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0066 一个夏天的等待

0066 一个夏天的等待2017-11-11 22:17:50Ctrl+D 收藏本站

    之所以等到现在才将生日礼物拿出来,也是许中谦早就想好的,既然注定是最贵重的礼物,自然要放在最后登场。

    许中谦也很奇怪,这古怪的担忧究竟从何而来呢?

    “妙然,生日快乐。”许中谦很君子的将手里的锦盒递给了夏妙然。

    夏妙然还以一笑,倾国倾城,许中谦惊讶的发现,这二十年,他虽然和夏妙然的接触也不少,也一直认同着她的美丽,但是今晚,许中谦却发现夏妙然的美丽甚至有一种冲击他心灵的强大力量。比起夏妙然,虽然也很漂亮的孔佩莉,真的只能是一只丑小鸭。

    “谢谢。”

    许中谦同时发现,夏妙然的声音都充满了性感的诱惑,他的心脏,竟然砰砰直跳起来,原来这世上,真的是有一种美丽可以直达人心的。

    “打开看看吧。”许中谦说道。

    夏妙然低下头,露出姣美的耳廓,再一次让许中谦为之心动。

    打开了手里的锦盒,看到那枚价值至少也在二三百万之巨的满翠祖母绿翡翠小老虎,夏妙然也觉得这个礼物真的很贴心。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夏妙然却依旧觉得,许半生送给她的那枚看似平凡无奇的平安扣更加珍贵。

    “好漂亮的小老虎,谢谢你了,我很喜欢。”话虽如此,却像极了敷衍,夏妙然的语调之中并没有真正的喜悦流露出来。

    “我帮你戴上吧?”许中谦很失望,但还在强自镇定着,对夏妙然说道。

    夏妙然合上了锦盒的盖子,再次对许中谦笑了笑,然后将锦盒放在了身后的吧台上,让人帮她收起来。

    “我脖子上已经有一个挂坠了,谢谢你的礼物,很漂亮。”

    彻底的拒绝,许中谦的心,再度沉了下去。他终于知道,自己之前的那种担忧从何而来,只是,他无法理解,许半生给夏妙然戴上的那枚平安扣,玉倒是真玉,可也分明就是极为劣质的和田玉而已。并不是所有的和田玉都很值钱的,就好像珍贵的翡翠之中也会有狗屎地这种水头的一样。许半生拿出来的这枚,就显然是和田玉里最差的一类。

    换成其他的女孩子,即便是不好意思拒绝对方,让对方把这种玉佩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在遇到明显更加珍贵的礼物之后,一定都会毫不犹豫的更换的。更多的恐怕是早早的就找个时机悄悄的将之前那个平安扣取了下来。

    可夏妙然却一直佩戴着许半生送她的劣质玉佩,视许中谦送出的珍贵的翡翠无物,这让许中谦觉得无比的愤怒。

    这种愤怒,也只能隐藏在心里而已,绝不可能发作出来。

    稍稍的安定了一下接近燃烧的心神,许中谦勉强又对夏妙然笑了笑,伸出手,道:“妙然,我想请你跳支舞。”

    按理说,这种要求几乎不会被拒绝,可是夏妙然却偏偏拒绝了许中谦。

    “许大哥,实在是很抱歉,我刚才跳了好几支舞了,已经很累了,让我休息一会儿,好么?”

    人家都这么说了,许中谦难道能说不好么?那也太没风度了。

    但是,夏妙然究竟是真的累了,还只是一种托词?许中谦完全没有把握。

    为了保持绅士风度,许中谦也只能表情干燥的笑了笑,点头道:“那我过会儿再来……”话未说完,余光却瞥见许半生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许中谦心里在愤怒的大喊,许半生你就是为了折辱我来的么?我这里邀请失败了,你打算把夏妙然请下舞池,好来打我的脸么?你太狠毒了吧?——许中谦完全就没有想过,一来许半生九成都并非来请夏妙然跳舞的,二来即便许半生真的是来邀请夏妙然跳舞,而夏妙然拒绝许中谦也仅仅只是托词,在这种时刻,夏妙然也绝不会答应许半生。夏妙然再如何特立独行,基本的礼仪还是懂得的,刚刚拒绝了许中谦,转眼就答应许半生,这绝对会让许中谦颜面扫地。

    许半生走到夏妙然的面前,身后李小语竟然紧紧跟随,旁边还带着一个蒋怡。

    “你这是要向我示威么?”许中谦已经完全被妒火冲昏了头脑。

    当然,这句话他还是不会说出来的,他只是定定的看着许半生,说道:“别以为你赶走了朱桐,我就会对你心怀感激。没有你,我也一样可以做到。”

    许半生一愣,转脸望向许中谦,脸上的表情带着极浅的愕然。

    “我赶走他,并非为了让你感激我,他不该侮辱我们许家的名声。你能不能做到,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也可以为了许家的声誉毫不犹豫的站出来。相反,我甚至还有些感激你,因为你至少知道任何一切在许家的声誉面前,都要退而居其次。无论如何,你都是我的堂哥。”

    许中谦愣住了,他没有想到许半生会说出这样的一番话,他几乎从李小语乃至蒋怡的眼中看到了一丝鄙夷。

    “妙然,希望你以后的每一天都可以像今天这样开心。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许半生却并没有在意许中谦的反应,转过脸,微笑着对夏妙然说。

    夏妙然也是一愣,下意识的说道:“你要走了?”

    许半生点点头,道:“你接我过来我也没开车,正好蒋总说要走了,我就让她送送我。”

    不自觉的,夏妙然看了看蒋怡,心里竟然生出一股淡淡的酸意。

    “怡姐你也要走?”

    蒋怡向前一步,笑了笑说:“我还是不太习惯这样的party,过来就是为了给你送个礼物。吃过了蛋糕本就该走,现在已经是多坐了很久。”

    夏妙然点了点头,道:“那我送送你们。”

    “不用了,这里还有这么多人都要你招呼。”许半生说,说完,他对夏妙然摆摆手,转身背起双手,谁也不看的就此离开。

    蒋怡再次对夏妙然笑了笑,也转身朝着楼梯口走去。

    夏妙然低下了头,心里那些许的酸意开始缓缓蔓延起来,而许中谦看出了夏妙然眼中的失落,又看着许半生的背影,心里更是恨得连牙都快咬碎了。

    “装!我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许半生,我绝不会输给你的!我才是许家的大少爷,我拥有的一切,没有人可以从我手里夺走!别人不行,你这个只会装神弄鬼的家伙就更加不行!”

    许中谦的心里,已经在激烈的嘶吼了,只可惜,没有人在意这些,他的愤怒,也只能被深深的压抑在心底罢了。

    **********************

    地面以上,蒋怡领着许半生和李小语上了她的车,却对冯三说道:“三哥你自己回去吧,我送送许少。”冯三不敢说什么,只是深深的看了许半生一眼,沉默的里去。

    冯三完全无法理解,蒋怡如此眼高于顶之人,却为何频频对许半生示好,甚至将自己的姿态都放得很低。

    发动了车子之后,蒋怡回过头问道:“许少饿不饿?要不要去吃点儿宵夜?”

    许半生早已闭上了双眼,直到现在,他依旧对汽车这种东西有些天然的畏惧。

    “你们女人为了保持身材不是都不该吃宵夜的么?”

    蒋怡哑然失笑,随即道:“难道许少有可能会担心发胖?这种事对于我们修道者而言,根本就不是问题吧?”

    许半生揉了揉眉心,眼睛依旧没有睁开,缓缓说道:“既然都是修道者,这种没来由的引诱,还是放弃的比较好。”

    蒋怡暗暗一笑,不再说话,但却感觉到身后涌来一股凌厉的杀意。毫无疑问,这绝不会来自于许半生,而只能是李小语。

    再不多说,蒋怡开着车把许半生和李小语送回了家,然后把车停在楼下,看到顶楼的灯亮了起来,又在车里坐了很长时间,直到楼上的灯灭了下去,蒋怡才嫣然一笑,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有意思的大男孩!竟然敢说我引诱你,哈哈……”

    如果冯三在这里,他一定会无比惊讶,蒋怡的这个笑容,灿烂的几乎可以让所有的鲜花都黯然失色。平日里虽然也没少见蒋怡的笑容,可是那种笑容都是进退有据保持着极大的克制的。可是今天蒋怡的笑容,却像是一夜春雨之后突然绽放的满山坡映山红,灿烂娇艳的毫不设防,是完完全全打开心门发自心底的笑容。

    开着车,缓缓的行驶在车辆已经极其稀少的吴东城里,蒋怡突然露出一个更为罕见顽皮的笑容,她从身旁的包里取出了手机。

    纤长的手指在手机上频繁的点按着,很快发出了一条信息,然后,蒋怡将手机放在手边,心里在想着许半生究竟会不会给自己回信息。

    等待显得极其漫长,蒋怡几乎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感受,她竟然会有一天在做着一件叫做等待的事情。

    也不着急回家,蒋怡把车开到了玄武湖边,停下了车,继续等待着这个有可能根本就不会出现的回复。

    静谧的湖面之上,荷花已经凋敝,影影绰绰的可以看到残败的荷叶。

    夏天似乎就快过去了,可是许半生的短信却迟迟没有回复,蒋怡的等待,明明只有短短的几分钟而已,但是在她的感觉之中,却仿佛历经了今年的整个夏天一般。

    夏来,荷花满塘。

    夏去,荷叶飘零。

    八月底的深夜,残夏的微风,也开始带着些许的凉意了。

    而就在夏天仿佛真的在向蒋怡挥手告别的时候,蒋怡放在车前盖上的手机,嘀嘀的响了两声。

    蒋怡妩媚的一笑,残败的荷叶彻底低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