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0063 第一块蛋糕

0063 第一块蛋糕2017-11-11 22:17:46Ctrl+D 收藏本站

    “生日快乐!”

    随着夏妙然的歌声刚落,酒吧里的公子小姐们纷纷齐声高呼,而酒吧里的音响师也心领神会的将早已准备好的生日快乐歌放了出来,几乎除了许半生之外的所有人,都在轻轻的拍着手,或高声或低声的跟着唱了起来。

    许半生饶有兴趣的看着酒吧里发生的一切,这对于他来说,都是无比陌生的。

    今晚交换了不少电话号码的他,在这一刻,终于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自己似乎终于彻底融入到了这个世界之中。

    十八年来,许半生几乎是和整个世界脱离的。

    他身上自有一股遗世独立的气质,可这并非他所愿,而是因为他的命运,使得他不得不如此。整整十八年,许半生接触过的人不过三五而已,多数的时间,他甚至连师父林浅都见不到,完完全全就是他一个人生活的状态。

    太一观里,因为林浅在周围布下的阵法,连一只老鼠或者蟑螂都进不来,许半生便是在这样的环境和时间之中,面对绝对的孤独成长到十八岁。而如今,他终于第一次的感觉到这个世界的存在,他已经入世,哪怕是天道,也无法忽视他的存在。而接下来,便是要在天道发现他的存在之前,使其不得不承认他的存在。

    所谓逆天改命!

    受到酒吧里热烈气氛的感染,看着舞台上缓缓站起,将手中的吉他放在一旁,眼神却不由自主的飘向自己的方向的夏妙然,许半生也终于慢慢的站起身来。

    一只手,扶在身侧的桌面之上,许半生离开了座椅,走向已经被众人包围的舞台。

    舞台周围并没有太多的人注意到他,毕竟在这样的时刻,大家都在关注着今天唯一的焦点。舞台上略带俯视眼神却洋溢着青春笑容的夏妙然,几乎就像是女神降临一般,完美无瑕,脸上写满了被祝福的满足。

    唯有站在人群最外围的蒋怡,却仿佛感应到了许半生的走近,转过身子,看见许半生,对他点头一笑。

    许半生也还以微笑,站在了蒋怡的身旁,学着她的模样,将双手抬起到胸前,一下一下随着生日歌的节奏打着节拍,口中竟然也略有些生涩的唱了起来。

    曲调其实是很熟悉的,每天都会在网络上了解这个世界的许半生,当然不会错过这首在整个世界范围内流传最广的歌曲,这世上怕再也没有任何歌曲可以在使用率上与这首歌相提并论了。他所生疏的,只是英语而已,不过好在这首歌翻来覆去也不过就是那一句,许半生虽然学得有些生硬,却依旧可以将这首歌完整的哼唱下来。

    夏妙然当然也看见了许半生,见他终于离席走近,夏妙然的心中充满了欣喜。可是当她看到许半生竟然站在了蒋怡的身边,不知为何,心中竟然生出少许的失落。

    生日歌临近尾声,酒吧里的灯光全灭,然后,一个帅气的吧员,推着一辆小小的餐车走了过来。餐车之上,摆放着一个三层的大蛋糕,上边插满了五颜六色的蜡烛。火光在众人的掌声和歌声之中摇曳,为夏妙然二十岁的生日带来最后的*。

    歌声终于结束,伴奏也走到了最后的一个尾音,而餐车也恰好推到了舞台的边缘,正处于夏妙然的正前方。

    “妙然生日快乐!”众人又是齐声高呼,声音里都洋溢着青春的喜悦和兴奋,这里年纪最长的也不过二十五六,最小的甚至还不满十六岁。

    夏妙然含笑表示着感谢,拿过长长的餐刀,轻轻的从蛋糕上切了下去。

    因为夏文瑞和王茜夫妇并不在场的缘故,这里也没有任何的长辈,于是夏妙然这第一块蛋糕会端给谁,无疑就显得那个人会格外的重要。

    夏妙然已经铲起了第一块蛋糕,她环视全场,不少人都已经主动的伸出了手,甚至口中还在喊叫着:“给我!给我!”

    可是,夏妙然却很快将目光定格在了许半生的身上,微笑着说道:“半生,谢谢你能来参加我的生日party,也谢谢你曾经救过我。这块蛋糕,我想让你先吃。”

    众人齐刷刷的转过头,目光集中在站在人群最外围的许半生的身上。

    酒吧的灯光师也很恰逢其会的将一道灯光打在了许半生的身上,使得他似乎突然之间就变成了今晚这个生日趴的另一位主角。

    对此许半生其实还是有些意外的,不过常年的孤独自处,让他很难将内心真实的感受曝露在外人的面前。在旁人看来,许半生是永远镇静自若的,仿佛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事可以惊扰到他。而蒋怡却能看出,许半生的平静,或许只是因为他对这个世界其实并没有其他人那么关心罢了。

    见许半生迈步,众人便自觉的让开一条通道。

    今天是夏妙然的生日,她是全场最大的那一个,无论她做出什么样子的决定,这些人都不会去扫她的兴。更何况许半生在刚刚走进酒吧的那一刻,就已经征服了这里不少公子小姐。他的平静,他的风趣,以及他之后表现出来的绝对强势,都让这里的多数人明白,许家的这位大少爷,绝不像他表面上表现出来的那么随和。他的随和只是因为没有人触及到他的利益,而一旦越线,他是绝对不会放弃迎头反击的任何机会的。

    余峰倒也罢了,在今晚这群人中,只能说是一个不太起眼的角色。可是朱桐,他身后所代表的朱家,无论从任何方面,都绝不会比许家逊色。可是许半生,依旧以绝对的强势进行了反击,哪怕他之前表现的那么的云淡风轻。

    走到了夏妙然的面前,许半生接过她伸长了手端着的蛋糕,并没有像其他人以为的那样,他会说一句生日快乐或者谢谢什么的,而是吃了一小口之后,绽放给夏妙然一个极为灿烂的笑容,淡淡的说:“很甜。”

    夏妙然笑了,笑得很甜。

    而许半生这些微有些出乎意料的举动,也让现场不少女孩子的心里猛然跳出了两个字——“好酷”!是的,完全超乎常规,自然担得起酷这个字。

    蛋糕很快被瓜分完毕,每个人都分到了一小块,台上乐队又开始演奏,只是这一次,他们不再演奏那些青年男女喜闻乐见的歌曲,而是在演奏安静的舞曲。

    夏妙然将手中吃剩的蛋糕放在了一旁,安静的看着许半生。在这样的时刻,作为吃到夏妙然二十岁生日第一块蛋糕的主角,许半生应该主动过去,牵起夏妙然的小手邀其共舞。也只有等到他们两个人走下舞池,其他人才会跟进,但是,许半生显然无动于衷。

    他不会跳舞,更加不懂得这些规矩。

    或者并不能称之为规矩,只是一种惯例罢了。

    虽然许半生表现出对这个他其实并不了解的社会的种种适应能力,可在社交礼仪方面,他依旧是那个山野村夫。不懂就是不懂,而在今晚,显然也不可能有人会去提醒他什么。

    夏妙然有些失望,看在其他人的眼里,就隐隐包涵不解乃至同情了。

    不解的是这些人都认为夏妙然既然会把自己生日的第一块蛋糕递给许半生,就说明夏妙然其实对许半生还是颇有好感的,他们俩的婚约虽然解除了,可是恐怕最终两人还是会走到一起去。

    而同情,则是因为夏妙然今晚的表现堪称主动,许半生却好似在委婉的拒绝着她。甚至,不能说委婉,而是一种明显的就好似一碗白米饭里的一粒黑砂一般的明示。

    在不牵涉到任何利益的前提下,许半生和夏妙然其实都是非常相配的。家世,背景,长相,谈吐,一切一切都有种童话里的王子和公主的感觉。

    不少人都想起许中谦之前说过的那句话,“没有人能退我许家的婚”。

    这句话因为许半生和夏妙然的出场,让不少人都已经遗忘了。但是现在许半生的表现,却又让这些人重新记起了许中谦的这句话。

    虽然许半生之前的解释似乎很圆满,但是现在,许多人在联系许中谦的话之后,都意识到,退婚这件事,恐怕是许家提出来的,许半生刚才那样说,只不过是为了照顾夏家的面子罢了。

    不少人都将目光投向许半生身边的李小语,又很快将目光转移到蒋怡的身上。这些人都在感慨许半生还真是很有女人缘的同时,也都自以为是的认为自己已经找到了事实的真相。

    夏妙然的确是他们所见过最出色的女孩子之一,可是,今晚和她能够并驾齐驱比肩而立的,至少还有两个。一个,自然是万种风情早已被许许多多的男女视为女神的蒋怡,而另一个,则是清澈干净的仿佛一朵高山上的雪莲的李小语。

    谁都看得出李小语对许半生的唯命是从,可是对其他人,李小语却绝对是一个字都欠奉。从李小语的气质上,这些人都认定她也必然出身名门,只是李姓是华夏的第一大姓,他们无从判别李小语出身哪一家。

    或许,正是因为李小语的原因,许半生才会以这样的方式拒绝夏妙然吧。

    夏妙然从来都不缺乏爱慕者,之所以大家都在等待着,是因为夏妙然的主动。现在见许半生完全没有牵起夏妙然的手的意思,这些人当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只是,就像许半生“拒绝”了夏妙然一样,夏妙然也拒绝了所有想要邀其共舞的人。酒吧里的气氛,似乎又有些微妙的尴尬起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