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0062 凡间的精灵

0062 凡间的精灵2017-11-11 22:17:45Ctrl+D 收藏本站

    妙目一转,蒋怡款款走到许半生身边,主动挽住了许半生的胳膊,吐气如兰,轻声说道:“许少,你给妙然妹妹送的礼物我可是眼热的很呢,下个月我生日也到了,你是不是也送我一个啊?”声音不大,却恰好能让酒吧里所有的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许半生淡定的偏转过头,笑道:“蒋总真是会开玩笑,这样的东西,于他人可能是不可多得的东西,于你,那还不是予取予求。”言下之意很明显,法器的确可以帮人挡灾,可是蒋怡本身就是紫微一脉的传人,予取予求是说的有些夸张了,可这对蒋怡绝不是什么难事,蒋怡此举颇有些故作姿态之嫌。

    蒋怡也不懊恼,妩媚的一笑,身子又往许半生胳膊上靠了靠,刚好保持一个若即若离的距离。若近半分,胸前"shuang feng"便会挤压变形,让许半生感受到其柔软丰满,若远半分,却又毫无诱惑之力了。唯有若即若离,又可以让许半生感受到生物电流一般的酥麻,却又不会真的显得蒋怡放浪风骚。

    “那可是不一样的,许少亲手做的东西,意义重大么。而且,我会将其贴身佩戴哦。”蒋怡此刻,轻轻将胸脯一挺,后半句的声音控制的很好,就只有许半生一个人才能听见。

    许半生陡然感觉到自己胳膊上一软,瞬间半边身子就像是通了电一般,但是蒋怡一触即分,许半生还不至于被电到身体发麻,只是心里却是心旌摇晃,元神几乎都要把持不住了。

    即便没有这迅速的一贴,光凭蒋怡那后半句话,恐怕也足以让一个男人心神动荡了。许半生做的法器,自然和他的元神紧紧相连,若不加注意倒也罢了,如若有意去感应,虽不如亲眼相见,却也相去不远。贴身佩戴,无疑,这玉佩显然刚好会紧贴在蒋怡胸前那两团软肉之间,光是想象,就足以让许半生恍惚半天的了。

    心中暗道:真是个妖精。

    随后,许半生不免就想到夏妙然佩戴他做的这枚玉佩,恐怕也是要贴身佩戴的,除了纯粹用以装饰的饰物,类似这种本身具有一定辟邪意味的佩饰,自然都是会贴身佩戴的。

    眼神不由得在夏妙然身上转了转,许半生发现夏妙然早已将那枚玉佩放进了衣服里边。夏天,夏妙然本就只穿了一袭小礼服,玉佩的红绳垂在其白皙娇嫩的玉颈两旁,而那枚形状极为简单的平安扣则已经落入到了小礼服的领口下方。

    心随意动,许半生也并非故意,只是脑中不免就浮现出夏妙然的衣内景象。

    浑圆的两座玉峰,因为夏妙然已经开始招呼客人,四下走动而微微颤动着。白净的就连上边的血管都清晰可见,微微透出些青色,粉嫩的令人几乎已经能够感觉到自己手指触碰到上边的细滑滋味。

    许半生身体微微一震,急忙敬告自己非礼勿视……

    其实,这又不是在看,只是道术的一种很……很猥亵的应用。

    苍白的面庞之上,逐渐起了些红晕,许半生收敛心神,甚至犹豫着要不要找夏妙然把那枚平安扣收回来了。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送出去的东西,哪有再收回来的道理。许半生也只能勒令自己忘记蒋怡说过的话,再也不能利用那枚平安扣上自己的气息进行任何偷窥之举。

    蒋怡看到许半生红润的面庞,知道自己的话已经起了作用,不由暗笑起来,抓住许半生的手也径直松开。

    许半生转过头,早已将蒋怡的小心思尽收心底,反手疾如闪电的捉住了蒋怡的手,轻轻往自己怀里一带,却又用自己的身体巧妙的遮挡住了自己手上的动作,使其看起来就像是蒋怡自己投怀送抱的一样。

    单手扶住了蒋怡的纤腰,许半生已经完全感受到了蒋怡那饱满的胸部贴在自己胸前的感受。绵软却弹性十足,足够的*,蒋怡顿时又羞又窘,她当然知道这是来自于许半生的报复,但却偏偏无法挣脱。

    感受着腰间来自于许半生掌心的热度,蒋怡的身体变得僵硬起来,她还从来都没有和一个男人如此亲密过,两人面部的距离,近到几乎都能让蒋怡感觉到许半生脸上的绒毛带来的痒感。

    面颊之上传来许半生口中的热气,蒋怡气恼不已,但却有苦没处说,谁让她先捉弄许半生的呢?耳旁传来许半生的声音,他道:“蒋总这么成熟的一个女人,却竟然也会有如此顽皮的一面。下不为例。”前半句还有些戏谑之意,后半句却是明明白白的警告了。

    蒋怡身子一震,许半生已经松开了她,两人之间再度恢复到安全的距离,只是,蒋怡的心,再一次因为眼前这个小男人乱了。

    许半生朝着角落的一张桌子走去,李小语亦步亦趋的跟上,两人的姿势都有些特殊,或者说太过于平淡无奇了。每迈一步,步距都是严格相等的。许半生的步距大一些,李小语的步距小一些,但是李小语的步频要比许半生略快。两人同时举步,却并不会同时落步,许半生的三步,刚好等于李小语的四步。许三李四之后,两人又刚好同时抬起左脚。

    从视觉的角度出发,两人的步履实际是凌乱的,但凌乱之后恢复有序,甚至两人肩膀晃动的频率和节奏都是完全一致的,让人颇觉神奇。

    蒋怡就这样看着许半生和李小语的背影,一步步的数着,直到他们走到桌旁。许半生坐下,端端正正,李小语侧立在他身旁,身量笔直,双眼直视脚尖,宛若雕塑。

    乱了的心可以渐渐恢复平静,蒋怡的思绪却无法恢复到往日的宁静,她在反省,自己对男人从来都是保持不远不近的距离,可现在却竟然会因为一个比自己小了这么多的小男人而乱了心。不止一次,这已经是第二次了,蒋怡突然感觉到有些茫然。

    思绪早已飞出天外,就连蒋怡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冯三此刻也已经把外边那辆玛莎拉蒂砸的面目全非,回到了酒吧之中,看到出神的蒋怡,却不敢上前打扰。

    因为之前发生的事情,酒吧里的气氛有些尴尬,可是随着乐队奏起了音乐,夏妙然又如穿花一般在酒吧中四下穿梭,很快,这些年轻人早已把之前的意外抛到九霄云外,开始进入到了狂欢的节奏。

    夏妙然自然是今晚唯一的主角,只是她在和这帮公子小姐应酬的过程中,眼神却时不时的瞟向独处一角的许半生。

    从现代礼仪的角度,许半生的姿态绝对算不得优雅,但是落在夏妙然的眼中,却不知为何有一种独特的魅力。乐队在台上卖力的演出,演唱的是披头士乐队的经典曲目,周围的年轻男女早已卸下所有的防备,杯觥交错,上流和下流交织,和寻常的酒吧也毫无二致了。但是在某个角落,却有一道孤独的身影,他和眼前的灯红酒绿仿佛格格不入,却又置身其间,并不会让人感觉到丝毫的突兀。颇有遗世之感,但却绝不疏离。

    偶尔也会有人上前和许半生交谈,许半生也只是不远不近的含笑应酬,既不显得热络,却也不会让人觉得有被拒绝的疏远,仿佛一个极善于交际的名门之后,丝毫看不出他其实刚从山上下来,从来未曾入世。

    手里的酒杯空了又满,满了又空,夏妙然已然有些微醺,可是她知道,微醺的不止是手里的酒,更有她的心。

    跟身边的朋友颔首致意,夏妙然将手里的酒杯交给了自己的表姐,然后朝着舞台上走了过去。

    走到台边的时候,乐队刚好一曲终了,停止了演奏,夏妙然对鼓手微微一笑。鼓手心领神会,手里的鼓槌重重的落在鼓面之上,一声清脆的鼓声响彻全场,酒吧里的公子小姐们,纷纷转头望向舞台,正好看见夏妙然走上台的倩影。

    “妙然!”年轻男女们一起哄喊起来,他们都知道,这是夏妙然要亲自表演了。

    在座的这些人,当然都见过夏妙然的表演,只是细想起来,夏妙然好像已经很长时间都没有走上这个小小的舞台了。

    夏妙然拿起倚在墙角的一把吉他,对乐队微微颔首,乐队众人站起身来,将小小的舞台完全让给了夏妙然。

    坐在主唱让出的位置上,夏妙然将吉他横在膝上,右手拿着拨片轻轻一划,吉他发出清脆的声响。稍稍调整了一下琴弦,夏妙然纤长素净的手指,开始在吉他上翻飞起来。

    一连串流畅的音符从夏妙然的指尖流淌而出,酒吧里再度爆发出一阵热烈的叫好声,掌声经久不息,却随着夏妙然的轻轻一咳,所有人都极有默契的停下手来。再不发出半点声音,只是静待着夏妙然展现她那如同天籁一般的歌喉。

    “‘r……”

    夏妙然的歌声缓缓的流淌进在场每一位的心底,并没有太专业的技巧,却让人迅速进入到了这首歌的情景之中,随着歌曲的意境,跌宕起伏,仿佛心绪完全被歌声影响。

    许半生当然并没有听过这首歌,别说是英文歌了,就连国内歌手的歌曲,他都几乎没听过。但是,许半生却有一种感觉,夏妙然的这首歌,似乎是送给他的。

    舞台上的灯光洒在夏妙然的身上,让她看起来就像是一只落在凡间的精灵。

    “thenyou‘r。”

    一曲终了,琴弦不再颤动。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