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0059 我是许半生

0059 我是许半生2017-11-11 22:17:41Ctrl+D 收藏本站

    一脸寒霜的夏妙然先从楼上走了下来,美丽的面庞之上,满是不悦之色。

    谁也不会喜欢自己的生日,尤其是在自己二十岁的生日party上发生这样的事情。

    都是吴东城著名的公子哥儿,无论是他们的父辈,还是他们自己,行走在这吴东城中,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可是现在,却在一家酒吧里闹到要大打出手的地步。

    这些人平素里虽然都是眼高于顶,相互之间多有不满,可是人有见面之情,除非真是天大的矛盾,否则还从未见过有人会闹成这样的。就算是不顾及两家人的来往,自己也丢不起这个面子。

    “你们到底是来给我过生日的,还是来闹事的?给我过生日,我欢迎,如果要闹事,现在就都给我出去!”夏妙然俏脸生寒,这话说的已经很是不客气了。

    朱桐是心理占优的一方,听罢只是微微一笑,道:“可不是我想闹事,我们不过闲聊了几句,也不知道许家的新大少是不是会来参加你的生日趴,可是这位许大少就好像吃了火药一般。许大少,您这下床气也发的有点儿晚了吧?”

    许中谦怒目以视,可是当着夏妙然的面,他也不方便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说出来,毕竟他很清楚,退婚是许半生的主意,要是当着夏妙然的面说出来,夏妙然的面子真是没地方搁了。

    或许是从许中谦的表现中看出点儿什么,夏妙然走到他面前,拉起自己表姐的手,小声说:“佩莉,到底怎么回事?”

    孔佩莉面有赧色,但她还是把夏妙然拉到了一边,附在她的耳边小声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夏妙然。夏妙然从听到开口,脸色就已经变了,她不由有些不满的望向余峰和朱桐,心道我和许半生之间的事情跟你们有什么关系?

    朱桐从夏妙然看自己的眼神,似乎也察觉到许夏两家解除婚约的事情,似乎真的不像他们猜测的那样,而反倒是许半生主动退了夏妙然的婚。

    缓缓把眼神投向依旧从容,步伐丝毫不乱的从楼上走下来的许半生身上,朱桐从许半生的表现上,竟然丝毫都看不出许半生和夏妙然之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朱桐仔细的打量着许家这位真正的大少爷,十八|九岁的年纪,穿的很普通,平平常常的一件polo衫,下身是一条版型不错的牛仔裤,脚上也只是一双寻常的新百伦的运动鞋。从他的打扮上来看,许半生倒更像是一个普通的路人,没有丝毫张扬或者骄傲。

    但是许半生的气度,却赋予了一些与年龄不相符的稳重乃至沧桑感。

    背着双手,脚步依旧慢慢吞吞,就好像酒吧里的剑拔弩张和他毫不相关。夏妙然刚才显然是跟他一同进来的,但是夏妙然都已经下楼说了会儿话了,他却还在楼梯上,慢悠悠的往下走。一边走,还一边打量着酒吧的装修,酒吧里的这些人,一个都没有落在他的眼里。

    朱桐实在看不透许半生,只得将目光收回,又落在李小语的身上。

    摸不清李小语身份的朱桐,却也震惊于李小语的美貌。今晚,除了寿星夏妙然,李小语的美貌足以将这里所有的女孩子都比下去。

    这里除了吴东城里的名门大小姐之外,还有一些是这些位公子哥带来的女伴。这些女伴出身不一,有些甚至根本就是模特小演员之类,她们唯一的相同点就是都生的很漂亮,否则也不会入了这些公子哥的法眼。可是,这些站在街头绝对是靓丽风景线的女孩子,到了夏妙然和李小语的面前,就像是不知名的狗尾巴草一般。

    和夏妙然相比,李小语身上多了一股清冷娟秀的气质,和夏妙然可算是一冷一热两个极端,但是同样的是她们都极其的惹人注目,任何男人看见她们,都会为之心中一动。

    让朱桐感到震惊的,还不止于李小语的美貌,刚才李小语从楼上一跃而下,朱桐虽也和其他人一样没注意到李小语的出场,但是李小语一伸手,朱桐就已经知道,这个女孩子的实力绝不在他之下,甚至比他还要高出几分。

    “小语,回来吧。”许半生根本就无视了酒吧里其他人的存在,只是淡淡的吩咐了一声,李小语这才一摆身子,几步走到许半生的身后,低首侧立。

    这一下,朱桐就更加震惊了,其他人不管见过没见过许半生的,也都是大为惊讶。

    李小语的出场自然是不凡,可除了许中谦和孔佩莉,根本就没有人认为李小语是跟着许半生来的,都以为她是夏妙然的朋友。

    许半生一共说了两句话,第一句闻声不见人,纯属调侃,这第二句却是对李小语说的,李小语就像是许半生的贴身丫鬟似的,立刻回到了他身边。

    这里都是自小被人伺候惯了的公子小姐,他们自然分得清楚朋友之间说话的态度是怎样的。许半生对李小语,明显不是朋友之间应有的态度,而就是将其当做一个使唤丫鬟,言辞之间那种居高临下的态度显而易见。

    而这时候,孔佩莉也把前因后果都告诉了夏妙然,夏妙然脸上的不悦之色就越发的明显。

    这件事,许中谦的确是显得冲动了一些,但是,无论如何,都是这帮人闲的蛋疼惹出来的祸。尤其是他们所议论的话题,绝非朱桐刚才所说的仅仅只有许半生而已,其实更主要的是在八卦她这个今天party的主角。

    任何人都不会喜欢自己被人议论,尤其是这类事情。原本被许半生退婚,夏妙然就觉得有些委屈,现在还被人背后议论,夏妙然岂能高兴?

    在和许半生不多的相处之中,夏妙然能感受到,许半生并不是对她有什么不满,并且许半生无论如何都算的上是个很好相处的人。再加上这些天,夏家有一个意外的喜讯,许半生帮了夏家一个不小的忙,夏妙然对许半生的态度也明显有所改观。

    不过今天之所以她会跟许半生一起出现,却是因为夏文瑞的要求,夏妙然特意去接的他。这是夏文瑞向许家示好的表现,透露给许家一个最明显的信号,他并没有因为许半生提出退婚而对许家心生芥蒂。

    “你们都很闲是么?我和许半生之间的事情,什么时候需要你们来操心了?没错,我和许半生从前的确是有过婚约,现在也的确是解除了。但是这跟你们有什么关系?你们都这么闲,怎么不去开个婚姻介绍所啊?”

    夏妙然突然就发飙了,一番话顿时让许多人都感觉到了难堪。

    的确,平时议论议论也就罢了,今天是夏妙然二十岁的生日,撇开传统不谈,二十岁对于现代人而言,几乎相当于成年礼了。在这样的时间,又是她开的酒吧,议论今天唯一的主角,似乎真的很不合适。

    夏妙然的情绪略显激动,拉着她的手的孔佩莉很有些担心,担心夏妙然会把实情说出来。

    虽然两家人现在似乎并无隔阂,但是被人退婚,始终都是一件很伤面子的事情。

    抓紧了夏妙然的手,孔佩莉紧张的望着她的表妹。

    夏妙然却浑然不顾,似乎已经准备豁出去了,开口便道:“退婚……”

    声音刚出,却被许半生依旧四平八稳的声音打断了。

    “妙然,他们议论的主要是我,可能跟我自小不在这里长大有关。”许半生缓缓走到夏妙然的身边,伸出了一只手,夏妙然并没有多加思考,便将自己的小手放在了许半生摊开的手掌之上。

    许半生很自然的抓住了夏妙然的手,缓缓将一股内力输入到她的体内。

    其实夏妙然刚把手放在许半生的手掌中就已经有些后悔,她也不明白,为什么许半生一伸出手自己就把手交给了他。就好像许半生的身上,有一股不容置疑的魔力,让人不知不觉的就会选择屈从于他。

    而被许半生握住小手之后,夏妙然却又不愿缩回手了,一种很奇妙的舒服感觉暖洋洋的流转在夏妙然的全身,夏妙然只觉得自己这辈子从未这么舒服过。

    “我就是许半生。”顿了顿之后,许半生又道,“关于我的情况想必大家应该都知道了,刚回来吴东不久,以后可能会和大家多接触。我看了看,有些人咱们应该是见过了,可能并没打过招呼,但是在一些场合曾经擦肩而过。”

    许半生一边说着,一边冲着不同方向的几个人缓缓颔首打着招呼,那几个人很是震惊,他们能认出许半生,是因为许半生这段时间可谓是吴东城里他们这个圈子中的名人,但是许半生竟然能记得住和他擦肩而过的他们,这就多少有些出人意表了。

    “我回来那天,是妙然去接的我。妙然是个很出色的女孩子,无论容貌还是学识以及风度,都是我见过的女孩子中最出色的,没有之一。她应该是想看一看,家里给她安排的未婚夫是个什么样子,不满意的话,我想她是做好了提出退婚的准备的。幸好她没提。”

    也不知道为何,许半生说话的声音并不大,音调也并不丰富,只是像平时朋友之间谈天一样,平平淡淡,可却有一种古怪的魔力,不但让所有人都侧耳倾听,而且当他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大多数人还都竟然会心的一笑,就好像跟他们说话的是他们相交多年的老朋友一样。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