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0075 采阳补阴

0075 采阳补阴2017-11-11 22:18:1Ctrl+D 收藏本站

    但是,也唯有李小语这样认为而已,就连石予方这个已经算是列入太一派门墙的弟子,也并不认为许半生一句随随便便的承诺,就能换走启功先生的这幅绝笔作品。

    夏妙然当然也不会觉得许半生的承诺能让方琳让出这幅字,她只能报以苦笑,觉得许半生的自负自恋真的是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这家伙,无论何时何地都摆出一副高人一等的姿态,就好像这天底下就没有他办不到的事情一样。现在可是他有求于人啊,却依旧如此高姿态,搞得好像用这幅字换他一个所谓人情,反倒是方琳占了莫大的便宜一样。

    方琳要是能答应才见了鬼!

    的确,方琳的心里也是这样想的,她就仿佛真的见到了鬼一般,她怎样都想不通,在这个国家,除了有限的几个大员敢在她面前做出长辈的姿态,其他人见到她,哪怕年岁再高,也绝不敢真的以长辈自居。

    许半生之前就已经说过一句大不韪的话,他当时说若以道门的辈分,方琳喊他一声师叔祖也不为过,可即便是方琳的师父,乃至整个崆峒派的掌派,也不敢真的在方琳面前摆长辈的架子。早些年大领导还没有位登九五的时候,崆峒派的长辈对方琳还敢呵斥几句,而现在,是半句都不敢了。

    现在,许半生竟然又说出这样一句,关键是姿态太高,找人要东西要的这么厚颜无耻,你一个人情,你以为你是国家主席还是国家总理?这口气忒大了。

    方琳冷笑一声,道:“听许少这意思,似乎你用一个人情换我这幅启功先生的绝笔,还是我占了你的便宜?”

    这话是赤|裸裸的讽刺,任谁都能听得出方琳话里的揶揄,可没想到,许半生却似乎根本就不觉得方琳是在挖苦他,认认真真的点了点头,说:“虽然这的确对你更有益,不过既然是我提出要这样交换,这依旧算是一桩公平的交易。”

    方琳听到这话简直就要两眼一黑昏死过去了。

    之前顶多是觉得许半生是不知天高地厚,现在,方琳却觉得许半生根本是在故意消遣她玩儿。

    但是许半生满脸的认真,让方琳又有些疑虑,觉得他似乎真的是觉得这样的交易是他吃亏了。

    “琳姐可否把手给我?”许半生当然不会不明白,这样的交换,若是道门中人知道,自然会认为许半生的承诺远重于这幅字,可在寻常人的眼中,他这无异是混账透顶的做法。

    不过,许半生若是没有把握,他是绝对不会开这个口的。他看得很清楚,方琳眼下就有一个很大的问题,而他可以帮方琳解决。方琳的面相上已经出了问题,眼角的纹路有些散乱,左边的鼻翼旁边多出了一条刻痕。这是亲人有难之相,不过由于许半生还没有跟方琳建立更直接的联系,所以并不知道她有难的是哪一位亲人。

    方琳疑惑的看着许半生,完全不明白许半生在搞什么鬼。

    她虽然拜了崆峒派花架门的掌门为师,而崆峒派也是道教圣地之一,纵然花架门并不传承道法,换做其他的弟子,也断然不可能完全对道法一点儿都不了解。

    可由于方琳的世俗身份很特殊,这就导致了她和其他花架门的弟子不同,她并不是在山上习武的,多数的时间,都是花架门的掌门派出她的徒弟,到方琳家中来指导她。十余年的习武过程,方琳在崆峒山上的时间加在一起不超过一年,每次不过二旬最多不过月,山里的师兄弟们,当然不会去跟她多说什么道法的事情。

    若非如此,方琳无论如何都该听说过一些道门中的事情,也就该知道太一派在道门中的地位,许半生的师父林浅,那可是近乎被道门中人认为是半仙之体的前辈。按照道门中的辈分,放眼整个华夏,辈分最高的,恐怕也只是林浅的子侄辈而已。现任道门的掌门掌教,多数至少也是林浅徒孙辈的。

    夏妙然知道许半生这是要给方琳算命,见方琳犹豫,便道:“林姐,半生在命理推算上很有一套,你让他给你算一算吧。”

    方琳无语,却原来是这一套把戏。

    方琳的武功几乎都是她的师姐或者师伯代为传授,不过最近这些年,她倒是和自己的师父接触的多一些。有时候是她进山看望师父,有时候是师父下山找她帮忙办些事情。师父也跟她说过极少的一些关于道法的事情,无非是说周易八卦风水堪舆这些并非迷信,只不过现在真有这种能力的人太少,真正的高人还是可以做到的。

    关于这些,方琳并未往心里去,她始终都是接受现代无神论的教育长大的。可那终究是她师父,说出来的话,对她也不可能全无影响。

    一半是试看看的心理,另一半则是想看许半生到时候算得不准该怎么圆,方琳把手伸给了许半生。

    综合方琳的年纪来看,她保养的真的是很不错,半袖的衣服,刚好露出一截嫩藕似的小臂,皮肤白皙,手掌上也并没有习武之人常见的老茧。皮肤依旧娇嫩,虽不能跟十来岁的小姑娘相比,可绝大多数女人却都没有方琳的肌肤这般水嫩。

    许半生只用三指,轻轻的让方琳的手掌向上摊开,然后食指指尖在她的掌心中轻轻滑过,最后又搭在了方琳的手腕脉搏之上。

    触手滑腻,脉动却显得有些诡异。

    许半生微微皱起眉头,并不将手收回,而是继续搭在方琳的脉搏之上,道:“琳姐除了崆峒派的武功,还学了别的功夫?”

    这话顿时让方琳心生警惕,她修习其他门派的武功,这事儿就连她师父都不知道,这个许半生是怎么看出来的?

    她并未回答许半生的问题,望向许半生的眼神却多了几分不善。

    “此功虽有润阴之效,可终究是走的左道,现在还没有什么大问题,可若你继续修炼下去,迟早会和你崆峒绝学相冲突。现在终止修习,应当还来得及。”

    也是稍稍斟酌了一下措辞,许半生这样说道,而实际上,许半生还有一些话并未说出。

    方琳也是目光闪烁,她何尝看不出许半生留了一些话没说?一时之间,倒是不知该不该相信许半生了。

    方琳的私生活很放荡,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她修习的另一种武功。

    许半生只说了润阴之效,却没说这种功法其实还是会对那个男人具有一定的伤害,说穿了就是采阳补阴。这也是方琳为何要经常换男人的原因,她也并不希望自己修习的这种武功对那些男人造成致命的影响。

    是以她一直很注意,功法上说过,只要采阳的时候注意控制索取的量,顶多让那个男人减寿几年,而且一直会等到那个男人很大年纪的时候才有反应,并不会立刻就对男人造成太大的伤害。

    而方琳仗着那位大领导的权势,认为借你几年阳寿,赠你一场人间富贵,这应该也算是公平交易了。甚至她相信,即便她对那些男人明说,那些男人也依旧会如扑火的飞蛾那样络绎不绝的。

    十多年下来,和方琳发生过关系的男人早已突破三位数,基本都有受惠。有些人受惠的少,而有些人受惠的多些,这些男人直到现在也都活的很不错,看不出身体有出现任何的状况,方琳也觉得这根本就不叫事。

    之前跟着崆峒派的师长习武,方琳并未表现出太高的天分,实力也只是平平。可修习了这门采阳补阴的功夫之后,她的实力绝对可以用一日千里来形容。否则,以她的天资,也绝不可能在三十刚出头的年纪,就勘破了舌之境的门槛。要知道,纵如李小语这般天才,又是移花宫宫主的亲传弟子,所有资源都倾斜与她,这才让她突破到了舌之境。单论境界,方琳虽比李小语稍弱,但真若动起手来,李小语还真未必是她的对手。

    眼看着自己的实力增长如此之快,方琳就愈发陷在那门采阳补阴的功法中不可自拔,对于男人的需求也就更大。现在许半生一句话就想让她放弃这门功夫,那又怎么可能?

    按理说,自己修习这门功夫就连自己的亲爹都不知道,这世上也就应该不会有人知道了。可万事都有泄露的可能,许半生到底是真的从自己脉象之中看出来的,还是早已知道了方琳的这个秘密,方琳也是没有任何判断的依据。

    犹豫了一下,方琳还是说道:“许少请跟我到旁边的房间说话。”

    说罢,她摇曳着柔美的腰肢,先行走出了房间。

    夏妙然却有些担心,她不知道方琳如此究竟有什么企图,总之这个女人在男女方面的名声太差,夏妙然可不希望许半生出现什么意外。在夏妙然看来,许半生再镇定也就是个男人,而男人其实是很难经得住女人彻底的诱惑的。尤其是方琳这样的女人。

    轻轻拉住了许半生的手,许半生却平静的挣脱,对她摇摇头,跟在方琳身后,走出了房门。

    走到另一头,方琳让人打开房门,然后把他们都打发走了,这才对许半生说:“许少请。”

    许半生不虞有他的走了进去,方琳进来之后,第一件事却是反身将房门锁上。

    方琳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表示,许半生却突然说:“琳姐把上衣除去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