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0072 方琳的来头

0072 方琳的来头2017-11-11 22:17:57Ctrl+D 收藏本站

    “方琳到底是什么来头?”

    在距离学校不远的一间咖啡馆里,许半生终于问出了这个问题。

    不光许半生,李小语和石予方也都很好奇。方琳很有钱他们看得出来,通常有钱到一定份上的人也会拥有不小的权势。前提是你成为某个行业的寡头,又或者你干脆就是红后代。但这种权势无论如何还不至于能够让方琳如此任意妄为。

    许半生倒是有这样胡来的资格,但绝不会是凭着他许家大少爷的身份,而是因为太一派的掌教真人这个身份。

    别看方琳并不知道太一派,她的师父甚至崆峒派的掌派若是见到许半生,一定就会毕恭毕敬甚至诚惶诚恐。太一派掌握的不仅仅是寻常的武学,而是一种通玄的力量,这种力量的修炼,在崆峒派八门之中,唯有玄空太极门掌握。

    说起修道,很多人可能都会不屑一顾认为是封建迷信,可在这个国家,却是有很多人都深深知道,这种力量是真实存在的。至少,这个国家最高的几个领袖,都是对此深信不疑的。他们当然不会不知道太一派在道门之中的地位,也不会不知道太一派的掌教真人到底掌握了一些什么。

    凭着太一派掌教真人的身份,许半生甚至可以随意的出入这个国家最高的权力机关,跟那些与许老爷子年纪相仿的国家领导相谈甚欢。

    可是,方琳又凭什么呢?哪怕方琳的肆意妄为还达不到那样的程度,仅仅也只是在一定的范围内干些荒唐事罢了。

    她不过是崆峒派八门之一的花架门的传人,即便她已经成为花架门的掌门,甚至是崆峒派的掌派,也顶多在陇山省飞扬跋扈罢了。

    夏妙然咽下口中的食物,说道:“方琳和现任的那位大领导的关系特别好,那位大领导几乎是把她当成自己的女儿看待的,在某些方面,甚至比对他自己的子女还要好。”接着,夏妙然说出了那个大领导的名字,许半生等三人其实对于政治都并不太了解,可这并不妨碍他们知道这个国家的领导人的名字。

    方琳的外婆曾经是那位大领导父亲的私人护士。

    夏妙然特意解释了一下,现在那位大领导的父亲曾经也是担任过国家领导副职的人,跟许家的老太爷是相同的位置。但是到他们的下一代出现了不同,许家因为老太爷的勒令,离开了政坛,专心于商界的发展,虽然和各界领导都保持了不错的关系,但是毕竟已经离开了权力中心。而那位,却是全方位在政治方面发展。

    如果仅仅如此,方琳当然不可能被那位大领导当女儿那样宠爱。

    方琳的外婆很早就去世了,五十多岁的时候就死于那场浩劫。在她为大领导的父亲服务的那十余年的时间里,几乎成为老首长最信任的人。那位老首长的脾气相当不好,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哪怕是当年那位伟人,有时候也不得不在老首长的脾气面前暂时让步。可是,就是这样的一个连最高领袖都敢顶撞的脾气,到了方琳外婆的面前却半点都没用。老首长的脾气大,方琳外婆的脾气比他更大。

    在现在那位大领导的童年少年,他无数次的看到一个剽悍的护士对着自己那个谁见谁怕的父亲破口大骂,他的父亲无数次被气的扬言要枪毙那个护士,可是最终却都只能老老实实的听那名护士的话。

    这样当然也还并不足够现在的大领导对方琳如此好,方琳的外婆是为了保护大领导的父亲而被人活活打死的。

    在那场浩劫之中,老首长也受到了冲击,造反派是绝对无知的,他们看到被打倒的人就会毫不犹豫的踏上一只脚,从来也不去考虑这位曾经的领导是否还有平反的可能。那个年代也是荒谬的,无数下位者因此崛起,也伴随着无数上位者的黯然消失。

    在一次批斗当中,大领导全家都被拎上了批斗台,没有人敢帮他们说话,只有那个护士。她就像是一只保护小鸡仔的母鸡,浑然不惧的挡在大领导全家的身前,用她那柔弱的身躯承受造反派们一次又一次的毒打和冲击,却决不让他们伤害身后的老首长大领导一家分毫。

    当时,老首长还并没有担任之后的职务,还只是下边某省的副职。

    有的时候,奇迹就是这样发生的,就因为方琳的外婆被打断双腿浑身是伤却依旧敢于怒骂造反派,依旧不肯退让分毫,反倒让那些造反派为之心惊,他们竟然退缩了,这也让老首长大领导一家,在那场浩劫的后半部分,根本就没受什么苦,直到之后浩劫临近尾声,而老首长又被中央重新启用,并且直接进入到中央,直至后来的地位。

    可是,方琳的外婆,却已经永远的留在了那场浩劫之中。

    大领导不会忘记在那个年代,自己全家受到了如何的摧残,他更加不会忘记,同样是在那个年代,是谁用她的孱弱之躯保护了他们全家。不夸张的说,如果没有当年那名护士,大领导也许还能活下来,但是他的父亲必然死于那场灾祸。而如果没有了他的父亲,也就绝不会有他们全家的后来。

    这已经是需要用一生去报答的恩情,而这还不是大领导能够把方琳视同己出甚至比对自己亲生子女还好的理由。

    大领导是老首长最小的儿子,生下大领导的时候,老首长已经近乎五十岁了。

    方琳的外婆是个战地护士,早年就跟着老首长,在战场上的时候,就曾数次救过老首长的命。不过那是在战场,救死扶伤本也就是护士的职责,这远不如之后在那场浩劫里她的表现令大领导全家刻骨铭心。她比老首长,其实也就只小了几岁而已。

    很多人都相信,如果不是因为老首长遇到方琳外婆的时候,她已经结了婚,并且都已经生下了方琳的母亲,老首长是一定会娶方琳的外婆做妻子的。

    为了保护老首长一家,方琳的外婆去世了,而她的母亲则继承了外婆的遗志,那个时候才二十多岁的她,也开始为老首长大领导一家服务。

    当年,大领导才十多岁,方琳的母亲对他而言就像是大姐姐,甚至是半个母亲一样。

    因为方琳的母亲是直接服务于老首长的,为了避免他人说闲话,方琳的母亲干脆一直未婚,将自己所有的青春,都奉献给了照顾老首长这个事业。

    老首长在八十多岁的高龄去世,方琳的母亲谢绝了大领导给她安排的一切,回到了陇山老家,低调的结婚育女,这才有了方琳。

    谁都知道方琳为老首长大领导一家付出了多少,可她却丝毫没有居功的意思。偏偏好人不长命,方琳的母亲在生下方琳后不久,死于一场天灾。最关键的是,方琳母亲的死,又救了大领导一命。

    那一年,当时还只是一个副厅级干部的大领导去陇山探望方琳一家,方琳的母亲几乎是把大领导骂出去的,她怒斥大领导为官一方却不知好好的为民谋福祉,却跑到穷乡僻壤来看她这个普通的家庭妇女。

    大领导无奈,只得乘车离开,方琳的母亲就一路走着送出了几里路。

    多亏了方琳的母亲并未上车,否则,当山体不知为何滑坡的时候,就没有人可以将大领导救出来了。

    一处山体的突然滑坡,几乎将大领导乘坐的小车完全压在了下边,方琳的母亲迸发出她生命中最大的力量,竟然将大领导给救了出来,甚至,大领导只受了一些轻伤。可是,力竭的那个女人,却被山体滑坡的一块岩石砸中,当场毙命。

    临死之前,方琳的母亲告诫大领导,绝对不许他将方琳接到他那边去,大领导只能含泪答应。而后,大领导做出一个决定,他想办法把自己调到了陇山省,既然方琳的母亲不让他接方琳走,那他就过来照顾方琳。

    方琳当时虽然年幼,性子却和她外婆以及母亲同样的执拗,她知道自己的母亲不希望自己跟着大领导生活,便在大领导调来陇山之后,提出了一个出乎大领导意料的要求。

    这就是方琳为何会成为崆峒派花架门传人的原因。

    两代人,用她们的命,造就了今天的方琳。这就是方琳为何就连江东省的省委书记见到也极为客气的原因,凡事一啄一饮,莫不是前因种下才能换得后果。

    而方琳在某些方面虽然显得飞扬跋扈,但是她其实还是很有分寸的。她会借用大领导的权势办事,却不会让大领导难做,绝对不会惹出让大领导也感觉到为难的祸事。再加上她崆峒派花架门传人的身份,自己一身武功也是傲人的很,越发就没有人会去愿意招惹她,也才造就了今天这个张扬跋扈的方琳。

    三人听完,尽皆默然,这个方琳,还真是很不好惹啊。

    也难怪她养成了这样一种颐指气使不容置疑的脾气,她知道没有人会愿意得罪她,她也知道许半生一定会向夏妙然了解她的背景。而当她的背景呼之欲出之后,她认为,许半生会知道自己应该怎样去做。至少,晚上这顿饭,是必然会带着李小语和石予方赴约的。

    当然,这也就让方琳回去之后,甚至根本就没有去调查太一派是什么样子的门派,她此刻还并不知道,太一派是她背后的那位大领导也不会愿意得罪的特殊存在。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