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0071 小婶婶

0071 小婶婶2017-11-11 22:17:56Ctrl+D 收藏本站

    方琳自然也听得出夏妙然的小心思,倒也不介意,她这样的女人,如果会在乎别人的看法,也就做不出那样的事情了。

    当即一笑,又将一双狐媚的眼睛盯在了石予方的身上,许半生虽然也让方琳有些动心,但是毕竟觉得他身板太弱,相比起来,还是石予方更贴合心意。而且,许家大少,饶是方琳,也不可能硬来,总要找点儿合适的机会突破才行。方琳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勾引像是许半生这样的半熟少年,那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到时候是许半生自己心甘情愿的成为了方琳的帏中之客,就算是许老爷子亲自出面,方琳也是不惧。

    至于现在,还是把主要的心思放在石予方身上吧。

    “妙然丫头,你放心,姐姐不抢你的小情郎。来,给姐姐介绍一下其他这两位朋友。”

    夏妙然听了,心道狗屁,真有机会你以为你会不抢?不过,这好像跟我也没什么关系,我和许半生的婚约早已解除了。

    而方琳的后半句,也让夏妙然恍然大悟,原来方琳今天的主要目标是石予方,这倒是让她略感放心——只是,她也没想到,自己为何要放心。

    “半生身后的是他的好朋友,李小语,至于这位,我也不认识,还是让半生来介绍吧。”说罢,夏妙然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说道:“琳姐可是位大人物,半生,你能认识琳姐可是有福了,琳姐随便介绍点儿生意,都能让一个人飞黄腾达。”

    许半生笑了笑,道:“这是我师兄的儿子,算是我的师侄。”看似介绍了,却连名字都没说,明显是不想跟方琳多啰嗦。

    方琳双眼一虚,已经非常不悦了,但是很快又恢复了笑容,依旧是狐媚放荡,笑声都能把男人的魂勾走一半。

    “妙然丫头你还真是放心啊,这样一个漂亮的姑娘连我看了都觉得心跳加速,就这样让她跟在你小未婚夫的身边,你也不怕她把你的许半生抢走?”

    夏妙然不知该如何回答,倒是李小语冷哼了一声,半点面子都不给的说道:“你管好你自己吧!没事儿就让开,别挡道,我们还有事!”

    方琳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她心中没火是不可能的,先是被石予方无视,然后许半生又连手都不肯跟她握一下,石予方更是把黄氏兄弟都扔了出去,让方琳面子大失。

    也是凑巧,夏妙然适时出现,方琳知道了许半生的身份。面对许夏两家,方琳也只能稍稍按捺,给他们几分面子。却没想到,夏妙然把她当贼防不说,许半生依旧是半点面子不给,他身后那名明显像是保镖的女孩子,更是胆敢对自己如此出言不逊。

    “果然是虎父无犬子啊,许大少,你真是比你父亲许如轩还要强势。”

    都听得出方琳话里的不满之意,夏妙然心里一个咯噔,此刻黄氏兄弟也正好抚着脸走了过来,只是陡然看到夏妙然,他们当然认识这位夏家的大小姐,顿时停住了脚步,他们很清楚,这件事已经不是他们可以干预的了。

    对方刚刚的出手已经说明没把他们放在眼里,而且他俩加起来也不是石予方的对手啊。夏家的权势他们更加清楚,别看他们也算是富二代,可他们这种富二代到了夏家这种庞然大物面前,就只有喝风的份。二人虽然纨绔,却也不傻,刚才许半生敢不给方琳面子,看来是因为心中有底。只是,这吴东城里什么时候又冒出一个惹不起的大人物了?以前没听说过啊!

    看到这脸上明显带伤的兄弟俩,而他俩是方琳的狗腿子夏妙然自然也是知情的,顿时她就知道刚才恐怕是已经发生过冲突了。即便知道许家是如何强势,夏妙然也不禁为许半生有些担心,方琳是什么人,她太清楚了。

    夏妙然刚想开口,许半生却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夏妙然话到嘴边,被这一眼又看了回去。

    “我就是许半生,我做事一向不太考虑我父亲的感受。就好像琳姐出自崆峒,但是崆峒花架门的道姑们,恐怕也不太干预琳姐的作为。”

    方琳悚然一惊,脚下不由倒退了半步,心中疑虑丛生,她虽然一身功夫的确出自崆峒派的花架门,可就算是行家里手至少也得动了手才能知道。许半生和她明明是初初相见,又怎么可能一眼就看出她出身崆峒?就算是同样出自崆峒派其他门的,也未必知道花架门里有她这样一号人物。

    “你到底是谁?”方琳虚着双眼,口气有些不善的问到。

    这句话,当然不是问许半生叫什么名字,而是要知道许半生出身何处。对于许半生刚出生就被一个老道接走续命的事情,方琳也有所耳闻,许半生带着功夫回到许家,这也算在情理之中,可方琳却无从知晓接走许半生的老道是何许人也。难道,也是他们崆峒派的?

    许半生缓缓说道:“我师从太一派,如果按照道门一体的辈分,我想琳姐叫我一声师叔祖我应该承受得起。”

    方琳想了半天,也没能想起江湖中有个什么太一派。听许半生的话,按照道门的辈分,看来这应该是个道教的宗派。而崆峒派其实和武当颇为类似,早年创派祖师师从少林,而后到崆峒山习道研技,创下崆峒派。属于道教门派,却又不完全遵从道门的规矩。

    现在见许半生拿道门的辈分压自己,她也不禁冷笑一声:“既然知道我出身崆峒,就该知道,崆峒亦道亦俗,你还是叫我姐姐的好。”

    许半生明白这是方琳并不知道太一派的缘故,便又自笑笑,道:“是我疏忽,忘记了崆峒八门唯有玄空太极门修道,其他七门不过等同寻常武术门派。琳姐抱歉,我们还要去办理入学手续,烦请让步。”

    方琳见许半生语气之中似有瞧不起崆峒除了玄空门之外的其余七门的意思,心中不禁更加恼火。但是现在也不方便发作,看了一眼低首垂目的石予方,越发觉得要在这个小帅哥的面前保持足够的风度。

    于是她竟然还是笑了出来,说道:“两位弟弟还有正事,姐姐我就不多打扰了。晚上我在江边设宴,也算是给许大少接个风。你们许家跟我方家也多有来往,于情于理我都该请许家弟弟吃顿饭。妙然丫头,你晚上带他们过去吧。”

    方琳倒是也干脆,说完这句话,立刻就走。但是留下的话说得明白,这顿饭,许半生必须去,而且,不光他,李小语和石予方也必须到场。

    看着方琳急火火的背影,许半生嘴角含笑,根本就不在意。

    夏妙然看的来气,娇嗔一句:“许半生,人都走了你看什么看?看不出来你倒是很有女人缘啊,又是小语又是蒋怡的,现在还招惹上了这个女人。可别怪我没警告过你,这个女人不是那么好惹的,哪怕是你们许家老太爷复生,恐怕也奈她不何。而且名声……”

    许半生缓缓摇了摇头,道:“她的主要目标是予方。妙然,我给你介绍一下,他叫石予方,他父亲算是我师父的半个弟子,他也是我们学校的学生,还很巧跟我和小语同专业同班。予方,这是夏妙然,今年大三,学生会副主席,估计换届也就该成为主席了。”

    石予方赶忙恭敬的跟夏妙然打招呼,却考虑到刚才方琳所说的夏妙然是许半生的未婚妻,不敢伸手去握,只是恭恭敬敬鞠了个躬,说道:“小婶婶您好。”

    这个称呼顿时把夏妙然闹了个大红脸,就连许半生也略有些意外,随即想到,微微一笑,解释道:“妙然家里从前和我家里有过指腹为婚,不过现在不是过去,我和她已经解除婚约了。你叫妙然姐就好,不可乱叫。”

    石予方赶忙诚惶诚恐的改口道:“妙然姐您好。”

    夏妙然的脸红的厉害,一方面是石予方这个称呼让她很不适应,另一方面也是许半生急着跟她撇清关系。

    “哼!你那么着急撇清关系做什么?做你未婚妻很丢你的脸么?予方,你以后就叫我小婶婶,气死这个白痴!”可能自己也觉得不妥,又补充了一句,“没人的时候叫我小婶婶,在学校就叫我妙然姐。”

    石予方苦着脸,知道自己不小心卷进了一场战争之中,也不敢再多说,只得讷讷点头。

    许半生也是无奈,女人本就是不可理喻的动物,他只能揉揉眉心,缓步朝前走着。

    有了夏妙然,许半生和李小语的入学手续办的十分顺利。新生入学,本就是交给学生会来组织,通常只派几个老师监督一下就可以了。夏妙然在吴东大学有校花之誉,又是学生会副主席,带着两个人走个后门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只是,在面对学生会那一帮小干部的时候,他们都为李小语的美貌和清冷震惊,一个个暗自交流,说是吴东大学从此有两朵校花了。只是好像李小语不太爱跟人交流,冷冰冰的,和夏妙然热情如火如同赤道和南极,未来两年学校里的男生恐怕会为谁才是本校第一校花争吵不休。

    而许半生和石予方的出现,也引起学生会女干部们的热情围观。校草终于出现,而且一下子就是两个,一个阳光灿烂,另一个秀气儒雅,这,简直要让吴东大学的女生们幸福死啊!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