暗暗低下头去,生怕自己被蒋怡这成熟的女人风情扰乱了心思。

    “许少是说此物乃是佛家之物?”

    许半生摇摇头,笑道:“这铃铛并非我华夏大地之物,而是来自西方。”

    蒋怡一愣,脱口而出:“西方?教廷?!”

    许半生点点头,继续道:“正是。这铃铛有凝神拢心之效,正是被西方天使之力加持过的特点。蒋总请看,这铃铛的铃舌之上,有西方教廷的独特印记,既然有百年历史,就必然产自西方,也不知何故会流落到我中华之地,且被数位道友作为修道辅助之物。”

    蒋怡重重的顿首,口中喃喃自语:“原来如此,这静心宁神的功效原来是来自于圣光。”

    “此物本该是系在圣骑士战马脖子上的战铃,被百年前某位前辈道友得到之后,封印了其圣光加持的战意,却利用加持于上的圣光,成为了一件辅助修道的法器。这位前辈道友当真是天人奇思,道法高深。之后那两名道友显然也洞悉了最初这位前辈道友的手法,在其封印松动之后,又加诸了两道封印。现在第一道和第二道封印其实已经很微弱了,只有少许道意流转,真正封印住圣光的,是第三道封印。”

    蒋怡强自压抑着心中的震撼,但若许半生所言不差,这又怎能是可以被压抑住的震惊?

    脸上细嫩的皮肤轻微的有些跳动,足见蒋怡心中翻滚,冯三和李小语也是满面愕然。李小语本是修道之人,只不过她修的是清净道,并没有辅助的术数,但这并不影响她理解西方教廷的圣光。而冯三虽非道门中人,可跟在蒋怡身边,加上他那一身功夫,对于道法也并不陌生,了解谈不上,名词总是听过的。理解许半生所说的话也没什么问题,尤其是刚才他听见铃声之时明显感受到了这枚铃铛的好处,就越发为神秘莫测的术数所震撼。

    “那为何动用了现代科技手段,却会误认这铃铛有三千年的历史呢?”冯三克制不住内心的惊讶,开口问到。

    许半生笑了笑,道:“这就是圣光以及那三位道友的封印的作用了。这也只是我的猜测,并无实据,以后若有机会倒是可以在这方面做一些探究。人间之大,无奇不有,而且现代检测手段也并非万能。”

    冯三深深的看了蒋怡一眼,不用开口,蒋怡也知道,冯三是不希望自己将这枚铃铛送给许半生。这枚铃铛,仅仅只是轻摇几下,冯三就能感觉到它带来的好处。而既然是法器,对于修道之人作用就更加明显,冯三倒并非自己起了贪念,而是为蒋怡着想。

    面对这样一个可以使得自己的术数修为突飞猛进的法器,要说蒋怡不动心那是不可能的。但是蒋怡有自己的原则,送出去的东西无论如何是不会再收回来的。而且若要让她在麦老大手里的那件东西和这枚铃铛之间二选一,她必然还是会选择那件和其术数传承相关的物件。

    “许少请收下。”蒋怡诚恳的说道。

    许半生微微笑着,双眼直视着蒋怡的双瞳,口中缓缓道:“蒋总现在已经知道这枚铃铛的来历和功用,还舍得将其送给我?”

    蒋怡毫不犹豫,回望着许半生的双眼,态度坚决,斩钉截铁的说道:“送出去的东西,就是泼出去的水,我拍下此物本就是想要作为给许少的见面礼。许少不必再推让了,我虽是女流之辈,却也知道一诺千金。希望以此和许少结个善缘。”

    许半生还是微微笑着,就仿佛笑容在他脸上缓缓流淌一般,也不知为何,蒋怡竟然觉得许半生的脸上流光溢彩,越发的神秘起来。

    “好吧,既然蒋总盛意拳拳,我便不再推辞。只是,蒋总就不担心我收下此物之后,却并不愿意帮你获得那件东西?”

    蒋怡稍显犹豫,但是很快笑了起来。笑容晴朗,让人如沐春风,许半生看着这样动人心魄的笑容,也不禁心中微微有些荡漾。

    “这不是做生意,这枚铃铛也只是我送给许少的见面礼。那件东西我是势在必得,许少如若愿意提供帮助,蒋怡感激涕零,矢志不忘,就算我欠下许少一个人情。如若许少不愿施以援手,那也是理所应当之事,蒋怡不敢有任何抱怨。”

    许半生哈哈大笑起来,将铃铛放回到锦盒之中,交给身后侧立的李小语。

    许半生听得出来蒋怡这是话中有话,若是帮她找到那件东西,蒋怡肯定会言出必践,今后若是许半生找她帮忙,蒋怡能力所在,必会倾力相助。许半生若不肯帮她,蒋怡也不会强人所难。她的话里说得明白,那东西她势在必得,若许半生不帮她的目的是想要将那件东西据为己有,蒋怡是绝不惜与许半生为敌的。

    “蒋总不但长得漂亮,心思也是极妙。”许半生挡住蒋怡要给自己添茶的手,道:“话说的有些多,茶也喝足了,肚子倒是有些饿了起来。蒋总安排一下饭菜吧。”话里话外,竟然是极其生硬的绕过了刚才的话头,多少显得有些不近人情。

    冯三不悦,不等他瞪眼,李小语的双目,就如同两柄利剑一般直刺他的心窝。

    蒋怡倒是依旧从容,淡淡的笑着,对冯三说道:“三哥,麻烦安排一下饭菜。许少与我同为道门中人,想来口味应该也与我差不多。三哥你看着安排一下吧!”

    冯三无奈,只得恨恨的看了许半生一眼,转身而出。

    许半生头也不回,便对李小语说道:“小语,你去把蒋总送我们的礼物放到车里去吧。”

    李小语明白许半生有话要单独对蒋怡说,当即点点头推门而出。

    “许少有话要对我说?”蒋怡更是七窍玲珑心,许半生如此生硬的改变话题,她早就猜到许半生的意图,是以才会把冯三支了出去。

    许半生点点头,收敛了笑容,缓缓说道:“东西我随时可以告诉蒋总它的下落,麦老大并不知此物妙用,藏得也不严密。只是,蒋总若是能够信任我,就听我一言。此物虽与你们紫微一脉渊源颇深,但却并非祥物。若非道门中人,得了也便得了,既入道门,再持这邪物,恐会误了蒋总的修行。”

    蒋怡大惊,今日第一次的露出了失措之色。

    心下犹疑,蒋怡不知许半生是已经将麦老大的所有东西都取到了手,还是他推演得知。若是前者,这并不稀奇,那件东西只要了解紫微斗数的人,都知道这与紫微一脉息息相关。可若是后者,那么许半生的推演之术就着实惊人了,他这点年纪,修为难道就精深到如此地步?太一派虽然在道门中地位尊崇,可这样的修为也实在有些不可思议了。

    偏偏许半生的话,开头就是说他可以告诉蒋怡那件东西的下落,这似乎是在表明他根本就没拿过麦老大任何东西,难道真的是他推演出来的?

    犹豫半晌,蒋怡迟疑着问道:“许少已经拿到那件东西了?”

    许半生轻轻摇头,道:“我只是杀了麦老大,他的私藏多数应该都落在其手下之手。而蒋总需要的那件东西,因为蒋总曾经和麦老大交涉过,他虽不解其用,却单独将其藏起。此刻应当还在原位。”

    蒋怡眉头锁紧,追问道:“许少所说的是哪一件?”

    “十三宫盘!”许半生轻吐出声,蒋怡耳中却如洪钟大吕,振聋发聩。

    “许少真没见到此物?!”蒋怡的声音甚至都有少许颤抖了。

    许半生面无表情,目光却悠长深远,虽未回答,可姿态表明一切。蒋怡知道,许半生无需在这样的事情上撒谎,他若不想把十三宫盘交给自己,根本就无需对自己说这些。

    “许少既然未见此物,为何会知道我所求如是?”

    许半生的脸上再度浮现笑容,蒋怡凝视着他的面容,她发现,许半生微笑时的样子,真是好看至极,几乎人间所有美好的用词,都可以放在他的笑容之上。

    “蒋总是当局者迷。不过联系而已。”

    蒋怡稍愣,随即很快明白,的确,许半生说的一点儿都不错,自己确实是当局者迷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