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0057 生日趴

0057 生日趴2017-11-11 22:17:38Ctrl+D 收藏本站

    吴东城里许多人都知道了许家真正的大少爷回来了的消息。

    之所以说是真正的大少爷,是因为这些人都知道,虽然许中谦在许家是长孙,却只是二房之后。而许家长房许如轩的儿子,年纪是小了许中谦不少,可他才是许家真正的长房大少爷。尤其是在许如轩这个长子要比其他几房对于许家的贡献都大,家主一位迟早都要传到他手里的情况下。

    而许半生这个大少爷,在他回来半个多月之后,越发显得名正言顺。许家的老爷子已经卸任了一诺集团的董事长一职,而接任这个职位的,正是许门长子许如轩。

    许家并未大张旗鼓的宣布家主的传承,但是谁都知道,许如轩已经是许家完完全全的掌舵人了。

    在许半生宣布要和夏家解除婚约的那天,许老爷子就已经透露出要将家主之位传下去的意思,原本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但是由于许如脊的老婆吴娟一场大闹,致使许老爷子对许如脊多了几分失望。本就连一成机会都不到的许如脊,这一下更是彻底没了希望,许老爷子干脆提前把家主之位传给了许如轩。

    关于许半生的存在,其实很多人原本是不知情的,但是现在许如轩已经彻底把持了许家内外,许半生这个真正的大少爷,必然也要随之浮出水面。

    而真正让吴东城里的这些人了解到许半生的存在,却是因为他们发现吴东城里多出了一个颇为招摇的身影。无需调查,只需稍加留意,他们也就知道了这个身体孱弱面色苍白却长得很好看的少年,正是许家的大少爷——许半生!

    许半生表现出了一个纨绔子弟应有的一切特质,出入都是吴东最高档的场合,不过短短半个多月的时间,吴东城里几乎所有高档会所,都出现过许半生的身影。

    对此,外人颇多微词,就连许家自己人都很是怒其不争,但是偏偏许大少爷的父亲,许家如今的掌舵人许如轩,却丝毫不为所动。甚至有人隐晦的好意提醒,许如轩的回答却是——“我儿子即便是纨绔,那也是最大的那个纨绔”,这就让绝大多数人都感到无言以对了。

    许中谦对此很焦躁,许半生在外如此招摇,这都是他在那个年纪也曾想要尝试,最终却都牢牢克制住的。许中谦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这么努力,家里却好像看不见一样,而许半生回来之后除了在家里装神弄鬼,就是在外头招摇过市,偏偏许老爷子还护的很。

    他跟自己的父亲提过,不止一次,许如脊却只是告诫他,本本分分的做自己应当做的事情,长房的事情让他不要操心。

    许中谦更加苦恼,积压得多了,苦恼就演变成愤怒。

    他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一直以来都很希望自己可以跟长房一较长短的父亲,竟然也好像偃旗息鼓了,自己的母亲被许半生羞辱,他还没有找许半生算账呢,他父亲却是一副对长房退避三舍的样子,这更加让许中谦气不打一处来。

    很快,吴东城里的公子哥大小姐们,就都知道了许家真正的大少爷和原先的大少爷不和的消息。

    八月下旬,吴东城里的天气依旧炎热难当,路上行色匆匆的人们,身上都或多或少散发着汗液的气味。

    这种气味属于为生活奔忙的人们,那些早已拥有几辈子都花不完的钱的人们,却还依旧可以西装革履闲庭散步。出入都是空调房,上下都是冷气十足的豪车,坐在房间里车里,他们甚至还会感觉到气温太低,需要加上一件厚厚的外套。

    夏妙然就是在这样炎热的天气之下呱呱坠地的。

    今年是夏妙然二十周岁的生日,这样的生日,总该是大操大办一下的。

    夏妙然再度表现出她的特立独行,她拒绝了家里想要为她操办二字头第一个生日的想法,决定自己开一个party,并且绝不允许任何长辈的参加。

    地点就定在她自己的酒吧,堂吉诃德。

    夏妙然一向交游广阔,这次是她二十岁的生日,自然是广撒请柬。和以往略有不同的是,这次几乎所有被邀请的人,都知道了一个消息,那就是许家的大少爷,也在被邀请之列。

    这次的许家大少爷,说的当然不再是许中谦,而是那个颇为照耀,并且在常人眼中看来行为多有古怪的许半生。

    虽然许半生这段时间在吴东城公子小姐们的圈子中,俨然是热度第一的关键词,但他也好像是报纸的头版头条一样,大家都听说过,却都没有见到真佛。

    要说不好奇,那是不可能的,许家本就万众瞩目,许半生的行为比起夏妙然来还要特立独行,就越发是众人关注的焦点。每个人几乎都想看看这位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许家大少爷,究竟长的一个什么样子。

    这其中,不少人其实都已经听说了许半生和夏妙然本有婚约,却在他回来之后不知为何双方约定取消了婚约。这就让许半生更加成为众人八卦的中心,多数人都认定是夏妙然不肯接受许半生,只不过是因为要照顾许家的面子所以才没有将事实流传出来罢了。

    甚至有人开盘,说许半生必然不会来参加这个生日趴,被女方退婚了难道还要送上门来自取其辱么?

    许中谦走进堂吉诃德的大门,还未来得及下楼,就已经听到楼下热烈的开赌的声音。

    只听到一句话,许中谦就已经火了,这帮人竟然是拿许半生今晚会不会来自取其辱开赌。

    原本这倒没什么,偏偏许中谦听到的这句话,是这样说的:“许家这几年虽然如日中天,许如轩又刚刚接掌了许家家主的位置,但是许家的这位大少爷,却着实不争气的很。妙然是什么样的女孩子,她怎么可能答应跟这种浪荡货订婚?所以,几乎是必然的,是妙然主动退得婚。今天邀请许半生,只不过是想让他再不要有任何的痴心妄想罢了。这个许半生呐,但凡还有一丁点儿羞耻心,都绝不会来参加妙然的生日趴。我赌十万块,许半生绝不会来!”

    许中谦对许半生当然没有什么好感,甚至厌恶大过亲情,可这并不意味着他会允许外人折辱许家的名头。

    许半生和夏妙然之间婚约的解除,许中谦是再清楚不过了,根本就是许半生回到许家的第一天,就当着许家所有人的面提了出来,并且在短短三日之后就去了夏家,将其付诸行动。

    那日许中谦刚好在蓉城,还经历了一场被许半生“蒙中”的祸事,他无法知悉许半生是如何把婚退了并且还没有引起夏家的不满的。但是,这婚约,是许半生主动取消的确系无疑。现在竟然有人说是夏妙然提出的退婚,这就不是许半生一个人的事情了,而是事关许家的声誉。

    挽着许中谦胳膊的孔佩莉,听到这话就知道不好,她非常清楚自己这位男朋友,对许半生那是百般厌恶,可他却也是个绝不允许旁人诋毁许家任何的性子。尤其是许半生和夏妙然之间婚约的解除,她才是那个真正从头到尾巨细无遗的人,只不过夏文瑞和王茜都多加叮嘱,让她不要将那日的细节透露给任何人,所以她才守口如瓶连许中谦都没告诉。

    看到许中谦脸色剧变,孔佩莉就知道事情不妙。

    双手立刻紧紧地攥住了许中谦的胳膊,可是孔佩莉却已经来不及阻止什么了。

    许中谦的声音从楼上沿着楼梯传到了楼下,他高声道:“余峰你家好歹也是资产十好几个亿,下个注才十万你怎么好意思出来丢人?今晚还有谁要赌许半生不会来的,不管多大的注码,我许中谦全都接了!”

    众人听到他的声音,脸色都是微微一变,很明显,刚才余峰所说的话,许中谦一字不漏的全都听去了。而通过这段时间的了解,这些人也都知道许中谦和许半生那是相当的不和,许中谦现在这种态度,明显不是要帮他这个堂弟出头,而是不忿余峰埋汰许家。

    自然不会有人搭腔,没来由的谁也不愿和许中谦结怨,并且众人也都知道,许中谦下来之后,必然还有怒火喷向余峰。

    余峰有些尴尬,被人说人是非,这本就是他理亏,这下被许中谦听了个完完全全,他更是手足无措起来。

    看看周围,余峰就知道不会有人帮他,很快他就看见脸色阴沉的能挤出水来的许中谦,挽着孔佩莉出现在了酒吧的地下层。

    “还有谁要下注许半生不会来的?”果然如同多数人所料,许中谦一露面,第一句话就充满了挑衅的意味。

    余峰在这些人中,算不得最顶尖的公子哥,尤其是在方方面面都显得无比杰出的许中谦面前,他就更加自愧弗如。面对许中谦的挑衅,他又理亏在前,一时间张口结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赧然的看着许中谦,又有些求助似的望向四周,希望有人能够出来打个圆场。

    “余峰,你那十万呢?刚才听你声音很洪亮啊,看来把握挺大,不如多加点儿?你那辆玛莎拉蒂虽然娘炮了点儿,我勉强收了,许半生要是没来,我刚从欧洲订了一辆柯尼塞格,归你了。可是他若是来了,你立刻给我从这里滚出去,以后只要是我许家的人出现的地方,你都给我退避三舍。如何?也别说我欺负人,我把话说明白,我和许半生半个月没见过面了,但是我可以告诉你,还没有人能退我许家的婚!”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