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0060 砸车

0060 砸车2017-11-11 22:17:42Ctrl+D 收藏本站

    不过现场也有几个女孩子有些不满,夏妙然的确很漂亮,各方各面都很出色,但是许半生竟然说夏妙然是他见过最出色的女孩子,没有之一,这总归是一件会让人撇嘴的事情。

    “被女人退婚始终是一件很没有面子的事情,于是我就回去跟家里人商量了一下,又征求了妙然家里人的意见,我们决定暂时把婚约搁置。”第一句话,就让酒吧里众人再度会心一笑,谁都听得出许半生这句话里的自嘲之意,也都为他这样的小幽默感到亲切。

    许半生的表情始终保持着淡淡的微笑,继续如同讲故事一般的说着:“毕竟不是旧社会了,结婚这种事在还没出生的时候就被父母定下,实在是一件让人有些难以接受的事情,哪怕对方极其完美。我很理解妙然的感受。”

    夏妙然听着许半生的话,心中微微一动,她知道,虽然这也是实情,可许半生这样说,确实是在照顾她的面子。心中带着感激,夏妙然也反握住了许半生的手,望向许半生的眼神之中也多了点儿什么。

    “我们许家和夏家的交情很多年了,至少比我和妙然的年纪都要大得多,即便没有联姻这层关系,相互之间的合作照应都是必然的。两家的长辈都很通情理,他们也觉得我和妙然的确应当像是正常的男女那样经过相处再决定终生大事。我们都还年轻,婚姻这件事,还是让我们相处之后再做决定比较好。所以,并不像诸位想象的那样,存在小说里才会出现的退婚情节,相比较双方的完美而言,合适才是两人相处的最大要素。妙然,是么?”

    看着许半生仅仅只是用一段话,就几乎让所有之前还在背后议论他们的人都面带微笑了,也让酒吧里尴尬的气氛彻底缓和下来,夏妙然简直就要对许半生有些崇拜的感觉。

    以前怎么没发现他竟然这么能说会道,而且,似乎,很有些魅力?!

    “怎么这么安静,我还以为以妙然的性子,她的生日趴应该充满了各种尖叫和荷尔蒙呢,差点儿以为自己找错地方了。”一个动听的女声从楼上飘了下来,很快,又一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女人出现在众人眼前。

    这个女人,在场的几乎所有人都认识。

    蒋怡虽然不像今天这些人都是名门之后,可是她却是属于范冰冰曾经说到过的那种女人。一次采访的时候,范爷被记者问及,许多女星都选择了嫁入豪门,问范爷如何。范爷极为霸气的说了一句,“我就是豪门”,而蒋怡就是这样的女人,她就是名门。

    顿时之间,许多人都在纷纷跟蒋怡打着招呼,有叫她蒋总的,也有熟悉一些的,就喊她怡姐。

    蒋怡也含笑颔首,不断回应着他们。她的身后,一成不变跟着的是扑克脸的冯三。

    “许少,刚才听见好像是你的声音,怎么着,你是在给他们讲故事么?真是太遗憾了,来得太晚,竟然错过了许少讲故事。”蒋怡满脸的遗憾,就好像她真的错过了一场精彩的演讲一般。

    许半生微微一笑,道:“故事才刚刚开始。”

    蒋怡眉毛一挑,风情万种的展现给许半生一个迷人的笑容,而且,这个笑容让在场所有人都看得很明白,她这个笑,根本完全是冲着许半生一个人去的。美人儿一笑倾人城,尤其是当她的笑容只为了一个人完全绽放的时候。

    每一个人都很纳闷,蒋怡怎么会对许半生如此客气,姿态低的就仿佛许半生是她的王一般。而许半生呢,却是甘之如饴的坦然接受,没有丝毫的局促,居高临下的姿态尽显无遗。

    可是,蒋怡这种天生女王范的女人,又怎么可能在下呢?许半生何德何能,能对蒋怡居高临下?

    偏偏展示在每一个人面前的,就是这副景象,每个人都百思不得其解。

    尤其是朱桐,他第一次见到蒋怡的时候,就惊为天人,甚至还曾想过追求她。只不过蒋怡对他完全不假辞色,有一回他借着酒劲试图对蒋怡动手动脚,还曾被冯三扔出去过。朱桐将此视为奇耻大辱,在吴东城里还从未有人敢如此对他。这事儿让他父亲知道之后,他又被自己的父亲狠狠责罚了一顿,并且警告他绝不能去招惹蒋怡。自此以后朱桐再也没敢打过蒋怡的主意,见到蒋怡也恨不得绕路走。他很清楚,这是个连自己父亲都得罪不起的女人。

    可是现在,对于朱桐来说都觉得高高在上的蒋怡,却居然对许半生如此谦卑,姿态之低简直就不像他所认识的那个蒋怡。

    偏偏这个时候,蒋怡的目光向他扫来,瞬间变得寒冷起来,让朱桐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可是朱桐不明白,为什么蒋怡单单就挑上了他,她总不可能知道自己刚才是挑事的那个人吧。

    “原来才刚刚开始,看来我没有错过什么,说起来我还真是很期待许少的表演呢!”

    蒋怡款款走到夏妙然的面前,从许半生的手里接过夏妙然的小手,笑着说道:“妙然妹妹,我们把场地让开给许少表演吧。”

    只是一句,还没什么人注意,连续两句,几乎所有人都意识到有些奇怪,蒋怡说许半生在讲故事,那不应该是洗耳倾听么?为什么会说看许少表演呢?一句是口误,连续两句就有些不寻常了。

    此刻,大家都意识到接下来恐怕有事发生,不禁纷纷忘记了揣测蒋怡为何会对许半生这样的态度,而是将目光集中到许半生的身上,想看他究竟意欲何为。

    “我和妙然之间的事情,终究是我们两个人的事儿,最多是两家人之间的问题。作为外人,妄加揣度,背后议论,终究有失风度。再拿这事儿打赌,就更加显得品性有问题了。”许半生重新开始平静的叙述,但是每个人都听出,这已经不是刚才那个会让人会心一笑的许半生了,而是有所指的许半生。

    余峰心里陡然一惊,他其实一直都在担心许半生也会将矛头对准他,现在果然来了。

    无奈,余峰只得将求助的目光投向刚才算是帮了他一把的朱桐。

    朱桐抬起了头,脸色缓缓沉了下去,眼睛微虚,心里也在琢磨着许半生究竟意欲何为。

    “认赌服输,我想今天在座的都是名门之后,不会连这点都做不到。刚才应该是有人和我堂哥打了赌的,那么现在,应该是兑现赌注的时候了。”许半生将目光停在了余峰的身上,余峰顿时手足无措,坐立难安。

    这时候,众人终于看出许半生的锋芒来,之前许中谦甚至都说取消了的赌注,现在许半生却旧事重提,而且看他的表现,是非逼着余峰兑现赌注不可了。

    只是,酒吧里还有不多的几个人,却想到了另一个问题。

    许半生来的时候,这里发生的事情已经进入到了许中谦和朱桐之间的直接矛盾,他又是怎么知道之前余峰和许中谦打赌的内容的?若说他们早在上边听了半天,那么夏妙然为什么还要让孔佩莉来把事情经过描述给她听?

    唯一的可能,是许半生听到了孔佩莉对夏妙然讲的话,但是,他们相隔的也太远了,孔佩莉的声音也太低了,想要听到,这得是什么耳朵?

    很多人都将目光投向余峰,余峰就越发局促难安。

    偏偏这时候,夏妙然又开口说道:“作为你们这个赌局的当事人之一,余峰,你已经成为我最不受欢迎的人。你可以离开了。”

    一句话,让余峰彻底丧失了留下来的资格,他只能恨恨的看了许半生一眼,起身便走。

    可是李小语却挡在了他离开的必经之路上,冷冷的看着他,看的余峰心里直发毛。

    “你……你们还要做什么?”余峰颤抖着声音问道。

    李小语当然不会回答他,许半生却是慢悠悠的开口:“赌注留下。”

    余峰气的浑身直哆嗦,手里拿着的玛莎拉蒂的车钥匙,却舍不得放手。

    “堂哥,那辆玛莎拉蒂你想留着玩儿么?”许半生说话之间,浑然已经把余峰当成空气了一般。

    许中谦也不知道许半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这种时候,他绝不会放过让余峰难堪的机会。

    “那种车太娘炮了,我不喜欢。”

    许半生点点头,道:“蒋总,我想麻烦您个事儿,能不能找两个人来,把外头停着的那辆玛莎拉蒂砸了?我很讨厌这种速度太快的东西,我堂哥又不想留着,那就砸了听个响吧。”

    众人愕然,蒋怡却是笑着拍了拍手,说道:“三哥,麻烦你,我觉得许少的提议很有趣。”

    冯三面无表情的朝着楼梯走去,很快,众人就听到上边传来金铁交鸣的声音,余峰脸上的肌肉不断的抽搐起来,心疼倒是其次,主要是尴尬到无地自容。

    “许半生,你真是欺人太甚!”余峰跺跺脚,却也只能这样对许半生喊了一嗓子。

    许半生看了他一眼,依旧平静的说道:“背后论人是非,终究是要付出一些代价的。记住你的话,以后但有我许家人在场的地方,你就必须退避三舍。滚吧!”

    “你!”饶是真的惹不起,余峰这时候也有些忍不了这种侮辱了,面红耳赤的怒视着许半生。

    这次,干脆许半生都不需要吩咐,李小语竟然直接就把余峰拎了起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