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0056 谁是主人

0056 谁是主人2017-11-11 22:17:37Ctrl+D 收藏本站

    许半生的心思当然不会如蒋怡所想那么复杂,他只不过是因为自己天机被遮蔽,连天道都无法知悉他的存在,一个十三宫盘自然也很难对他形成什么反噬。

    再如何厉害的反噬,也都是由天道发起,并不是一件法器可以做到。法器自有其攻击性,能否抵御视各人修为而定。别说是一件仿造品,就算真是千年前那只由谢瞳亲手炼制的十三宫盘,在许半生眼里也不再话下。甚至就算以蒋怡的修为,由十三宫盘自身发起的攻击,她也有足够的实力抵御。真正能对蒋怡构成伤害的,是十三宫盘改变运势之后引起的天道反噬,这绝非人力可以抵挡。

    许半生若非他天机早被遮蔽,也绝不敢以身涉险。天机遮蔽自有其种种掣肘,却也具备了一些意想不到的好处。

    看到蒋怡突然露出小儿女态,神色之间有些扭捏,许半生也是不知所以。

    他是修道的天才,命格也极为特殊,对于大千世界的理解远比其他人深刻的多。可这并不能改变他在男女之事上只不过是个雏儿的事实,他自然也无法看出蒋怡的心乱是因为什么。

    偏偏关于许半生的命格,也即天机被遮蔽之事,他不能轻易的告诉他人,这个误会,就算是深深的种下了。

    “十三宫盘反噬之强,许少你……”蒋怡期期艾艾半晌,也只能以此来试探许半生的意图。

    许半生含笑摆了摆手,道:“不妨事,十三宫盘虽厉,却还伤不了我。蒋总可是不放心?”

    蒋怡赶忙摇头,她非常清楚许半生绝不会对十三宫盘有任何觊觎之心。她之前话说的很满,那也只是在告诫许半生,十三宫盘对她意义重大,为了得到十三宫盘她不惜任何代价。但并不表示她认为自己真的就能稳稳胜过许半生。那不过是一种姿态罢了,意在警告,还远不到真的准备好了与之争斗的地步。

    “许少行藏磊落,太一派更是道门执牛耳者,蒋怡不敢有丝毫怀疑。许少若是想贪墨此盘,根本无需耍如此手段。我只是担心这十三宫盘带来的反噬之力。”

    许半生含笑颔首,道:“既是如此,这东西我便取了,或几月,或数载,但有破解之法,我必当双手捧其奉还。”许半生的话说的很明白,这只十三宫盘,他已经将其作为蒋怡之物,奉还二字取的就是这个意思,这也算是给蒋怡再吃一颗定心丸。

    其实心里还是有些犹豫,毕竟兹事体大,但是蒋怡终究还是狠了狠心道:“一切有劳许少了,这个人情,蒋怡记在心里,以后许少但有所驱,蒋怡必当尽犬马之劳。”

    “蒋总言重了。”许半生淡淡笑着,“不过我还果真有件事需要麻烦蒋总。”

    蒋怡一愣,没想到许半生的要求来的这么快,但是她还是很快道:“许少请说。”

    “蒋总可认得夏文瑞?”

    蒋怡答道:“见过几回,不过倒是可算素无来往。”心里早已盘算开了,许半生出自许家,蒋怡好像听说过许家与夏家有联姻之谊,夏家这两年的下坡路很明显,将来恐怕还会受到润州那边的牵累,难道许半生是希望自己可以帮衬一把?

    “刚才我私下给蒋总占了一卦,还望蒋总不要介怀。卦象显示蒋总未来要在东面三十里处大兴土木,夏家这两年于地产上多有挫败,若蒋总能够对夏家施以援手,半生自当感激不尽。”

    蒋怡彻底明白了,许半生这话说的再清楚不过,夏家前几年就把重心移到房地产项目上来,为了筹措资金,甚至停止了一些夏家的优势项目,只为了能够调出更多的流动资金来。可是这两年间夏家一块地都没拿到,资金倒是富余了,可整个集团的旧项目越发式微,新项目一个都没有,跟别人合作过两次,还都以失败告终。

    而蒋怡在城东的确有个即将展开的项目,并且她的资金也的确不足以一个人吃下这个项目,银行方面倒是可以提供一部分资金,可却依旧有所不足。

    许半生是希望蒋怡可以帮夏家一把不假,却也等于在无形中帮蒋怡解决了资金上的燃眉之急。获取资金的渠道很多,没有夏家的资金,蒋怡也自然可以想到办法。可若有夏家的大笔资金注入,这对蒋怡来说也算是两全其美的事情。

    是以虽然许半生说的客气,可蒋怡却不敢将此视为她对许半生的回报。

    “早就听闻许家和夏家有联姻之谊,许少,那人不会就是你吧?”蒋怡话说出口,突然觉得有些奇怪,也不知为何,她这话里竟然隐约有些只有她自己才能感觉到的酸意。

    蒋怡,你这是怎么了?许半生还不过是个十八|九岁的少年啊!——蒋怡心中暗骂。

    许半生毫无察觉,只是从容的说道:“那都是过去式了,我与夏妙然已经取消了婚约。”

    蒋怡一愣,她一是没想到许半生会坦然承认,二是更加没想到许半生竟然会跟夏家取消了婚约。既然都已经没有这层关系了,许半生为何还要帮助夏家呢?

    很快,蒋怡意识到,很可能是许半生不满这门早就定下的婚事,主动退了婚,却又觉得有些对不起对方,是以才会希望可以在其他方面做出些弥补。

    不得不说,蒋怡真的是七窍玲珑,聪明的叫人嫉妒,可是这一次,她不过猜对了一小半而已。真正的原因,许半生是绝不会告诉她的。

    终究是两全其美的事情,蒋怡没有理由反对,更何况许半生若真能找到破解十三宫盘反噬之力的方法,这对蒋怡,乃至她的师门,都是极大的恩惠。别说是互惠互利的事情,就算是许半生说一声他要了这块地,蒋怡也绝不会吝啬。

    “晚些我就安排人与夏文瑞联系,我亲自跟他见一面。”

    许半生点点头,门外恰到好处的响起了敲门声。

    蒋怡见许半生再无话说,便朗声道:“进来吧。”

    包间的门打开,冯三和李小语一前一后的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几名身穿旗袍年轻貌美的服务员。旗袍开衩直到腰际下方少许,露出雪白粉嫩的双腿,走起路来摇曳生姿,隐隐约约甚至能看到一些内裤的边缘,端的是吸睛的厉害,换做别的男人,恐怕心思早就飞到这几个姑娘的大腿之间去了。

    几道小菜摆上了桌,没见着山珍海味生猛海鲜,都清淡的很,但是红的白的青的搭配的甚是好看。不见油腥,制作精美,看上一眼就让人食欲大增。

    许半生没有半点拘束,也不等蒋怡跟他客气,菜既上桌,他举箸便食。青菜是青菜味儿,红椒有红椒的特色,虽然基本都是蔬菜,可是每种菜都让许半生感觉独一无二,比起他之前吃的那些蔬菜,味道显然丰富的多了。

    冯三见状,更加不满,但他知道自己若敢放肆必然会引得蒋怡不满,也只能将这份愤怒藏在心里。心中暗自骂着:这小子好不懂事,到底谁才是这里的主人?

    蒋怡站起盛饭,李小语耐心的等着她放下饭勺,可却不曾想蒋怡盛好饭之后,竟然抢了她本该做的事情,将那碗饭放在了许半生的面前。从容平常,仪态纤纤,就好像这本就是该她做的事情,毫无突兀之感。

    李小语自然是心中不悦的,伺候许半生是她的责任,现在却被别人抢了先,而且对方还是个婀娜多姿的大美人儿。

    冯三更加不满,跟着蒋怡这些年,他见过不少达官贵人,江东省省长和蒋怡同桌的时候,也不见蒋怡会对那个省长假以辞色的。今天蒋怡这是怎么了?就像是被许半生灌了*汤一般,竟然会给他盛饭。而许半生的表现,就让冯三更加生气,他竟然安之若素的接过饭碗,没有丝毫客套,连吃了两大口,看都没看蒋怡一眼。还真是好大的少爷架子,他是真不知道今天伺候他的是什么人呢?还是故意如此?

    蒋怡却并不觉得有任何突兀的,许半生就更加不会,女人给男人盛饭,这在他看来,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蒋怡在江东必然是个举足轻重的人物,这一点许半生清楚,可蒋怡同时也是个女人,女人不就该服侍男人么?你就算是个女王,回到家里也该懂得夫为妻纲的道理。

    或许是这种味道层次鲜明的蔬菜已经很少能吃到了,许半生很少见的又添了一碗饭。这一次,李小语没有给蒋怡任何机会,许半生刚刚示意添饭,她就接过饭碗,给许半生满满的盛了一碗。

    两碗饭下肚,许半生的额头上竟然有细细一层汗水,李小语忙取出丝帕,轻轻的帮他拭去汗水。

    “蒋总这里的菜味道太好,我忍不住就多吃了一些。”许半生看着桌上四盘菜倒是叫自己吃了一多半,也微微有些歉意的说道。

    蒋怡风情万种的笑着,说道:“既然许少喜欢,以后就常来。这些菜都是我这里自己种出来的,旨在纯天然。”

    许半生竟也毫不客气的点点头:“以后少不得要多叨扰。”

    蒋怡笑了笑,道:“许少,我还有一事请教。”

    许半生也笑笑,说道:“如果是那柄拂尘的事情,蒋总就不要问了。天师一脉,与我太一派渊源颇深,事关师门,请恕我不能多言。”

    都说到事关师门了,蒋怡也只能闭口不言。

    而冯三却是满肚子的腹诽,心道你不能多言倒是能吃,你知道这些蔬菜花了我们多少心思?几十亩的菜园子,几乎用了快百人来伺候。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