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0073 虫二

0073 虫二2017-11-11 22:17:59Ctrl+D 收藏本站

    许半生绝不会想到,在吴东大学拢共不过短短不到一小时的时间,他就已经是个绝对的名人了。

    作为一个可以和夏妙然如此亲密的男生,这在吴东大学本就是爆炸性的新闻。

    夏妙然两年前刚入校,就让几乎所有见过她的男生惊为天人。其实国内大多数学校并没有什么评选校花的习惯,因为国内高校的学生会凝聚力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强大,一所大学数千甚至上万的学生,各个学院之间来往其实很少,想要评出一个校花谈何容易?

    可是,夏妙然的出现,让这所学校里所有见过她的人,都知道,这个校花已经无需什么评选了,夏妙然若不是校花,就真的不应该有校花这种植物存在。

    夏妙然第一次公开露面是在军训之后的迎新晚会上,她作为新生的主持,和已经大四,把持主持位置三年之久并且拥有许多拥趸的学姐共同登场亮相。仅仅是站在台上,就已经让学校里的男生集体哑声。

    那晚过后,至少有五成以上的男生都号称要追求夏妙然,而另外五成,要么是有女友的,要么就是知道自己根本就没可能的。

    但是,很快这五成男生也只剩下了不到一成,原因很简单,夏妙然的背景早就被有心者调查出来,吴东夏家的掌上明珠,其父身家超过百亿,这已经足够让绝大部分男生望而却步。

    而剩下的,毫无疑问的都在几次或明或暗的表白之后铩羽而归。坚持到现在的,不过区区两人而已。而这两人,都是出自大富大贵之家。

    和夏妙然接触的男生,都会觉得她是个很好相处的人,但是,如果想让关系更进一步,绝无可能,就连那俩坚持不懈的追求者,两年时间也甚至都没有得到一次单独和夏妙然吃饭,或者哪怕喝一杯咖啡的机会。

    每个人都知道,夏妙然看似性感火辣爱笑好动,是个绝对的外向性格,但她的心里却藏着一座冰山。这座冰山足以将所有人都挡在她真正的交际圈之外,她的好朋友,唯有女孩子而已。

    但是现在,一个新生,竟然能让吴东大学的校花,所有骄子的女神亲自出门迎接,这已经足够成为吴东大学的爆炸性新闻了。

    更何况,夏妙然看起来和那个男生极其亲密,远远超出了普通朋友的关系。不少人都在猜测,难道这个名为许半生的新生就是夏妙然的真命天子?

    但是当时在场的人,却鄙夷的反驳了这种说法。

    因为,许半生的身边,站着一位美貌甚至可以和夏妙然不相上下,并且与许半生举止更为亲密的女生。

    不在场的人很难相信这样的说法,他们几乎完全不接受这世上还有能和夏妙然不相上下的女孩子。可是,一张算不得太清楚的照片,却彻底粉碎了这些人的信念。即便是在相片里,他们也能看得出李小语的惊人美貌,这的确是丝毫不亚于夏妙然的让人心动。

    而许半生在校门外和方琳之间发生的冲突,也一并被好事者用手机的摄像功能记录了下来。而当这些人看到许半生和石予方的长相之后,也终于明白,为何许半生能跟夏妙然以及李小语这样的超级美女相交亲密了。背景纵然还一无所知,可外貌党已经完全被征服了。

    之后,因为学生会负责许半生和李小语入学手续的同学的证实,许半生和石予方绝对都是校草级别的,许半生和石予方,算是彻底在吴东大学一炮而红了。

    历史系本就女生偏多,听说两名校草级别的男生竟然都是他们历史系的,一个个已经芳心暗动。而得知李小语也在历史系,历史系不多的男生也在暗喜,哪怕结局和追求夏妙然一样,至少也是近水楼台,概率无论如何都比其他学院大。

    吴东大学的季节已经由夏末秋初变成了冬去春来,可这几个当事人,或者说肇事者,却懵然无知。他们正坐在车里,朝着长江江心的一个小岛上驶去。

    方琳当时只是说了一句“江边设宴”,夏妙然当然知道,这个江边指的是方琳在江心洲上打造的一个会所。

    四个人,刚好一辆车,石予方也会开车,这司机的职位自然便落在了他这个辈分最低的人身上,李小语则是坐在副驾驶,许半生和夏妙然坐在后座。

    原本李小语是要跟许半生坐在后座的,贴身意味着寸步不离,平时要开车没办法,可现在有司机,李小语当然是要继续保持和许半生的寸步不离的,哪怕是前后座也不行。

    可夏妙然却在李小语已经和许半生坐在后座之后,指着许半生说:“你叫小语坐到前座去,我跟你坐后座。”她很聪明,她早就看出,李小语虽然平时不言不语,但是除了许半生之外的任何人想要指使她,那是绝无可能的。这个任何人,甚至包括许半生的父母在内。

    而她也知道,许半生通常不太会拒绝自己,这是女孩子的一大优势,尤其是许半生无论如何,对夏妙然总是忍让居多,谁让他跑去夏家退婚,让夏妙然觉得丢了面子呢。

    李小语顿时表现出愤怒,双眼之中仿佛有怒火燃烧一般瞪向夏妙然。

    可是许半生的表现却和夏妙然想的如出一辙,微微叹了口气,说道:“小语,你到副驾驶吧,妙然可能有话跟我说。”

    这个解释绝对的苍白,恐怕就连这台车都不会相信。车内空间就这点儿大,难道还能说什么悄悄话么?既然说不了悄悄话,坐前边跟坐身边,根本就没有任何区别。

    石予方心中暗自好笑,心道这个小师叔年纪虽小,威严却大,只是一遇到女孩子,似乎就没脾气了。也不知道后边的小婶婶,跟身边的这位,到底谁最后才能我的小婶婶。

    想归想,却绝不敢流露分毫,可即便是心中忖度,许半生却也想知道他在想什么似的,拍了拍石予方的肩膀,淡淡说道:“你要是敢笑出来,我就以门规处置你。”

    不说还好,许半生这么一说,石予方是再也憋不住了,但是他很快憋住了笑意,忐忑的说:“小师叔,我本来不想笑的,你这么一说,我实在忍不住啊!”

    许半生悠悠然闭起了双眼,道:“晚一些你准备好领门规吧,又或者,今晚我们就把你扔在这里,我想,那位琳姐一定会很开心的。”

    “小师叔……”石予方委屈的喊道,夏妙然却已经哈哈大笑起来,就连一向冷若冰霜仿佛没有表情的李小语,也忍不住在嘴角扬起了一丝弧线。

    车已经开过了江心洲大桥,沿着江岛边的公路,很快就来到了方琳的私人会所。

    会所有个很古怪的名字,虫二,这两个字竟然是爱新觉罗家族的后人,也是书画大师启功先生的作品。恐怕也只有方琳这样的背景,才能让启功先生为一个会所题字了吧。

    下了车,见许半生在仰头观赏会所的招牌,夏妙然笑着问道:“许半生,你总是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你知不知道这个会所为什么要叫这个名字?”

    许半生回过头平静的看了夏妙然一眼,淡淡的一笑,道:“虫二,做风月无边解。”然后,将双手背在身后,缓步朝着会所的台阶走去。

    车子驶入会所的院子,便早有人将许半生等人到达的消息上报给了方琳,方琳也已经从楼上走了下来。

    站在会所门前的台阶上,会所门外的侍者相当恭敬,许半生的表现就仿佛一个完全目中无人的贵公子,面对那两名侍者恭敬的招呼视而不见。

    半转过身,许半生对夏妙然说:“刚才那道题我回答了,一会儿你负责让方琳把原件拿出来给我观赏一番。”

    夏妙然顿时道:“凭什么啊?”

    许半生却早已不理她了,在他看来,既然他已经提出了要求,即便是夏妙然,也是必须为他办到的。

    侍者恭敬的把许半生等人让了进去,刚进门,方琳就已经迎了上来,满面春风,眼睛却一直在石予方乃至许半生身上不停的打转,活脱脱一副女色|狼的模样。

    这真是满面春风啊,春意盎然的让整个会所里的所有人,都感觉到了。

    方琳根本就没掩饰自己的任何*,一切都显得那么的赤|裸裸。看她望向石予方的眼神,似乎已经把石予方扒光了,大概已经开始想象着一会儿该用什么姿势调教石予方了吧。

    石予方也看出方琳眼中的狼意,他立刻求援似的看着许半生,希望许半生千万不要按照在车里的话去做。

    “许大少!你们终于来了,我已经在此恭候多时了。”方琳终究还是分得清主次的,哪怕对石予方的*再强,总也不能现在就当场就地正法吧。

    “妙然丫头,还好你没让姐姐我失望。”

    夏妙然心道,若不是许半生自己说要来,你今儿就等着失望吧。女人就算是好色,你好歹也掩饰一下吧,这么不加掩饰,真是……唉……

    许半生却似乎完全没看出方琳那不加掩饰的*,只是淡淡一笑:“林姐相邀,这面子总归是要给的。你那两个跟班怎样?没什么事儿吧。”

    方琳摆摆手,不以为意的道:“我让他们滚蛋了,两个废物,只会给我丢人。”黄氏兄弟也是倒霉,想拍方琳的马屁,却面对了一个他们更加得罪不起的许半生。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