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0065 凭什么

0065 凭什么2017-11-11 22:17:48Ctrl+D 收藏本站

    一个晚上总不能全都由慢四步组成,而夏妙然作为今晚的主人,自然也不可能全都跟许半生一个人跳舞。

    第一曲舞,是一种概念上的东西,这说明谁才是今晚的男主角。而男主角显然必须懂得适时的放手,这就是所谓上流社会的规则。

    这对许半生没什么难度,第一他几乎从未真正涉足过上流社会的社交,第二他也根本不懂得这些绝不可能被写进教材的所谓规则,第三,他根本就没意识到自己是什么男主角。

    和夏妙然一曲舞罢,他便回到那个角落,继续端着一杯酒,慢慢的饮着。眼睛,甚至都没有关注着舞池,夏妙然和谁在共舞,他自然也全不知情。

    蒋怡也接受到很多邀请,可她也都是完全拒绝,甚至比夏妙然都干脆。这是夏妙然的生日趴,她还得考虑到其他人的感受,而蒋怡显然并没有这样的顾虑,她不接受邀请就是简单的拒绝。

    时间长了,大家也就发现,蒋怡的目光更多的时候都是落在某个角落里,而那个角落里,坐着的是许半生。

    大家恍然大悟之余,也都暗自纳闷,莫非蒋怡和许半生还真有什么暧昧关联不成?女神这是要跟夏妙然抢男人的节奏么?

    也不知什么时候,在场的这些人,除了个别不死心还想要追求夏妙然的人之外,其他人竟然都已经默认夏妙然和许半生这一对了。

    两人本就有指腹为婚的前情不是么?

    哪怕,许半生和夏妙然都已经公布过,他们已经取消了婚约。

    大家也都看出,许半生恐怕今晚是绝不会主动邀请任何人共舞的,于是乎有几个有心人,就已经开始暗暗期待下一个慢四步的舞曲,他们想看看,蒋怡究竟会不会主动的去邀请许半生下场。如果她真去了,这场面就真的热闹了。

    又一曲慢四步的舞曲响起,有心人都将目光集中到蒋怡的身上。

    而蒋怡,也竟然没有让这些人失望,她居然真的朝着许半生的位置走了过去。

    站在许半生身后,几乎就像是一件屏风的李小语,此刻却稍稍活动了身子,让那些注意着蒋怡举动的人,陡然间意识到,在这间小小的酒吧里,最出色的三个女人,似乎都对许半生情有独钟。这若是一个高富帅对阵一群叼丝,当然是理所应当。可许半生纵然算是今晚这群人里的佼佼者,但却也绝对到不了这样的差距程度啊!

    许多人,都产生了一种叫做嫉妒的心理,这其中,尤以许中谦为甚。

    比较起身边的孔佩莉,许中谦当然知道如果自己能娶了夏妙然,对他来说是一种极为强大的助力。或者不是夏妙然也可以,在场还有其他选择。当然,这其中最好的依旧是夏妙然,或者,是,蒋怡?这是许中谦并不敢多想的人选。

    夏妙然的好,还不仅仅在于她自身的出色,哪怕毋庸置疑的,她的确是全场最出色的那个女孩子。

    对于许中谦来说,夏妙然的好,更在于她是夏家的天之骄女,夏文瑞的独女。

    虽然夏家也有其他的子嗣,可是作为夏家的领军人物的夏文瑞,却仅有夏妙然这一个女儿而已。

    可以说,谁能娶了夏妙然,都可以获得夏家大部分的资源支持。

    而这一点,一直都是许中谦最为看重的。

    跟孔佩莉之间当然有感情,许中谦也是真的喜欢她才会跟她恋爱,可这跟获得夏家的助力比较起来,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许中谦是一个功利心极重的人,在他眼里,许家第三代的家主之位,甚至重于一切。为了这个位置,爱情这样的东西,都是可以被抛弃的。对他来说,在他如愿以偿坐上许家家主这个位置之后,以前放弃的任何一样东西,都是可以随意的拿回来的。

    为了这个目标,他不惜放弃任何。

    在许半生回来之前,许中谦对夏妙然还没动什么心思,或者说只能有一点点远远的野望。他从小就算是一个很沉得住气的人,心里有什么想法,是不会轻易的流露出来的,尤其是这种丝毫把握都没有的事情。

    而当许半生回到许家之后,尤其是当他宣布要和夏家解除婚约之后,许中谦不可避免的心动了。

    看看身边的孔佩莉,许中谦心里也产生了少许的歉意,毕竟,他现在在考虑着另外的一个女人。在他看来,许半生竟然会放弃和夏妙然之间的婚约,简直就是一个蠢到极点的决定,但他又同时有些喜悦,因为没有了婚约在身的夏妙然,自然是人人都有追求的权力。这其中,当然也包括他。

    至于孔佩莉……

    许中谦深深的叹了口气,也只能暂时对不起你了。如果我成为下一代许家家主唯一的候选,你依旧可以陪伴在我身边,或许等到我真的坐在那个位置上之后,你也不是没有可能被扶正。

    对于许半生,许中谦怀着深深的妒意,他不明白,为什么他做了那么多,许半生一回到这个家里,就连平时公正无比的许老爷子,似乎也偏心偏得厉害起来。这就让许中谦更加的愤怒,凭什么他许半生就是许家大少爷?他许中谦就必须给许半生让位?

    之前和朱桐之间的矛盾,许家的声誉不允许外人玷污这固然是极重要的一点,朱桐之后一再讽刺他“许大少”的这个称呼,才是彻底激怒许中谦的原因。

    只是,他那两拳让他看到了和朱桐在武力方面的差距,他痛恨自己,为什么从小就不能在这方面也多做些努力。而这种痛恨,并没有随着许半生的到来以及许半生将朱桐灰溜溜的打跑而减弱,相反,他的愤怒值更加高炽了起来。

    在许中谦看来,许半生这根本就不是帮他解围,而是在羞辱他。

    许中谦做不到的事情,许半生却可以随随便便就做到,这无疑是给了许中谦一记重重的耳光。就好像,许半生在用他的行动向所有人证实,朱桐说的没错,许家真正的大少,应该是他许半生,而绝非许中谦。他以前不在,许中谦才可以被冠以许大少的名头,而现在,他回来了!

    刚才许半生没去邀请夏妙然共舞,许中谦本想是等到最后所有人都铩羽而归的时候,他再来做最后一个邀请者的。

    许中谦考虑的非常清楚,既然夏妙然是在等待许半生的邀请,必然就不会接受其他任何人,其他人的徒劳无功也就可想而知了。可是许中谦却有个天然的优势,那就是在夏妙然彻底对许半生绝望的时候,他以许半生堂哥的身份出现,夏妙然自然也会考虑到许夏两家的关系,他这个堂哥,也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成为许半生的替代品,成功的邀请到夏妙然共舞。

    替代品!

    这三个字就像是三枚子弹一样击打在许中谦的心上,让他痛不欲生。他也曾是天之骄子,他曾经不可一世,在同龄人中,他几乎已经是最出色的代名词。

    可是,谁会想到一个只会装神弄鬼的许半生,当他回到了许家之后,许中谦这个所有人眼中的冠军,就突然变成了无足轻重的人物。

    许中谦当然不会相信他在蓉城出事许半生真的可以算得出来,他依旧坚持认为那只是许半生信口开河之后的一次巧合,甚至,他和他的母亲吴娟一样,觉得那更有可能是许半生的安排。许半生在许中谦的眼中,除了会点儿武功,根本就是一无是处。

    尤其是这段时间,许半生频频出现在各种玩乐场所,更是让许中谦觉得他不过就是个废柴。可是,现在这个废柴,却竟然得到了今晚整场最出色的三个女人的同时垂青,这叫许中谦如何不嫉妒?

    眼看就要到了他出场的时候,夏妙然却竟然做出了让他瞠目结舌的决定,她竟然主动去邀请许半生了,这让许中谦更加愤怒的几乎要将自己燃烧起来。

    而现在,蒋怡竟然也朝着许半生走过去了。

    冷冷的看着蒋怡摇曳着曼妙的身姿走到许半生的面前,而许半生甚至一点儿绅士风度都没有的依旧坐在那里,许中谦就觉得妒火中烧。

    凭什么?凭什么夏妙然被许半生退了婚,还要把第一块蛋糕给他,还要把第一曲舞也给他。

    凭什么?凭什么蒋怡这样许许多多男人心中绝对的女神,却竟然对许半生如此迁就,其他人,甚至连蒋怡一个微笑都得不到!

    凭什么?凭什么许半生可以拥有李小语这样至少从外表上看起来几近完美的……妈|的,竟然是贴身丫鬟,看起来只要许半生愿意,这个贴身丫鬟随时都可以主动脱光衣服在床上等着他任由其驰骋的模样。

    凭什么?!

    蒋怡已经在和许半生低声交流,许中谦强压心中的妒火,将视线缓缓收了回来,然后,投向夏妙然的身上。

    “我去请妙然跳舞,顺便把生日礼物给她。”许中谦对身边的孔佩莉说到。

    手里拿着一只小小的锦盒,锦盒里是一枚远不知比许半生送给夏妙然的那枚平安扣珍贵多少倍的翡翠挂坠。

    翡翠是最好的玻璃种,满翠且是祖母绿,特意雕成了夏妙然的属相,一只张牙舞爪可爱的小老虎,虽然的确是小了点儿,可是要拿到市场上,两三百万绝对是可以轻易出手的。

    但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珍贵的一枚翡翠挂坠,许中谦的心里却会有隐约的担心。从价值上来说,这枚挂坠毫无疑问将会是所有人的礼物之中最贵重的一个,但是,这依旧拯救不了许中谦的担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